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澳洲故事 > 廖婵娥:融入澳洲先从了解开始

廖婵娥:融入澳洲先从了解开始

来源:今日澳洲 时间:2019-01-21 16:06:25 点击:

30年前,一个香港女孩背井离乡,只身来到澳大利亚求学。彼时的墨尔本还没有今日的满眼繁华,走在空旷的马路上,她不知如何是好。起初,面对完全陌生的异国生活,她没有亲人可以依靠,没有朋友可以交流,只有每天流泪。


30年后,她已经是墨尔本知名的语言治疗师,本地华人社群中的活跃人士,但是她更著名的身份是维州自由党的一员,前任州长的华人事务特别顾问,在十几家本地华文媒体为州长撰文解释政策。她就是Gladys Liu,廖婵娥女士。


初来澳大利亚时,廖婵娥非常不适应。彼时她远离家人朋友,远离熟悉的社交圈,好比一株植物被带离了扎根的土壤,挪到陌生的土地生活,回想起那段岁月,她连用了三个“非常”来形容那时的困难。“那时非常非常困难,非常,当时头十天每天都在,问自己我到底是不是真的要留在这边,每天都哭,”然而廖婵娥并没有允许自己沉浸在这样的情绪中太久。她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心态,重新出发。“墨尔本那时已经有很多的留学生了。我看在眼里,就想,那么多留学生他们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我都应该做得到的,那我就留下来了。”


(廖婵娥为儿童进行语言治疗交谈 图片来源:廖婵娥)


这一留就留到了今天。廖婵娥从如今的La Trobe大学语言治疗专业毕业,再一路成长为墨尔本最知名的语言治疗师之一。十八年后,廖婵娥已经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澳洲人,彻底地融入了当地的社交圈。尽管每隔几年就参加大选,她却从未有过从政的想法。直到有一天,她的朋友忽然邀请她加入自由党。


起初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廖婵娥参加了一些自由党的活动,结果却一下发现了前所未知的新天地。她被政党工作吸引,并积极投身其中。“我当时学习了很多新知识,想要与华人社区分享,于是给一些报纸写专栏,把政策介绍给华人社群,这就引起了我们的党领袖Ted Ballieu百鲁先生的注意,后来他就邀请我来为他工作,”廖婵娥回忆,“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特别的要去从政的想法。就是很自然地做好自己的事,然后自然而然地走到了这一步。”


(廖婵娥与时任州长泰德·百鲁参加春节游行 图片来源:廖婵娥)


2008年,廖婵娥放弃自己的语言治疗工作,成为维州州长的特别助理,协助州长处理有关华人的事务。在廖婵娥的不懈努力和推动下,时任州长百鲁不仅参加华社举办的各种活动,而且还在多家中文报纸上开设州长专栏,基本上每周都及时向华人通告州政府的施政情况。这一传统如今已经被推广开,维州许多政界人士如今都在利用各个渠道与华人沟通。


从1850年开始,就有华人开始移民到澳洲,发展到今天,在澳洲华人已有大约110万,成为第一大少数民族,但公民参政议政意识还不足,无论是在澳洲的经济、政治还是其他领域的领导层,却都缺少华人面孔,这和华人在澳洲的人数、智慧、财富是不相匹配的。


某个在澳洲的意大利社团,二十年间从澳洲政府得到了1亿4千500万澳币的拨款支援。而人数六倍于意大利移民的华人移民,在澳洲这二十年间,却独自发展得很艰苦。在维州议会,有六位意大利裔议员,在两党都有他们的声音;而黎巴嫩族裔也有3名议员。而人口数倍于这两个族裔的华人在众议院仅有一位议员。这和整个华人族裔在澳洲人口的比例,是严重不成正比的。这种针对华人社群的不平等,就是所谓的bamboo ceiling 竹子天花板。


廖婵娥认为,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其实有很多。在她看来,澳洲政府此前的白澳政策导致华人与澳洲基本绝缘。直到20世纪60年代至今才有大量的华人移民前来。而刚来的移民立足未稳,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存,往往以谋生或者完成学业为首要目标,从而忽视其他事情。


(廖婵娥与社区居民交谈 图片来源:廖婵娥)


“参政议政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社会。如果连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怎么去关注社会?”廖婵娥坦言。然而许多华人此后明明已经在澳洲安了家,却依然没有参政议政的想法,对此,廖婵娥认为是由于他们缺少为国家奉献的观念。“有一些人已经安顿下来了,他们却没有这个想法。为什么要为他人做事?”廖婵娥感慨,“他们一直没有这个概念,没有这个意识要为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来做一点事,没有真正地融入社会,了解主流人群的想法。”


廖婵娥认为,每个人的所作所为,别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果华人没有意愿与本地人沟通交流,也没有意愿将澳洲建设的更好,那么自然没有人愿意接纳华裔加入澳洲政界。这也是她眼中华裔无法突破bamboo ceiling的原因。“其实这个竹子天花板之类的词语有什么用呢?我觉得还是做实事,真正的用行动来做一些事情。让所有人觉得选一个华裔澳大利亚人出来是为了整体国家利益,不是单单为了华人利益的,”廖婵娥说,“这样别人才愿意选你做议员。”


记者手记:与廖婵娥的对话进展很顺利。比如说,她对澳洲、香港移民与大陆新移民的了解十分深入,口才极好,思路也很敏捷。拍摄结束以后,她会主动和剧组的每一个人,从主持到编导到摄像,一一握手表示感谢。她说自己性格坚毅执着,但我们更多地感受到的是一个谦虚亲和的廖婵娥。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