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澳洲故事 > 孙妍芳:唤醒群体比个人的成功更重要 ——专访Box Hill选区州议员绿党候选人

孙妍芳:唤醒群体比个人的成功更重要 ——专访Box Hill选区州议员绿党候选人

来源:澳洲网 作者:Jessie Wu 时间:2018-10-25 18:46:57 点击:

“每发出一张卡片,我都觉得是个小胜利。”

日程满满的孙妍芳(Sophia Sun),穿着一身利索的套裙,留着齐耳短发,在Box Hill Shopping Centre的户外广场不停地派发她的参选资料。

这是她近这一个月以来,每天都要做的事。她还得打电话拉票、出席公共论坛等公开场合宣讲自己的理念。

她要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她是今年代表绿党参选Box Hill选区的州议员,这也是她第一次参选。她明白,大多数华人对于民主议政这件事本身就比较冷淡,并且Box Hill是自由党的长期支持选区。所以,她才更珍惜每一张卡片被派出去的“小成就”。这意味着又多一个人知道:今年有个华人女性参选,她代表绿党。

“于我而言,输赢真的不重要。我不是要谋求一份工作。我希望能通过参选,唤醒华人同胞们对参与社会事务的自觉与自信,也希望为咱们的下一代做个榜样。”

11月24日大选临近,Sophia将会更加忙碌。可是,你不会看到她咄咄逼人、患得患失的状态。她信念笃定、视野开阔,于是,她在面对得失和非议时,表现出一贯的淡定从容,说话永远和声细语,坚定而温柔。

10月里的一个下午,与Sophia仔细聊过她的参选主张和目标,以及她成长、求学、移民、创业及服务社群的经历,才发现,她的笃定、果敢和视野开阔,是从少年时就已经开始,从内心深处引领着自己,做出一个个敢为人先的决定。


1  果敢参选,唤醒同胞

与Sophia见面的那天,她穿上了为儿子高中毕业典礼准备的套裙,优雅干练,以示对本次采访和拍摄的尊重。在短发间隐约露出的一对白珍珠耳钉,为她增添了柔美,但除此之外,全身并无其他配饰,淡淡的,作为一名议员候选人,恰到好处。

Sophia到Box Hill购物中心的菜市场里,和多个店主聊天,了解停车费上涨对生意有没有影响。她又到户外广场上,微笑着一次次地把卡片朝路人递出去,简洁清晰地介绍:“I'm Sophia,The Greens candidate for Box Hill。”

孙妍芳在Box Hill Shopping Centre户外广场派发参选资料


有街坊友善地接过卡片,跟她聊几句,讲讲自己的见解,或对她表示支持;而更多的人匆匆走过,也有少数人对她投以轻蔑的目光。她说她遇到过更“直接”的华人,对她说:“这么大的人了站这儿丢不丢人!”

孙妍芳在Box Hill Shopping Centre户外广场派发参选资料


这不是她第一次遇到来自华人同胞的“冷眼”。去年,她在当义工为北区补选发传单时,一位大叔态度冷漠,说:“我知道你们又来骗我们华人的选票,你们把票骗到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

谈起来自同胞的鄙夷,她呵呵一笑:“可能他在这儿生活了三四十年,从来没有深入了解过这里的政治体制。我明白,早年来到澳洲的华人,没有太好的社会地位,很多人想着挣点钱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日子,门外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你越是这样,就越是边缘化。你来这儿是图什么呢?你老说我们大老远地跑来这儿,不是来让人看不起的!”

Sophia认为,华人圈里的这种状态,是需要有人去唤醒的。她希望能成为这其中的一个人。


2 自强之火,燃自少年

Sophia今年57岁,按很多人的规划,这时候就该含饴弄孙、琴棋书画、游山玩水了。可Sophia自打少年时开始,就是一个“不安分”的妮子。

1961年,孙妍芳在西安城郊一个小镇出生,父亲从事教育,给孩子们读过很多书,有故事书、有唐诗宋词,到了“文革”时期,他们也背诵很多“毛主席语录”。“文革十年”,孙妍芳的父亲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农村。父亲及家庭的遭遇,燃起了孙妍芳内心的一团“火”:“有朝一日,我要让你们看到我家会变得不一样。”

拼命读书,在那个“不能说话”的年代,成了她唯一的发泄途径,即便当时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学习好,学好了能干什么。

初中升高中,孙妍芳考了第一名。可是由于“家里成分不好”,她无法升入高中。“父亲有个朋友在一所中学里教书,他让我去他那儿上学。那所学校距离我家有80公里,在山里头,没有公共交通,往返全靠步行。”

山路蜿蜒,一走就是好几年。

高二那年,突然传来“能考大学”的消息,孙妍芳就更拼命了。

1979年,孙妍芳考上了西北农业学院(现为西北农业大学),修读园艺专业。那一年的高考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六,大学生极其珍贵。

那一年还发生了很多事:第一个商业广告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日本电影《追捕》在中国疯狂圈粉、中央电视台播出《跟我学》(Follow Me)英语教学节目,掀起了第一次全民学英语的热潮——中国,改革开放了。


3 迷上英语,敲开大门

孙妍芳也开始学英语,在大学一二年级的时候,从ABC开始学。

当时大学里师资力量有限,好在大学里有大量藏书。在积累了一定词汇量之后,孙妍芳开始泡在图书馆看英文书,包括一些科技书籍和童话故事。“我清晰记得,我看的第一个英文童话故事是《小红帽》。当时觉得,呀,英文咋这么美妙,生活也能有那么美的画面!非常震惊。”

那一代的孩子,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活在口号里,没看过小说,没看过关于美妙生活的描写。英文版的《小红帽》让孙妍芳大开眼界,也让她深深地迷上了英语。大学三四年级,她是班里唯一坚持自学英文的同学。

看外文书,为她打开广阔世界的大门。

1991年,年轻的孙妍芳在俄罗斯


1983年大学毕业,孙妍芳进入西安农业科技研究院,做植物育种工作。西安是个开放的城市,外国游客很多,来进行科研交流、商务交流的外国人也多,可是懂英语的大学毕业生奇缺。孙妍芳英文很好,单位的对外事务、市长的外事活动,都找她当翻译,一来二往,小有名气。

1990年代初,中国掀起“托福”热潮,孙妍芳也考了。成绩出来,她试着申请到美国深造,也申请了澳洲昆士兰的一所大学,均告落败。此时,她的英文老师给她提供了一个改变人生路向的信息:“你要不要试着申请新西兰移民?”


4 移民澳新,心在远方

新西兰?在哪里?

1995年,移民海外的中国人非常稀少,来自非沿海地区的就更少了。可孙妍芳就有那样的胆量和好奇心,决定移民。

“当时对移民没概念,国外只去过俄罗斯,1991年去的,那时觉得他们的生活环境比当时中国的环境好多了,文化氛围也很不一样。 那次之后,我就很想到国外去看看。”

 动了移民念头那时,她的工作很稳定,先生也已经是处级干部,生活优越。但孙妍芳隐隐觉得,那样的社会运转方式是有问题的,“因为我先生工作性质的关系,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有人送上门来。但我不喜欢那样,我觉得那是不公正的。社会这样运营,就有问题了。”

父母明明对她千叮万嘱,要留在离家近的地方工作,她却跑到地球的另一端去。

新西兰技术移民的签证很快批了下来。因为丈夫舍不得如日中天的事业,半途退出了移民申请,孙妍芳只身踏上了万里之外的国土,“我先去试一试,觉得不错了再把先生和当时8岁的女儿接过来。” 真是一意孤行的任性女子。

新西兰的风景和人文,让孙妍芳感觉,那就是“天堂”吧!第二年,她的先生几经纠结,终于放下国内的一切,带着女儿到新西兰与Sophia团聚。在那儿,Sophia到一个园艺场打工,也做点小生意。 勇敢的人,永远都在筹谋着下一个大计。2000年,在女儿的“怂恿”下,孙妍芳又带着女儿和小儿子从新西兰来到了澳大利亚,定居墨尔本。

“女儿说,新西兰太小了,我们要去澳洲。”原来个性里的果敢和开拓精神,是会遗传的。


5 洞察社会,渴望发声

从2001年初到澳大利亚至2008年,孙妍芳专心在家照顾小儿子。2009年,她“重出江湖”,在St Kilda开了家服装店,自己取货,自己收拾,自己当店员。

闲时,这位习惯思考和观察的老板娘,还很留意店外的过客。“St Kilda那个区域只有富人和穷人,没有中间阶层。那里的穷人有这么几种:滥药的、无家可归的、跨性别者。”

孙妍芳在自己的服装店里和二战老兵客人合影


Sophia见过很多流浪汉,他们会对路过的人说:“Do you have any coins?” 你说没有,他们会微笑地给你说谢谢,就走开了。“这些人看起来很开心。”

Sophia也接触过一些有钱人,她们到店里挑衣服时会倾诉她们的遭遇,讲讲那些不开心的经历。“当时我想,钱多和钱少,跟你的快乐程度没有太大关系。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钱,我这两只手也挣不完它。”

2014年,Sophia干脆把店关了,店里的存货,悉数捐到一个儿童公益组织,去救助非洲的穷困孩子。

这六年,对Sophia的影响很大。她意识到,这个社会的光鲜表面之下,是许多居无定所的社会底层民众。此后,她参加了很多有益于社会的义务工作,比如服务养老院,直到现在。 “那几年,房价每年都在涨,这样下去,年轻一代人怎么可能买得起自己的房子?整个经济体系不平衡,将来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这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论及房价上涨的深层原因,总有人会认为是中国人来把澳洲的房价抢高了。Sophia却不这么认为:“中国人为什么能来买房?是因为政策允许。现在的政府相信,人口增长能推动经济;他们没有充分考虑自己的国力、公共设施,忽视了交通堵塞、房价上涨等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如果有一天我能进入议会,我希望能见到总理,环境、土地、水源和规划部部长还有移民部部长,希望他们聚起来多通通气。比方说,当移民部在制定移民政策的时候,一定要问问规划部,咱们的基础设施还能接纳多少新增的人口。国家很多政策的制定,需要多个部门协同合作,一起统筹计划,才能实现社会多方面的可持续发展。”可是目前的当权者的短视、低效和功利心,让Sophia颇为失望:“什么叫public service?公共服务。你的工作不应该只注重自己能从中捞到什么好处,而是一种身居其职应该尽到的义务。”

从少年时就“不安分”的Sophia,对她生活着的澳洲由爱而生出许多想法,却因人微言轻而无从诉说。“所以我很希望能有一个平台、一次能发声的机会。”

在绿党去年的党内选举时,Sophia就果敢地举起了手,把握住竞选州议员、参政议政的机会。


6 扭转成见,助益社群

绿党一向鼓励女性参选,而且Sophia又是华人,有望在Box Hill选区获得较多支持。

她近来在选区内各个火车站宣传时,确实赢得了一些赞许。一位来自澳洲本地的老伯对她说:“I'm  proud of you! ”原因是“你们中国人从来不做这件事,习惯自扫门前雪,你能站出来参选,确实很值得赞赏。”人们越是觉得不可思议,Sophia就越是觉得,这件事她算是做对了。“我每天都在胜利。我在改变一些人对华人的观念,也希望能唤醒咱们华人参与社会事务的自觉和自信。”

Sophia也在试图改变人们对绿党的“成见”。

参加竞选活动的孙妍芳


很多人认为,绿党那些支持“社会公正”、“可持续发展”、“草根民主”和“非暴力”的政治理念,距离当下的生活有点远,是“空中楼阁”。Sophia摇摇头:“支持生态可持续发展,是我们当下就应该去做的事。近年已经有规定,盖房子必须预留一定户外空间;白马市政厅正在筹备一项保护绿化区域的立法……这些都让我们的居住环境得到保护,也有益于将来。”

参加竞选活动的孙妍芳


此外,她还很支持公共交通和公共教育的发展。最近,她两次到访Box Hill一家硬件简陋的公立中学,终于发现其中的因由。“Box Hill是自由党(执政党)的一个‘安全区’,不管怎样他们的选票都会超过50%,所以他们可以不做任何事情。只有当他们的选票稍稍低于50%,他们才会想办法向政府要点钱,改善公共设施,多争取一些选票。我们(绿党)希望在这个选区,把自由党的选票‘分’过来一点,比方说能到49%,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政府就会考虑给这个区多拨点经费,比方说改善学校的设施,社区就能受益。”

“少数派”不一定非要胜出,才能有所作为。Sophia明知在选区内获胜的几率不大,却还是希望能摇动自由党过于“安全”的状态,让社区受惠。


结语

孙妍芳的父亲在她年少时常说“一分为二”、“未雨绸缪”……听的时候懵懵懂懂,这些话却在成长道路上,一直影响着她。

距离大选不到一个月,问Sophia紧不紧张,她微笑着摇摇头。“成功是什么?意义何在?如果我唤醒了一大群人,对于我而言就是成功。”

Sophia向来看得远,她认为咱们华人移民的下一代,没有了语言障碍,“他们可以走向社会的决策层,对华人社群乃至整个社会起到更大的作用。我们不应该只拿医生律师作为培养孩子的目标,而是应当让孩子放大他们的能力,拓宽他们的认知领域。”

她知道,这样的“唤醒”不是一两年、一两个华人出来参选就能做到的。Sophia也明白,这是个长期的工程,但“你得有一个信念,不管结果怎样,你都会为之奋斗。”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