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从服装店老板到入股大公司,我做出重要的决定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澳洲故事 > 从服装店老板到入股大公司,我做出重要的决定

从服装店老板到入股大公司,我做出重要的决定

来源:初到澳大利亚 作者: 奥利奥 时间:2018-07-23 14:06:41 点击:

在墨尔本开了四间门店,我们事业已经走上正轨,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位天才室友陈文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有要事商量。

我与小曼带着些许好奇心去见到了陈文和林慧。

陈文和林慧创立的金融公司几经艰辛,终于站稳了脚跟,目前准备向新进军房地产!

新的机会

陈文说:"我们这几年搞金融公司,积累了很多融资买地买房的客户。在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对房地产的情况也有了较深的认识。我和林慧这两年年投资了几个项目,感觉非常好。目前我们手头又有三个可投资的项目,个个都是黄金机会,但我手头的现金流和可贷款额又有限,所以我想在某些项目上与你们合作,也就是说,你们也投入资金,我们一起投资,利润按投入的比例分成。不知道你们是否有兴趣听听?"

我兴奋地说:"想听,迫不及待地想听。你先挑一个最适合我们的项目讲吧。"

林慧于是从皮包里取出一大叠资料,介绍项目的情况:他们在Mount Waverley看中了二间土地面积较大的连在一起的旧house,按计划,他们要将旧屋推倒,然后在上面建四间Town house……(此外省略122个字)。

我和罗小曼听完后,觉得这种规模的投资不会影响商店的运作,当即表示很有兴趣参与。

交代完合作的细节后,陈文对我和罗小曼说:"根据我们对市场数据的分析,澳洲的楼市已经开始呈上升趋势,这个时候如果我们能够站在金融的高度上,充分运用现有的资金和银行的杠杆作用,把握时机,未来非常值得期待。"

我第一次听到"金融的高度"这种提法,似有茅塞顿开之快感。

我突然觉得,以前只专注于运用现金流去运作规模有限的生意,而忽视了从银行贷款而带来的巨大的杠杆效应,自己的思维模式是不是已经out了?

我的理解是:只要我们能跑赢时间,那么我们从银行借钱所要付出的利息其实是微不足道的。我们不要只算计眼前的绳头小利,而应该放眼未来,高屋建瓴,彻底将通货膨胀制服。换言之,就是一定要想办法以钱赚钱,而不是仅仅凭人力去苦干。

东奔西走,实现战略转移

再说义乌那批货在几间店里卖得比想象中还好,尤其是其中有十几款的提花连裤袜销得特别猛。我尝试到一些大公司去跑推销,结果有一家知名的连锁店提出要跟他们长期订货。这样一来,从义乌运来的这批货便不够用了。经过这次尝试,我更加明白我们应该怎样选货了。于是决定再次飞义乌订货!

从中国回来后,我照旧在几间店之间东奔西走,疲于奔命,虽然购物中心内表面上繁荣依旧,但凭着多年在商场打滚的经验,我已然隐约感觉到一个新的时代正悄悄降临,所以我决定减少在零售业方面的投资,而加大在房地产方面的投资力度。

我说:"实体店因为网购和电商的迅速崛起而陷入低谷之中,我想逐步实现战略转移,将资金转入其他效益更佳的领域。"

跟陈文的第一次合作成功后,我又与陈文持续进行合作。如果说到干大事业,陈文与林慧是我心目中最佳的组合。连番告捷后,我对陈文蒸蒸日上的公司更是充满信心。经过十年之艰苦奋斗,陈文的公司已经从单纯的金融和房地产公司发展成为多元化经营的大型综合性企业,并已经成功地投标了多个政府的大型项目。我亲眼目睹了该公司快速而稳健的成长,对陈文的才华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做出重要的决定

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子,陈文忽然问我:"我们公司巳筹划上市。你与我一起合作了那么多年,有没有想过干脆入股,成为公司的股东呢?"

我望着陈文,热血沸腾,但我没有马上回答陈文的问题,而是慢条斯理地给众人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当年比尔盖茨(Bill Gates)创建微软公司时,欠下了他的律师一笔律师费。因为当时公司初建伊始,资金周转比较紧张,所以盖茨便向律师提议以微软百分之十的股权抵债,但被该律师拒绝了。律师当时说:钱还是捏在自己的手心才令人放心。但是若干年后,这位律师却后悔得捶胸顿足,连鼻子都悔青了。为什么?因为盖茨后来成为世界首富时,他才仅仅拥有微软百分之九的股份!

众人听完故事后,叹息不已。我续说:"那个目光短浅的律师当时所作的那个错误的决定,后来被某知名杂志评选为二十世纪最大的笑话。"

陈文说:"你的意思是……"

我说:"我不想步那个律师的后尘,成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笑话。"

众人大笑。陈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无法跟Bill Gates相提并论。"

我说:"我的意思是:我看好你和你的公司的前景。我不想错过这一历史性的机会。"

众人大喜,齐齐举起了手中盛着"金骏眉"的茶杯。

澳洲实体经济的转型

在驾车回家的路上,我接到吴伟打来的电话。

吴伟说:“我的第一间老店今天正式关门了。看来是我犯了路线错误。当初眼见市道不景气,我误以为这是临时的抛物线现象,想趁低吸纳,频开新店。现在我终于看清楚了,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抛物线规律,而是大势所趋:实体店在网购的冲击下,已经不能再以老的方法生存了。之前开的店太多,现在要收缩也不是那么容易。现在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要逐步关掉手上大部分的店,集中精力守住主要阵地,然后以网店的形式重新振作,从单纯的实体经济转型为电商。"

以前聚会时,我经常听到吴伟说"最近又开了几间店"。

后来聚会时,我总是听到吴伟说"最近又关了几间店"。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世事之难料,人生之无常,令人感慨。

好友再相逢,谁主沉浮

一年之后,四个人又在老地方相聚,这一次,大家的心情轻松多了。

吴伟在不断地"壮士断臂",关剩最后四间店后,终于站稳脚跟,并且开始大规模地在网上销售商品,并且将澳洲的红酒和保健食品出口到中国。"总算熬过来了!"他大声感叹道。

我兴奋地说:"我们只是完成了战略撤退和转移,而你却可以华丽大翻身,实现战略大反攻。佩服,佩服!"

吴伟笑了笑说:"几十年走过来,最惊险就是这一次,不过最自豪也是这一次。什么叫做天无绝人之路,什么叫做绝地反击,我这次总算尝到了。"

我一边思索一边说:"人类在工业革命前,是几百年如一日,发展速度有如蝸牛。但现在进入信息时代后,却是一昼千里,日新月异。我们的脑袋稍稍转慢一点点,马上就会与社会脱节,out了!唉,可能我们真的是廉颇老矣,要让道给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了。"

下海二十余载,回归自我

2015年底,我和小曼的各间商店的租约已陆续到期。经过反复思量后,我们决定不再续约了。经过了多年打拚,我们突然想回归自我,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什么才是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我与小曼有一天坐在雅拉河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探讨这个问题。我说:"我现在最想去做的,就是去旅行。世界那么大,必须要慢慢去欣赏它,品读它,感受它。"

小曼闭上眼睛,想了半天才说:"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想重新拿起照相机,跟你一起去旅行。世界那么美丽,必须要把她的每一处让人感动的风景都记录下来。"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我凝望着缓缓流淌的河水,默默地回想着往昔的岁月。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也只是干了一些很平凡的事。但如果说过去的自己还有什么值得自豪的话,那就是我感悟到这样一个道理: 一个再平凡的人,只要不畏艰难险阻,致力奋进,则天道必酬勤也。

现在,如果现在让我像三十年前一样,欠着一身债,漂洋过海来到异乡闯荡,我还敢吗?

回想过去,真不敢想象当初怎么会有那么大勇气下海。但是我生性爱好自由,好奇心强,不甘寂寞。如果现在让我呼的一声,穿越回到1988年,我想我依旧会选择同样的道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