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澳洲故事 > 独身一人闯澳洲到经济独立,我的工作即生活

独身一人闯澳洲到经济独立,我的工作即生活

来源:初到澳大利亚 时间:2017-11-30 10:36:43 点击:

分享者/Renee

整理/奥利奥

1.png,0

有时候,我们需要早上四点就出发,来回驱车八小时到目的地,进行一整天的户外拍摄工作,凌晨三点才到家,一天的工作就这样过去了。

我是Renee,曾经留学德国,现居墨尔本,从事多年海外影视工作。

初到德国是读高中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国际交流的项目。因为欧洲有着悠久的文明发展历史,德国以严谨、认真、勤奋的形象着称,我的父母希望我去德国,通过严谨的社会环境塑造我的性格。

因为是交换生,我会接触到世界各国的学生。在跟外国同学接触过程中,我发现美国人很聪明,灵活;德国教育下的孩子则比较刻板;澳洲教育下的孩子天性随意。领略了不同国家人民的状态,我对海外的生活开始有所向往。

2.png,0
△我在拍摄现场

稳定的生活,我不甘如此

原来,我在国内读科学类的本科专业,毕业之后,我在国内一个科学院工作了半年。

上大学的时候,我一直梦想科学毕业后能进科学院,然后在科学院读两年硕士,再往上读博士。

在科学院有着很多人追求的稳定状态,我却不希望就这样安定的过下去,21岁的我已经觉得我的人生能看到头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这个社会如果保持这样的状态,我认为我就是在不断退步,这不是我该有的状态!

3.png,0
△我在科学院工作。

为了移民,我来了澳洲

我在德国留学期间,我就有了移民的念头之后。

但我发现,德国是非移民国家,如果要留在德国,需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拿到身份,所以我决定来澳洲试一试。

我拿着international student学生签证来澳洲的,就读澳洲的大学,在上学一年之后我选择休学求职。全职工作一年期间,我开始申请移民,现在已经拿到了永居身份了。

目前,我在澳洲从事影视制作工作,导演拍摄微电影、广告、mv、新闻、活动等。我在澳洲全职工作了一年,一年后我成立了属于自己的Steinbock Pictures 工作室。

之所以会接触影视和媒体的工作,源自2015年第一份记者工作。当时为了给国内供稿,我需要采集一些声音影像资料。于是我选择了影视专业继续学习,我逐渐发觉自己对这个行业热情满满。

4.png,0
△第一次记者采访经历:澳大利亚农业商业会议

独身一人闯澳洲

有人会好奇,我为什么在澳洲能够这么顺利的走下来。

很多人初到澳洲的时候,有亲戚朋友等人照应,一切都相对顺利妥当。而我来澳洲的的时候一无所有。来澳之前,这里的所有人我都不认识,我能够依靠的只有国内的中介。在此之前,我去德国的时候,所有手续都是自己一手操办的。

在经济上,我的父母没有给到我很多支持,我很早就让自己经济独立,学费生活费都是自己努力挣回来的。为了让自己继续保持经济独立,我拿了身份后选择先工作,以后再继续上学。

在留学的过程中,但是我发现很多学生在学校里接触的面是非常局限的。

很多国际学生,虽然交了高额的学费(澳大利亚的学费相对比较贵,15000元人民币一门课,一门课只上12周),但是却因为文化、性格、语言的不同,遗憾地失去了许多进步的机会。

为了让自己适应澳洲的职业环境,在行业立足,我不得不让自己在上学和工作的过程中积累人脉,接近专业知识领域的组织和机构。

后来,我发现老师并不看重学生的语言、才华、美貌、气质如何。这个行业是一个资金密集的行业,大家看重的是你的表现力,你是不是真真正正想做这一行,你这个人在他的角度上来看是不是勤奋、努力、聪明。

为了让我的学习高效率、利益最大化,我经常主动跟导师交流。后来导师推荐我去澳大利亚视觉影像中心,跟总负责人见面。现在他们也给提供了一间办公室,让我在那边开展工作。

这一系列都是一环扣一环的关系、资源,这也促使我能够只身一人在澳洲顺利地开起工作室。

5.png,0
△室内广告拍摄现场

我在澳洲的工作日常

影视工作是强度非常大的工作,即使在生活悠哉的澳洲,也没有那么轻松。我们的工作分为前期、中期、后期以及推广四个阶段。前期主要是做资源整合,包括找资金,研究法律文件以及各方的协调,将多方资源进行对接和整合。

现在,我作为一个制片人,主要做前期的策划以及中期的执行,一手拿到钱,另外一手拿到剧本,再一方面我们也拿到导演和演员资源,就可以开展执行工作了。

6.png,0
△2017年2月阿里巴巴马云访澳拍摄工作

我们工作室也做后期的剪辑,但我们很少做推广。推广方面,我们会给推广的平台方或者渠道来做。

中期的拍摄,是工作中强度最大的部分。有的时候我们可能四点就出发,来回驱车八个小时到另外一个地方,拍到凌晨三点才回到家,一天的工作强度就是这样。

最近我们拍了一个MV,户外的天气相对恶劣。拍摄工作过程中,我们时常暴露在太阳底下。虽然做了一系列防晒措施,所有人还是晒伤了,演员的脸晒得通红。大家在一起工作的时候真的挺辛苦的。

7.png,0
△户外拍摄,演员在阳光下工作

我是个幸运的人,这一路走来一直受到同事、同行业人士的帮助和前辈的提携,遇到的任何问题也都被顺利的解决了,我挺欣慰。

这个行业有人情味,有关心,有爱护,当然它肯定也有嫉妒和竞争。每一个环节上的竞争,不管是从一个文字、一个稿件、一笔钱、一个演员,还是一个地方,还是如何花钱、怎么剪辑,整个过程全都在竞争状态下完成的。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资源、平台、人脉很重要,包括资金的调控也非常重要。不管是一个小的广告,还是一个MV,还是一个采访,都需要很多方的人员来部署,包括作为媒体人员到现场的机智反应、协调性。每一个过程都在跟这些人不断的协调。

8.png,0
△室内拍摄

这一行,少数人能成功

去年一年我大概先后做了60多个视频,从业参与的第一个影视作品是比亚迪的微电影,在澳洲参加的第一个学生微电影也获得了”土著文化艺术奖“,我很开心身边有许多认可和帮助我的人,这不是一份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工作,在紧密联系的工作关系中我们相处得十分融洽。

9.png,0
△出席第八届澳大利亚国际华语电影节

我非常希望更多的朋友可以参与到这个行业中,大家可以互相交流学习。

影视工作不是一份稳定的工作,不适用社会公平准则。很多人每天抱着明星梦,我们见到的模特、演员、歌手、网红等,从4岁到80岁的。大多数人都想同时拥有“美丽”和“金钱”并且“备受拥戴“。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有创意并心怀热枕,努力工作并不畏付出,但只有少数人能成功。

要做这份工作,就得接受这份工作的不公;不然的话你可以选择其他让你觉得相对公平的职业,比如做金饭碗的公务员或者通过考试领取证书上一个朝九晚五的班,安静地等着领取退休金。

影视类的工作是竞争的、危险的、冒险的、不公平的。你的技术需要精密、需要有艺术家的思维、商人的头脑、你需要善于交际并足够自信:”你必须拥有绝对竞争优势,并人人可见。“

10.png,0
 △拍摄OzFarm奶粉广告

我的工作即生活

很多人会说,在澳洲工作、生活分得比较开。但是对我而言,可能不太一样,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生活,生活基本上就是工作。

在我做科学工作的时候,我是区分开工作和生活的。上班工作,下班吃饭逛街娱乐。但后来我发现我不喜欢这样的状态,玩的不开心,工作又抗拒,我不是真正的快乐。

那样的生活状态我觉得有点荒废我的时间,我想22岁的我还太年轻,什么世界都没看过,人生如一张白纸,不应该这样娱乐至死。

11.png,0
△夜晚工作现场

我妈妈经营酒吧、KTV20多年了,我进去这种地方不再娱乐了。就好像如果你家开电影院,你从小在电影院里,你就不想去电影院了,所以我不喜欢去酒吧这种地方。

很多的女性的娱乐无非就是买买买,但是我也不爱买买买了。我在德国的时候,我做过奢侈品代购,每天带着一个清单去那么多店,买完挑完不要了又换,整个买买买的过程就没那么愉快了。

我的业余爱好是旅游看世界,但是我旅游也不是大家想的那样纯粹去玩。我去一个地方旅游,我会留一两天的时间,会跟本地的商人打电话联系一下,见见面。

前段时间我去斐济,去了七八天,我留了一天的时间。前一天,跟旅行社打电话、发邮件问他们那里平时拍不拍东西,有没有旅行拍摄计划、预算多少。这样广泛了解一下市场,和他们建立一些联系。结果,那个人决定买我一个广告。就是这样玩的状态,我慢慢积累起我的人脉,他们既是我的合作方也是朋友。

我工作的状态就是在玩,玩的状态就是在工作,而且在工作之后还有一个成果出来,我会收到外界的反馈。

我一直认为,人们是可以把自己的爱好做成一种工作的话,整个状态是很享受的。

首先,你做的工作是你喜欢的,你就觉得很充实、很享受这种状态,你觉得再多都不多。然后,还需要是你擅长的,你擅长的话也会完成得很快,所以这个时候你很难区分你这个状态到底是在工作还是在玩。

12.png,0
△户外工作现场

即使是在“生活悠哉”的澳洲,我同样享受这样忙碌而有趣的生活!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