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主流新闻 > 中国大妈退休太早?澳洲:老人重返职场创大价值

中国大妈退休太早?澳洲:老人重返职场创大价值

来源:澳洲网 时间:2018-11-08 19:57:43 点击:


澳洲退休年龄(开始领取养老金Age Pension的年龄)为65岁半,将在2023年7月上调至67岁。(图/《信使邮报》)

【澳洲网韩申易11月8日综合编译报道】近日,一名大学教授关于“城镇女职工50岁退休是一种社会资源浪费”的署名文章在中国网络上走红。其认为,根据中国养老保险的退休年龄要求,女性城镇职工的退休年龄是50岁,远低于男性职工和城镇居民的60岁。50岁就退休跳起了广场舞,是不是太早了?

澳洲老年人就业给社会经济做出巨大贡献

其实,在大洋另一端的澳洲,早已没有固定的退休年龄了,而是采取灵活度更高的弹性规则。据澳洲行业养老金基金(Industry Super Funds)网站介绍,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退休年龄(开始领取养老金Age Pension的年龄)均为65岁半,且将在2023年7月上调至67岁。

对于大多数澳洲退休人员来说,他们退休后获得收入的方式来自一下一种或几种途径的结合:

养老金储蓄;政府发放的养老金;投资所得;临时工收入。

而依据当前的规定,澳洲政府发放的基本养老金的最高限额约为:单身人士每两周可享受826.2澳元;夫妇每两周可享受1245.6澳元。

尽管有这么优厚的养老金福利,仍有不少退休人士重返工作岗位,继续为国家的经济做出贡献。据澳洲政府下属的澳洲健康与福利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Health and Welfare,以下简称AIHW)的数据显示,老年人口在澳洲总人口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2017年,每7个澳洲人里就有1个年龄达到了65岁及以上。而在2016年,1/8的澳洲老年人仍在参加就业,接受教育或培训课程。

在今年9月公布的最新数据中,有1/8的澳洲老年人参加就业;3/4的老年人拥有自己的房屋;1/5的老年人在过去12个月里参与了志愿服务;还有3/4的澳洲老年人在过去12个月里离开家参加过一次或数次文娱活动。

这样看来,不愿闲着的退休澳洲人还是很多的。AIHW指出,澳洲老年人其实对本国的经济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因为他们在退休后继续参与到工作中,或是在退休后通过自己的收入和资产给澳洲做出了巨大贡献。同时,澳洲老年人还通过参与家庭和社区生活(包括志愿者、社区工作和照看家人等活动),为社会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总之,这种持续的社会和经济参与度既对促进他们自身的健康带来了好处,也对更广泛的社会做出了贡献。

中国女职工退休年龄太早,造成劳动力资源浪费?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认为,中国女职工退休年龄太早。(资料图片)

既然老年人的社会和经济潜力如此大,对中国来说,女职工50岁的退休年龄是否真的太早?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认为,中国女职工退休确实太早了,而且退休早不一定有益于身体健康。在中国,女性城镇职工的退休年龄是50岁,远低于男性职工和城镇居民的60岁。50岁就退休跳广场舞,是不是太早了?

他表示,从大多数人的利益来讲,应该是赞同延迟退休的,这也体现制度的公平。如果女性职工退休年龄从50岁提高到60岁,那么50岁到59岁之间的女性职工还可以在社区等环境从事一些家政服务类型的工作。

据了解,在中国法定退休年龄中,城镇职工男性60岁;女特种工45岁,女工人50岁,女公务员55岁(初级及以上要求60岁);城乡居民中,男性和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龄都是60岁。董登新认为,除了1.39亿女性城镇职工的法定退休年龄低于60岁以外,其他6.47亿参保人的法定退休年龄都是60岁。这也意味着,处在就业弱势地位的女性“城乡居民”需要年满60岁才能退休,而具有就业优势的女性“城镇职工”反而可以50岁退休。这里面既有制度不统一的因素,也是劳动力资源的巨大浪费。

在当前的背景下,在公务员、高校教师、医生等行业,女性延迟退休的情况较为普遍。北京一位女性高校博士生导师62岁仍在正常上班。据她介绍,行政干部、大学老师、医生等获得中高级职称的女性已经将法定退休年龄延长至60岁。她表示,学院院长前不久还说,让她再工作8到10年。

延迟退休是国际通行做法


在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延迟退休已成为国际社会通行做法。(资料图片)

事实上,在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延迟退休似乎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通行做法。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除澳洲外,美国实施的也是弹性退休制度,目前其男女法定退休年龄为66岁,但允许最早在62岁申请提前退休,不过退休金要比正常退休金扣减30%。

与此同时,美国奖励自主延迟退休。如果年满66周岁不办理退休手续,也不领取退休金,那么等将来实际退休时,就会提高退休金发放水平。但这种奖励最大退休年龄为70岁,如果70岁才办理退休手续,那么退休金将比正常退休金高出30%。因此,美国雇主不得强制要求雇员退休。

同样,日本现行《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规定,对于有工作意愿的人,原则上把65岁定为“继续雇用年龄”。日本政府最近决定修改该法律,逐步把年龄上限提高至70岁。首先将把维持雇用员工至70岁定为企业的“努力目标”。

自2019年度起,日本政府还将对积极雇用老年人的企业提供支援。在此基础上,2019年以后将讨论修改《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允许工作到70岁。2018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曾表示,未来将会实施3年大改革,将日本打造为“终身不退休社会”。

年龄歧视是老年人回归职场的主要障碍


由于对年长者的能力、社会角色和责任抱有偏见,他们经常在面试、工作、晋升中被忽视,甚至遭到歧视。(图/《卫报》)

然而,老年人在回归工作岗位时常常面临着独有的难处。由于对年长者的能力、社会角色和责任抱有不公平的偏见,他们经常在面试、工作、晋升和认可中被忽视,甚至遭到歧视。

据《卫报》报道,澳洲人权委员会(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2016年发布的“愿意工作”(Willing to Work)报告显示,27%年龄在50岁以上的澳洲人曾在职场中遭遇过年龄歧视。最近发生的1/3歧视均出现在申请职位的过程中。而50岁以上人群中的1/3已经放弃了找工作。

据了解,年龄歧视尤其发生在年长女性当中,她们常被认为掌握的技能已经过时、学习能力迟缓,或更可能做出不令人满意的工作。同时,拥有残疾障碍的老年人面临着更艰巨的竞争且难以被认可。

对年龄的偏见是明显的,在接受澳洲人权委员会调查的10家公司中,有4家表示,他们不会雇佣年龄超过55岁的员工。在某些情况下,申请工作年龄较大的人会将年龄从简历中删除,并修改自己的工作经历,使自己的年龄不那么明显。

然而,当下的现实是,澳洲的人口正继续老龄化。据悉,1/4的澳洲人年龄在55岁以上,预计未来10年,这一数字将增加至1/3。

职场领导中心(Centre for Workplace Leadership)的研究员威廉姆斯(Ruth Williams)表示,澳洲所有行业正在重新审视年长者。他表示,老年员工会带来终生的经验、人脉和隐性知识,这些知识并不能被简单写下来传给他们的继任者。他们也有很多东西可以提供给顾客。

这样的情况在中国也并不罕见。据了解,在中国,以民营企业为代表的华为,员工平均年龄28岁;互联网企业腾讯、阿里巴巴员工则更加年轻,平均年龄27岁;制造业海尔员工平均年龄32岁,而格力则更加年轻。如果你关注过智联、前程、猎聘等招聘平台,你会发现平台上数以万计的招聘信息都会要求应聘者年龄在35岁以内,对于部分科技类初创企业,公司宁愿放宽教育程度的要求。这就是职场中的年龄歧视,这已是公开的秘密。而以互联网科技型企业为代表的年龄歧视,催生了中年危机话题的提前到来。

然而,中国也正在步入老龄化社会,既然有声音在呼吁延迟中国人的退休年龄。那么,后续对老年人的职业保障也应落实到位。否则,没到年龄既不能退休,也无法找到满意的工作,这样的情况无疑将给老年人的晚年生活造成不少困扰。

编辑:韩申易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