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大洋传讯 > VP Capital资本 - 从方便面到三倍的回报率

VP Capital资本 - 从方便面到三倍的回报率

来源: 时间:2020-10-28 16:30:02 点击:

Tom Lambeth和John So没有等待很长时间就打了个胜仗。追溯回2016年那一年,石油的大溃败摧毁了能源股。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VP Capital在获得种子投资之前,就成功地投了Senex Energy。他们的理由是:其股价已经跌至其市值大致等于其净现金的程度。

John So回忆说:“要么免费获得天然气资产,要么免费得到生产石油资产。如果你这样想的话,就当是免费拥有了永久的期权。”

估值法则,以及对所有事物都有其价格的信念是Lambeth和So如今投资的思路。他们俩都处于30多岁的盛年,又有投资银行的背景,这也促使他们决定踏上买方的职业生涯之路。

在2019-2020财年,VP Capital的回报率为31.2%,而当年All Ords指数的跌幅是10.4%。而在9月这个季度,VP Capital领先9%。他们使用的这一策略已经进行了2年半了。

但是,那些寄望于快速增长的投资组合的人可能会所失望。

Lambeth说:“我们最重视的还是现金流。但在适当的时间点,我们不一定会回避持有成长股。”

“如果你可以推断相对于收益回报你可以承受增长中的风险,并且这个增长区间可能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我们就不会回避它。我们实际上也有投资几只成长股,我们并非格雷厄姆投资法的坚实拥护者,我们仅仅是意识到有时候机会在成长股之中,有时候机会也会在其他地方。”

“拥有价值股或拥有成长股,有形资产净值高的公司或有形资产净值低的公司,都是因情况而定的。”

他们目前投的一只股票是小型铁矿石矿业公司Fenix Resources。

Lambeth解释道:“最近这只股票大涨,但我们在一年前就进行了研究,不久后入仓,这决定取决于铁矿石价格在周期高位。他们将会受益,因为他们拥有的是评级很高,但寿命却很短的矿山资产。当时的股价为每股4、5、6分澳币。虽然现在约为每股13分澳币,但他们成功的完成新一轮的融资,目前该项目得到了充分的资金储备。”

这意味着Fenix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最晚2021年1月开始采矿。

“他们第一年的现金流基本上相等于公司的整个市值,这就是我们想要找的机会。如果我们对管理层执行力的看法是正确的话,就有机会使我们的资金增加两倍甚至三倍。”Lambeth说。

这受到一个主要的宏观因素影响,即铁矿石价格。但Lambeth和So认为,有足够的安全性可以使他们对这个款项感到满意。

“即使价格下跌20%或30%,该项目仍然有盈利。他们铁矿石生产总成本约为每吨90澳元,铁矿石价格接近180、190澳元一吨,有很高的利润。”截止周五,现货价格为每吨119.08美元。

VP Capital很早就意识到了COVID-19危机,并进入资本保值模式,从而充分利用其规模和创始人的敏捷应对力。毫无疑问,他们将自己的钱投入了基金,这是大有帮助的。

“我们没有固定的策略。我们不想被束缚在单一的立场或观点上,” So说, “ 在四月的时候,很明显市场开始运转,世界末日也没有到来。一旦已成定局,我们就改变了想法,开始安排现金来运作。”

他们也很认同,如果没有一点运气,没有哪个投资经理能够幸免于难。

Lambeth回忆说:“实际上,我们对冠状病毒的了解可能比澳洲市场上的人更早一些,因为我们的一些亚洲友人已经听说了有冠状病毒出现。我们相应地调整了我们的仓位,虽然并不完美,但在某种程度上是顺应形势进行的调整。”

从许多方面来说,他们并没认为反弹会那样快。

Lambeth说:“我的观察是,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市场是一台打折的机器,试图建立证券的公允价值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正是将市场引向疯狂旅程的“始作俑者”。”

他们的目标是找到不可累加的价格,并将其转化为机会。

So解释说:“一切皆有定价,无论是旧产业产生现金流的低增长股票,还是以收益倍数进行交易的公司股票,在价格上面都会反应出来。”

“ 这家公司的定价合理吗?定价过于贵吗?如果两者都不是,而且价格可能很便宜,就值得进一步调查。”

但是有些时候,一切都归结于获利能力和贴现现金流。并且,仅靠动量是不够的。

“现在有许多公司以营收倍数进行交易——这就是数据的价值,举例来说——我认为在某个时候您需要能够通过营收或数据库获利。如果现在看不到,那么你至少必须能够对外推出的未来获利有所了解。”

“更多的是关于风险回报的不对称性。”

以Village Roadshow为例,他们可以利用一个小的定价错误机会,但拥有充足的安全网:Village Roadshow是一个收购的目标。

他说:“几周前,它的股价大约在2.05澳元左右,我们知道有两个收购提案,一个2.10澳元,一个为2.20澳元。”

“因此,尽管有一些股东有所抗拒,但整体动量和交易变得越来越迫近的可能性每天都在增加。仅在交易走向低风险之时,就有5%或10%的潜在提升。”

这是一个回报不一定很高的机会,但是VP Capital很乐意根据可以承受得住的风险情况进行部署。

两人早早就决定要尝试避免投资的危险,例如热衷“大赢家”,他们制定了一些准则。

“有一句老话,你是因为喜欢它而拥有它,还是因为拥有它而喜欢它?”Lambeth说。“ 这是大实话,反馈回路存在一个确认偏差。”

他们尽可能地保持新鲜的眼光。“如果我们参加会议或与一个的公司首席执行官进行信息交流,我将把John排除在会议之外,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让John要有一种新的思考方式,并且对这件事情处于一种旁观者清的位置上”,Lambeth说。

“他可以从旁观察,对我的想法进行合理的交叉验证,与此同时,我会受到确认偏差的影响,因为其一我拥有这只股票,其二刚刚与管理层坐下来谈的是我。这里便充满了陷阱。

“我们并没有宣称这是完美的办法,而且从来也不会有完美的办法。我们都会多多少少受到影响。”

他们都欣赏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和乔治•索罗斯的机会主义和推动力。在价值投资方面,他们追随的是塞思•克拉曼和比尔•阿克曼的理念。

将视线转向澳大利亚,他们追随的是亚历克斯•维斯利茨和戴维•帕罗迪斯这两位不同风格的投资者。

Lambeth说:“我们基本上用自己的钱自负盈亏,我们也有一些朋友会加入之类的,但是没有真正的合作伙伴给我们依托来推动我们开展业务。”

“这对我们来说是自担风险,输了就要以方便面为生。”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