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44】第八部分:两次世界大战时期(1914 -1945)

【澳大利亚史话44】第八部分:两次世界大战时期(1914 -1945)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12-12 16:09:29 点击:

24.伟大葬礼

战后休斯热心建立社会和工业科学研究机构和航空部门。给一万奖金鼓励伦敦飞澳洲的长途飞行。他预感,最后战争是找石油。赞同建联邦炼油厂,进而降低汽油价,有利发展汽车业。

然而,国内罢工、复员军人就业要求五年免税问题,还有贸易关税改革,一直困扰他。休斯太独裁又有太多主意,难以控制小农场“乡村党”代表。他想接受他们用“支持来换妥协”的提案,又引起其“民族主义党”不满。左右为难。

1922年10月大选,他的民主主义党不再强势,乡村党在农郊医生佩奇的领导下,比上次大选多拿到四票(上次十票)。不满休斯的党内人士与乡村党策划,一起推翻休斯政府。1923年2月,乡村党”领导人佩奇,宣布拒绝接受休斯的领导后,休斯被迫辞去总理职务。佩奇与民主主义党新领导人布鲁斯联合组成布鲁斯-佩奇政府。

休斯退位后还继续从政。1929年,他与工党合作,击败布鲁斯,而布鲁斯却想通过废弃联邦仲裁法支持休斯成为总理,结果未能如愿。

休斯后来在“团结澳洲党”的莱昂斯政府任部长。1941-1943年,他领导团结澳洲党与工党科廷政府合作。团结澳洲党无法容忍,策反将其开除出党。他当选独立议员继续从政,直到1952年去世。

他在悉尼林德菲区家中去世,终年88岁。悉尼圣安德鲁天主教堂坐满450人为其哀悼,200辆车随其灵车到北郊陵墓下葬。45万人目睹并向这位从政59年、组建三个党派的“小工兵”告别。尤其退役军人特别感激感恩,尽管他搞两次征兵公投都未成功。

总其一生,有政治家说,休斯是每个党党人。有史家认为,他是地道的工党人。他制定的各类政策都有工党的观念,如国家化炼油厂,让公投给联邦政府更大的国家领导权。他要政府控制权和国家经营权,是乡村“国家党”无法接受他的根本原因。虽在征兵问题上,他持赞同意见而遭到工党内阁反对。仅是在工党开除他后,他才迫不得已另行组建“民族工党”。

对这位工党创始人,工党称其为“硕鼠”(greatest rat),而他却认为工党背弃和诋毁他。其自传记强调,他从未断绝与从前工党的关系,是工党而非他离开工党。

25.布鲁斯政府

维州民族主义党布鲁斯(Stanley Melbourne Bruce,1883 -1967)接任休斯职位而成为联邦总理(1923年2月-1929年10月)。他是个经理型领导,如同现任总理谭宝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从生意走向执政联邦总理。与个矮粗旷休斯总理比,他个高英俊,总是表现衣冠楚楚。休斯易激动,有煽动情绪争辩口才,而他总是彬彬有礼,温和平静,讲话慢条斯理。

他生于维州一个北爱尔兰新教移民家庭。父亲做进出口贸易。在墨尔本语法学校,他是校队长,喜欢运动。1902年到剑桥学法律,划船手。毕业后,做划艇教练和家庭事务律师,年收入15,000英镑。

1913年,与澳洲富家女结婚,扩大生意财富。战争爆发后,他虽在澳洲经营家族生意,却返回英国应征入伍。在加里波利战役和法国境内战役受过伤,获得军功十字勋章。1917年,退伍后作为“民族主义党”进入国会,担任休斯内阁财务部长。

联邦政府1919年介绍大选采取优先选票制。农牧场主的“乡村党”在1922年大选获十四个席位,有国会平衡权。

乡村党佩奇(Earle Page)成为党魁后(1921年4月),拒绝与民主主义党休斯政府合作。当休斯被迫辞职(1923)后,布鲁斯组建民族-乡村党联盟即布鲁斯-佩奇政府。

布鲁斯若不是受出生、教育和性情影响,便是自然对友伴、平等的丛林传奇和不守规矩的乡镇传统没有任何好感。他要与民族传统不同,希望政治服务国家而不是政党。他的政府目标与休斯没有不同,仅是如何达到目标有策略方法不同。

为澳洲高生活水平,发挥个体作用,他主张卖国有资产,因为政府职能不是在自由开放市场去竞争而是去管理。其抵制当时国有公有化社会主义思想潮流的意图很明显。

为确保政府效率,他主张民主社会要独裁者。只要人民选举后赋予其权,领导人就应集中权力去运用,发挥最大职能,取得最大效益。

他期待令行禁止,很少有时间去妥协协商。其政府平均一年只有59天开国会。他虽不赞同给州的过多自治权,却首次动用宪法96条,给各州拨发道路建设经费。

26.三M

布鲁斯的保护本地工业政策,与乡村党保护初级产业政策能吻合。政府固定零售糖价格,补贴农产品,避免与外国竞争,鼓励出口到伦敦国际市场。

他提出并推行“三M”(人、钱、市场)的生产与分配政策,即英国提供移民、资金、市场,澳洲安置人到农场,使用资金开发基础设施,提供各类产品到伦敦市场。

1923-1926年,他多次参加帝国会议,更多关注帝国经济和国防而非本国外交和宪法完善。这个在帝国框架下加强民族发展的模式,让他享有崇英者名誉,成为一位在迪金后而在孟席斯前的善长维系帝国关系的澳洲总理。

1927年5月9日,约克公爵应邀参加堪培拉首都建成典礼,在四万人参与下剪彩揭幕。工党质疑这个皇家风味的公费庆贺和社会等级的崇拜。

布鲁斯政府鼓励移民,特别来自英国的移民。期间,有212,000人进入澳洲(1921-1929)。1928年试图介绍国家保险法,保护老弱病残。

澳洲在二十年代看似到处繁荣昌盛。主要靠70%借贷来发展市场经济和满足生活高标准。为了稳定,他和佩奇都赞同对共产党、布尔什维克、无政府主义、军事行动分子采取严厉打击措施。1925-1926年,海员和码头工人常罢工。他考虑工会受共产党分子蒙骗,修改《航运法》和《移民限制法》,让政府有权力镇压煽动闹事的不法分子。

他通过《联邦犯罪法》(1926),企图让罢工非法,甚至禁止工会有罢工权力,尽管高院1925年否定了政府遣返贸易工会领导人沃尔什(Tom Walsh)和约翰逊 ( Jacob Johnson) 的过激做法。此前,维州政府通过“公共安全法”(1923),主要针对同年墨尔本的“警察罢工”(10月29日)。有三分之一警察参与。他们不满任命便衣警察来负责市区的治安巡查。

他的强硬立场表现在处理新州煤矿工人罢工(Rothbury incident)。矿主在工人不接受降低工资后,关闭矿山。1929年12月16日,几千人矿工游行并阻止非工会会员进矿工作。当游行人越过红线,警察开枪,打伤40人。一人伤势严重死亡。7千矿工参加吊念。警察坚守煤矿区,阻止聚会,直到1930年5月矿工放弃。(待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