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还魂

还魂

来源: 作者:劲帆 时间:2019-11-27 10:52:09 点击:

人死能够复生吗?昆剧大师耿竹君的妻子秦雪梅离世多年了,他常常凝视着他俩当年合演《牡丹亭》的剧照浅吟低唱。早年这出戏拍了彩色电影,轰动一时。剧中杜丽娘因爱而死,又因爱而复活。耿竹君常叹道:要是剧中的还魂能够成为现实该多好!

他俩是同门师兄妹,早年常随戏班穿城走村,白天同车颠簸,晚上同台婀娜,他是唐明皇,她便是杨贵妃;他是侯方域,她便是李香君;他是柳梦梅,她便是杜丽娘…… 后来共产党坐了天下,他俩进入国营剧团,又喜结连理,同为名角,声震梨园。后来风向渐变,领导命他们少演古装才子佳人,参加编演革命现代戏。他们颇觉无所适从。耿竹君生性随和,倒能隐忍;秦雪梅心高气傲,辄有怨言。到一九五七年,党号召大鸣大放,她提意见说昆剧曲调缠绵,不甚适合演现代戏,传统戏不能一概否定,于是被打了右派,发配劳改,后来文革中更陷入绝境,群氓残酷殴打,百般侮辱。耿竹君四处求人手下留情。秦雪梅喝道:“求什么求?拿出舞台上的英雄气概来!”某夜,丈夫熟睡后,她取纸写下:“情不知所起,一往而生。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我今去也,君且珍重!”一条白绫,悬梁自尽。

耿竹君悲痛欲绝,此后常出现幻觉,睡到半夜会看到妻子归来,他便起身与她咿咿呀呀唱牡丹亭,把儿子耿传笛吓得半死,打开灯,耿竹君才从梦游状态惊醒,随后啜泣不已。文革后,许多好心人张罗为耿竹君续弦,他一概回绝,说除非秦雪梅再生。一盘《牡丹亭》录影带伴随着他的晚年。

省昆剧院最近要为耿大师隆重庆祝从艺七十载,秦雪梅的女弟子凌波仙院长特地登门恳请他在庆祝晚会压轴献唱《牡丹亭》之“游园惊梦”,且甘愿配唱。他说:若必要我唱,就唱“幽媾”。

凌波仙遂请耿传笛提供父亲照片办图片展。她与传笛可算发小, 她年少时是昆剧院学员,传笛每在排练场戏耍,屡次央求父母允他学戏,父母均严辞拒绝,要他好好读书,将来以技术谋生。文革之后,传笛考上名牌大学,学习信息技术,后留学国外,获博士学位归国效力,任职省信息技术研究所所长,乃行中翘楚。传笛说:“父亲历经坎坷,从艺七十年,理当好生庆祝,我要送父亲一个非同寻常令他惊喜的礼物。”凌波仙问是啥,传笛说:“暂时保密,你只管配合我就行。”

数日后,传笛送来一摞照片。凌波仙边看边叹:“耿老年轻时真帅,秦老师也是美绝。他俩真是绝配啊!”

庆祝耿竹君大师从艺七十周年大会终于在省人民剧院隆重举行,程序照例是领导讲话、弟子发言和演出,压轴戏是耿老的带妆表演《牡丹亭》幽媾片段。幕布徐启,耿竹君饰柳梦梅端立梅花庵中,看着杜丽娘画像唱:“轻轻怯怯一个女娇娃,楚楚臻臻像个宰相衙……”台下满堂喝彩。一段唱罢,只见杜丽娘从舞台一侧飘然上场,那嗓音分明像是秦雪梅的声音:“魂随月下丹青引,人在风前叹息声……”他吃了一惊,凝眸看去,眼前确凿就是妻子,眉眼身段还是几十年前的样子。难道是梦,或者她真的还魂了?他实在搞不明白,但是舞台上不容他犹疑查问,他只能和她一来一往地唱念下去。台下观众略起骚动,都不知道这是咋回事。数段唱完,掌声如雷。耿竹君伸手去拉妻子,影子虽在,却触摸不到,转瞬便消失了。他大喊:“雪梅,你不要离开呀!”主持人上来,扶着耿竹君,对观众说道:“刚才大家看到的秦雪梅老师是全息立体投影图像,由耿老的儿子耿传笛先生研发和制作,这是他送给父亲的特别礼物。耿传笛先生请上台来。”

传笛走到父亲身边。父亲激动无比地搂住儿子:“儿子,好礼物啊!谢谢!文革把人逼成鬼,改革让鬼变成人!昆剧发扬光大有望啊。”这时,秦雪梅的形象又出现在他们父子身边。主持人说:“今天耿老一家人终于团圆了。”

台下闪光灯频频,将画面定格,经久不息的掌声响起来……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