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42】第八部分:两次世界大战时期(1914 -1945)

【澳大利亚史话42】第八部分:两次世界大战时期(1914 -1945)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11-27 10:50:40 点击:

16.禁德文

这个自闭社会,一般不与外界发生冲突,仅是情况在1871年德帝国建立后发生变化。1892年,注册团体有83个。德国俱乐部和媒体受德帝国影响,宣传支持德帝国的文化和大帝国梦。

他们的基本立场是,鼓励忠诚澳洲而非英国,支持联邦政府为了澳洲独立。因而,“共和”不仅是爱尔兰矿工的梦想,还应是所有非英移民人的愿望。

一战前,已有亲德国与亲波尔战争的意识形态分歧,激起反德国的情绪。新生代早已失去与德国身份的联系。在一战中,他们教会领导人要求德裔人忠诚澳洲和英帝国。然而,这个姿态,并无让他们免受敌视和歧视。因为战争你死我活,没有种族平等。

澳洲人反德国情绪在一战中十分突出。德敌国侨民拘留2,879人,不包括1,107海员。仅代表德国出生15岁以上男性在澳洲德国人口10%,或居留澳洲德国人口40%。虽未达半数,影响广泛,被管制的经历和遭遇是痛苦的。

维州学校禁止教德语。南澳也关闭学德语校门(1917)。德语出版物和德语地方名被改为英语或土著语。更改地名涉及各州,西澳有两地,南澳最多。与立法有关。南澳政府根据反德的民意情绪,通过“更改德国地名法”(1917)。几乎涉及所有地名,其中有Bismarck, Blumberg, Blumenthal, Germantown Hill,Grunthal,Heidelberg,Hamburg,Krichauff,Loberhal等七十多个。其后,修订“命名法”(1935),复原一些更改的名字。没料到,德国又来战事,未见再立法。尊重历史。否则,改不胜改。近几十年,为旅游业能改都改回了原始名。

尽管形势压力,有些名如维州“海德堡”区虽争议,终未改保留下来,表明澳洲还是有思想宽容的地方。

战争伤害德国人社团的正常活动。有人弃路德教表明爱澳洲心。有人改名字为个人安全。有人自愿到拘留所受难,避免是非之地。一战后有五千人离开。696人被驱逐出境。战前,德语已失去三四代人。有些教区用德语服务(1912),但很快改为英语,如团结福音路德教会。

澳洲禁德国移民直到1925年解除。后来主要接受德国犹太难民。

17.“杜尼儿”

二战后,境内有1,115人拘留,其中有澳洲出生的德国人,有纳粹党人和受怀疑者,有一些牧师。因为自1933年后,德国纳粹有意培养澳洲侨领侨民。德国驻澳领事甚至出面干涉,让悉尼剧场秘书长停演一出反纳粹剧《直到我死这一天》(1936年7月)。其后爆发二战,表明独裁政府总是先禁言论自由,抢占文化支配权。

境外德国人受拘留的主要是德裔犹太难民,共计3,753人。其中有一船人直接从英国遣送到澳洲。自英国与德国开战后,英政府把居英德国侨民划分三类,不可靠者568人,受监视者6,800人,“朋友”类65,000人。

法国沦陷后,英政府为安全起见,决定驱逐一些德国人。因此澳洲有了一批 “杜尼儿”(Dunera boys)。

英国客船“杜尼”号,因此次航行拥挤不堪、卫生条件差而臭名昭著。客船从英国利物浦出发,满载2,036名德裔犹太难民、200名意大利法西斯分子和251名德国纳粹分子,送到悉尼小镇Hay(1940年7月-9月)。

在珍珠港事件后,他们均被释放。有上千人加入澳洲军队表示忠诚。其后大部分人返回英国。

战争再次伤害侨民。这几乎是移民人最要反对任何战争的理由,同时牢记难忘的历史教训。

从1952年后,澳洲出生德国人,一度为非英国族群第四大社团。他们主要居住在维州和新州。战后融合,出现更多天主教德国人。德国俱乐部和出版物及教学增多,努力维系民族文化。

有些地方,为旅游活动,宣传传统的巴伐利亚德国文化,与早年有些德国人带来苦行节俭的新教文化很不同。德国人乐于同化进入澳洲社会,对澳洲发展有重要贡献。德国的圣诞树、啤酒节、糕点、腊肠和泡菜成为澳洲文化饮食的部分。德裔植物学家幕勒(Ferdinand J H Mueller,1825-1896),与两姐妹1847年移民南澳,做药剂师。维州任命其主管墨尔本植物园。他不仅对澳洲植物有全面分类研究管理经营,还在加利福利亚和意大利推广种植澳洲蓝树胶。西澳珀斯目前最大的花园连锁店Waldecks品牌由德裔人打理。与严谨一面不同,绿色植物如同音乐都为他们所擅长。

18. 一战结束

1918年初,战争在西线进入关键时刻。新成立的苏联政府宣布退出战场。

3月,德国发起对法国进攻。在一个节点上,军队距离巴黎仅三十五英里。协约国在美国派出三百万军队参与下,击退德军。

6月,休斯总理访问美国、英国,致力外交工作,确保澳洲利益得到重视。8月,他访问法国,受到澳洲军人热烈欢迎。

此前澳洲军人坚守阵地,靠挖战壕抵抗德国入侵。随后,协约国发起对德国总攻。

8月8日,被称为最后一战的艾米斯(Amiens) 战斗打响。澳洲军在莫纳什指挥下,与英法加军协同作战,终取得这场百日战的最后胜利。这也付出沉重伤亡。

要说与“加里波利”和“波扎尔”不同,便是“胜利”而不是“失败”的代价。

英陆军元帅黒格(Douglas Haig)曾以澳洲军人比英军较高的犯罪率(9%比1%),小觑殖民地澳洲军队。没料到,澳洲军在少于其英军 10%的兵员下,却捉拿23%的德国俘虏和枪炮。

休斯此时深入前线,鼓舞士气。因其个头矮小,身体不壮,被称“小工兵”(Little Digger,挖坑人)。

这个文化符号,赶上战争很快结束,立即成为一种代表海外澳洲军人敢于拼搏精神的象征符号。

除德国海军兵变因素外,11月初,一场不流血的革命在德国发生。德皇威廉二世被架空后宣布退位,德国社会民主党艾伯特政府立即宣布投降。

11月11日11点,全面停战协定生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消息传来,大众涌向街头,奔走相告,欢呼庆贺。

返回士兵很快受到敬重。最早负责安置军人的“归国法(Repatriation Act)在战争结束前1917年已通过。就如何安慰和鼓励军人返回和平社会提供支持和帮助。事前想到事后。这是英国立法的一个传统。

19.退役军人联盟

1919年3月,退役军人根据联邦政府的“战争服务法”规定,享有免费住房报酬。每位军人获得700英镑资助购房或还清房贷。烈士军属也包括其中。估计开销5千万英镑。约有82,000军人受益。二战后到1950年,人数上升到180,000。

布里斯本发起的全国性组织“退伍军人联盟”(RSL:Returned and Services League,1916),尽力争取放宽合格的军人的福利待遇,而外界则怀疑其制度有潜在的补贴补助方面漏洞。

RSL的各地俱乐部形成特定仪式,如聚会喝酒前,有一分钟默哀仪式,每年同日,举行军人节纪念活动。他们关注军人利益,大选中总是一支很强的政治游说团体,堪比矿山工会传统上所拥有的讨价能力。政府基本平等对待,不同其他国家那样以地位级别来扩大其等级差别待遇,这方面如同后来澳洲搞基本标准的全民养老金,不分等级。这是后话。

澳洲第一次世界大战参军人数416,809人,其中331,781人派往海外前线。 有59,342人战死,152,171受伤。战争损失计3亿6千4百万英镑。澳洲成人(18-45)中有1/5死于战争。贡献巨大。

澳洲参战男性占人口数量11.2%,加拿大6.8%,美国5%。贡献最多。若从国家参战人均比例看伤亡率这个大数据,澳洲65% ,新西兰59% ,英国51%,加拿大50%, 牺牲最大。

无怪乎,澳洲这些名列世界的第一,极不寻常,意义非凡。因而,澳洲有遍布在市区乡镇农场近2,000个大小不等“伟大战争”纪念碑 。

其中以墨尔本的“纪念圣殿”(1914-1918)为世界最大。1934年揭幕典礼,有30万人参加,场面雄伟壮观。此后,是军人而非“丛林人是澳洲男孩的英雄”。

与战斗英雄同时让世界了解澳洲民族的是运动英雄。 澳洲在1908年伦敦奥运会,战胜英国,获得英式橄榄球冠军。凯勒曼(Annette Kellermann) 横渡英国海峡(1906)。布鲁克(Norman Brookes) 赢得两次英国温布尔登国际网球冠军(1907、1914),同时四次获得戴维斯杯(1907-1914)。 澳洲参加斯德哥尔摩游泳比赛(1912),拿下六块金牌。女子游泳冠军杜兰克(Sarah Fanny Durack)名扬天下。

20.“小工兵”

板球竞赛始于1882年。澳洲队1898和1899在伦敦战胜东道主,打造出“烟灰缸”名声。这个“烟灰缸”系列比赛,如今每年一个月内安排五天,竞赛五次,有上百万观众观看。在1901-1914年,双方各赢四次,而从1882-2009年统计数据看,澳洲比英国多赢两次(31;29)。运动员显然为民族争了大光。

战争一结束,休斯总理立即到海外参与和谈,争取澳洲最大利益。他不接受美国威尔逊总统的十四点建议,强调澳洲付出巨大代价,应有巨大补偿。

1919年1月,他在法国凡尔赛条约谈判中,直接冒犯美国总统威尔逊,要求澳洲对原德国的殖民地东北部的新几内亚有完全控制权,要求把它与澳洲拥有东南部的巴布尔链接。

该岛的西部荷兰占领直到1962年退出。 早在1883年昆州与东南部的巴布尔链接,未获管理权。英国1906年同意联邦政府接管。二战后,巴布新几内亚于1975年独立于澳洲。。

休斯两次否决日本提出“种族平等”并可以自由移民澳洲的提议。他认为,这对“白澳政策”是个极大威胁。现在看来,日本当时敢于挑战西方固有的种族歧视观念,要求写进“国联”宪章,是推进这方面文明进步的先驱者。

他敢怒敢言,让澳洲第一次在国际事务中发出自己的独特声音,终取得新几内亚999年租期,与多国共管瑙鲁的协议。对可可岛拥有主权。 他还要求德国支付澳洲参与战争的赔款。总额为三亿五千万英镑。支付6百万后,1932年停止。

澳洲在战争中的作用得到国际社会的肯定。伦敦召开的帝国会议(1921年),英首相把澳洲纳入与加拿大、南非一样的“平等伙伴”。到《贝福尔宣言》(1926),澳洲自然成为大英帝国联邦的成员国家之一。

带着力争的外交胜利成果,让澳洲领域超出其海岸线并延伸到其他太平洋岛屿,休斯于1919年8月31日回到墨尔本。立即受到士兵们拥簇抬举,穿过欢呼的人群。

一时间,这位“小工兵”(little digger,挖坑者)成为大英雄,如同古代罗马胜利者。他是把国际权力政治作为澳洲中心的第一位总理。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