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41】第八部分:两次世界大战时期(1914 -1945)

【澳大利亚史话41】第八部分:两次世界大战时期(1914 -1945)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11-20 11:58:16 点击:

11.希腊人

希腊政府在战争中从中立转到与澳洲同一战友后,其移民问题受到重视。自由移民自1937年进入,开始一个长达八年的移民行动。尤其德国1941年入侵并统治希腊四年。战后大量无家可归者和希腊内战逃难者,澳洲政府于1952年协助他们移民,扩大社区团体。

战后移民主要到工厂。不少人自雇办饮食业,解决快餐供应难的问题。

希腊国内民族斗争一直反映在社区的不同移民组织内,主要是传统的正宗东正教与大主教管辖区(1924年建立)的内斗,进而导致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与英美支持的政府武装力量的国内战争(1944-1950),争夺谁控制资产和社会领导权问题包括移民。

受冷战影响,报纸一直持续两类教会的意识形态斗争。澳洲人被其官方政府和澳洲移民团体组织,邀请参加分开的民族团结纪念日,如同华侨有“十一”和“双十”不同的国庆日。

因土耳其1974年入侵塞浦路斯岛,导致那里居住希腊人移民澳洲。这年官方数据,希腊出生移民为16万,主要集中在郊区,占其人口87%。他们被要求多元化,鼓励抛弃前辈的包袱,发挥其政治影响力包括艺术体育运动,同时保留其特征明显的文化传统。

在1955年工党大分裂中,他们填补其空隙,在双边的主流政府建立一个讲希腊语的政党分部,如工党希腊分部或自由党希腊分部,到1990年,他们为州和联邦政府提供不少国会议员包括部长人才。

华人组织似乎缺少这类过渡期的政治人才准备,动辄便有团体或领袖代表所谓华人利益,甚至无视澳洲基本价值观。

希腊社区1982年间受关注。政府就社区的社会福利合谋作假案进行调查。有社团个别侨领接受2,000澳元,给不合格者领取社会福利金。

最后,历时一年,指控184人中有180人释放,花费联邦政府750万澳元。指控扩大化,少数民族敏感受伤,难免没有种族歧视的偏见。

希腊政府与澳洲政府在希腊“国内战争”和“军人统治”(1967-1974)时期所建立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受社团游说的影响。基廷政府在马其顿问题上立场,支持塞浦路斯共和国,于希腊澳洲社团参与建议决策有关。

12.犹太人

新生代希腊人比前辈更快乐,不再模仿前辈生活方式。社团老化的水平比起逆转的移民回国还要低。青黄不接更令社团担心。

然而,他们还是出版大量希腊文,在媒体提供一般教育指导,语言学习在第二三代人中还是有明显的提升民族自豪的作用。

与希腊人比较,犹太人更早进入澳洲。第一船队就有犹太人囚犯。1817年,新州犹太人办犹太葬礼协会。自1828年起,日常犹太教服务通常在家里举行。

早年自由民多来自英国的犹太人,属中产阶级。1840年,各州有分会。淘金时期,人口从1848年的200人增加到1861年3,000人。群居在维州矿区Ballarat,Bendigo和Geelong,新州犹太人区有 Goulburn, Maitland。

悉尼建犹太教堂(1875)。当昆州与新州分开后,有些家庭移到布里斯本,在那形成核心区(1864),建教堂(1886)。西澳自1820年后有少数犹太人,1887年在弗里曼特建社团,其后被珀斯替代(1892),建教堂(1897)。金矿区卡古里也有犹太教堂。

犹太人很早就参与社会文化方方面面建设,出现不少著名的从政议员和律师。1917年,新州议会由犹太人利维(Daniel Levy)任议长,因其过“赎罪日”,当日议会不得不休会。

在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犹太人积极参战。如同商界人士迈尔,军人莫纳什将军成为这时期澳洲突出代表。其后有两位优裔澳洲人担任澳洲联邦总督:萨克斯(Sir Isaac Isaacs,1930)和考恩(Sir Zelman Cowen,1970)。

比较早年有俄国难民如商人迈尔(1899)和波兰难民(1920),因族群人数少,他们的文化影响有限,而1938-1939年从纳粹逃亡的中欧犹太人进入澳洲,才奠定其族群的基础。澳洲政府接受欧洲各地6,000人申请。合格者应有资金买地和有利于澳洲工业发展。澳洲犹太人福利协会负责赞助。在1933-1954期间,人口从23,553人增加到48,436人。仅占全澳人口0.54%。澳洲政府不情愿接受犹裔难民。曾有划出西澳北部地区设居住地的建议。后因战事起,便不了了之。

13.杰出人士

移民潮在1950年有匈牙利犹太难民进入,1970年有南非、俄国、以色列,1980年有更多不同国家的族群。他们有极端正统犹太教。犹太人有19间日校,满足70%墨尔本和50%悉尼的家庭孩子上学。他们受到一些语言蔑视,如称其“劣夫”(Reffo)“劣宗” (Refujews),如同早年中国人受歧视一般。

各类协会经常组织犹太教育、老人院、慈善捐款、犹太复国运动的活动。涉及文化活动主要有巴奈生日(1843)、墨尔本的第绪语文化活动和东悉尼的哈柯亚俱乐部。其澳式足球俱乐部有11,000会员。全国有州和联邦两级的犹太人代表机构。这些机构社团在中东战争期间加强与以色列国联系。

在自由开放的社会,犹太人同化融入澳洲社会。现在人口在8-10万之间。提倡多元化社会后,他们在宗教、教育、文化和社交保持民族特色。通婚自1920年高峰回落后,人们更愿表明身份特征,不同于早年英澳犹裔不讲区别求和谐一致。

不同其他移民群体,犹太人以其人少而贡献大的特点,来显示族群的力量。阿德莱德的雷里(Roy Mo Rene,1891-1954)是二十世纪澳洲最成功的喜剧演员。知名人士还有国际活动家和作家贝勒尔(Isi Beibler),工党政治家英吉德(D. Eingeld),悉尼大学国际法教授斯通  (Julius Stone)和新州自由党上议院议员鲍姆(Peter Baume)。

值得一提,网查福布斯澳洲首富榜2017年名单,前几名除第一名女性吉娜(Gina Rinehart,166亿)外都是犹裔,例如,第二名地产大王、出生中国大连的特里伯弗(Harry Triguboff,99亿,1947年移民澳洲),第三名制造纸箱业的波兰出生普拉特(Anthony Pratt,58亿,其父Richard 1938年移民墨尔本);第四名大型连锁购物商业中心商家、捷克斯洛伐克出生洛伊(Frank Lowy,57亿,1952年移民悉尼)。

自1807年俄国海军首次进入悉尼,到1835年共有17次来访。澳与俄关系在克里米亚战争(1835-1856)恶化。其后有几次受侵略威胁(1863,1871,1878,1882)。

14.俄国人

俄派使者到墨尔本、悉尼(1857)。首个外交官在墨尔本任职(1894)。1917年,俄澳商业情报机构建立。俄访客赞赏澳社会改革和尊重工人阶级,留下“工人天堂”印象。

俄国人最早到澳洲是个囚犯。1816年入澳。这比中国最早入澳的木工麦世英早两年。移民人主要来自俄国的犹太人、芬兰人和波兰异见人士。远东俄国人在二十世纪初进入,到1917年有2,000人。政治犯约500人。他们中的布尔什维克成立俄国工人工会。澳政府曾送俄国代表到北领地考察,商议是否可以建立一个俄国殖民地收留犹太难民。一战期间,情况恶化,同时俄国激进分子影响扩大,在1919年成为澳洲最激进群体。

俄国1917年爆发苏联革命,帝国领事撤走,苏联领事不被澳州接受认可(1918-1921)。俄国人参与澳州共产党建立及活动。俄国与共产主义的联系,澳洲有人反对,有人支持。一般大众对俄国态度,受俄国文化艺术成就的影响,特别欣赏其表演艺术,时值俄国芭蕾舞团和歌唱家到澳洲演出(1926)。

俄国移民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主要是白俄国人,他们反对革命俄国武装力量。第二次世界大战,苏与美英同盟军,澳与苏恢复外交关系(1942)。冷战出现苏间谍活动案(1954),导致关系中断(1954-1959)。惠特拉姆政府时期俄澳关系有特别加强。

二战后,澳洲接受许多从欧洲和中国来的俄裔犹太难民。1970年初有批俄国人进入。目前俄裔人口为45,000人。自1950年后,这些俄裔人在人口学、历史、文学、自然科学方面贡献卓著。大约1,000部澳洲小说被翻译成俄文。笔者揣则,这些俄裔也可看作澳洲犹太人群体部分,好比东南亚有华人可算入大华人类。

因为这个群体杰出,他们中有大法官不交罚款伪造证据受坐牢处罚、大商家倒闭欠债的案例,很容易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比较起来,犹太人整体形象还是受尊敬的。他们在澳洲基本属中产阶级阶层,不同其他少数民族阶层參差不一。

15.德国人

德国移民人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都是受害人,因为他们几乎无法摆脱祖国战争带给他们受欺辱的影响。

因祖宗关系,英德本是亲家。英德血脉建立起汉诺威王朝。自乔治一世到维多利亚女王,长达203年(1698-1901)。因而,不奇怪,委以重任的菲利普总督和澳洲第一位土地勘测设计师,他们都是德国父亲的儿子。

自1830年起,有路德派传教士进入南澳和昆州地区。老路德派不满新路德教与加尔文教搞团结教会,并受普鲁士帝国排挤镇压,牧师Augustus Kavel领第一批人(1838)和牧师Fritzsche带第二批人(1841),先后在南澳 Hahndorf,Klemzig, Barossa, Tanunda,建立山谷村,发展兴旺的农业和酒庄。这两批人因其牧师间个人恩怨和信教形式分歧而闹分裂,持续超过百年。直到建立“澳洲路德教会”(1966)。大量德国人自1851年后纷纷前来金矿区寻找财富。

除路德派,到新州还有德国天主教派。他们与爱尔兰人时有关系紧张冲突。大多数人定居置业,做农场,种葡萄,办酿酒厂。自1860年起,昆州、维州和南澳都鼓励移民,分给土地和自选土地,直到1890年德国人减少。

从1850年到一战,德国移民是最大的非英国群体,主要人口集中在昆士兰(1881-1921)。仅1870-1875年,有四千人进入昆州Logan, Lockyer, Toowoomba 地区。早来者,可分给40-160英亩地,而后来者5-40英亩。凡事都先后有别,移民人受政策变化感受最深。

早年他们的名字出现在公众视野,有探险家、科学家,涉及教育、音乐、政治、法律、商业、工业各领域,特别制酒业。这些主要是寻求独立的老路德教派和1848年欧洲大革命后逃难的难民。他们对澳洲植物花园艺业有重大影响。

虽安居乐业,却有自己俱乐部,管弦乐队和唱歌爱好者合唱团。与澳洲人通婚率高,尤其移民到维州和新州干活的工人。十九世纪时期,多数群体属家庭移民,以路德教为中心,不对外开放,回避新教徒。他们视自己为理想安居者。献身敬业、冷静谨慎、工作努力,为其他殖民地群体树立好榜样。(四十一)(待续)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