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27】第五部分: 土改传奇(1860-1880)

【澳大利亚史话27】第五部分: 土改传奇(1860-188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7-31 13:38:24 点击:

22.实用课程

在具体课程上,新教私校,主要为城市中产阶级、商人银行家、专门职业家的子女提供《圣经》教育。天主教学校,为小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和主要来自爱尔兰移民家庭的子女提供服务。政府学校,却根据教育部门设置安排世俗实用课程。

主流的英国国教和政府学校要培养孩子相信,英国对人类自由和世界进步作出贡献,而天主教则要让孩子们认识,爱尔兰人苦难史,英国是他们祖先的压迫者。为此,天主教一边要求州政府提供经费,一边募捐建校,同时从爱尔兰找专门人才施教。英国新教怀疑天主教别有用心。天主教则担心新教只学《圣经》的要求,破坏他们的信仰,终导致极大罪恶,甚于无信仰。

这些在天主教和新教之间的怀疑担心,留下政治解决空间。尽管澳洲政治和宗教需要中心统一,不能各行其是,然而,最现实政治国策,就是避免以宗教治国,废弃“国教”,平衡不同教诉求。英国教信仰者以人数来说有更多信众。政治家可因势利导,放弃一教为大。

教育也如此。要避免彼此教义偏见冲突,政府只能让学校选教中用实用的教程,让实用的世俗化教育成为教学中心大纲,力求培养社会经济文化人才。

天主教因担心过份的“新教”教育,一直不情愿接受政府规定的世俗教育,只能自筹资金,努力去办与政府大纲平行的私校。到1970年后,新移民增加,教育需求加大,天主教学校的固有办学方针,不得不开始转到注重培养社会经济实用人才。因此,他们能够得到政府基金,尽管不属于政府教育系统。

私校继续要求学生付高费经营,适应社会人才培养需要,宗教内容仅是其部分课程。工党惠特莱姆政府(1972)不分公私,曾为天主教、私校和公校三类学校提供政府资金,同时搞免费大学教育。

澳洲公校和私校并存,很早就坚持“自由、世俗和强制”教育原则,实为后来多元文化教育奠下了基础。无论新教还是天主教、本地人还是移民人、富裕家庭还是贫困孩子,都在见证中产阶级提倡的“进取成功、机会平等、物质进步、道德改善”价值观的环境下成长,他们要求民主公平社会意识与日俱增。澳洲有当今世界上教育最私有化、最自由思想教育的体制。有70%学生参加公校,15%天主教,其它15%各类学校,包括基督教、穆斯林教、犹太教和独立学校。艺术也有自由天地。

23.海德堡派

海德堡区(Heidelberg)在墨尔本东北角,离市中心十二三公里。墨尔本建立三年后便成为一个郊区镇。应房地产商开发要求,把原住民的地名改为德国城市名。

其周围环境优雅。在1880年期间,因缺乏公共设施和铁路,房价便宜,吸引艺术家到此写生居住。真正形成艺术村和艺术流派,与四位二三十岁年龄相仿的艺术家走到这里一起写生有关。

罗伯特(Tom Roberts ,1856-1931)于1869年随寡妇母亲带他们三个孩子移民到墨尔本。工作之余,帮母亲缝书包,培养艺术兴趣。

他参加维州美术学校学绘画,给摄影师当助手。节省出路费后,他于1881年到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学习,短暂停留西班牙。

1885年,返回墨尔本后,带回新理论和技巧,根据法国户外派原则,发起建立新画派的倡议,力主艺术融入民族主义和本土主义的概念。

他与朋友麦卡宾(Frederick McCubbin,1855-1917)一起到博士山写生。在那遇见年轻画家斯特里通(Arthur Ernest Streeton,1867-1943)。他劝在悉尼遇见的康德尔(Charles Conder,1869-1909)来墨尔本工作。

就这样,他们四人帮开始户外扎营,辗转地方,写生绘画,切磋技艺。不少艺术家加入其中。在海德堡区形成印象主义学派。

1889年,他们举行9X5英寸“印象派画展”,进一步强化大众对海德堡学派的印象。

在180幅作品中,罗伯特有62幅作品。贡献最多。因当时批评家不看好这类模仿海外画风,他也承受最多批评。

1890年,海德堡学派开始分化甚至散伙。因澳洲经济萧条和缺少赞助商,同许多艺术家一样被鼓励到海外发展深造,他去了伦敦。

1901年,他被邀请回澳洲参加联邦政府成立开典大礼。他接受1,000多吉尼佣金,花两年半时间,于1903年完成有250人在内的国会大典油画。名声大噪。期待好日子在后头。

罗伯特返回英国,本以为功成名就,有赞助商资助,没料到,其在海外十六年,生活拮据,难有保障。

24.印象主义画

1915年,罗伯特五十九岁服兵役,负责管理伦敦军医牙医部门工作。战后1919年短暂返回悉尼。1923年返回墨尔本,在丹顿农山脉(Dandenongs) 定居。

生前绘画价值显然不如同样老龄服兵役的斯特里通爵士。其作品直到1920年才被国家美术馆购买收藏。“墨尔本伯克街”“剪羊毛”“抢劫”“脱缰”都是其经典名画。《澳洲风景画之父》(1935)一书出版,提升其艺术地位和大名望。

当代评论认可,罗伯特与斯特里通爵士是同等重要的杰出画家。这个流派画早成收藏珍品、镇馆之宝,如罗伯特《剪羊毛》。

斯特里通爵士的《金色夏天》在1995年由澳洲国家美术馆以350万价格买入收藏,破当时澳洲油画记录。

海德堡派受法国巴比松村画派和英国水彩画影响,也与插图出版业兴起有关。艾什顿(Julian Ashton,1852-1942)受《时代报》主编邀请,到墨尔本工作(1878-1883),负责美术编辑。艾什顿教导麦卡宾放弃室内作画,到户外画身边的生活场景。他自称1882年完成澳洲第一幅野外风景画。返回悉尼后,从艺长达半个世纪,成为画坛名宿。加上年龄大、活得长,澳洲艺术之父也实至名归。

其后,阿德莱德画家海恩(Hans Heysen,1877-1968)以树为主题画风景画,亦十分出色。其Hahndorf山坡故居“雪松房”(1912-1968)对外开放。

文艺相通。触及共同理想。若艺术家对澳洲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以绘画表现,那么,诗人作家却用文字表达。不奇怪,《公报》把海德堡派艺术家与劳森、帕特森一批诗人团结在一起,以“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的形式,展现了“民族身份”这个共同特征,迎来新时代。

接近置业百年,澳洲人以其《公报》所大力提倡“澳大利亚为澳洲人”为荣,同时却十分注意洗白其污点“出生胎记”(birthstain)。囚犯诗人(G.Barrington,1755-1804))所写“真爱国者,你们应知道,我们为国家好才离开祖国的”,语带嘲讽民族身份。新州总督上任前(1899)引另一位诗人句子,引发本地人感到侮辱不安。《公报》讥讽其出言不逊,“为除胎记,请用总督的药片”(for birthstain,take Beauchamp’s pills)。

25.第一个百年(1888)

1888年第一个建洲百年日到来。澳洲有近三百万人口。庆贺声中,人们无处不见复制照搬的英国行政区镇。到澳洲几乎与到英国没有不同,除了气候变化。澳洲人总体上以英国为母亲国自豪。民族主义与帝国主义共存似乎不矛盾,大家自豪于所谓三个组合词为一体即“独立”的“澳大利亚”“英国人”。然而,这个充满混合的民族,既有进取的自豪,又有不太尊重英国权威的习俗。新州帕克总理试图借机会把新州改名为“澳大利亚洲”,幸未能通过立法。否则后来的联邦政府要用其他名字。节日前,各州政治家122人聚集塔州,开第二次联邦联席会。

“世纪公园”在悉尼正式开放。市政府提供免费交通,为7,000穷人提供免费晚餐。纽卡索与布里斯本铁路开通,方便来往,尽管两州边界要设贸易关卡。这一年距悉尼四百多公里外的小镇塔姆沃(Tamworth),灯火通明。这个新州东北部高原即当今举办乡村音乐节的市镇,成为澳洲第一个通电的远郊社区。

同年,澳洲贸易工会三月反对移民计划。这个计划在过去十年里,曾帮助英国移民15万人。悉尼码头五月群情激愤,拒绝两条载有中国人的阿富汗号船上岸。紧接抗议声音,新州议会快快通过“排华法案”。

同时与六个州达成共识,立法制止中国人前来澳洲。此前早有“中国人问题”讨论,担心目前五万多华人被不道德雇主作为廉价劳力参与竞争,破坏工会所努力提倡建立的平等生活水准。史家通常把这年作为中国人入澳结束年。后来“白澳政策”仅是加强其力度。

若提倡本地民族意识与排外种族歧视同时并存,构成澳洲安全的意识,早十年前,悉尼创办的《公报》(Bulletin, 1880)就一直努力培养、打造这个民族文化精神。此前,记者克拉克(Marcus A. H. Clarke,1846-1881)在其创刊《澳大利亚》杂志连载囚犯命运的《无期徒刑》(His Natural Life)小说。其凸显在粗旷环境下,烦躁易怒、坚韧聪明的澳洲人格,大受欢迎。作者一边挥霍无度,一边勤奋写作赚钱,三十五岁病逝,留下妻子和六个孩子。

正是这份报刊,发起抵制一百周年纪念活动,如同南澳一样。南澳政府认为,他们不是囚犯流放地,没理由去庆贺一个与他们距离遥远的悉尼流放地建立。“建洲日”从此难以团结整个民族,不提原住民一直以“侵占日”抗议。

26.《公报》

《公报》创刊号(1880年2月)是以呼吁反对死刑而出现的,表明其激进立场。这份与三藩市同名的报纸,由维州出生阿奇博尔德(J.F. Archibald) 和新州出生海恩( John Haynes )两位记者合办。海恩不担心资金不多,因为他认识每个悉尼人,有人脉网拉广告。

《公报》起始并不顺利。因发表特雷尔(William Henry Traill)文章,讽刺一个头面人物在公开野餐会的不雅表现,遭到诽谤罪起诉。因拒付法庭费,两位创办人被关六周。

期间特雷尔立即接管业务,未让公报倒闭。两位创办人出牢后返回受其雇用。特雷尔主持公报,把海恩提倡自由贸易思想转向他主张的世俗和保护主义倾向。他雇佣美国卡通漫画家霍普金斯(Livingston Hopkins,1846-1927)加大宣传效果(1882)年。

《公报》传达民主思想、民族情绪、共和理念,反帝国主义,尤其强调“澳洲为澳洲人”。这个口号1906年改为“澳洲为白澳大利亚人”,始终坚持“白澳大利亚”,让《公报》起到最强烈排斥非白人的宣传效果。华人是其受害欺辱者。讽刺漫画连篇。海恩辞职(1885)后,去办其他报纸,后来积极从政。

在特雷尔卖出股份后(1886),阿奇博尔德主管《公报》(1886-1902)。他号召读者撰稿,并支付稿酬。力劝佩特森写昆州托雷斯海啸星期四岛和维州农场的生活。给作家劳森五英镑休假费到内地散心。其投资得到劳森写出优秀作品的回报。

经其主持,有些严肃正经的《公报》,开始轻松有趣, 以丛林“孤身汉”(lone hand)的生活、大众喜闻乐见的消息,博得眼球。公报很快发行到各州。到1889年底,圣诞节特刊发行8万册。丛林人爱不释手,一度誉为“丛林圣经”。

斯蒂芬森( A.G. Stephens) 1894年加入公报编辑,三年后办“红页”副刊,鼓励本地作家创作,宣称“我们虽不创造历史,却应讲述历史”。副刊出现一批优秀作家劳森、佩特森、戴森(Edward Dyson), 阿斯特利(William Astley),弗菲( Joseph Furphy),富兰克林(Miles Franklin),贝恩顿(Barbara Baynton)。他编辑二十本文学丛书,与悉尼罗伯特森书商竞争,成为民族文学奠基人。他热情回复的退稿信,被作者喜爱珍藏。

27.母子作家

阿奇博尔德1907年退休。创办Lone Hand文学刊物(1907年5月)。 1919年死后,包括其资金,澳洲设以其名命名的肖像画大奖(1921),每年奖金10万。竞争激烈,成为澳洲艺术届最有影响年度大奖。

《公报》新主编上任后,转刊物为右倾保守。《公报》早年在反对波尔战争问题上立场坚定,却在一战征兵服役争议中摇摆不定。仅有一个“白澳”主题,维持其老式流行。天才画家林赛(Norman Lindsany)虽继续留用,其影响作用式微。

自1930年后,发行量下降。仅是“红页”,从1940年起,在作家批评家斯图尔特(Douglas Stewart,1913-1985)主编下,继续发挥培养新人才的特色。

《公报》收购后换人,斯图尔特于1961年到Angus & Robertson书局出任主编,出版文艺书刊,直到1973年退休。他在1977年博尔演讲 (Boyer Lecture) 反诘,若无“公报”和“书局”,澳洲能留下什么文学呢。这也是对其为澳洲文学贡献的最好表述。确实,澳洲最出色作家都能从其服务过的这两个出版物里找到。澳洲文学发展史大体线路也能由此寻个眉目。《公报》由老帕克收购后,经小帕克结束(1961-2008停刊)。

与百周年巧合的是母子作家。一个办报一个写作。路易莎•劳森 (Louisa Lawson,1848-1920),出生新州牧场站工人家庭。在12个孩子中排行老二。因父母反对其当小学教师,不满做苦工,她选择早结婚逃避家庭。18岁与挪威34岁矿工结婚。他曾是挪威船员,跳船后卷入澳洲淘金潮。起初夫妻选地四十英亩,耕种为生。后来要靠丈夫出外打工养家糊口。生育五个孩子。夫妻聚少离多,婚姻破裂。

她移居悉尼后,独自抚养老大劳森等几个孩子。在城市找到其智力发挥作用地方。她写作发表诗文,同时积极参加妇女运动,争取妇女选举权。她买下亏损报纸,又创刊《黎明》(1888-1905)和同名俱乐部。因最早用妇女印刷工受工会指责。她靠加入工会,解决问题,并继续为妇女服务发声。她回答公报“红页”编辑“女人为何不能高大强壮”的问题,为人记住。她一生体现出来一个澳洲勇敢女人的形象。被誉为“澳洲妇女选举权之母”。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