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26】第五部分: 土改传奇(1860-1880)

【澳大利亚史话26】第五部分: 土改传奇(1860-188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7-24 14:15:39 点击:

16.选地文化

鲍恩总督报告伦敦,一切都是“平和进行的胜利”。史家认为,这段历史是“用血来写的”。一边是比塔州肆无忌惮地清除原住民,有过之无不及,一边是反抗。这里原住民呈现出强悍的特色,是唯一敢公开抗争入侵者的群体。因此之故,一些土著部落遭到种族灭绝的命运就无法避免了。

1861年,十九个白人在库洛凌区( Cullen-Lo-Ringo)遭杀害。白人和当地警察开始剿灭土著人。光是一个部落就杀死500人。当这些野蛮人要对抗文明,就应让他们灭亡。1874年,有报纸社评,坚持这个白人文明观,没有一点自责愧疚。甚至理直气壮。

选地人有戴维斯大家族人,有凯利家小农业主。许多人从金区走出来,有些钱可买地或租选地,却无农耕经验。一般家庭孩子多,几无教育。孩子撒着养,成为野孩,难免偷盗为生。

另一方面贫困的选地人有同情心,特别本身有原囚犯背景的人,对逃亡犯能同情支持,包庇藏匿,还帮他们买卖偷盗物,予以奖励,甚至憎恨警察执法。因而,选地人的丛林,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培养或纵容了丛林帮的土壤。

不是所有选地人,都对抗社会,多数人离开孤独僻静空旷无人的选地,入城区谋生,如丛林诗人劳森辗转农区到城市谋生。

许多诗歌民谣小说电影,无不集中突出这个时期选地历史的重要主题。如劳森的诗歌故事集。拉德小说《老爸和戴维》(Steele Rudd’s On Our Selection:Dad and Dave),具体反映昆士兰东南部达宁宕选地人的奋斗精神。根据其小说改编的无声电影(1920,1921,1927)、有声电影(1993)、广播剧(1930-1940)和电视连续剧(1972),构成澳洲奇特的文化现象,影响一代代人。虽有版税收入,因购买农场失败,加上妻子常年精神失常住院,作者拉德1935年在布里斯本去世前,常陷入困境不能自拔。其作品没能让他富有,却养活了这朵澳洲文化奇葩。

选地人已成为历史。按今天占有土地面积来说,任何类选地人,都属于“大地主”。因资金、管理能力经验有限,加上土地并不十分值钱,空有土地,他们多数人依然是穷人。如凯利母亲租选过一块88英亩大地,可还是不能糊口,要靠卖偷来的格罗格酒,应付日常生活。

17.引进海外劳工

选地人功不可没。他们在从前圈地主的荒废大地上,有效地利用开发土地,带来人口家庭邻居社区,所谓荒山有主有人气了。选地人的女人、牧羊人的妻子,在这男人的地方,表现坚强不屈,人们能从大量如同内德母亲那样经历的女人见出一般。在这野地空旷、人烟稀少的地方,除了树什么也没有。

一位选地人记得母亲,“她孤独时,通常独自一人坐在树头桩上,一直长时间哭泣。那儿现有条小路。孤独!确实太孤独了!”离开海岸线城市不过一两百甚至几十公里的地方,便是寂静的死角。现在交通不隔,有车出车进丛林,内地仍然可见其风土,当时选地人面对怎样一个孤独安静的环境。

由于不同土地法、气候环境原因,选地人在南澳,比维多利亚和新南威尔士有更多成功故事。许多人能靠农耕土地生存。南澳通过选地,开发Cooper Creek 区沃土。1840年中期,有900户农主在27,000英亩土地上耕种。1843年开始使用机器收割。其后十余年,开垦农地2百万英亩。1860年生产出麦子的产量,是全澳麦子的一半。

伴随快速发展的困境是,普遍缺少劳力。昆士兰率先引进海外劳工,以便满足其快速增长的需求。一度引发其他州不满。而他们又以地理特殊坚持不变。因而,昆士兰早已超出一些史家看法,认为其独立后仍长期以来仅是悉尼一个部门分支,不提它有最早工会组织,以最保守态度抵制悉尼大商业开发。

昆士兰地区适宜热带植物和养牛羊。农作物以棉花和甘蔗生产为主。1863年,上校霍普(Louis Hope) 开始在奥米斯顿(Ormiston)种二十英亩甘蔗,成为昆州“甘蔗之父”。现有“奥米斯顿故居”(Ormiston House) 保留供参观。最早种植甘蔗应在悉尼(1817)。1864年后,甘蔗业(Sugar industry)一跃而起,成为利润快速增长的大工业。自治政府通过《甘蔗和咖啡法》,鼓励农场主种植。1881年生产19,000吨蔗糖。

早期糖蔗生产,属劳力密集型产业。通常移民渠道已无法满足人力需求。“用地用人”发展到招海外其他国家或岛屿劳工。昆士兰最早招的合同工,便是来自临近美拉尼西亚岛(Melanesian  islands)的新吉尼亚、瓦努阿图、索罗门岛人。文件提到他们叫“康卡斯人”(Kanakas)。这是夏威夷语称劳工。

18.废奴影响

自1863年开始到1903年四十年间,有62,000人进入。这个黑人劳工生意移民链条,起始于悉尼一船主汤尼斯(Robert Towns) 。

1863年,鉴于劳工短缺,他委托太平洋商人卢因(Henry Ross Llewin  Lewin)代理,从南海岛屿招五十个“黑鸟”(blackbirdrs), 为其在洛根河(Logan River)圈地种植棉花。这些人工作期一年,每月给十先令。

在棉花业失败后,又种甘蔗。1864年引进54个康卡斯人。招工行为近乎绑架和奴役。卢因也因操办进口奴工生意而成“黑鸟头”。

进口劳工的两个原因,一是白人不适合在热带地区干活;二是可得到便宜劳力。这直接竞争,导致本地工作人对外来劳工的歧视。本地人担心,便宜的劳工,会导致工资和生活水平下降。

教会和区镇人考虑,使用廉价劳工是变相农奴制,便开始积极反对抵制。“黑鸟”的名字,直接与非法招工或在当地绑架村民来澳联系,更做实对他们搞奴工的指控不假。类同有些海外中介机构,卖中国人“苦力”到澳洲,从事种地或淘金。任何“法”起始时,都无法达到疏而不漏。如同选地法有空子可钻,劳工法一样,至今457签证劳工同样有其潜规则。

英国早在1808年便成为首个欧洲废除黑奴工的国家。英殖民地大臣知道澳洲情况后,立即警告昆州第二任总督布莱科尔 (Samuel Blackall,1868 -1871) ,不能以自由民的名义搞奴工贸易,让昆士兰成为第二个美国南卡罗来纳州。而总督敷衍说,没有任何不公平对待这些劳工。这位爱尔兰人总督刚上任前,极受欢迎,不久卷入财政部发不出工资的宪政危机。他可能是澳洲第一位病逝前为自己选好墓地的总督。

1872年,英国通过立法,要求所有运送劳工的船要有执照,并派小型舰队共六艘船,沿昆士兰海岸巡航。这虽有效打击走私恶劣行为,却未能完全控制人贩。

这些“康卡斯劳工”进来后,起初什么工都做,养牛羊,打鱼,潜水捞珍珠,给家庭当仆人。昆州于1868-1885期间试图采取一些措施保护黑人劳工。立法之后,他们仅限于甘蔗种植业。

19.遣送“黑工”

昆州1883年甘蔗业面临大丰收。虽早已有11,000康卡斯劳工,此时新当选昆士兰总理格里菲斯( Samuel Walker Griffith,1845-1920),考虑糖业是昆士兰重要工业,一直坚持保留招工政策,不情愿结束劳工贸易,遣送砍蔗工。

1892年,昆州议会终达成共识,立法限制引进太平洋劳工。大家更多出于维系英国种族纯正的考虑。农业机械化在1895年广泛运用于种植甘蔗业,也大大缓解劳力短缺的急需和支付高人工的成本。

值得一提,这位格里菲斯总理,八岁时,随父母从威尔士来澳洲,到悉尼学法律,后任法官,成为澳洲联邦宪法执笔人和联邦高院大法官。他“从政”与“立法”难于统一,所谓知行难于兼顾。

作为自由主义思想政治家,格里菲斯既制定“基本财产法”,维护工人的基本生存权和社会财富平等分配权,又建立反工会联盟党,压制工人罢工。故其有绰号“油滑叔”(Oily Sam)和 突变人”(volte-face)。这个人品,与其大半生法官职业的严谨行事难吻合,只能从他任总理从政或大选拉票看其灵活机动,才能解其人格分裂谜。政治如何让严谨法官油滑而失去基本立场,由此可见一斑。所以有文不如人或人不如文、文与人难以统一的现象。

到1890年,这些劳工中有四分之一人已工作三年,而这些人有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都是非法的。因为合同期满,依然未走。昆士兰种植业虽不同南美的黑人劳工,却有同样原因和效果。最为突出的是种族主义歧视。

当法律还未能有效地制止进口“黑工”,利用种族歧视便成为最方便的打击利器。因此,有人以人道主义理由,要求结束进口劳工,而有人就是要澳洲为白人白澳,排斥不合群的移民。

这些诉求,后由联邦政府制定1901年太平洋岛劳工法而具体体现出来。1904年,政府停止输进劳工,1906年开始遣送他们。这些年有31,301人死在劳作的土地上,余下的被遣送回去,而有些人事与愿违,却设法让自己定居,努力成为“白澳人”。

20.澳洲教育

随法律实施,昆州中部和南部的白人有效地限制了“黑工”进入,而北部的情况严重,黑人数量远超白人,如邦达格区(Bundaberg)白人与“康卡斯人”之比为304:2612。这些便宜劳工,能让甘蔗工业得到保护,免于受到来自斐济、爪洼岛、南非的商品“黑糖”竞争。

为此,北部农场主要求继续使用黑工,尽管他们知道,只要北部依然是昆州一部分,他们的希望和利益无法保证,会被南部大多数“反黑”的势力所压制。他们北部人准备与南部人分开,成为独立的殖民地,情形类似西澳早年的北部与南部或后来金矿区与城区要分开一样。

大多数人意识到,昆州与其他州加入联邦政府后,能得到白人劳工,进而有效地保护本地工业免于外国竞争。于是,支持建立联邦政府的热情,终导致昆州北部放弃自身利益而接受全民族团结的义务。

这个转变的民族主义情绪显然带有强烈的种族歧视偏见。这也是边缘化地区如昆士兰、西澳更容易把本土地方主义发展为澳洲爱国主义。

澳洲教育在建州近百年时期有了较大发展。

自殖民地开始,随移民人增加,学校最早主要由各类教会和私人机构负责。政府适应人口增加需求,参与办校。起初还受到反对。怕干扰宗教教育。

维州政府开始办公校(1876),其他州跟进。 各州 1880年先后建立教育法,坚持三大教育原则:“自由、强制和世俗”(free,compulsory and secular)。

维州最早通过撤销对私校资助的自由教育法(1872);南澳(1875)允许公校早课前,有二十五分钟宗教内容教育;昆州(1875)要求受政府资助的私校,应每天有四个小时世俗教育;新州(1880)要求教师资格是非教派成员,世俗教育可包括宗教内容;政府不对教会学校包括天主教资助。其立法引起极大争议。

塔州(1885)要求,若经家长同意,公校每周可有一小时宗教课;西澳(1871)要求公校不教宗教课程,其后政府(1895)废除对教会学校的基金支持。

21.公私校

直到1972年,政府才根据需要,按人数分配资金给所有学校,包括天主教、私校和公校。后来鼓励从公校分出独立学校,如西澳立法建独立学校(2009)。

这公与私校并行,形成了澳洲特别的双轨多样的教育体制。有世俗教育,也有宗教教育。开始仅是强制性小学教育,仅是到1960年代才为所有学生提供12年自由教育(小学6年,初中4年,高中2年)。

与英国不同,澳洲的大学多由政府建立。各州初建大学有新州(1850)维州(1853)南澳(1874)塔州(1890)昆州(1909)西澳(1910)。它们都不是宗教学院,且当时入学人数不高。如西澳建大学时,有议员认为没必要,上大学可到伦敦。

倒是为适应金矿开采和工厂生产需要,政府积极建立各类技工学校,培养实用人才。早期有悉尼技工学院(1878),布里斯本(1882)和墨尔本工人学院(1887)。现在各州都有职业技术教育学院TAFE。

不同于她们的兄弟,中产阶级的女孩上大学,是在十九世纪末的事情。女校生学英语、文学、历史和科学,课程虽比男生校丰富多彩,却不引导女性走向政治经济社会而是回归家庭。

中小学教育一开始便受各教会的影响,难以统一课程。天主教要求所有孩子,都要接受以上帝为中心的信仰教育,而新教又分其他派别。低教会派要孩子们读《圣经》,而高教派要自选教材。苏格兰长老会,随意派倾向于世俗教育,而保守派坚持宗教教育。循道宗、浸礼会、公理宗派以学习世俗为借口,试图抵抗天主教和英国国教的权威影响。

从来就有关于人的本性和生活的意义的不同看法。如何培养孩子们的独立思考见解,成为教育的重要内容。当时社会思潮,学者们对《圣经》的批评,达尔文发表“进化论”(1859),这些都对教育改革提出新思路。有人建议,用没有宗教的道德教育引领人类。有人声称,《圣经》与科学没有冲突。

理性者反对“洗脑”的偏见、无知和不宽容的教育,而宗教者反对不信教的教育,担心失去中心统一,导致思想混乱,进而引发战争灾难。因为他们坚信,没有基督,人类要毁灭。有人担心过多的知识会破坏人的内心平静。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