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25】第五部分: 土改传奇(1860-1880)

【澳大利亚史话25】第五部分: 土改传奇(1860-188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7-16 17:59:22 点击:

10.与毛利人战斗

有其父必有其子。汤姆和约翰兄弟倆早跟随父亲偷牛羊偷邮件,屡教不改。四处逃窜,扰乱治安,民众不满。警察出悬赏一千英镑捉一人。五千英镑捉拿二人。抓捕后,处以严刑。

1870 年,丛林盗沃德(Frederick W. Ward,1835-1870),生于新州。虽送学校,没有好好读书。因合伙偷盗75匹马,被判十年劳动改造。释放后,以“船长桑伯”(Captian

Thunderbolt)为名,带小青年偷盗,身边有土著女人陪伴。警察悬赏200英镑捉拿神出鬼没的他。终被击毙。他1.73米高个,面善说话和蔼,行动谨慎,一般不抢备有武装的马车,远离警察站。干抢劫行动,需有高超骑术。这些让他成为新州最后职业丛林盗中一个最成功者。

当丛林盗一个个被清除,丛林置业者,除孤独感外,不再有其他不安。 一位作家借小说人物之口(Geoffry

Hamlyn),说出选地人在丛林生活的无聊单调:“钱容易攒,花它比挣它还痛苦”。这仅是对部分有钱人而言,更多人是入不敷出。“丛林盗”出没,与丛林人生活极端艰难困难相应。

探险不因盗匪、原住民干扰而有所止步,边界疆土继续扩大。牧羊人赶羊群翻山越岭,进入更多从未勘探过的领地。

土地代替金石,很快又成为澳洲人的痴迷。1862年,一些不幸运的淘金者,被鼓动越过塔州海,去与毛利人战斗。许诺胜利后可分给土地。

新西兰置业者与毛利因土地资源,于1860年在Baranaki 地区爆发战争,延伸到 Waikato区。1861年 ,格雷(George

Grey)被任命总督前往制止,可1863年再次发生战争。塔州的海军船前往增援。人员不够,想到招募那些正为淘不到金、无钱选不到地的人去当兵。

彼此游击战争持续十年。当兵人终得到土地补偿。

到1867年,毛利人被给予新西兰国会四位代表席位。英殖民地罕见的和解做法,让新西兰处理土著人关系,迈出重要的一大步。这年有位英国历史学家访问南半球,感觉“新西兰有贵族气派,而澳大利亚有民主气氛。”

他不知道自那以后,新西兰就善待原住民,在互相平等这方面的民主气氛,远超过澳洲一百多年。澳洲1976年才给原住民投票权,而新西兰早已有毛利国会议员代表,在议政替毛利人说话了。

11.凯利故事

选地人似乎有了土地,就有了新生活新希望,可不能担保他们幸运。当“选地人”无农耕经验,气候干燥或洪灾,靠土地不能维持家庭生计,加上社会福利和教育跟不上,还有背上贷款被催债,有人便只好退地流浪回城,有人给农主打工,有人艰难挣扎,贫困终生。

有人加入丛林盗。内德-凯利(Ned Kelly,1855-1880)一家就是个典型例子。

内德父亲作为囚犯因偷盗从英国被送到塔州。爱尔兰自由民的女儿看上他,怀孕时十八岁,两人赶紧结婚。他先到金区淘金,带回一些钱,足够买块选地。

虽成选地人,坐地无收成,难以养家糊口。借酒浇愁。后因偷小牛被判刑四个月。第二年醉酒死去。

内德母亲,时年33岁, 带养他们七个孩子(老大女婴幼年早死)。内德排行老二,十一岁。内德母亲其后与两个男人生有孩子。第一位未等见孩子,便离开她。第二位美国人,比她小十七岁。结婚后又生有三个孩子。在那无避孕药年代,澳洲女人有十二个孩子不罕见。

内德14岁就与被母亲曾庇护过的同乡逃窜犯有往来,受其影响。因与当地丛林帮攻击一个中国人被抓。此后屡教不改,导致他比其他丛林盗,有更多时间呆在牢狱里。1870年8个月,1871-1874年3年,1880年4个月。

1878年,警察找到因作案逃亡在家养伤的胞弟。因抗拒,连其母亲也判三年坐监。内德和一个兄弟连同其他两人,形成“四人帮”,见此不平,开始寻找机会报复警察。1878年10月,埋伏时,打死警察四人中的三人,并抢劫一家农主和银行。

1879年2月,内德在新州Jerildrie 区服刑被保释。他写了封56页长信交代自己。陈述自己无辜,不过是因警察怀疑其偷邻居物而被拘留判罪。信中揭露有名警察身穿制服偷马甚至陷害人,而他自己做买卖马的生意十分正当。他表明自己“血管里没有一点谋杀血液”,却不能容忍警察到家里过度执法,既对兄弟姐妹蛮横无理,又砸毁一切家物。

12.民间英雄

有研究者认为,其信陈述目的有两个,为爱尔兰人反抗的正义,同时为指责爱尔兰人的错误,做两方面的辩护,打抱不平。模仿丛林大盗霍尔口气,表明自己无所畏惧,敢于殉难,乐于接受既短暂又快乐生活的宿命论。

信很出名,给了一个全然不同于警察判罪的记录,成为后世小说家创造其人物性格命运的想象依据。如澳洲著名作家凯里(Peter

Carey)以此构思小说《凯利帮的历史》(2000)。

1880年6月,警察在报信人引领下围剿他和一帮人。在Glenrowan区枪杀报信人后,

他们三人中弹身亡,而肯德逃走。很快他穿戴自制盔甲,返回参战,打伤后被捉拿。 同年11月11日,他在墨尔本牢房被绞刑。留下最后的话“这也是生活”(Such is life)。

他母亲在狱中服刑,因表现好,给机会在医院和狱中临刑前看望儿子。她对儿子说,“儿子,你死也要像一个凯利家族人”。凯利母亲1881年释放,回到家里接受规劝,不再生事,活到91岁。虽未摆脱贫困,在十二个孩子中,也最后看到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幸存。

史家认为,凯利的时代适合传奇。电话通讯和新闻报纸,很快就传播了消息。有人认为,正是其勇敢和雄辩,让他成为一个民族英雄。

记者传记人甚至几个警察写回忆录,他们都从不同方面放大其或优或劣的品行,舆论似乎朝公平公正甚至对警察过度执法批评的方面倾斜,反倒突出凯利是个有公正心的丛林人和好骑手,打造放大澳洲“丛林帮”这个文化词语的内涵。

丛林人有丛林生存技能,有勇敢反抗精神,有追求不循规蹈矩的自由。正是这个独特品性,才能立足荒野澳洲,求生发展。他们虽有些犯法,大众心里认定,他们至少不是犯罪,不应是罪人。

凯利无疑是全澳洲人儿子,而非仅是在维多利亚出名。劫富济贫如同十二世纪英国流传的民间英雄罗宾汉。写他的书从未间断,可说澳洲大地天下谁人不识君。知不知道他,几乎成为是不是澳洲人的标示。

13.传奇时代

史家博尔顿教授所以写澳洲第一总理传记,感慨澳洲不是打出来的,开国没有大将军元帅,很容易被人忽视而遗忘。他应很了解,凯利虽无总理的大智大能大德,却是个难于与之争辩的民族英雄。

一本1992年出版《丛林帮书目》,列举1,200本书,写凯利最多,有100多本,排在有二十几本书写丛林大盗哈尔之上。

丛林盗帮里,霍尔(Ben Hall)比凯利似乎更恐怖。出生新州一个原囚犯家庭,牧羊人。因大路抢劫被捉拿。释放回家后,见其妻子孩子都不见了,到警察站,质问警察怒气冲冲,结果判了他一个未构成犯罪的罪。

他被迫成为丛林盗。与加地呐等几人合伙,成功抢劫金区过往马车和邮包。 他1863年被捉拿处决。在福布斯(Forbes)区,其游街示众的尸体布满弹孔。这导致一首愤怒的民谣叫“福布斯之街”。

因为其所打劫对象多为富人有钱人,民谣颂扬他是受害者和浪漫英雄。后来激发史家克卢恩(Frank Clune)写其传记故事(1947)。在其著作等身的六十多部书里,卢恩多写丛林帮传奇,与凯利、哈尔其他书一起,形成澳洲丛林帮文化传统。有史家干脆把澳洲这段历史叫“澳洲传奇”,自然缺少不了这些丛林帮为主角。

女性在牧羊圈地和选地中有突出人物。在这土改年代,她们也是传奇文化创造者。

安妮(Anne

Drysdale,1792-1853)从苏格兰来后,成功在菲利普湾申请到牧羊地。

她与墨尔本圈地主贝特曼家庭女教师卡罗林(Caroline Elizabeth Newcomb,1812-1874)在1848年得到土地。保存在新州图书馆的“安妮日记”,全面记录了这个时期牧场管理、家庭生活和社会活动的状况。她们被称为“女牧场主”(The Lady Squatters by John Richardson,1980)。

14.昆士兰(1859)

昆州的发展造就新阶级选地人。

昆士兰1859年正式从新州分开成立自治政府。早先是新州的一个边远社区。继悉尼后,第二个囚犯基地。先在布里斯本河区建立,后设在布里斯本。昆州建立后,把布里斯本作为州府。此前后有探险家和牧羊人占据达宁宕等地区。

因牧羊、矿业、小农场发展,继续向北部和西部推进,甚至企图把巴布亚和西南部的太平洋岛屿划入版图。

其面积辽阔、遥远偏僻、亚热带的环境,还有农牧业和矿业发展中呈现的原始、活力、质朴的经历,构成澳洲传奇最有特色的部分。

昆州首任总督鲍恩(George Ferguson Bowen,1821-1899),是个学者型官员。先前在希腊岛屿任职。上任后,据说他发现财库仅有七便士和一枚半便士硬币,第二天还被人偷走。他只有新州给其两万英镑作为政府运作经费。

这个财政拮据状况,要靠土地政策刺激人来改变。早先有个时期政府实行优惠政策,一年内,若有能力占用一百平方英里地,可给予租期十四年,鼓励大圈地大发展。其他州正在收地,而昆州放地,全因州的实情和新开发的需要。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1860年后,圈地主、置业者开始涌入这个新建之州。靠前贤经验,能所向披靡,要比其他殖民地快三倍速度占据土地。

先于建州前,有阿切尔家族(Charles and William Archer)于1853年占有菲特斯河(Fitsroy River)地区。自1859年,兰斯博家族(Nat Buchanan and Will

Lansborough)先设牧羊工作战Bowen Downs Station;后占有伯克区Burketown (1864);再建北领地首个养牛场(1878)。

1860 年,另一个阿切尔姓家族(Charles and Colin Archer)进入。六兄弟从苏格兰移民昆州,开发洛克汉普地区(Rockhampton)。

1867年,爱尔兰移民杜兰克和小舅子科斯特洛(Patrick Duracks and John Costello) 赶 400头牛从 Goulburn 到Channel Country, 占据44,030平方公里土地。其后分割地块,给新来选地者。其家族成员还向西澳金伯利发展。(下期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