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24】第五部分: 土改传奇(1860-1880)

【澳大利亚史话24】第五部分: 土改传奇(1860-188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7-10 10:51:15 点击:

4.选地人

为此,维州又作出相应完善的修改,改先勘探后拍卖,赌住法律漏洞。昆士兰(1868)、南澳(1869)最早用新州模式,后借鉴维州改进“选地法”。

南澳“新土地法”(1890),强迫收购牧羊主大土地,给土地拥有者加重税,迫其分地,鼓励自愿者购买划分的小地块,加入农业队伍,增加农业人口。比较各州最早土地法的实施效果,南澳最好,新州开始失败后来成功,新州部分成功。可见南澳所以能“后来居上”,靠借鉴了前行者的经验。

各州先后采纳南澳模式立法。到1900年初,加之其后政府“士兵置业”计划实施并全面收购土地,基本结束大地主垄断土地的局势。至此,历史学家称澳洲“选地历史结束”( closer settlement)。

史家肯定,“选地法”是前工业期,新自由主义给中产阶级一个创业平等的机会。当土地能分给或租给那些原囚犯、刑释犯,后来又优惠分期付款给牧羊主,即使新来普通移民人也能靠选地得到想要的土地,早已见殖民地开始突破英国世袭封建土地制,打破等级阶梯,让穷人有机会致富,凭靠自身努力,获得更高社会地位,进而实现平等主义。

“选地法”诞生出新阶级。选地人应运而生。1860年后,选地人从圈地主那里得到土地,开始成为一个活跃在澳洲特定时期的新阶层或群体。新州自1865年后,有3万人得到选地,不少牧羊人和矿工依赖土地置业安生。

选地原指可用给予或买地的方式,挑选任何皇家地。自1850年后,特指小农场主,把自己安置在圈地主退出那些曾占有的皇家土地上。他们选地后,要居住其地并改良土壤。

为此,选地人通常要用土地抵押,向银行或财团借贷。若不符合条件或拖延还利息,土地又会落入大地主手中。结果让少数人变得富有。

典型发家致富者有克拉克(William John “Big” Clark)。泽被后世四代。死后留下遗产25万英镑和20万英亩地。他早年靠从“偷羊者”那里倒卖羊而起步,进而收购土地发家致富。在墨尔本西北郊区,建有阶梯花园大别墅 Rupertswood。

5.大地主

克拉克身躯高大,晚年要四个人抬他下马车,出入大门。 1870年期间,他在维州拥有12万英亩地,塔州5万英亩地。估计财富250万英镑。他还成为银行经理,州议员。对于其死(1874),史家克拉克不同情,称这位与己同姓者属于“十戒”里既不应褒奖也不应怜悯的人物。

然而,其别墅很有名,早成为澳洲板球“骨灰队”(the Ashes)的胜地和博物馆。“骨灰队”命名最早来自英国的媒体。报纸嘲笑英国队在1882年本土比赛中竟输给侄儿澳洲人,说他们的骨灰被带回到澳洲。曾赞助板球队出国比赛的别墅女主人,以特制“灰缸”赠送队长布莱(Ivo Bligh)表示祝贺。

汤玛斯和安德鲁(Thomas and Andrew Chirnside)兄弟俩在选地时期创业有成。他们在墨尔本的西南区建“华勒比庄园大厦”(The Werribee Park Mansion,1877),有60个房间,占地80,000英亩。

兄弟俩二十出头从苏格兰移民过来(1839),本着家族祖训“要么干要么死”(Do or Die),勤奋努力,辗转打工,经历淘金买地选地,投资悉尼和阿德莱德,积累财富。终立足于墨尔本,建起大豪宅。

大厦已于1922年从家族转手,一度为罗马天主教神学院。现成为墨尔本市区游的热门景点和搞婚宴聚会的最佳选址。

传说哥哥事业有成,便委托弟弟到苏格兰接“女朋友”,结果弟弟带回来的那个“女朋友”却是弟媳妇了。此后,哥哥单身孤独,抑郁成疾,因疑虑无法还债,频临破产,在庄园的洗衣房举枪自杀(1887),留下财产计104,596英镑。而其弟三年后因心脏病去世(1890)。弟媳妇也在夜里碰倒梳妆台油灯,烧及头发而身亡。他们留下四个儿子和二个女儿。查澳洲人物传记词典未记录其事,不妨姑且听之。豪宅要有故事,才能流传出神奇。

吉德曼(Sidney Kidman,1857-1935)出生阿德莱德,接受基本教育,13岁就离家到外地干活,通过在新州赶牲畜(droving)的买卖牛羊而致富。内地有90个牧羊站,13万平方英里土地。1921年被授予爵士。他虽对员工要求高工资比较吝啬,却捐献足够多财物给慈善机构。晚年被联邦政府追缴未支付的土地税。《遗忘的国王》作者称其为现代史最伟大的牧羊土地主。有传记《牛王》(The Cattle King,1936)和同名电视剧(1984)。

6.对策

泰森(James Tyson,1819-1898)被认为澳洲本地出生的首个百万富翁。他出生新州,一个自由人和囚犯妻子的家庭。从小参与管理牧羊站,并到金区淘金。他的牧业帝国因屠宰场获得第一桶金。他拥有和出租的土地5,329,214英亩,范围从昆州到维州吉普岛。他五兄弟有三人于1846年移居德国。也许吝啬和厌恶女性,虽很有钱,从未结婚,也没太多奢侈故事。死后由家里人埋葬在教堂墓地。

杜兰克家族(Durack family)是西澳金伯利的“牛王”。两兄弟于1850年中期从爱尔兰来到昆州,其后家族成员向金伯利地区发展,几乎囊括整个地区。其家族后代参与政治、社会福利、艺术创造和收藏工作。不愧是澳洲家族企业的模范榜样。

选地有必要的条件规定。新南威尔士选地人,只能选那些先前没有登记和政府未勘探过的牧场区,所谓“自由的选地人,去自由地选地”(“free selection for free selectors”)。

这个早期采取不经勘探便任选地的政策,显然是把双刃剑。利在迅速突破并及时满足人们土地获得感。然而,弊端也随之而来。后果常导致边界不清,地段交错的争议。选地人与圈地主或牧场主,为争夺本有或现存的地界、道路和水资源,常发生矛盾甚至激烈冲突。

至于圈地主也有对策,以地皮已支付政府租的租期未到期为理由,不给选地人土地,或派经纪人用现金一次性买断地皮,钻任何法律漏洞,保持对土地权的绝对垄断。

维州大富翁格拉斯(Hugh Glass) ,爱尔兰人,1840年移民到维州。他钻1862年前的土地法的空子,用“假人”名字买土地证,占有土地,成为一百万英亩的承租人。最多时有三百人列入其工资名单上。

他曾在墨尔本市郊建豪华别墅(Moonee Ponds Creek),按1850年造价为6万英镑。豪宅周围环绕人造河,娱乐来宾。1860年间,身价80万英镑。有报纸传出他贪腐的流言。当1871年羊毛价格大跌,他不能支付庞大欠账和开销,饮毒酒自杀,结束失败的可耻人生。

7.争地

这个争地时期,导致所谓“选地人与圈地主战争”。这早已成为澳洲历史进程中的一个文化主题。不知选地人,不知澳洲史。

“选地人”与大贵族圈地人牧地人之争,可说是殖民地新移民与老移民的一次较量,如同金矿区工人反中国人,是本土欧洲白人对外来人的排斥。有话语权的圈地主,把小户农场主被说成“扩客”(cocky),如同葵花鹦鹉那样叽叽叫抢占土地。

鉴于争夺不止,土地法亦不断在修订。其他州在实验并接受经验后逐步健全各类法规。一些州采取先让圈地主撤出牧场或先勘探土地的做法,然后才开放地皮,卖给选地的各界人士。选地人本身后来发展成大小规模不等的农场主。

土地修订法限制拍卖,给选地人更慷慨有利的付款方式,进而克服了从前的两个弊端:一是个体越容易得到选地,而圈地主越容易作假去垄断土地。二是垄断土地的圈地主,极易把小农业主变成自己放牧的租赁客。

选地政策,经过如此多年反反复复的修订,最后才完善下来。其中速成、一刀切的激进行为,终被公平合理的土地法替代。所谓凡事欲速则不达公平。亚裔移民很难理解这类反复争辩实验的慢速度慢社会慢文化。与快快致富还债心理有关。

南澳和维多利亚北部的大麦田区,在新土地法下于1870年后开始形成。

“选地人”虽有土地,却并无预先设想计划那样美好,有土地就能致富。因为种地“四要”:要农耕技术,要肥沃土地,要多雨水气候,要借贷资金以防天灾,不同于“牧地人”圈地放牧,走哪到哪,剪羊毛便可卖钱。

选地人或土地主,普遍遇到缺乏农耕经验、缺少资金购买器械诸问题,尤其没想到,交通不便,在铁路未建之前,其销售农产品的市场非常有限。即使种出来东西,也卖不出去。丰收者如此,何论失收者。鉴于农业搞不成,个别精明选地主,便转向牧业,越出只允许耕种而不允许放牧的范围。

与从前圈地主不同的是,他们选地面积很有限。有些地区特指购买80-640英亩地者(1868年)。选地人便以家庭成员的方式,把各家人选地联合成片,把小片耕地转成大片养牧场。家庭作业,易操作,不必支付昂贵人工。

8.生存

然而,毕竟小聪明、大家族的移民人来得少,搞不成牧场、种不好地的个体户多。许多选地人,只好退让或把选地又卖回给牧场主圈地主,成为他们的打工者。史家认为,其后还有不成功的“士兵置业者”。这些民族英雄的“战士们”,没输在战场,却在土地耕作上败下阵来。

土地成就人也挫败人。如同《北京人在纽约》把爱恨都集中在纽约,澳洲人爱土地为天堂,恨土地为地狱。这块土地,还有另类人。

与早年囚犯为解脱枷锁要自由逃亡到丛林不同,维多利亚和新南威尔士的丛林帮,多是本地家境贫困的选地人,借助深山天然障碍躲避,靠路边打劫生存,主要对象是那些来往金区的邮包或行人物件。

比较1850年初,那时淘金热,群体性行为,人人试运气,无暇顾及其他,而1860年后,淘金艰难,罕有收获。于是,不劳而获者,便开始偷盗成风。此时警员力量也较前增多。从前抢了就抢了,留下传说的恐怖,而现在抓到者,枪杀一个就是一个,人赃俱在,危险真实可见。

“一盗一擒”。这是淘金热过后六十年代中期,澳洲丛林生活给人最深的印象。这是丛林盗最活跃或最惊恐的时期。作为悉尼任殖民地秘书帕克,去墨尔本途中,要军人陪同,自带两把手枪和一把长枪,穿过丛林盗时常出没的地方。确实,一些大贼盗和要案也成为这个年代的标志。

1862 年,“黑鬼”加地吶(Darkie Frank Gardiner,1830-1903),打劫闹得人心惶惶。他因合伙在Eugowra  岩石区成功打劫马车,掠取14,000英镑,一时名声大噪。经典名画《交保金》(Bail Up)描绘了这一抢劫场景。

加地吶出生新州,一个自由民父亲和土著母亲的儿子。因偷马判刑送到鹦鹉岛Cockatoo 坐牢。这个在悉尼区四面环海的著名小岛,早年关押那些判重犯罪的人。其后成为造船重工业区。2010年列为世界遗产地名单,成旅游景点。

在释放后,他在金区Yass 因抢劫、偷养牛而闻名,有绰号黑鬼。抢到一批马车的财产后,他逃到昆州,在那里做农场工,安静生活,设法躲避警察。1864年被捉拿,判32年徒刑。

9.丛林盗

其姐妹们和朋友们替他求情,以有悔改行为和身体有病为理由,得到大律师达利(W B  Dalley,1831-1888)的支持。

经公开争议后,他被释放,条件是要到国外居留。 他到香港生活,后又去三藩市。据说1903年死去。当时帕克总理因其政府处理此事问题而落选。

那位辩护大律师,其父母也都是原囚犯。达利二十五岁成为大律师。最出名有两大辩护案,包括此案和枪杀英女王的最年轻儿子爱丁堡公爵案(1867)。

案子起初怀疑是爱尔兰反叛者所为,其实是位精神病人。然而,这位凶手是爱尔兰人身份,终被判绞刑。澳洲反爱尔兰群体、反天主教情绪一时弥漫开来。

达利律师是报社撰稿人,英国顾问机构枢密院的代表。1887年,身体虚弱,他仍参与审查“伦尼强奸案”(Mount Rennie Rape),表达他一贯反对死刑的思想。英国人反对死刑看法,早年就有文学家约翰生的漫步者散文《论死刑》(1751)来推进。人类文明这个进步行程至今在许多传统文化国家无法接受。

丛林盗接下来还有几个特大案。

1863年,警察打死劳里(Fred Lowry)。这位老兄最后的话是,告诉他们“我死在游戏上”。

1865 年,有“疯狗”绰号的魔根( Mad Dog Morgan),被包围在Benalla 区附近,继续恐怖活动,被警察击毙。

同年,加地吶的抢劫伙伴,相继击毙或捉拿。 霍尔(Ben Hall)被枪杀。 吉尔伯特(“Flash Johnny ”Gilbert) 在 Binalong被追捕后击毙。最后一个成员邓恩(Dunn)受伤被捉拿。后因杀死警官判绞刑。

1867年,克拉克兄弟倆汤姆和约翰(Thomas and John Clarke)被判死刑。子之过,始于父不教。其父亲偷盗判七年徒刑,于1828年送澳洲服刑。释放后经营鞋匠,租赁地成选地人。他不种地,如同监守自盗,靠偷牛羊后报警获奖金,年收入有250英镑。1866年,因杀死一个土著人判刑,病死狱中。他与爱尔兰女子结婚,生有三男二女。孩子放养,全无任何教育。(下期续)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