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22】第四部分:淘金热

【澳大利亚史话22】第四部分:淘金热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6-26 18:32:40 点击:

12.黄金时代

维多利亚在1851-1860十年中,生产2千万盎司金块,占世界三分之一。新州两百万盎司。仅是维州十分之一。可见维州得天时地利人和。其人口增加七倍,从76,000人到540,000,占1861年的120万澳洲人口45%。维州领先各州,墨尔本领先各城市。这“黄金奔驰”(Gold rushes)十年是澳洲“黄金时代”(The Golden Age,1963)。史家塞尔(Geoffrey Serle)用此术语特别写维州发展史。

自1861年后,澳洲发现的金矿区,几乎都在朝北部的方向去。新州有Kiandra, Lambing Flat,Young, Forbes。这立即导致新的人潮。其最后结束在1870年期间,主要是Gulgong, Home Rule。这些地区比起维州产量还是少很多,无法比拟。

此后,昆士兰成为第二次淘金热的新战场。有Gympie(1867), Charters Towers(1871), the Palmer River(1872) Mount Morgan(1883)。这些地区相继开发,给新建立的昆州带来人口繁荣。与从前不同,那里要在礁石里开采岩石金,非常困难。因为亚热带地区丛山峻岭,运输成本高。团队机械作业很早就开始。工会力量发展快。因为有金矿,昆士兰在1880年期间成为世界领先的金区。

澳洲金区发掘继续走逆时针,从东北到西北再到西澳中东部。在建立从南澳到达尔文的电线杆途中,有人发现金子。接着西澳有Halls Creek(1886), Southern Cross(1888), Coolgardie(1892), Kalgoorlie(1893), 使其成为1890年期间后第三次淘金热地区。卡古里一带至今依然成世界丰富矿源区。

西澳这里同样表层金不多,干燥缺水,环境恶劣。金子都埋在地下深岩石里。靠机器强劳力。采金很快成为投资企业。几百家上市公司竞相在伦敦上市,集资运作。个人英雄时代,被机器时代取代。那些孤独的寻金人和独立的挖金者,不得不参与有雄厚资金的公司,成为挣工资的工人。笔者《西金山史话》概括澳洲这段淘金潮,开始“从旧金山到新金山再到西金山”。

澳洲金产量,1850年期间,价值平均每年在1200万英镑, 1886年,降至最低440万,三分之一。 当西澳和昆士兰提供主要产量后,1901年恢复到1400万英镑。持续近十年。西澳金矿生产,举足轻重可见一斑。

13.尤力克

东部新金山毕竟资源有限,几乎无法逆转维多利亚繁盛后的衰退,而西金山吸引东部人向西部移民淘金,进而让珀斯成为与墨尔本联系最密切的亲家。西澳家庭祖先于是有了外州人“东部人”(t’othersider)这个特殊原籍地。

恩格斯预言,澳洲发现金矿将改变世界。人们看到世界上最年轻、最富有、最充满活力的民主社会,在南半球诞生了。史家约翰•沃德争辩,“自治政府”是大都市而非本地发展的结果。确实,金区带来都市化大格局,这进一步发展,需要民主管理体制,废除早先军事或后来半军事独裁管理制。

自由民主非唾手可得,其促成要靠人事刺激。尤力克(Eureka)矿工反叛事件,就属于这类争取民主的先声。

事件缘起于严厉的税收和警察的不公正的执法。接替拉筹伯总督的霍瑟姆(Charles Hotham,1806-1855) ,本是位有作战和外交经验的军人。正是凭其果敢经历,他武断执政,几乎蔑视了新建殖民地要求自由的新声。

他接手维州时,有一百万财政赤字。在金区大发展时,不少军人脱下军装,奔矿山淘金。一时保安人手不够。既要消减费用,又要增加开支,招募警察维持矿区秩序,于是按悉尼做法,总督确定进金区者,按月交一镑十先令(三十先令)执照费即人头税。这些人还包括那些从塔岛来的原囚犯。这笔钱相当城镇工人一个月的工资。

起初挖到金者,还可不介意这个费用。后来人多金少甚至无金可挖,这个人头税便成为沉重负担。与悉尼灵活处理包括允许先找金再缴费不同,总督明知意见大,却固执其理,对不交费者不宽容,严格执行包括捆绑拘留坐牢的各种处罚方式。

这位高级神职人员家庭出生的英格兰人,算是遇到了对手爱尔兰人。矿区里,属他们人多势众,本能就不愿屈从英国人的权威。其中矿业主拉洛尔(Peter Lalor)还是1848年反英统治的革命领导者。

1854年10月,巴拉瑞特一名苏格兰矿工到旅店找水喝,被铁铲打击头部致死。店主是嫌疑犯,很快被释放。在集会抗议后,矿工群体烧掉旅店。警察随意从抗议者中挑出三人逮捕归案。矿工代表到墨尔本要求放人。店主承认犯了过失杀人罪。调查表明,地区管理层和警察有腐败行为。这些并无给总督什么改变现状的想法。

14.废人头税

受宪章派影响的“巴拉瑞特改革联盟”,呼吁选举,废除人头税,开放土地给小农主置业。11月11日,公开宣称“税收而无代表人做法是暴政行为”,接过早年美国革命的口号。马克思观察评论说,“不难看出,这些实际上是出于同样的导致美国宣称独立的理由。”

总督知道事态发展危险,却过于自信他误判的安全。16日,皇家调查委员会进驻矿区。27日,矿工坚持要求释放三位囚犯,总督拒绝。29日,矿工升起“南方十字旗”,焚烧税收执照。 矿主拉洛尔领约有150人反叛者,驻扎营地尤力克,宣称进行“公开、不隐瞒的反叛”。有人获得枪支。

12月3日,星期天,凌晨四点,多数人还沉睡,政府军突然发起攻击。有30人被打死。20多人受伤,包括拉洛尔失去一个胳膊。幸运其被牧师藏起,免于拘捕。事后他当选区议员。有114人带走关押。军人中有5人死,12人重伤。

1855年年初,总督要求审判十三人死刑。陪审团在法官威胁下,依然拒绝判定任何矿工有罪。

在风暴过后,老天爷开眼。皇家调查委员会推荐,政府改变金区管理体制,废除执照费,赋予矿工权,参与投票选举。总督虽无悔追究还受到重用,却在年底突然因受风寒去世。尤力克的尘土埋葬了他。其之上是自由独立精神永存的大旗,高高飘扬。

保守派谴责反叛,即使建制派领袖帕克强调,这个事件受“外国影响”而非英格兰人所为。史家麦克杜格尔同意此说。分析当日被枪杀14人中,有8人是爱尔兰人,2人是德国人,一人英格兰人,一人本地生人。尽管只是个不全数的例子,若爱尔兰人是英格兰人中的外国人,这个判断是不错的。

外国影响或外来影响,这个“外因”对本地对专权者对维稳来说,从来都是能给“内因”注入力量的因素,而本身又成为当权者容易推卸责任、引导大众去打击的“内因”。如中国民主革命改革进步,一直与重视或排斥外来影响有关,至今未了情。澳洲隔海孤岛,何尝不需要外来影响激发活力。

若说“澳洲民主诞生在尤力克”有些过份,而其认可那些已经筹划进行之中的民主改革并加速实行,却是不争之事实。

15.双城的故事

在事故中,年青意大利矿工(Raffaello Carboni,1817-1875) 受“叛国”罪指控监禁。释放后,其在事件周年日出版了“可靠”史书,描写事件经过(The Eureka Stockade,1855)。返回意大利后,继续以尤力克为主题写长诗。他本人成为澳洲尤利克主题文学戏剧的主角,表明澳洲人不忘外来人的民主贡献,类似中国人不忘来中国的加拿大白求恩医生。

尤力克事件有持续影响。被史家称为“黑色尤力克”(The Black Eureka by Max Brown,1976)的“皮伯尔出走”(Pilbara walkoff),就是个例子。原住民不满牧场主支付低工资,在澳洲共产党员麦克劳德(Don McLeod)和两位原住民(Dooley Bin Bin and Clancy McKenna)领导下,自1946年5月起,20个牧场同时行动,开始为期三年的出走罢工。终得到每周付30先令的最初罢工要求。麦克劳德与伙伴投资,从矿业盈利中购买当地五个大牧场,建养老院,搞社会主义理想区,终因矿价暴跌,投资公司倒闭而理想破灭。“红山丘”(Red Hill,1949)也发生类似出走罢工。

外来人参与的淘金热,直接提升了澳洲自由民主的水平。尤力克成为澳洲文化传统的重要部分。至今“共和国”的争辩,总要回溯到那个年代这个事件,直面飘扬过的南方大地十字旗。

与黄金时代直接联系的是城市建设。沿海地区城镇迅速向郊外发展。尤其墨尔本与悉尼激烈竞争,彼此不相让。

墨尔本城起初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一半木板房,一半砖墙房,随街可见粗野醉汉,人们忙碌于从城里外进进出出。”美国人科布(Freeman Cobb) 1853年办起墨尔本到本迪戈运输公司(Cobb & Co), 满足交通需要。其后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运输公司。

采金热潮为两城带来繁忙和竞争。蒸汽机时代到来。1854年,悉尼建第一条铁路,而墨尔本有大蒸汽船在墨里河航行。到1880年后,铁路延伸,河船业很快失去其霸主地位。

悉尼建澳洲第一所大学(1850), 其后墨尔本大学(1853)、阿德莱德大学(1874)。1858年,悉尼、墨尔本和阿德莱德之间开通电讯业务。

16.百货商场

百货商场两城追赶。戴维琼斯(David Jones,1793-1873),是位威尔士商人。他与塔州商人在伦敦相识后,移民到澳洲。两人在悉尼合作开店。1838年,两人分手,他独自经营。其后有儿子孙子把商场做大,分别在乔治大街角(1887)和伊丽莎白街(1927)建百货大楼,“David Jones ”成为悉尼地标。

墨尔本地标百货大楼 “Myer”,由俄国犹裔移民迈尔(Sidney Myer,1878-1934) 创办。他1899年从俄国移民,与两年前到澳的兄弟团聚。先于1900年在金矿区本迪戈开个布料店。1911年,在墨尔本伯克街买下竞争对手布店,建大百货商场(1914)。他常到欧洲和美国商务考察,了解市场趋势。1920年,他改信基督教,与其第二位太太结婚。大萧条时期,商场利润稳定。十分之一钱用于慈善事业。1934年突然去世,生意由侄子、儿子继续,直到1985年与“寇斯”合并,家族不再控股。

悉尼和墨尔本两大高档商场既是竞争对手,又是澳洲各城市的购物中心。

本土生澳洲人也在两城开办彼此竞争的两大杂货店Coles 和WoolWorths.

寇斯(G.J. Coles,1885-1977),生在离墨尔本三百公里外的小镇,父亲是小店主。他在墨尔本柯林街开第一家店“一先令店”(1914),其后迁移到伯克街开店(1924)。其与Myer 合并又分开。西澳农业公司收购(2007),后又独立上市经营。

克里斯特马斯(Percy Christmas,1884-1947),在悉尼创办“乌沃斯”。他出生在悉尼120公里南部沿海镇基马(Kiama),父亲银行职员。16岁离校做销售员。误买一本以为是侦探小说题目的书《无需拨动的钟》,接受其介绍商业广告作用理念。

克里斯特马斯与合伙人也是从薄利多销开始,在悉尼维多利亚女王大楼内,开一家衬衫鞋袜店(1919),打出“无租金之店”,吸引顾客买便宜货。生意扩大,注册“乌沃斯”(WoolWorths,1924)。旗下有Big W, 连锁店业务,遍及澳洲各州地。墨尔本用其收购的 Safeway名继续经营。

若悉尼有David Jones 对墨尔本Myer ,Woolworth 对 Coles , 书报出版业在两城也各显春秋。1853年,《悉尼晨报》被费尔法克斯(Fairfax) 家族购买。墨尔本《时代报》由苏格兰两兄弟于1854年创办。

17.书商

悉尼1853年有五家书店。出版书有斯鹏斯(Helen Spence) 写南澳的《淘金传奇》(1854)。有英国小说家金斯利(Henry Kingsley)作品。其来澳洲淘金,空手返回英国后,以澳洲背景写作。其描写圈地人小说(Geoffry  Hamlyn,1859),成为澳洲最早畅销书。

墨尔本有两位书商称雄。罗伯特森 (George Robertson, 1825-1898) 出生苏格兰,12岁离校当书店学徒,结识马伦(S.Mullen),后来成为合伙人。 1852年移民墨尔本。下船后,无钱乘车,先在码头卖掉一些书,换钱后进城。

他先后在拉塞尔街(1853)和伊丽莎白街(1860)开书店。发行意大利人卡伯尼的《尤力克》(Raffaello Carboni’s The Eureka Stockade,1855),并收购爱尔兰囚犯小说家奥懒利(J.B. O’Reilly)作品。

其书市虽受1890年财政危机影响,还是留下117,477英镑财产。死后儿子未能接班。公司合并为Robertson & Mullen (1921)。

科尔(Edward Willam Cole,1832-1918),出生英国工人家庭。带着20英镑,1850年移民到澳洲,与罗伯逊同日到达。

他经营农场、挖过金。买下地块后,见1854年地价大跌,投资得不偿失。与摄影师行走2,414公里,拍摄风景和采集种子。返回后卖其摄影图片。

他花两年时间在图书馆查资料,写出一本宗教信仰书。因为悉尼和墨尔本出版社不接受,他便开二手书店(1865),同时出版自己的书。

书店生意兴隆,他买下伯克街-小柯林街连片地块。1875年(43岁),他惊动各界,刊登一版报纸大幅广告征婚。一个月后找到诚意求婚的塔州姑娘。

他的“滑稽漫画书”(1879)成为畅销书和长售书,累计到1966年售出88.5万册。晚年仍写作出版。1929年,他的书店和地皮被拍卖收购。墨尔本城因此失去一个几乎与城同在的地标(Cole’s Book Arcade)。(二十二)(下期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