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20】第四部分:淘金热

【澳大利亚史话20】第四部分:淘金热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6-06 14:55:33 点击:

1. 维多利亚州(1851)

墨尔本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早吸引投资者。人口激增。此时周边的牧业兴旺,港口繁忙。

正当淘金热发生的前夕, 1851年7月1日,维多利亚正式从新南威尔士划分出来,成立一个州。墨尔本成为维多利亚州的首府。拉筹伯成首任总督。

与悉尼分开,早就是墨尔本人的梦想。1840年就有分离声音。1842年,悉尼24个立法会议员,给6个名额墨尔本。因为路途遥远,参加会议车旅困难,当选人辞职,没人想要干这个苦差事。

1848年7月选举,所有菲利普湾区的人都撤选,一位合格议员,却住在远离悉尼12,000英里的地方。其后从不那么敌对情绪的吉隆区,找人添上空缺的议员席位。地理和情绪都不和。独立建州仅是早晚的事。然而,分离需要争取。大牧场主和作家卡尼(Edward Micklethwalte Curr,1820-1889),投入精力,宣传鼓动分州,被维州誉为“分州之父”。

消息从1850年11月11日星期一伦敦报纸传来,墨尔本人在山坡地,点燃篝火,庆贺了整整十四天。“双城”从此和而不同。小说家狄更斯写《大卫科波菲尔》(1850),到结尾时,想到Australia Felix 这个文化符号,为其乐观但总是欠债倒霉人物米考伯寻找归宿,找到“墨尔本幸福”之地。

输囚在东部结束之时,正是淘金热开始之日。这个巧合应验后来一位史家的书题“幸运国家”。好比人不转山转了。确实,金山带转人来。金山成为移民接受中心,既培养国际主义、多元化,又植根民族主义、排外精神、伙伴友情,诞生丛林工人、抗暴英雄、民族文学艺术家。

澳洲早有人发现金子。土著人根本没人把它当财富。有囚犯报告发现金。其立即被当成说谎骗人挨鞭子打。就在十年前,神父克拉克(William Clark) 拿着金沙给总督看,吉普斯说,放一边去,别出声。政府人员自有顾虑,担心囚犯和过多人涌入澳洲,不可控制。圈地主更怕人来人去,肆意践踏土地,赶走羊群。怕金压倒了爱金情绪,金子就一直让它仅是个美丽的传说。

宝藏总有发掘时。美国加利福利亚1848年发现金后,淘金潮开始。波及世界。澳洲有近六千人人赶到那里。人一走,土地又荒野一片。不过很多人失望返回。因为那里金太少,很快就被掏空无遗。

2.淘金潮

然而,澳洲发现金区,与受这个外来影响不无关系。悉尼和墨尔本最早发现金区的人,都有去美淘金的经历,且还乘过同一条船,尽管不相识。

哈格雷夫(Edward Hargraves),十六岁随海军上尉父亲来澳洲,做过多种工作,并无大成,甚至变卖家产,立志到美国淘金致富。1851年1月失望返回。

有一天行走山谷,让他想到澳洲地理山脉相似美国,启发他到溪水里去寻觅。有了些迹象后,他找同伴并教淘金方法,很快捞到些金子。3月,他拿着包起来沉甸甸的金袋,赶到悉尼注册。5月,把在巴瑟斯特发现浅层沙金地命名奥尔(Ophir)。《悉尼晨报》15日公布消息。史家克拉克说,“大疯狂开始了”。

每个人每个角落每个群体都议论金子。任何人都能看到闪亮前景的未来。充满希望的三百人立马行动,就像西班牙人1500年寻找神秘失踪宝城(EI Dorado)那样,拼命不顾一切。多数人乘马车或骑马,一些人步行,带着镐铲、毛毯和锅盆上路。

十天后,上千人进入奥尔,摆开沙里淘金的长龙。菲茨罗总督告诉伦敦格雷大臣,整个社区沸腾起来。就连他的一个助手也不干了,辞职去金山。为控制局面,政府很快作出按月支付30先令进金区的规定。期待降温。

悉尼火,墨尔本更火。埃斯蒙(James Esmond),爱尔兰人,十八岁随商家父亲移民。从美国淘金失望回来,整日干刨电线杆坑的单调工作。有一天看到相似地貌,他便认定克伦斯(Clunes)有金,雇人寻找。找到金的实际日期比哈格雷夫早大半年,他却一直隐瞒信息,要等购置简易机械设备后才申报。

他选择维多利亚州与新南威尔士州分开的独立日之后,避开此前申报该地属于新州,要交税的规定。一石不能二鸟。其玩聪明让出了金区之父的荣称。

维多利亚独立的庆贺篝火未灭尽,两周后,就有更大金区发现。天助墨尔本。Ballarat,  Sandhurst (Bendigo), Mount Alexander (Castlemaine), St Arnaud, Ararat,Stawell, 接着Beechworth,  Walhalla ,相继发现金。而不少这些接近地表的浅层金,只需简易工具镐铲盆、靠过滤水洗就能得到。

3.代价

金区简易棚屋,到处扎营。通常四到六人,团队合伙操作。有人寻找,有人挖土,有人推土车到河边,有人倒土有人筛选。若幸运每天得到一盎司金。当场卖给经纪人三英镑,而拿到城里政府部门可多卖出个三或六先令。

胡子拉碴是金区人特征。人人从早到晚,忙个不停。男人从不刮脸。“胡子人”成为这些一心淘金矿工的时髦。其他都是身外物,惟有偷水和偷金,是矿区最不能容忍的两件事。

1851年底,有二万人前往金区。墨尔本和阿德莱德城几乎失去了大半的男人。海外船开始在1852年初涌入。

与金区工棚比,“帐篷城”在雅拉河畔延伸开来。海外来人,内地找伴,进进出出,行色匆匆。人人看似兴奋,无不焦虑、疲惫、暴燥,处处散漫放荡。

一般人都能遵守未成文的法规,镐铲工具放一边,不担心被偷。似乎彼此心照不宣,知道挖金人一旦正义行动起来,必是快刀斩乱麻。

思甜要忆苦。为淘金,那些远道而来人只有幸运,几乎都是死里逃生客。维多利亚海关报告,1852年,有44艘船靠岸,载有15,744人,死者多达849人。一艘载811人苏格兰人船,有96人死在海上。英格兰人嘲笑,这是苏格兰人的错,因为他们住高地山上,对那肥皂似波浪过于陌生。1853年,法律限制载客人数,死亡率从5%降到最低0.5%。

快要速度。时间就是金子。一般航海要九十天。有船长发誓六十天,“不见鬼就见墨尔本”(Hell or Melbourne in sixty days)。1855年,有小霸王之称福布斯船长(J.N.Forbes ),终实现六十八天的记录。要缩短三分之一行程,需要遇到更变航线,甚至碰撞冰川,这些都是非正常熟悉的航线所无法回避的风险。同年,一艘载有546人船在大海失踪。

伦敦似乎比墨尔本更人头攒动。小说作家狄更斯坐不住,1951年亲到伦敦码头,观察后写道,“成千英国人去淘金的行动,就如同海上风帆船一样快。蒸汽船把这些人带到澳洲金矿区,一个伟大的南方大地”。人人都疯了。连庞大笨重囚犯船,那些本不愿去的囚犯,也抓住器戒,要求船开快点,送他们到金区。生死代价已不顾。

不是所有人都进入内地金区。有些人从未挖金而做服务业。在机会多、工钱高的城镇,很快找到工作,建立各类生意。

4.抱负

新来者从小册子得知,地位、名望不迷人,这里机会平等,只需幸苦工作。女人被告知,身体好、不怕吃苦,唯一不幸要走脱身的事,就是逃避结婚。这里有比英国要多二十倍的男人求婚。因为女人少。内地荒野,距离城遥远艰辛。愿来吃苦少。好妻子难求。

一般人默默无闻地进入澳洲,急奔金区,快找工作,快还债务,快求富有。这“三快”在当今亚裔移民中仍有前辈身影,一切嫌慢。而有些人不为金子,仅为政治抱负而来。

前面提到爱尔兰政治家达菲,他于1855年到澳洲,受到激进改革派九十五人热情欢迎。这些革命家认为,接受这个天才比发现金子更重要。为了让他很快参政,维多利亚人集资五千英镑帮其购房,达到当时要有此财富资格才能参选的基本要求。

1856年11月,达菲当选立法会议员。其给哥哥的信里自信满满,“如果有人在此星球上能找到第二故乡,我发现这里非它莫属了”。这个话应是代表了后来一代代新移民安家立业后的心声。

淘金期进来的人, 有些名人后代,有些未来总理的父辈,他们将对澳洲经济文化教育发展作出贡献。

来者有狄更斯两个儿子,有他的小说竞争对手特罗洛普的儿子。特罗洛普著《巴彻斯特养老院》,一直受冷漠。其应得的金属牌,终在1993年被安放在威斯敏斯特教堂诗人角。小说家金斯利(Henry Kingsley)兄弟倆。其弟弟1859年创造牧场主形象杰弗利•哈姆林(Geoffry Hamlyn) 而出名;英国橄榄球校长阿诺德的儿子( Dr.Arnold of Rugby School);

诗人、骑手戈登(Adam Lindsay Gordon),1853年移民,不久成为澳洲最流行的民间诗歌手;苏格兰人莫里森(George  Morrison) 给其兄弟亚历山大(Alexander)书信,谈到在母亲国不幸,要移民到澳洲新世界碰运气。他三年后开办吉隆学院(  Geelong College),其兄弟执教并晋升为苏格兰学院校长。里德(George Reid) 1852年从苏格兰来,后当选为联邦总理; 三个保守派联邦总理弗雷泽(Malcolme Fraser),蒙席斯( Robert Gordon Menzies),布鲁斯(Stanley Bruce),其苏格兰父辈也是于此时淘金盛世期来到澳洲的。

5.华人群体

1850年期间,这段淘金移民高潮,带给维多利亚四分之一的苏格兰人口。出现未来总理人才亦自然,同时如史家强调,其人口来源给殖民地打上了长老会提倡的加尔文主义的色彩。

在金矿区,这些苏格兰人穿格子衫,带上风笛,他们的妻子孩子做在平板马车上跟随其后。而另一个群体,中国人肩挑两边筐,头戴草帽,五六人甚至上百清一色男人,排成一条长龙队伍,行走穿越丛林;或有富人摇扇,侍从打伞,随行人肩挑背负。彼此形成两道不同的风景线。

华人与澳洲金区结下不解情。自郑和下西洋,就有前赴后继中国内地居民到海外谋生,定居东南亚,形成庞大华人群体。受美欧影响和传教士努力,教会成中国人生活一部分。这些进入海外的华人与大陆中国人虽血缘联系,实有不同。这里通称华人。

特别要提到那些中国内地劳工。他们早有到美国旧金山的淘金经历。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这些英属地,需要劳工,早让这些广东沿海地区渔民村民,眼光放远,不顾清朝海禁,走出内陆,出海谋生。

最早进入澳洲的是位广东人麦世英(Mak Sai Ying,1796-1880)。自1818年后,他的家族已发展有五六代。第四代老人(Barry Shying) 参加维多利亚华人社团主办纪念华人来澳200周年(2018年7月22日)。比他晚十一年,西澳有位华人木工周满,1829年从印度来到西澳。西澳纪念活动请来麦世英和周满的第三四代后人参与(同年11月18日)。

作为群体, 1848-1849年间,约近三千福建人,算最早进入悉尼华工。他们很快分散在广袤无际、荒野丛林的农场或牧羊场。主要在昆士兰地区。

墨尔本1848年也有经新加坡而来的中国内地劳工。他们通常签约四年,做合同工,涉及牧场主帮手、菜农、家务和其他公共工作。其后这些人很快就加入淘金队伍。

中国劳工合同报酬,一年为15或18英镑,另加住宿补贴。由中间商操办管理。除了加紧还欠事先预支旅途费等债务,所剩无几,稍有结余便全数寄回家养老少。房龙《人类的故事》提到,因孔子向学生阐明尊敬父母的美德,中国人沉湎于对死去先辈的怀念,形成“祭拜祖先”的宗教仪式和文化传统。年轻人出外挣钱,养老人家是义务,而叶落归根又成其赡养儿孙的敬拜先人。(下期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