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19】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澳大利亚史话19】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5-31 16:34:16 点击:

66.妥协

有了自由、平等、独立,民主就是一种协商和妥协形式。澳洲民主历史进程,是从自由独立尊重平等和肯定私有财产这些元素开始的,进而慢慢来实现改革,顺应文明进步潮流。这是读澳洲史应了解的。

除聚会抗议外,这些本地地主联合起来,付费给伦敦经理,让英政府施压总督放弃其决定,情形如同当今大矿业主游说打广告,拒交政府附加的矿产税。

在立法会中,他们占多数,终于赢得了胜利。1846年,政府作出妥协,规定圈地者租期可延长,租期赋予另一个十四年,并有优先购买权。这样非法律要求的强迫退地,只有坏季节、低羊毛价和管理不善时,土地主才会放弃其圈有的地。

纯为个人健康原因才移民的人,其身份地位经济条件都较高。英国律师洛伊(Robert Lowe, 1811-1892)就是这类人。在1842年到澳洲后,他被任命立法会议员。

洛伊自然敏感圈地乱象,谴责这些圈地主是“有钱的拦路强盗”(highwaymen with money),反对这个牺牲公众利益而为一个特殊阶级服务的妥协方案。他虽于1850年离开澳洲,却在这个短暂期间,还积极参与反对输囚运动,保持改革政治家的本色。

新区墨尔本置业人口多是新移民。他们不满圈地政策的情绪很高,直接喊出从新南威尔士独立出来的诉求。总督虽不情愿,还是派人去接管,与拉筹伯总管密切联系,促成后来与悉尼分离。

与圈地联系的另一个问题,便是输送囚犯。新建立的立法会,以大地主为代表。因他们拥有土地大,需求劳力多,因此,一直不赞同民间大众呼吁制止输囚的运动。

鉴于英国政府的考量, 1840年10月20日,吉普斯总督在悉尼宣布,英政府决定停止输送囚犯,仅保持塔斯马尼亚和诺福克两个岛,继续接受囚犯。

诺福克岛最后关闭时间是1855年。现在这个风情美丽的岛,有过令人胆战心寒的阴森恐怖历史。与悉尼几乎同时安置囚犯,岛上因主管个人品性素质差,让囚犯忍无可忍。1834年,两百名囚犯高呼“宁死要自由”的口号,暴动攻击守卫,企图捉拿他们憎恨的主管。

67.诺福克岛

在恢复秩序前,有囚犯15人死,50人受伤。法官进岛调查,感觉这里就是“人间地狱”样板。经审判,三十名囚犯被判死刑。经法官向吉普斯总督求情,赦免16人,其他14人穿白衣,在面向海洋的绞刑架前被绞死。

有理论自信的监狱改革家麦科诺基(Alexander Maconochie),曾到过塔州并撰写监狱体制改革报告,受到英国会的重视。1840年进岛,任命为新主管。上任后,以仁慈人道原则管理,强调改过自新。第一天便给囚犯假日。让囚犯有图书室能看书,有自由能出外。只要军营号响返回便可。

他把920名二类级囚犯假释,陆续送回悉尼。剩下20人属重新犯罪者。期间,他的妻子孩子就在囚犯中往来,不设防,甚至同桌吃饭、让囚犯演戏。吉普斯总督虽有同情心,也觉得他走过头了。1844年,他被召回,其监狱改革体系亦废除了。

更严厉的主管奇尔德 (Josph Childs) 被派来接管监狱。岛上继续接受1840年后从英格兰和爱尔兰送来的囚犯,且有增无减。鞭刑制度重新恢复。监狱牧师报告其残暴行为并未受到重视。1846年,另一起暴动发生。杀死四个士兵。十二个囚犯判死刑。很快又换主管。接位者普赖斯 (John Price)不比前任仁慈。1850年,其暴虐行为暴露后,被强行解职。1855年,岛上囚犯全部转送到更恐怖的塔州“模范监狱”阿瑟湾。史家称,诺福克岛经历过处罚地的六个阶段或时期:拘禁、驱逐、残暴、改革、缓刑和孤僻。

面对民众反映囚犯处罚地的恶劣环境和抗议输囚的强烈呼声,英国组织专门委员会,于1837年就是否继续输送囚犯问题广泛调查。诺福克岛牧师反映,眼见一些很年轻孩子、一些善良受尊敬的人,到这里后都受到环境污染变坏。言词似也包括那些无人道主义无仁慈心的主管。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总督吉普斯认为,同性恋在英格兰囚犯中很流行,尽管不清楚天主教爱尔兰囚犯中的情况。输囚毕竟是一种奴隶制行为,虽有“流放”说法或提前释放给出路的实际操作。残暴虐待囚犯并不能制止犯罪。

调查委员会1838年作出报告建议,废除输囚。总督随后宣读了这个决定。这是对五十年后输囚实践的理性判断。实际上,这个制度尚未死亡。十年后东部才结束,而西部又开始。此时的废除输囚,虽有道德正义愤怒的理由,史家认为,仅是策略调整。条件变化,根据需要还会输送。

68.呼吁废囚

确实如此,不出几年,鉴于英国每年新增4万囚犯,输送囚犯又被重新提起。伦敦殖民地大臣格拉德斯通(William Ewart Gladston )看着澳洲地图,北部还是空白,一时兴奋,顺口叫出“北澳大利亚”,要求在那里建基地,让囚犯去工作,改造后减刑。结果并未见成果。

囚犯按计划送北部来了。1847年,第一批达到,因不适应西印度洋气候,第二年四月便把囚犯又送回悉尼。成功的是留给昆士兰一个以大臣名字命名的“格拉德斯通”大地区。

即便如此,当听到圈地主要求劳动力时,新上任殖民地大臣格雷(Lord  Charles Grey) 立即作出反映,给予支持。英国于1848年重新开启输囚计划。史家认为,这个错误决定,如一场暴风雨,吹打英与澳的支配关系。

当1849年6月11日输囚船到悉尼时,有五千人站立铁轨,不允许囚犯车上岸,高喊英国囚犯滚回去,不要他们颠覆这块大地。立法会议员和律师洛伊认为,移民人需要保护,不能与这些囚犯一起生活工作。此时已开办生意店的帕克,站在反输囚斗争第一线。

值得注意,这些抗议中几乎没有澳洲出生的代表,尤其大圈地主,即使从前他们也是移民人。

究其原因,这是由老移民与新移民立场利益所决定的。尽管老移民反对新移民是常态,社会几乎每次都是在新移民反对老移民中前进一步的。反输囚就是这个典型移民文化的例子。

一周后,悉尼人再次示威,直接把矛头指向英政府,要求免除移民大臣格雷。

两个月后, 1849年8月,囚犯船停在墨尔本,同样遭到抗议阻拦。抗议者要求独立于英国,成立自己的政府,组织自己的军队。

塔岛人也忧虑。1850年4月,送到霍巴特的282名囚犯,很快成自由民,找到工作,成为圈地主的劳工。最不安的是,早来六个月,还有一批参与1848年反叛的爱尔兰囚犯到来。这让当地人觉得,他们生活的社会就是个倒垃圾的场所。

69.菲茨罗总督

此时菲茨罗(Charles FitzRoy, 1796 -1858) 是新南威尔士第十任总督(1846-1851)。根据殖民地新法,是澳大利亚所有殖民地第一任总督(1851-1855)。澳洲各地开始从军人“上尉-总督”军事管制方式到民意自立政府的过渡。

菲茨罗是贵族世家出生。从军队退役后,曾在英国任贵族上议院议员。到澳洲前,曾在两个岛屿任过总督。他有各种军事、政治、殖民地经验,确保其受欢迎。为人随和,务实社交,耐心宽容。曾有33天时间翻越蓝山考察,直接了解牧地人的实情。

在殖民地面临如何过渡到自治政府的困难时期,上有伦敦殖民地大臣格雷的指令,下有悉尼的实情计划,他能从容应对,尽力避免上下矛盾冲突。处理好圈地、原住民、自治政府、反输囚、淘金热等棘手问题。

他尊重本土实情而妥协让步,搞绥靖政策。对圈地的牧地主所要求的土地权,适当给予让步。“荒地占有法”(1846),给予土地拥有者最长14年,修改附加条件后,地租可更长、可重租、可占用。

上级格雷大臣希望保护和善待原住民,总督却不愿得罪牧地人。因为他们讨厌原住民,反对给这些本地人福利开支。在联邦制上,伦敦有意向要把分开的州统一起来,制定“联邦体制”方案(1850)。

菲茨罗了解,地方政府一时不会赞同,也无法一统。于是,他一方面公开让地方知道伦敦意图,另一面又尊重地方建议,不急于表态。

那些刚从新南威尔士分开后的州,才有自主独立权,并不情愿马上合并,统一在一个州的旗下。这些延缓建立联邦的实情,终被伦敦承认,接受其过渡期的合理做法。

当时停止输送囚犯呼声最高,格雷大臣坚持其政策不变,而总督却听之任之,不选边,不引导,让时间去判断。格雷大臣无奈地指责他,以牺牲上级的威信,讨大众对其喜欢。当然,其“无为而治”策略,后人看有功也有过。本应借伦敦有联邦法的统一和自由贸易的意向,实施“铁轨宽窄”一统规划,而他未能督促落实,放任自主,留下至今各州“轨不同”的遗憾。新州4.85英尺,而维州和南澳5.3,早下订单,无法临时改变。昆州和西澳采用3.6,为的是节省费用。

70.结束输囚

菲茨罗总督在位期间,正碰上发现金矿而掀起的淘金热。在既无立法又无经验情况下,他主要靠立法行政会去直接处理。

为阻止人们涌入金区,行政会确立征收入矿区的费用。矿工每月支付30先令执照费。这个决定虽受到伦敦肯定,而这个自负的过高收费做法,遭到矿工们抵制反对。具体执行困难重重。

在悉尼要减免费用而墨尔本坚持不变的情况下,总督没有给出果断的决策意见。直到矿工起义。墨尔本迫不得已,先行减免,悉尼“萧规曹随”。作为老好人总督,离任前对他最伤害的攻击,莫过于指责他道德败坏。因为其妻子因事故去世后,他与情人关系暧昧遭议论。

囚犯处罚地,在有识人士看来,无非是“自由人挨饿,囚犯为工钱工作”。礼拜会牧师维斯特(John West, 1809-1873)呼吁结束这个可鄙的奴役,如同他写《塔斯马尼亚历史》(1852),强调澳洲要从束缚到自由的社会转型过程。他要组织人到对岸墨尔本抗议示威。苏格兰长老会牧师兰格1850年回到澳洲后,立即参与抗议,要求为澳洲独立而斗争,若英政府固执不变,便降英旗而升南十字旗。

鉴于民意呼声,新南威尔士议会于1850年10月1日通过决议,结束输囚。新生代保守派议员温特沃斯,虽有些灰溜溜无语,还在草拟自治政府宪法上有最后一次表现,表达他爱母亲国胜于出生国。菲茨罗总督宣读英国会通过的《更好管理澳洲殖民地》法。

英殖民地大臣终于接受现实,于此法草拟时建议给予殖民地自主权,同意分割出墨尔本,形成新殖民地维多利亚,所有州都允许适时建立自治政府。三分之二代表参与选举。新南威尔士北部在适当时候允许分开,建立昆士兰。

至此民主虽进一步,代表和选举人还是有钱人。他们才有资格参选当选。澳洲人尚未完全控制税收分配,也没解决土地权和输囚问题。范迪门之地,继续接受囚犯,截止到1853年。而西澳1850年开始输囚,到1868年结束时,囚犯达到近万人。至此,澳洲接受囚犯总数约168,000人。也许太黑要洗白,范迪门之地于 1856年1月1日改名为塔斯马尼亚。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