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17】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澳大利亚史话17】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5-15 14:27:32 点击:

54.贝特曼

牧羊业旺,先要土地大。牧业所需要的土地,流动性强,随季节去放羊。走哪到哪“圈地”(squatting)。这个“圈地”一时流行难以控制 。这类所谓非法占有皇家土地的实践,一度成为殖民地生活常态。

牧主增加羊群后,分给的土地不够用,便向政府未能勘探规划之地自然延伸。1836年,英国羊毛市场繁荣,促进澳洲羊毛出口。这给刑释者和本土出生者寻求社会和经济自由提供大机遇,推动圈地发展。

塔斯马尼亚岛牧羊者,早在1820年就允许拥有他们想要和能要的土地。一旦不满足,他们便要从岛走出来,到对岸的菲利普港湾去圈地放牧。如同先人土著,找吃便从巽它板块进入萨赫尔板块澳洲大陆。

最早到的是亨蒂家庭(The Henty family)。他们在西澳黑天鹅河经历两年的苦难挣扎后,于1831年移居到范迪门之地。当他们要求的土地得不到满足后,便于1834年11月过海,到靠近今日南澳的边界处波特兰湾(Portland Bay) 设牧羊站。

紧接着有两位本地人到来。他们出生于新南威尔士囚犯家庭背景,成为墨尔本建立先驱者。

贝特曼(John Batman,1801-1839)与墨尔本建立有故事。他生在新南威尔士,父亲为刑释囚犯。他于1821年到塔州参与经营农场工作。由于亲手捉住丛林帮布雷迪(Matthew Brady),获得政府的土地奖励。他还参与“黑线战争”,驱赶岛上原住民。他这个土生人打杀过本地人,似乎对原住民有先天之仇,甚于外来欧洲人。

这“仇恨”几乎是早年白人土生代的普遍血脉。究其原因,若不是因为他们父辈家庭是囚犯或贫困的背景,也因为他们要敢为人杰的志向,却不幸生活在一个几乎没有人道文化教育传统的环境中。他们更敢于替要讲点文明却有些虚伪的英国绅士做“以恶制恶”的事情,表白心迹。

在大开荒的年代,没有比排斥驱赶原住民而更能证明土生土长一代人自身的洁白,更能得到独立自主的奖励和自我实现的满足。

兴许受未开发土地吸引,贝特曼三十多岁那年,参与建立“菲利普港协会”,作为经理,带着3个仆人、7个土著人,乘船来到塔岛对岸的荒地。

55.首个契约

看到雅拉河及周围肥沃土地,在这荒野大地和非法小鱼业港湾,他立志要成为置业者或巴巴拉人(Bearbrass,土著语“迷雾之河”)。后来人称呼墨尔本为“巴巴拉”。

鉴于悉尼政府有规定,没有执照,不允许他们开发其南边西部湾(Western Part Bay)。他便与八个当地库林人(Kulin)谈判,顺利签订了一个买卖交易协约。以“20条毛毯,30把刀,12把印第安战斧,10面镜子,12把剪刀,50条手帕,12件红衬衫,4件法兰绒夹克,4套衣服,50英镑面粉”,轻易得到10万(有说20 或60)英亩土地。

对这和平加契约获得的大片土地,基本包括墨尔本和吉隆中心位置,伯克总督政府得知后,一时恐慌,非但不予承认,还担心后来人以此为例,把本属无人而皇家自然全部拥有的土地,变成事实上承认原住民拥有土地权。这个不讲理,一直延续到高等法院对马宝案(1992)的裁决。

贝特曼的做法,常被讥讽为牺牲原住民利益而讨便宜地价,然而,他还是做对讲理,至少没有无视土地有主人这个事实。

贝特曼在其日记1835年6月8日自豪地写道,这地方适合“村庄之地”(the place for a village)。这里港湾,早就有鱼市贸易小业主的商业活动。他们躲开悉尼关税规则,到此走私,进行黑市交易买卖。贝特曼更希望此黑地成为大牧场村庄。黑市黑地终成“墨”市,倒也自有其中文字名的理趣。

到1836年,有224欧洲人在雅拉河茅棚生活,40,000头羊分散在130公里范围的牧羊站。面对大势所趋,悉尼方面港湾的黑市打不掉,大片牧羊土地也管不了,最终妥协,不接受任何土地交易协议,却立即施行对这片大地的管理。要抓紧从默认到实际占有,于1836年设警署,派朗斯代尔(William Lonsdale)全权负责,罗素(Robert Russell)和霍德(Robert Hoddle)进行勘探设计。

霍德具体划出城区范围,建“格子棋盘街”。这个南北横竖、笔直走向的大道,又称“霍德格”(Hoddle grid)。设计三十米宽、从南到北的主干道,确保能获得来自或热或冷的南面菲利普海湾的天然风,似乎也十分讲究中国风水。华人多愿来此生活,不知是否于此也有关。

56.墨尔本(1837)

1837年3月,城市以当时英国首相姓名命名墨尔本。6月1日,出售地皮,在柯林和威廉街角的地块,卖价在95或18英镑。此地为当时城区最中心地带,墨尔本俱乐部1939年建于此。往南下,有雅拉河码头海关,现为墨尔本移民博物馆。因河流阻隔,发展主要在北岸和西区。

1839年,拉筹伯(Charles LaTrobe)成为第一任地区上尉主管。 其为人正直,秉持道德高标准,致力于文化教育。当时约有20,000人口。

1840年,开始接受囚犯,兴建雅拉河北的码头。吉隆是个运输羊毛口岸。1841年有450人。1851年,成为澳洲排名第五大镇。吉隆终因浅水沙滩、近墨市而结束其重要港口地位。

墨尔本人开始设计自己的未来。一边不满悉尼控制土地的收入所得,要独立自治,一边经历1840年期间干旱和经济萧条,挣扎求生。在所有群体中,苏格兰裔意志最顽强,没有贰心,拼命奋斗,在经济、政治和社会方面有突出表现。

英国移民商人科尔(Edward Curr,1798-1850)先是到塔州参与土地投资,后到墨尔本定居。自1844年起,接过四年前就开始的分离运动并担任分离联盟主席,用各种形式争取墨尔本与悉尼分开。就在分离消息传到墨尔本后第五天,他因病去世。留下妻子和11个孩子。他被誉为“分离之父”。

1851年7月1日,维州成为独立州。就在墨尔本人篝火庆贺不久,随即迎来淘金热潮。建州时,维州人口,1851年8万,到1854年30万,1861年54万。金区移民人支撑后来维州一代人。

这些来自各地移民人,最渴望独立自主,要求自由民主、改变现状呼声最高。政治诉求,最早有金矿区尤力克废除执照费(1851)、立法会民主形式改革如不记名投票(1856)、选举权(1857)三年选举议会(1859)。

维州一开始就是私人企业和“州府社会主义”管理(政府提供道路铁路水利灌溉学校)两结合模式,极大促进各业大发展。其私有制核心未变。墨尔本很快就成为澳洲财政中心。其首都地位直到1927年结束。

57.政治钟摆

摆脱大萧条后,墨尔本进入二战,成为西南太平洋联盟军总部,其海军航空军工和战后汽车制造业发展,带动其他工业,有广大工人队伍。然而,其后政府非工党而是以自由党执政为主。

这有历史传统原因。早年迪金政府引导的“英澳-帝国与民族主义”情绪,加上有最大苏格兰群体,直接导致一战征兵公投,维州人有最高支持率,与悉尼天主教支配大众政治倾向风气的否定反对征兵不同。

这还有当时体制原因。因为不公正的选区划分和不民主的上议院,虽工人群体多,工党难以靠人数取胜。

还因为有自由的遗产和国家社会主义的体制,确保很快能消除工会和罢工的影响;在联邦政府层面,有人2001年统计,澳洲21个澳州总理(不计临时代总理),出自工党9个总理中,维州仅有3个。

维州政府层面,战后自由党执政17年(1955-1982)。自此才有破局,工党与自由党轮流上台。自由党肯尼特政府(Jeffrey Kennett)执政(1992-1999),力图打造墨尔本为“运动和娱乐”中心,并尽力私有化州公司,客观上破坏了工人可以依赖的“州府社会主义”福利,导致工党能争取工人大众选票,开始以少数工党政府执政。

安德鲁(Daniel Andrews)工党在2018年大选取得多数政府(众议院88席拿下61席)。当然,这也是政治钟摆现象。人心如水潮。自由党和工党甚至年轻一代人拥戴的绿党,都有机会成为执政党。上面介绍维洲墨尔本建立发展特点后,现在返回当年历史。

科尔若是提倡墨尔本脱悉尼的 “分离之父”,贝特曼和福克纳便是发现墨尔本这块大地的最早先人。两人谁先后,却有不同说法。

与贝特曼几乎同时到墨尔本地区,有个人叫福克纳(John Pascoe Fawkner,1792-1869)。他于1835年乘帆船,来到墨尔本北部安置农场, 成为活跃丛林的律师。

其父为原囚犯。他1838年办墨尔本第一份报纸。

58.墨市之父

尽管在1845年有破产的犯罪记录,他在1850年后成为市政议员。现今墨尔本郊外有其名字命名的区。

两名先驱者几成竞争对手,谁是墨市第一人?有人以贝特曼未到“霍德格”城区内否认他有建城之功,而有人则以福克纳主张要城市而贝特曼要牧羊村,以此区分其不同。

然而,死者幸运。未因其三十八岁早逝消失,人们便亏欠贝特曼之功。尽管福克纳多活其对手30年,且有办报纸、做议员广泛影响,可贝特曼有与原住民买卖土地契约传奇,有日记名句,最终还是无可争议地成为最早发现墨市的先人。

这段墨市建立历史表明,维多利亚不是新南威尔士的女儿,先辈来自墨市对岸的塔斯马尼亚州。墨尔本建立看似无血腥战斗,其实不然。

早期杀原住民是常事。一位圈占土地人,拥有184,000英亩地,公开说, 杀黑人,那是因为我们要保护自己。土著人对羊内脏特别肥的羊腰子偏好,故常偷羊宰杀吃。1840年,有原住民300在其头领杰克(Jacky Jacky) 带领下,偷走1,500头羊。后被军队驱散。

原住民没有农耕文化,没有特别组织结构,流窜于丛林。因而,围剿行动不困难。1850年,维多利亚地区原有大约15,000或7,000原住民,仅剩下不到3,000人。

吉普斯(George Gipps, 1791-1847) 从军队退役后,参与加拿大骚乱调查委员会工作。其接替辞职的伯克,就任新南威尔士总督(1838-1846)。

这个一切有待改变的时期,也是最困难的岁月。1837年干旱开始,持续到1842年,导致澳洲经济出现第一次大萧条。他本人有哮喘病,敏感气候,可更忧虑的是,移民人涌入后无地可种,而皇家拥有的大地,名存实亡,早被非法圈地主一一占有。

无限制圈地活动,越到后来,弊病越多。既不利于有效利用土地资源,更是无视原住民生存空间,导致彼此激烈对抗残杀。

59.“迈阿尔溪谷大屠杀”

吉普斯在处理白人与当地人的“迈阿尔溪谷屠杀”(Myall Creek massacre)、大牧场主 (Graziers)与圈地主包括牧地租用人(Squatters)的问题上,大胆冒犯利益集团,不受欢迎,曾被悉尼报纸评为最差的总督。

其冒犯自有其理。尤其对待原住民问题上,他宣布制止非法屠杀,因为他们也是人。黑人和白人应一律平等。他思想超前敢想,也敢秉公执法。“迈阿尔溪谷”案就是个测试,英国法是否能在殖民地公平执行。

迈阿尔溪谷,处于悉尼西北350英里现今新英格兰区。1838年6月, 因当地干旱缺食,其牛羊常常被土著人偷抢宰杀。牧地主的儿子和11个囚犯仆人,便武装保护,自我执法,开展对土著人的杀掠驱赶。有28个本地男人女人孩子的尸体被焚烧。类似事件还有新州“沃特溪屠杀”(Waterloo Creek massacre,1938)。山地警察在得知有几个牧羊人被杀害后,采取行动,据说在这地区1837-1838年杀死200-300原住民。新州菲斯福尔兄弟俩报复屠杀(Faithfull massacre,1838)。他们前往菲利普湾途中,遇到300左右原住民攻击。8个白人被矛枪刺死。他们其后在Ovens河设农场,多次挑战。一次声称其队伍杀死60多人包括妇女儿童。

迈阿尔溪谷事发后,吉普斯总督设隔离保护区保护原住民,并下令拘捕11人。殊不知,经法庭陪审团合议二十分钟后,便将这些涉嫌杀人犯判无罪,给予全部释放。当时民间较一致看法是,这些“黑猴”,早灭亡早好。

总督鉴于公平公正原则和英政府对此暴行要求处罚的指示,下令重审案件,并经司法部长普伦克(John Hubert Plunkett) 支持,结果判七人绞刑。

此后虽屠杀事件继续存在,但自豪吹嘘杀原住民者,却不敢太公开声张了。历史学家麦克杜格尔认为,这是个转折点,避免了澳洲成为另一个南非,那里种族歧视被合法容忍。

那些本来便持种族歧视的人,认为这些原住民不是人或仅是野蛮人,他们对判刑结果自然不满,强烈抗议总督的立场有问题,谴责法官的偏见。一时强调法律应先保护置业者而不是土著人的呼声甚高。

仅此而言,不必提当年保护原住民何其难,就是当今要坚持这个政治正确立场的态度,也不容易。公平公正的搏斗一直延续至今。澳洲政府直到霍华德执政时期,还对原住民不说抱歉,替过去政府遮掩其错。(十七)(下期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