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13】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澳大利亚史话13】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4-17 14:34:38 点击:

31.新生代

外界想像澳洲大海岛就是大监狱,可这个监狱几乎一开始就是露天营地,无边无界,很快就被大农场殖民地概念所涵盖,或被“分囚制”所打破。随其后来纵深发展,几乎难见什么囚犯禁地的标识。

麦考里总督时期,不讲敌我分明的“阶级斗争”,大胆重用刑释犯(emancipists) 、前囚犯(former-convicts) 。虽多有冒犯贵族专权利益者(exclusives),发展却已成不可阻挡趋势。

若此前有不断地冲击社会阶层或阶级防线的溪水流动,而在达令总督任期,这些汇总的溪水已汇集为大洪流。尤其土生白人(native-born) ,已代表新生力量,走出来,打造澳洲未来。

那些刑释犯无法完成的任务,必然由其子女们承担。挑战现存法规和固有观念,自然是他们后代要面对和承担的义务。他们要去黑洗白。否则,他们也没有正常生存成长的和谐环境。

1820年,殖民地建立超过三十年。一批本地生人构成劳动大军。他们被那些使用钱币“斯特令”(Sterling)的英国移民,戏称为流通货币“柯伦斯”(Currency)或“本土澳洲人”(Native Australians)。

这些“柯伦斯”人,体形明显“个子高”,比其“斯特令”父母“健壮和健康”。他们讲话欢快,拖腔拖调,略带“伦敦东区”(Cockney)口音。他们称外国来移民为“新老兄”(new Chums)。

当时移民人便感慨,他们这些后代“个高如蘑菇突起”。这个描叙,也常见在当今不少亚裔新移民家庭所生养的孩子中。因为这里地大物博,有充足阳光维他命D和丰富营养食物维他命C,宜居养人,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温特沃斯(William Charles Wentworth,1790-1872)是柯伦斯人的典型代表。他1790年生在诺福克岛。父母均为囚犯,被释放后来到悉尼。父亲(D’Arcy Wentworth,1762-1827) 是外科医生,从配给土地和经商活动中,收获富有。1827年去世,留给其大量财产。

32.“柯伦斯”

温特沃斯十一岁就被送到英国,接受教育。1811年,他参加保安队,与两位探险家一起首次穿越蓝山。从事农业和檀香木贸易。26岁,又到伦敦剑桥学法律。期间读书看报后,才真正了解自己出生囚犯家庭的身世。这让他理解社会对刑释犯的不公正并成为其代言人。

他在1819年出版的书,批评殖民地政府专权,介绍英国人享有的自由权利,具体进行提名制的市政厅、民选制的代表议会的改革。尤其建议实行陪审团审判制。

历任总督于此民主议会改革十分纠结,并不情愿加快推进此文明法的实施。在“囚犯”主要是“原囚犯”多,超过自由民的人口结构的社会里,他们担心“囚犯”素质差,很容易利用法律权,报复现今执法者,进而颠覆囚犯殖民地的结构。忧虑让民主进程十分缓慢。其心理如同当今一些国家担心选举就乱国一样。

温特沃斯于1824年在悉尼从事法律,常为刑释犯辩护。他为澳引进英国的陪审团制(1833)贡献颇大。他个性张狂,“狮子心,狮子性”,时有酗酒。因与羊毛大商家麦卡斯争吵,而无法与其女儿联姻。

他成为新创激进言论报纸《澳大利亚人报》合伙人。即使霸道总督反告其诽谤罪,他也决不妥协。他从本土人利益考虑,对达令总督偏向排斥其他群体的“特权阶层”(exclusives)多有指责,称此类官员、地主、商人和其他自由移民富翁贵族群体为“殖民地的黄蛇”。麦卡斯自然不会把女儿嫁他。

达令总督离任当天,据说有4,000人聚会,在他住地瓦克拉斯(Vaucluse House) 庆贺。1835年,温特沃斯成为“澳大利亚爱国者协会”副主席。1843年,任市政厅议员。1850年,他主持新南威尔士宪法草案,提议建立以土地贵族为代表的上议院,类同英国上议院伯爵机构。其保守性自见,不受多数人支持。难免自身也属贵族利益群体。其1872年去世,有上千人参加其葬礼。瓦克拉斯故居1913年归国家所有,成为澳洲首个居室博物馆。

另一位土生年轻代表迪尼斯(Daniel Henry Deniehy, 1828-1865),与温特沃斯的“英国梦”不同。他关注“澳洲梦”,如同其后诗人肯德尔一样要成为“土生土长的澳洲诗人”(《诗和歌》,1862)。

33.“大怪兽贵族”

迪尼斯擅长演讲,发表著名评论,借用澳洲原住民梦幻中的“大怪兽”(Bunyip)传说,类同苏格兰尼斯湖“大水怪”,讥讽温特沃斯搞的上议院英国模式。他认为,“大怪兽贵族(Bunyip Aristocracy),与民主平等精神背道而驰。

他虽同是囚犯后代,接受过良好教育,却更讲本土的实际。他到英国欧洲参与当时流行风气的贵族子弟“教育大旅行”。这个游学余韵,由当今全球“背包客”承续了下来。

迪尼斯做过一个时期议会代表,很不满一些在选票下当选的议员的品质,看不惯领导人以特别技巧操控选民来顺其个人意向。这个民主被操纵的弊病,由这位可能是最早亲历民选而又不满民选的代表揭示出来。他后因喝酒过度在其所住Bathurst区身亡。

比较两位土生代人,他们都直接到英国接受教育,理想却不同。温特沃斯在其诗歌里预言澳洲是“另一个世界的新不列颠”。这个理想,代表富裕条件好的新一代人的愿望。有史家分析,作为到英国接受良好教育的温特沃斯,实际上承受一种“里外难是人”的痛苦。他的心、他的挣扎、他的苦难是澳洲的,而他的精神、他的思想、他的最后希望却是英国的,情形好比华裔黄皮白心香蕉人ABC。

迪尼斯却没有多少大英国梦,要的是澳洲为澳洲人的实际生活,不希望看到他出生的土地是另一个英国的殖民地。若此时没有新移民“斯特林”进入,本土人“柯伦斯”决定澳洲前途就容易。新老移民互相往来,问题就不简单,如同单一民族与多元化社会的矛盾不同。澳洲未来如何发展成一个独立的民族,取决于这些后代如何处理与母亲国的理想与现实问题。

内陆地区的大探险,前期政府委任勘探员负责。人力效力有限。自1830年以后,有更多探险家受商业利益驱动,或冒险或好奇,全面开展,力图揭开澳洲内陆未知的地理全貌。这个持续近六十年的活动,既开疆扩土,又创造自身文化。探险家及其旅行足迹本身,成为澳洲文化的创造源流,其故事其精神其斗志,无不激励后代人不断创新。这些探险家也享有盛誉,其名字成为澳洲大地的路名里程碑。这时期按年代顺序,有下面一些著名探险家值得介绍。

34.内地大探险

1830年南澳:斯特蒂(Charles Sturt,1795-1869)。他作为陆军上校于1827年到悉尼。1828-1830年,他对悉尼郊外河流探险,搞清楚了澳洲几条河流走向,如最长河流墨里河(2,508公里)、墨拉滨河(1,600)和达令河(1472)。达令河是他以时任总督的名字命名的。其后澳洲最高山MT Kosciuszko 由波兰人斯特(Paul  Strzelecki)伯爵于1840年登上。这位自学成才地质学家,以波兰民族英雄的名字命名,给新南威尔士雪山区这座2,228米澳洲最高峰,染上异族文化的色彩,似乎预示这块大地不分民族,只要勇敢能干就有收获。

斯特蒂所带队伍包括副手、以探险知名的丛林人休谟,和两位军人、八位囚犯。虽遇原住民,有六百多人包围其住宿营地,可判断他们仅是出于友好和好奇围观,并无任何暴力行为。彼此相安无事。

因其发现新土地,鼓励牧羊人前往,达令总督的严格限令被打破,人们不再局限绕悉尼九区进行牧地农耕。史家称从此开始了澳洲非法占地者“圈地时代”(the Squatting age)。

斯特蒂1833年出版探险记,直接影响在英国狱中服刑的韦克菲尔德后来挑选南澳作为基地,践行其卖地移民理论。1844-1846年,斯特蒂带队从阿德莱德进入澳洲中部,因沙漠阻隔,未能继续而返回。

南澳给予他充分的表彰纪念。其名字用于南澳政府徽章的“斯特蒂的沙漠豆花”和一条高速公路和一所大学。受其激励,伦敦派格雷(George Grey )带队,于1837年对澳洲西北海岸考察,1839年来到珀斯。

1836年悉尼:米切尔(Thomas Mitchell,1792-1855), 苏格兰人,以陆军上尉身份来到悉尼。1827 年任命为勘测总监。曾有两次从悉尼向西探险,发现墨里河与达令河的交叉处。1836年,他带二十五人,第三次往南部探险,多少有些违令而自作主张,一直来到波特兰湾。

回返途中露宿墨尔本区,留下“花草平原、翠绿山丘、早春微风拂面”的美好印象,一到悉尼便报告,发现了另一个伊甸园,称其“澳大利亚宜居地”(Australia Felix,意为幸福澳洲)。

其行动极大鼓励悉尼人进行内地探险。其术语(Felix)成为后来林林总总澳洲历史文化书的标题。

35.探险家

米切尔似乎不知道,在其前后,有人从塔斯马尼亚岛来,牧地人正在菲利普湾与土著人签约买卖墨尔本土地。1846年他还对内地进行最后一次大探险。

1840 年南澳:艾尔(Edward John Eyre, 1815-1901) ,首位行走1,800公里,打通东部与西部之途的使者。他于1833年十七岁到悉尼。他赶上千只羊,从悉尼到阿德雷德,很快就成为出色牧羊人。到南澳后,为寻找更多适合放牧土地,他几次深入内地,命名一些湖或半岛。

最著名也最惊心动魄的行程是西部探险。他们于1840年11月从阿德莱德出发,1841年7月来到西澳奥本尼。路途其陪伴人被杀,粮食被劫,自己险些丧命。他的探险记,启发后来文学家怀特创作描写探险家《沃斯》小说(1957)。

1844-45 年昆士兰:莱查特(Ludwig Leichardt, 1813-48) 是位德国自然科学家。1842年从欧洲旅行到悉尼。1844年,他带五人成功地从布里斯本到了达尔文。1846年试图从昆士兰达令荡到西澳未能成功。

1848年,他和六位同伴在探险途中失踪。后来探险家按其路线寻找未果。这个失踪之谜,同样被怀特写进其小说。

同年1848年12月,探险家肯尼迪(Edmund Kennedy)到昆士兰探险,疲惫安营扎寨,结果被原住民突袭杀害。其死因清楚。因为跟随他的一位原住民见状后,赶快跑到海岸报告消息。随后营救出12人中的两人。

1855-56年布里斯本, 奥古斯塔斯•格雷戈里(Augustus Charles Gregory, 1819-1905)是三兄弟探险家中最出色的。 他1829年到珀斯。有四次大探险。1846-1848年,两次从珀斯对西澳西北部探险,发现杰拉顿。

1855年,他领队从北领地最长河流维多利亚河到了布里斯本,然后又到北领地达尔文。1858年,他带任务寻找失踪的莱查特,出发四周后,仅见树上刻有L字母,未能再发现任何线索,随后进入阿德莱德。

他们兄弟三人探险对西澳的土地开发贡献极大。之后,他定居布里斯本,担任过昆士兰勘探总监,市政厅议员,受封爵士。昆士兰有其名命名的镇区和高速公路。其自己动手盖建的房子列入昆士兰遗产名单。

36.悲剧

1860 -1862年南澳, 斯图尔特(John Stuart,1815-1866)于1839年到南澳。曾陪同斯特蒂1840年探险。后来带队找金矿和牧草地,穿过盐湖,进入澳洲中部。1861-1862,首次成为从南阿德莱德到北达尔文又安全返回的探险家。其线路为建铁路和电话线奠定基础。1864年离开澳洲,其不满与南澳政府没有嘉奖似乎有关。好比他们既有斯特蒂,何需斯图尔特。看来探险家本身也要走先一步,奖励总是给第一。

1861 年墨尔本,伯科和维尔斯(Robert O’Hara Burke and William John Wills)的探险以悲剧结束。故事悲催,影响巨大。伯科1853年加入警察前是军人。他负责金矿区治安,却在巴克兰河区骚乱中领导无力。他无探险经历,却要求带队到维多利亚探险。1860年,这位39岁爱尔兰人,带领15人、27头骆驼和23匹马,在人群欢呼声中,从墨尔本皇家公园出发,试图进行从南到北的大穿越。结果因缺水少粮、误判方向,导致他和其他队员七人死亡。其后有五万人参加悼念活动,表达澳洲人开始对先驱英雄的敬仰。

为寻找尸体,派出几支队伍。结果有更多地理发现和收获。伯科的个人英雄主义,只有兴趣创个人记录而不具备科学地理考察的素质,受到指责,可其悲剧让人思索。经许多作家以小说文化形式得以宣传表现。其似乎比那些成功探险家还让人铭记在心。所谓悲剧的力量。

1873 年南澳,沃伯顿(Peter Egerton Warburton,1813-1889) 曾在印度服兵役。 1853年访问过其在西澳奥本尼的哥哥。担任南澳警察局长十四年。后因人事纠纷被解职。

1873-1874年,他带七人和十七头骆驼,开始从阿德莱德到中部又到西澳海岸的大探险。路上靠杀骆驼维持生命,最后倒在仅剩两头中的一头骆驼身旁,被人救活。接受南澳政府一千英镑奖励。2013年,澳洲有人组织重走沃伯顿之路活动。来到一块耸立石柱旁。正是其当年骆驼来到过的地方。书里记载,骆驼接近有水处却不敢喝。

还写下沃伯顿预言,“此石不久便会倒塌”。结果一百多年过去,看似摇摇欲坠石柱,依然挺立如初。沃伯顿受到奖励的是探险,而非其警察本职工作。有人认为,其被解职与他专注太多时间于探险而不务正业有关。(待续)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