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12】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澳大利亚史话12】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4-10 17:43:52 点击:

25.麦考里时期

1809年,他因替换一位接到任命而刚生病的同僚,阴错阳差,到新南威尔士当总督。接受干满八年,便可得到养老金退休的许诺。他实际任期为11年(1810-1821)。他带上自己的部队700人,撤换整个“新军部”,成为殖民地最后一位独裁军人。

穷人孩子当家的两面性,完整体现于其一身。他是传统的托利党人,严守适当顺从原则,对英王和英国教绝对忠诚和信仰。另一方面,他相信凡事人为。敬业能改变命运。他要给所有人机会,如同他本人就是在平等机会下成长的。

基于他要改变这个囚犯流放基地为文明社会的初心,他行驶独断权。他把所有人都看作是他的子民,同时是英国王的臣民。无论释放犯、原囚犯、土著原住民,一视同仁,平等对待。

他立下规定,与土著人每年在帕拉玛塔有见面会,联络感情。曾下令废鞭打刑罚,尽管他本人也下令过鞭刑,如有三人因践踏政府领地遭鞭打。为适度戒酒,他把七十五家酒吧减少到二十家。

他最具争议的做法,开放重用刑释人员的政策,直接在政府部门内使用有才能技艺的刑释犯。

麦考里大胆聘任原囚犯外科医生雷德奋 (Willian Redfern) 为政府法官、原囚犯设计师格林韦(Francis Greenway) 任政府建筑总设计师。他身边还有改造成功的假释犯商人洛德 (Simeon Lord) 和桂冠诗人罗宾森(Michael Robinson)。

这个任人不唯亲还“唯罪人”的先例,激怒不少自由移民,尤其新州首任大法官本特(Jeffery Bent),完全不能容忍接受原囚犯作为政府律0师的做法。总督这些过激行为,无疑引发那些未受惠顾的贵族集团和自由民的愤怒不满。

麦考里处处想为澳洲未来建设投资。拿破仑战争1815年结束后,大批囚犯又陆续到来,加上退役军人安置,一时开销支出大增。这后来竟算他的领导失误。

为建医院,他向三位悉尼生意人借贷签约,允许他们进口45,000加仑朗姆酒。当时这个朗姆医院,现今的州国会地址,建在麦考里大街。

26.文明社会设计师

麦考里决意要把这块仅是作为囚犯的安置地,改变为有长远发展的文明社会殖民地。考虑当时25,000人口,有三分之二是囚犯和原囚犯,如此不计成本,加快建设步伐,难免不了恨其者咬牙切齿,讥讽他是为囚犯搞幸福天堂。

至于不处罚犯同居罪的女囚犯,支持改造好的犯人进入婚姻家庭义务,允许犯人听祈祷,与土著搞年聚会,这些具体措施,总督有主意,要落实,无非是想让这些所谓野蛮人感到,这是个可以依赖生存的文明之“家”。

他鼓励探险,尽管一系列行动中导致14人丧生。他指派埃文斯(George Evans)带队,穿越蓝山,发现新牧羊草地。河流命名麦考里河。1815年,他来到离悉尼二百公里的麦考里河岸,命名并建立Bathurst 镇。

他大搞基建,开出三个新镇liverpool, Windsor, Richmond, 办学校,建公路480公里,盖住房,让闲人不闲,人人从事经济活动。

政府起初给大牧业主实行分土地和囚犯劳力的“分派制”(assignment system),可不许他们搞单一垄断。长期以来,殖民地十分之九的人口是囚犯后裔。他们拥有近一半的殖民地财富。

“分派制”状况在英法战争1815年结束后有所改变。英政府一方面有更多财政资助输送囚犯,强迫劳力移民的16万囚犯多数自此之后进入澳洲,另一方面鼓励大量自由移民参与建设。分派制度逐步退出消失。

当新州接受源源不断的新输囚犯后,开销自然增大。麦考里的囚犯基地建设费,比预算高达三倍之多。这过度开销数据激怒英政府不满。

英政府既未考虑麦考里的申辩所言,之前没有什么公共建筑物,也未考虑此时期他们送来人多的实际。仅1814-1821期间,输送囚犯高达19,000人。他们更不想需要改造环境差(高温、洪水)的状况。一切仅看开销数据,不考虑这些人为和非人为的因素。如此不被上级主管理解,他的日子也到头了。

总督那些把地分给自由人包括原囚犯,废除朗姆酒代现金的交易政策,上下都触犯并得罪利益集团。他被人告罪后,强行被解职。心属英国教,赞同天主教参与社会的文明建设,离任前,1821年10月29日,他为在海德公园的圣玛丽教堂奠基。这座地标建筑成为他给澳洲大地留下的永久遗产。

27.赢得身后名

返回伦敦,郁闷寡欢,两年半后去世。墓碑称麦考里为“澳洲的骄傲和快乐”,人们再也见不到像他一样的“老总督”(Old Viceroy)。

英政府委任专员比格,进行调查,为期一年半(1819-1821)写出报告。这份有些史家称之“虚假、报复和恶意”的“比格报告”(Bigge Report),基本否定麦考里总督任期要打造自由经商社会的做法。如此两条路线的重大分歧,有当代史学家分析认为,全因两人的身份背景不同。比格仅是完成上级的工作使命,而麦考里更关注如何加快改变囚犯流放地的文明现状。

麦考里用人基于其潜能而不是个人的过去身份地位,开澳洲不问高低贵贱风气之先,破英国等级制的门槛。他强调这不是一个只有囚犯才能来的地方。“这块大地,孩子们,是我们生长的地方”(The Land,Boys, We live in)。其眼光境界,高下自见。

现代澳洲人不仅仅因为他任期内支持采用“澳大利亚”这个官方名(1817)而称其“澳大利亚之父”,也不因其犯官方报告一面之词错误而忽视其丰功伟业。反而,他不是将功补过,而是“将过成功”,比任何总督有更多值得敬仰的荣耀。1963年,悉尼的第三所大学以其名命名。澳洲英语权威词典也在其名之下。澳洲山川河流不舍昼夜,流传这位在澳洲民族主义者英名里最早的爱国设计师。

接替麦考里的布里斯本总督(Thomas M. Brisbane,1773-1860),为期四年 (1821-1825)。作为退役高级军官,这个职位应是他主动争取的。因为在其苏格兰家乡,他一直有兴趣观测天文。他在悉尼帕拉玛塔建有天文台,出版天文学报告。离任后把天文仪器和科学图书捐给澳洲。

一般看法,其在澳洲执政期间所为,可用一“懒”字来概括。这显然是比较后的平庸作为。其前任如军人布莱、麦考里个个强势,独断专行,此时也该有个温和派的文职官,来平息一度紧张压抑的气氛。

其“懒”还有根本原因。伦敦考虑过这样棘手问题很久了。囚犯地是继续用独裁的军事高压管制方式,还是让本地人用民主投票建立自治政府。若少数服从多数,投票岂不很容易让囚犯当选并行使管理权。经济史家认为,自1821年后,澳洲“囚犯经济”向一个混合的殖民地经济过渡。过渡期要循序渐进。

28.布里斯本总督

麦卡里总督时期,大胆信用本地人,原囚犯,支持本土化,已为澳洲人管澳洲人奠下基础。尽管伦敦一直不放心,还是乐意接受既成事实。

在布里斯本总督支持下,经伦敦批准,1823年新南威尔士市政厅立法会正式建立。任命六位立法议员,建立高等法院,向总督负责。1824年,高等法院引进陪审团制度。这些标志总督自身的行政权力的结束。

此后直到澳洲联邦之前,新南威尔士总督与州立法会共同管理澳洲事务。总督的权限也不同以往,靠立法而非简单军人命令。其职位随立法会扩大,渐成皇家权力的一个象征。

各州立法会建立有先来后到,不统一,例如西澳建立较迟(1870)。布里斯本总督还实施出版自由法,与英国政治传统保持一致。

虽“无为而治”,布里斯班总督,还是努力推进土地勘探,对其后推行的“土改法规”(指The 1931 Ripan Regulations)有所贡献。这个“土改法”一改从前土地配给,而采用拍卖方式购买土地。制定土地最低价为一英亩五先令。其后调整为12先令(1839)、一英镑(1842年)。所得钱款用于资助移民劳工和政府服务人员。

这是早年“用地用人”的新发展。从“以地留住人”(分地)到“以地吸引人”(卖地),给新投资者和新移民发展致富机会。由于新南威尔士和塔斯曼尼亚开发的土地,早已分配完,“卖地”工作主要在维多利亚、南澳和昆士兰执行。

1824年,“澳大利亚农业公司”获到亨特谷上百万亩良地。他们370个股东里,有伦敦社会和银行的大富豪。这是麦卡斯一个在伦敦做律师的儿子提议促成的,显示“黄蛇”的力量。其父曾被敌对手称为黄蛇。

同年探险家休谟(Hamilton Hume,1797-1873),一个本地生人,与霍维尔(William Hovell,1786-1873),一个1813年从英国来的移民,他们一起从新南威尔士南部出发,探险进入维多利亚的吉隆。

休谟发现澳洲最长河以其名来命名,后被改名墨里河。他们的早期探险发现,显然被后来那些更官方职业或更有话语权张扬者取而代之。休谟现有条悉尼和墨尔本之间高速公路来铭记他。

29.第二囚犯基地

布里斯班总督,下令在悉尼之后开辟第二个囚犯基地。主要关押严惩重犯罪者。囚犯虽多是小偷犯,也常见屡教不改。前后设置四个点纽卡索(1804)、麦考里港(1821)、莫尔顿湾(1824)和诺福克岛(1825)。

探险家奥克斯利(John Oxley)带队进入莫尔顿湾(Moreton Bay),发现一条河,便以总督的名命名为布里斯本河。1824年,囚犯基地先在雷德克利夫(Redcliffe)建立。1829年,迁移到布里斯本,与此同年,珀斯建立一个自由民的定居地。布里斯本大约有1,000囚犯。到1939年,仅余留107人。1842年,开放为自由民置业地。 1859年,昆士兰建立,从新南威尔士分离,布里斯本成为昆士兰州的首府。

达令总督(Ralph Darling,1775-1858),为期六年(1825-1831)。现今悉尼达令港,是个气氛活跃受人欢迎的热闹地方,而达令本人却死板严厉,冷酷专横。

似乎不满其前任的“无为而治”,他敢于冒进,进行一系列广泛改革,包括控制雇用政府公务员、银行、土地分配和囚犯劳工。这些砍削经费、限制规矩的做法并不太受大众欢迎。他是保守的托利党人,军人少将。这些背景,让其并不同情殖民地者要求增加宪政自主权。在他看来,这里就是处罚地而非社会公民殖民地。

1825年,英国下令重开曾关闭的诺福克岛。达令总督支持下属,把其打造成一个“活地狱”,严处重刑犯,令人胆战心惊。他在处理两位士兵苏德斯和汤普森(Sudds-Thompson) 问题及由此而引来的争议问题上,凸显军人作风的蛮横。

在1826年,有两位属57军团 的士兵,因为不愿继续当兵,便故意搞偷窃,借违反纪律来达到离队的目的。他们犯法,被捕后开除军籍。明知这是故意犯法,为禁止这类曲线退伍的行为,总督特意杀鸡给猴看,严判他们七年,并带脚链出外劳动。不料,苏德斯五天后死去。消息传开,公众愤怒,谴责总督暴君残酷。不平自有民议。《澳大利亚报》(1824-1848)合办人温特沃斯( William Charles Wentworth, 1790 -1872) 和霍尔(Edward Smith Hall,1786-1860) 发表几篇社评猛烈抨击,甚至要总督为其死负全责。

30.霸道总督

惹怒的总督下令控制出版言论,并以诽谤罪反告。判霍尔坐牢。事件沸沸扬扬。无奈法官支持出版自由。事后总督接受立法议会专门委员会调查,虽免除其责任,可也留给公众一个霸道总督形象。

他自认到澳洲倒霉,也可从其自叙中做实。曾言早知上岸有此倒霉事缠身,不如先沉入海底,比禅师说“早知今日事,悔不慎当初”更想灭迹绝踪。

1828年,悉尼举行第一次人口普查。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这个333比100状况,持续到1830年末。英国送来的女性要说最好是难以管制,最糟是汹酒悍妇。爱尔兰女性虽有较好举止,可多数英国国教者不愿娶天主教徒,尽管英国1829年废除了爱尔兰天主教徒不能任公职的歧视法。这次普查,麦卡斯成为澳洲首富,有超过两万只羊。

1830年,达令颁布《丛林帮法》。起因于逃亡犯频频作案。多诺霍与其他三人于1828年3月在公路抢劫作案被捉。判决入狱后逃亡,组织丛林帮,并得到至少三十个农场主庇护。终于1830被击毙。

“丛林帮法”生效后,有十人随即受到处罚。 其中有一个因偷衣服判罪囚犯恩特维斯尔( William Entwhistle),1827年被送来悉尼。因不满无辜被法官判打五十鞭,唆使囚犯伸张正义。其犯罪团伙有20 到184人不等。1830年10月,他的一些合伙人被围剿。活捉者不到一个月,根据这个严打法立即判死刑。他的丛林帮以穿戴爱尔兰起义者为标志,无疑增加了当时那些非理性而害怕爱尔兰人的情绪。

新南威尔士殖民地自建立后,本地土生一代渐已成长,自然成为社会成员和新生力量。社会阶层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不再是最初贵族土地主或单纯士兵与囚犯的三类人群体。

输送来的“囚犯”,并非后人想当然一辈子入狱坐牢者。他们多数人非重罪犯,如查看第一船队千余人名单,除判七年外(包括不少死刑减免者),仅有25人判14年,39人判99年(死刑)。这些轻判囚犯一到来,便在开垦荒地的建设中,很快就成为假释工、农场工、自由工。身份转变后,进而得到分配土地,勤奋努力,很快成为农场主、大地主、大商人。那些实有必要关押的重罪犯或顽固闹事者,被送到远处新建囚犯基地或隔绝的海岛上。(待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