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11】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澳大利亚史话11】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4-03 10:40:08 点击:

21.叫板总督

麦考斯既有新军部上司撑腰,又似乎不全违背英国对这个囚犯特区的特别政策,便敢干敢做,打法律擦边球,甚至对批评他的人包括几位总督一一叫板。有史家不无夸张地说,他接连扳倒过三任总督。1795年,新军部要任命他为上校,总督视他为 “捣乱分子”。 1801年,他与上校因是否支持总督金政府争吵,两人“决斗”。这是殖民地决斗第一案。总督金随后下令逮捕并传他到伦敦军事法庭接受审判。

审判尚未进行,倒让他到伦敦找机会,向政府内主管殖民地伯爵游说,建议为英国工业发展,提升新南威尔士羊毛产量的品质。伯爵赞同,为其便利,助其加快办理退伍请求手续。

1805年他返回悉尼,脱下军装,以投资商人身份,获得一万英亩土地(一说五千),并分给30名囚犯为其农场工作。

他用西班牙纯绵羊“美利奴”(pure merino)放牧,获“羊毛英雄”称号。这类纯羊种也成殖民地贵族象征。

荒芜的大地,经过十七年有很大变化。悉尼1805年人口普查, 有7,000人口,其中男4,000,女1,300,其他为孩子。孩子中少于100人接受过教育。2,000囚犯受600政府军人管制。在2万羊群中,有四分之一归属麦卡斯家族。

土地开发,商业发展,殖民地的悉尼港口日益繁荣。捕鲸与海豹业吸引投资。到处短缺,需要人手。可到1806年,仅有610名自由民来澳。因为拿破仑战争期间,船紧张,劳力少,英国于1805-1807年间只送来过500名囚犯。

有备而来的布莱总督,立志整顿乱象,很快就成为“朗姆军”的死对头。

第四位总督布莱(William Bligh,1754-1817),任期两年(1806-1808)。这位澳洲最具传奇色彩人物,常成为小说、诗歌、电影、电视的主角,被从不同角度,再现与其联系“两次兵变”的戏剧人生。现任澳洲总理谭宝的中间名字是其家族尊敬这位长者而特意保留的。

他生在苏格兰。出身卑微,从小就加入海军。参与库克舰长第三次航海(1776)。1787年,他奉命带船“慷慨”号到大溪地采集面包果树种。

22.布莱总督

布莱性情急躁,方式鲁莽。由于粗暴对待下属,途中导致水手“慷慨号兵变”(Bounty Mutiny)。

他和十八名船员被放置在一个小舟上,任海浪漂流。虽仅有些淡水和面包果食物,由于他指挥得当,经六周六千公里漂泊,穿过昆士兰,安全到达荷兰控制的帝汶岛。法庭赦免了他过度执法的罪行。

朝里有人好做官。他的强悍作风,经班克推荐,他到新南威尔士任总督,期待能控制传闻那里早有些失控的朗姆酒交易。1806年,他新官上任三把火,开始处理朗姆酒的滥用、不合理的现行体制和对囚犯劳力的违法使用。

总督任期一开始曾给人留下好印象。新南威尔士地区霍克斯伯利(Hawkesbury) 发洪水后,有1,200人无家可归。他动用公款,资助那些受灾农场的自由民和释放犯,受到他们欢迎。

同时,他忽视士兵农场主却遭到军人反对。尤其限制卖酒给囚犯劳工,制止新军部进口酒,直接触犯军人经商利益。

布莱总督亦是两面人。在维持公正一面,同时也搞假公济私一套。里外不一,所谓以黑打黑,自然引起怨恨。在任期虽短暂的两年内(1806-1808),他允许开垦新地极少,唯恐士兵多占土地。其前任第三总督金任期内,还开垦新地六万英亩,而他不仅开荒少,还把开出的4,180英亩中的2,000英亩分给自己和女儿。不得不照顾情绪,才分给总督金夫人790英亩。(待续)

为政府官邸风景开阔,他强迫邻近小土地主搬迁。欺辱弱势者,还涉及初来投资商。约翰和乔治兄弟俩(John & Gregory Blaxland) 投资6,000英镑,得到英政府承诺几个条件,免送家人旅行费和财物运费,分给8,000英亩地,80个囚犯并提供其18个月的衣服和食粮。

1807年,到新南威尔士后,考虑他们有心发展牧羊而非农耕,政府仅给他们分1,290英亩 ,23个囚犯。据说最早给的三个囚犯,一个眼瞎缺臂,一个哮喘老人,一个懒汉。

23.“朗姆反叛”

布莱总督无视他们的多次抱怨,甚至下令逮捕关押要到伦敦告状的约翰。仅是1831年后,英政接受私营企业为建殖民地的大政方针后,他们得到赔偿10,240英亩土地。据说约翰与第一位到悉尼华人木工麦世英有过接触并推荐介绍。

欺人者自有强人来较量。因涉嫌一条商船有囚犯借机逃走的事故,总督下令扣压船,而麦卡斯是其船主。他拒付船员工钱,认定总督无理扣押,要政府来负他们吃喝拉撒的全责。僵持不下,总督下令抓人问罪。

开庭审理时,军人集团一位上司借口喝多身体不适,拒绝出席。任命一主审官,其欠麦卡斯的债,麦卡斯据理反驳,拒绝其有审判资格的合法性。结果审判会开不下去。

事情总会了结。军人集团不能容忍独裁傲慢的总督,不能见新军部乱套,眼看那些建立的长期习以为是的规则处处受到阻挡。针对总督拒绝给予拘留所里麦卡斯保释行为,1808年1月,澳洲建洲日前夕,少校约翰斯顿(George Johnston) 执行有140人联名的签名信,带队前去逮捕总督,并把他软禁在总督府。史称“朗姆反叛”(Rum Rebellion)。

鉴于有两小时到处找不到他的时间差,有人便构思出他不知躲藏在哪里的讽刺漫画。画面上,在持枪军人面前,他从仆人床底下爬出来。其狼狈形象,受到人们看他不是大丈夫而是胆小鬼的嘲笑。因而反衬托出他的未出场对手,敢作敢为敢担当。

作家亨特(David Hunt)戏虐,澳洲人以酗酒“打闹”甚至“兵变”,以此方式来庆贺澳洲日。这由来已久的“不敬权势”,早成为澳洲价值观部分。确实,没有什么比这行动更能了解什么是澳洲人了。

麦卡斯自然是朗姆酒兵变的幕后操手,被传到伦敦问讯。

审判后,少校给予退役轻发处置,其返回悉尼做农场主。他1823年去世。死前有犹太妻子陪伴。其妻曾是原囚犯,16岁就被送到澳洲。

布莱总督虽受床下之辱,无奈对手轻判,其自身也咎责难辞。解读这个判案的结果,可谓各打五十大板。

24.“澳洲羊毛之父”

任何“兵变”都属犯上抗令,性质十恶不赦,而澳洲能网开一面,英国政府灵活处置,表明认可了这个殖民地有些不惧权威、不讲尊卑、不守等级的特别。那些所谓调皮捣蛋者不违法或违法处罚后,照样做人。这又是其社会平等公正的一个象征。

后来传记对“朗姆军变”中两位主角各有所好。布莱总督继续留任军队,还有些小升迁。 麦卡斯因一直不认罪,被阻止离开伦敦。直到1817年,他若无其事,又高姿态返回殖民地。

在伦敦九年期间,麦家生意尤其羊毛出口业依然红火,由其妻子主理。有史家认为,羊毛工业真正奠基人是其妻伊丽莎白。九个子女事业发展顺利。联姻后,更扩大其家族政治经济实力范围。1817年后,麦卡斯扩大羊毛出口,发展釀酒工业,还促成澳洲农业公司(1824)和澳洲银行(1826)建立,被选为市政厅代表,活跃在生产贸易第一线。

晚年因常疑虑妻子出轨,有些精神失常。他安息在Camden Park,那里已开垦出六万英亩良田。他被传记者称“澳洲牧羊业之父”。澳洲两元硬币印制有其人头像(1966)。

麦卡斯蔑视嘲弄当权者,有“丛林帮”反抗精神,是澳洲人敬佩的弄潮儿。这些实际成为澳洲人对权威有些不恭不敬的文化习俗。莫问贵贱分等级,源头活水由此来。

“纯美丽”是羊,更是高尚贵族的代名词,尤其是那些自称没有囚犯血脉或联系群体的象征。把囚犯殖民地“洗白”,似乎从“白羊毛”就开始了。怕黑心理一直压抑澳洲人。如同西澳珀斯河里只有黑天鹅,却称其天鹅河而忌讳叫“黑”天鹅河。

这个纯羊毛生意,自1820年后,吸引新移民来澳,尤其让那些参与拿破仑战争退役后的军人,看到这里有前途发展。他们在英国领半薪,不如到澳洲接受赠与土地,找机会置业。

麦考里总督 (Lachian Macquarie, 1762-1824) 是澳洲未来的设计师和建设者。他出生在一个贫困的苏格兰低地农家。酋长父亲让他从小15岁就参军。打拼成为一名军官。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