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10】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澳大利亚史话10】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3-27 12:43:06 点击:

17.金总督

金总督关心弱势群体。曾把最贵房子改为女子孤儿院,确保女囚犯的人身安全。用强制增收5%进口朗姆酒税,搞社会福利。史家称,澳洲福利的原始根须茎,来自这些朗姆酒水之浇灌。如同现今“乐透”六合彩赌博业,成就澳洲慈善业。

金总督征酒税还试图取消朗姆酒贸易。他目标是大力发展农业,扩大疆界,修建公共基础措施。他允许刑释囚犯豪伊(George Howe) 主编第一份报纸《悉尼报》(Sydney Gazette,1803)。这囚犯办报,开始了一个史家称之“一般能负责任而常煽情吵闹”的澳洲新闻记者传统。

总督任期内,鼓励探险。1803年,鲍恩(John Bowen)上尉带队,有24名囚犯,来到塔斯曼尼亚的德温特河( Derwent River,249公里长)一带, 在里斯登湾(Risdon Cove)建囚犯基地;

1803年 10月 9日, 曾担任军法检查官科林(David Collins),从英国返回澳州后,带领308名囚犯到菲利普湾 (Port Phillip Bay) 建点。途中有五人失踪,包括那个“野白兔”逃到土著人族群里生活。直到巴特曼队伍1835年来到墨尔本才发现他。

有人把1803年这个日期看作是维多利亚建立日。因考虑选点不太适宜,1805年初,队伍撤点转到塔斯曼尼亚。最后落脚在塔州霍巴特。

金总督离任后,出版著作《历史纪事》(1793)。

“新南威尔士军部”简称 “新军部”(New South Wales Corps)或“植物湾巡逻队”(The Botany Bay Rangers) 。因考虑海员不能承担警察任务,1789年在伦敦组建这支部队。1790年随第二船队到达悉尼执行保安。

少校格罗斯(Fancis Grose)的卫戍队有500人。新军部一到便立即参与土地生产贸易,关心自身利益。他们行使“上尉-主管”  (Lieutenant –Governor)  的军事管理,特别实施“分囚制”(Assignment system)计划,即分配囚犯到私人农场干活。少校先用10男3女囚犯,为自己的办公室做勤务工作。

18.朗姆军

利用“双免”(免费土地免费劳力)的发展方式,加上控制朗姆酒销售,新军部曾一度掌控整个殖民地经济命脉。“新军部”因此有“朗姆军”外号。这些军人经商特点,体现在一个典型代表人物上。他就是麦卡斯上尉(John Macarthur,1767-1834)。

朗姆酒以甘蔗汁蒸馏提炼而成,最初由非洲奴隶在牙买加岛甘蔗农场生产。英皇家海军1655年占领该岛。考虑曾饮用法国白兰地有内疚,既不便宜又本身是敌对国的名酒,英军便以朗姆酒取而代之。如同伊拉克战争,美国人不满法国反战态度,把“法式薯条”改为“自由薯条”。给烈酒朗姆(Rum)兑水后叫格罗格(Grog)。因饮用酒名不同,也可区分富人穷人或士兵囚犯等级。

军人爱喝朗姆酒。据说纳尔逊( Nelson)将军,率英军于1805年在西班牙港大胜,打败法国和西班牙联合舰队,不幸自己同时捐躯战场。他的遗体被酒浸泡护送伦敦。到岸后,只见遗体不见酒。一路水兵狂欢痛饮。胜利谁能制止兴奋情绪。这个爱酒传统,随军船士兵也带到了澳洲。

新军部官员,很快就不满首任菲利普总督的做法。因为他“敌我不分”,囚犯与士兵一视同仁,限配供给谷粮。

军部开始自作主张。他们要求多进口酒配额,以便改善士兵的福利待遇。殖民地没什么钱币,一些西班牙、爱尔兰和其他地方硬币,很快就用光。军人集团便决定自发印制能交换物的纸单。

他们购买路过的货船或强行其卸货,搞有尝服务,直接参与第一手经营买卖。早于1792年,就有美国捕鲸船到悉尼等地,获取鲸鱼油。有人就有生意。商人带来大溪地猪肉、新西兰土豆、孟加拉酒,同时带回去斐济香木,收购岛屿海参、珍珠。海豹皮出口中国。最挣钱生意莫过于买卖酒水。

酒球滚动,无处不到。军人卖酒给农场主,而农场主又包装散卖给囚犯。牟利高达1200%。对美国商船,除非他们卖给军部酒,否则不会买他们的货。军部一方面积极进口酒,同时却严厉查处打击私人酿酒业。确保独家经营。

在缺纸币钱的社会,只能以货易货。酒就是现金。农场老板付糖烟酒,就能得到囚犯劳工。关押的囚犯苦闷,乐意接受瓶酒就出外做工。

19.军人经商

酒成风气,无酒不乐。不仅醉鬼时常打农场主人,罪上加罪,而直接恶果便是,借酒赌博。“嗜酒好赌”自此而成澳洲文化部分。亚洲移民进来后,不过是增其热闹,有重豪赌而非嗜酒的分别而已。

赌有输赢。早年地大,土地白给。地皮易有,酒贵难得。为一瓶酒卖掉或输掉一块地,大有人在。有些不喝酒不赌博的自由民、原囚犯,兢兢业业,若配合参与倒卖酒,便很快能借酒发财,拥有大土地大房产大财富。

考虑新军部安抚军人留守的建议,英政府早年允许士兵可分给土地,解决其复员退伍返回英国问题。每个士兵可分给25英亩地,甚至还可自选土地。通常士兵服役期为七年。这个特殊政策,目的是吸引士兵留下,让他们定居,安心为这个孤僻的世界角落服务。

新军部少校给英国报告说,他们这里“士兵-农场主”(Soldier –Farmers),都用自己钱雇人清理土地。而实际的情形是,军部允许每个军人免费使用10个囚犯,到分给他们的土地去当劳力。这些囚犯吃穿用,全都由英国纳税人承担。士兵农场显然占了公家便宜,以公济私。

英国政府知道实情后,并无立即废除,仅限令减少土地配额和规定使用囚犯不能超过两人。后来要求制定“仆人与主人”的劳工制,而比奴隶性工作的“分囚制”略好些。

天高皇帝远。新军部不但瞒实情而且故意忽视,继续其潜规则。这个“公私并存”的分配囚工、开发土地的模式,还营造了“任人唯亲”的工商业圈,所谓滋生腐败土壤。

殖民地初期,荒岛要人留守去开发。腐败似乎难免。

这权宜之计,有历史学家给予肯定。认为其确有加快土地开发和促进生产的积极作用,同时减少政府建囚犯地的费用,所谓双赢,类同当今所见中国改革开放后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无序混乱。

任何新政策,总是弊利并存。好坏取决大小长久,所谓可持续性发展。问题总要解决。

首任总督见其苗头,只能听之任之生长。树大根深,继任者要砍这些大树,远比自然丛林开垦艰难得多。

20.麦卡斯

士兵农场的起跑点不同,军人自然比自由民、投资者的农场享有许多特权,容易经营盈利。他们以公助私,直走生财捷径。能把握机会者,很快就发大财。那些财大者,自然气粗,有底气铤而走险,蔑视总督。

军人麦卡斯上尉出现,便是这样一个时势造英雄的澳洲首富。他是新军部一个连级官上尉,于1790年6月随第二船队进入澳洲。随同前来有他新婚妻子伊丽莎白。

他个性倔强,有商业头脑,既傲慢又讲义气,确保他迅速掌控形势,获得财富,并施展其影响力。他先被任命军部的工资出纳员,后担任殖民地土地检查员。他看人分地,把那些贫瘠山岩地,分给释放犯和新移民,而把好地留给士兵。他先在帕拉玛塔划出100英亩,以妻子名建“伊丽莎白农场”,从事谷梁、牧羊和羊毛贸易。

军人集团的麦卡斯,还负责安排囚犯出工。与其士兵军人结盟,创造了一个“劳力分配”市场。对抵触不听话农场主,故意分给病残不能劳动的囚犯。

囚犯通常上午为公家农场或基建干活,而下午两三点后便可为私家农场出工。通常的报酬,仅接受私家小量食物,更多是得到朗姆或格罗格酒。这些酒由新军部独家经营出售。

确实,在流放地,没有什么比“酒”对前途无望的囚犯有用,让他们能醉在梦里,解忧忘愁。士兵的酒文化,很快就传给了囚犯、原住民、新移民。漫延至今,澳洲盛行周末的街边借酒闹市的风气习惯。

军人集团经商翻新不少花样。有酒有地有钱有权。士兵公务员接受小费后,可帮修改犯罪记录,或替人打击报复。政府房被暴风雨毁坏后,不重建或推延维修,让士兵的农场可借此去开客店,收取房租,包括囚犯工人的住宿费。本应自由买卖的谷梁,政府仓库不接受那些公家囚犯农场的生产品,却去购买新军部士兵农场的产品。

这个“双重收费”(double-dipping) 做法,中饱私囊,无异于明拿公钱塞进私人腰包。1793 年,第一批英国自由移民进入。他们虽不满军事寡头统治,却无奈,一直忍受了十七年。直到麦考里撤换他们。期间,与英国忙于美国战争而忽视殖民地监管问题有关。(十)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