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8】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澳大利亚史话8】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3-15 16:46:31 点击:

9. “政府的男人和女人”

尽管有如“放虎归山”的负面影响,对开发土地资源,有极大的刺激作用。其副作用,便是个别囚犯逃进丛林,真成盗“虎”。

这些“放虎”措施,加上鼓励贵族和自由民开垦土地的优惠,让大家择居而住,放牧圈地,随地择地谋生,有史家比喻为“袋鼠经济”。好比说早年殖民地居民,如同袋鼠一样,自由独立直奔,向无边际的丛林地带和未知的外界,跳跃生存。这也是“丛林帮”一度层出不穷而坐大的基础。

若仅是不断地从城里向外发展而言,当今城郊化发展大布局,谁说没有早年“袋鼠经济”的影子呢。澳洲沿海城市城郊化,顺海岸线开发而持续蔓延开去。

早年囚犯很早就受雇佣,出外打工种地。即使坐监犯,他们工作到下午二三点后,可以出外打零工。他们被称为“政府的男人和女人”。

这些囚犯多与“土地主人”即公务员、军人和他们移民亲属签合同。后发展到贵族和一般移民。这类合同就叫“主人与仆人法”。若违法,自然挨罚鞭打。囚犯包括很快就给假释证自由人,自有其社会圈子。依靠大地的物博、富有和自由,他们培养出“伙伴”老兄情谊(mateship)。这与其说始自“丛林帮”,不如说他们靠参与土地生产活动而逐渐形成。分给土地后,他们也成土地的主人。

比起关押在黑牢里,露天劳动有更好气候环境。早获人身自由,确能帮助他们悔过自新。一旦参与开垦荒地后,他们自然培养团队精神。

在囚犯伙伴的圈子,他们讲保护生命和财产的契约。他们有仇恨执法人和厌恶工作的特点。他们以俚语或闪烁其词方式,掩饰其谈话内容,时时流露不满自己成为社会渣滓的情绪。

早年他们的俚语(1812-1819),囚犯沃克斯(James Hardy Vaux)记录下来。这位三次被抓逃犯,写出澳洲第一部自传(Memoirs,1819)。称刚来囚犯为“新老兄”(new chum)的说法,后来延伸到“新移民”。新移民的无知和无经验,常成老移民的嘲笑对象。史家沃德(Russel Ward)在其《澳洲传奇》称,这个早年历史“痕迹”帮助构成澳洲民族的传统。

10.鼓励结婚家庭

这些伙伴情谊行为,极大影响后来澳洲社会忽视等级、主张平等主义的价值观甚至澳洲英语。老兄“伙伴情谊”的文化内涵,经历“内地淘金”和“海外参战”不同时期,得以进一步延续发展,成为当今澳洲重要价值观之一。

在一个社会里,若80%成人都是囚犯,显然是不正常的。因此,为加快公民社会建设,提升道德意识,政府鼓励那些单身定居者、刑满释放犯,早结婚,快成家立业。女性囚犯若接受男性求婚者,可以提前释放。其后,在1816年,还规定男性囚犯的妻子,若来澳家庭团聚,可以免船费。那些无假释证的人,也可让其妻来澳陪同服刑,享有人身自由。

史家雷卡德(John Rickard) 认为,政府鼓励结婚是要改进殖民地的道德状况,可实践中,多数女性囚犯不过是变换了其身份地位,如玛丽•雷比(Mary Haydock Reibey,1777-1855)那样在殖民地成为商业社会精英并广受尊敬女性还是少数。

玛丽因女扮男装偷马,13岁判七年被送到澳洲流放地。17岁她与爱尔兰自由民雷比(Thomas Reibey)结婚,助其办船业和农场经商。其丈夫死后,她全部接管起来,把家族生意做得更大。她有一个与祖父同姓孙子,任职塔州总理(1876-1877)。

总督想当然以为,原住民会允许他们的女人与囚犯结婚,共同生活。这就放任了军人、囚犯、丛林帮与原住民女人的性活动,更有甚者把女人当作牲口虐待。

社会道德没有因组建婚姻家庭而提升,尤其不断地有输入囚犯进来,让一些获人身自由的囚犯品行难改。他们因自身卑微而去欺侮更弱势的女性群体。囚犯基地若靠自身人员的调整,只能恶性循环。而要改变囚犯基地的性质,需要时间,更需要大量自由移民来加入其中。

第一总督菲利普,在为期近五年(1788-1792)内,可谓劳苦功高。

一是及时调整选址。把囚犯人员分散到大陆的杰克逊湾,和小岛的诺福克岛(Norfolk Island)。建立悉尼和北部帕拉马塔(Parramatta) 两个镇,扩大开垦面积。属下第一船队海事官员克拉克(Ralph Clark)留下“日记”(1787-1792)史料。其在岛生活(1790-1791)负责发放女囚婚配执照,留下短语“该死的妓女”(damned whores)。自然被后世女权主义所征引批评。

11.首任总督的功过

二是确保人员生存,维护秩序,度过极端缺粮贫困时期。 他建立基本管理方式、严厉处罚如鞭打(100鞭最常规) 原则,一直持续六十年。

三是在处理好土著关系问题上,他应算是早年开明代表,尤其比较后来大开杀戒的塔斯曼尼亚总督。

面对困境,他的乐见其成和坚定不移的态度,确保了囚犯殖民地顺利建立。

人走茶凉。总督因病离开澳洲后,便很少人知其状况。 百年之后,1892年出版《新南威尔士历史档案》,有更多史料曝光。他自然成为受澳洲人尊敬的大不列颠建设者。尽管有些传记强调他冷酷无情,没有与人打交道天分,仿佛他被土著人茅枪刺伤,也是其个性问题,可他奠基澳洲,功不可没。

然而,总督在任期那些强调种族、道德、权威做法,一直备受现代人争议。尤其他留下军人经商的“上尉-主管”  (Lieutenant –Governor) 模式,持续二十二年,直到麦考利总督任期后才有根本改变。至于澳洲留下囚犯的原始痕迹,只有忘记或洗白过去了。

值得提到,英国船到法律制度也随之而来。第一船队囚犯亨利(Henry Kable,1763-1846)和苏珊娜Susannah(1762-1825)控船队丢失他们的行李袋,新州法庭在1788年7月开庭审理,判赔偿给他们15英镑损失费。这距离建基地才半年。亨利很快成功商人,涉及捕鲸、造船、农牧等业。军法检查官科林(David Collins)主持庭审。他后来带队找新基地,发现菲利普湾的索雷托不适合,转到塔州霍巴特设点。悉尼和墨尔本中心城市都留下其名街。他现在更为人记忆的是写出第一部两卷册“新南威尔士历史”(1798,1802)。可谓澳洲第一史家。

接任第二位总督是舰长亨特(John Hunter,1737-1821),为期五年(1795-1800)。他是皇家海军苏格兰水手。随总督来澳时,担任第一船队副总指挥。期间任行政长官,主持土地测量。有几次奉命出海,曾受困于诺福克岛。他返回英国后,出版了《杰克逊和诺福克岛的历史记录》(1793)。

这个背景经历,让他顺理接替退位的菲利普。若驻军卫戍部队初期直接参与生产活动,还有加快殖民地建设的作用,可到后来“军队腐败”问题,便严重妨碍正常的自由经济活动。

12.第二任总督

亨特总督看在眼里,很不满意新南威尔士军部,处处把控经商贸易,尤其与军人麦卡斯上尉(John Macarthur)有面对面交锋。其斗争还延续到后两任总督。

亨特任期内,显然斗不过军部地头蛇,无奈离去。欣慰的是,澳洲地理文化留下以其名命名的“亨特河”(300公里)。其重要之于新南威尔士,不亚于雅拉河(242公里)之于维多利亚。

同时,在牛牧草区(Cow Pastures) ,他任期内见证生命的奇迹。当时1788年逃走的4头公牛和2头母牛,到1800年后,仅十二年时间已自然发展到300多头。仿佛述说这块大地只有自由,才是发展硬道理。

当然,他没有意识到,1797年5月16日,他的敌手麦卡斯和其他官员经商有道,因买下南非进口33头纯西班牙母羊“美丽羊”(pure merino)而一改澳洲经济的大格局。他们才是引领澳洲羊毛出口大国的先锋。

澳洲是牧羊天堂,也是兔子地狱。谁也没想到兔灾几可抵消羊福。1859年,奥斯汀(the Austin) 家庭接受英国送来二十四只兔子,放养在菲利普湾附近 Barwon,作为业余打猎娱乐活动。未到十年,兔子繁殖极快,把维州西区肥草和根茎吃个精光。兔子如同野火,烧尽新州(1872),昆州(1882),西澳(1894),持续危害近百年。

西澳于1907年建成长达1,833公里的“防兔篱笆”(见同名影片)。新州总理博尔特(Henry Edward Bolte)曾于1934年买下经营Bamganie地区的900英亩地。放养600只羊,却有6万只兔子。收入要支付灭兔费用。 谈兔色变。澳洲人现在完全提不起吃兔肉的舌尖美味。因为后来全靠化学物质制服了野兔蔓延。女科学家(Jean Macnamara,1899-1968)和同事早发现杀小儿麻痹症和兔子的病毒。经二十年顽强提倡,才被接受用于杀兔子。

囚犯中,爱尔兰人是个特别的族群。亨特总督任期,最棘手问题是处理爱尔兰囚犯的逃亡与反叛。

爱尔兰囚犯最早都送去加拿大。自那里独立后,仍有美国支持爱尔兰人独立的势力。考虑他们独特的反叛基因,英国送来的爱尔兰囚犯不受澳洲欢迎,情形同送美国一般。(待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