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7】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3)

【澳大利亚史话7】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3)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3-05 16:22:24 点击:

5.总督朋友

鹏木这位“彩虹军阀”(Rainbow Warrior)终于在1802年6月被打死。其头颅送给伦敦皇家学会班克。当今悉尼原住民要求其头归其体,威廉王子承诺寻找这个早已失踪的头颅。幸运的是,西澳土著领袖杨钢(Yagan)的头颅,能够从17,000公里的伦敦带回家。西澳政府以其名命名新建的珀斯文化中心广场。 二是“总督的土著朋友”。总督为建立关系,特意捉捕原住民,了解情况。最早带到军营阿博(Arabano),不久得天花病去世。引起当地人恐慌。病毒成欧洲人不战而胜的“利器”。另一原住民本利 (Bennelong,1764-1813)得到善待,很快成为翻译。总督许诺为他建个茅棚,地点就在现今地址悉尼歌剧院。

总督1792年因身体虚弱离任。 在这四年里,悉尼和诺福克岛分别有3,000和1,100人口。囚犯男女比列为5:1。生育率在提高。 有3,500英亩地,分给73人户,而尚有1,700英亩地计划开垦。牲口在增加。

离任后,总督随船带原住民翻译本利和另一位土著人叶门(Yemmerrawanne)到伦敦。 其同伴得病死后,本利也病重,水土不服送回澳洲。他1795年返回后,开始还努力做个双边文化使者,后来便处处感觉不适应。住悉尼常醉酒。于1813年去世。

悉尼一家报纸认为,这个原住民的例子,证明他们是野蛮低劣完全未开化的族人。主笔显然未考虑他离开总督关照后,只身所处文化冲突的烦恼和两边不是人的苦闷。

类似两种文化价值观难以融合的悲剧,也发生在西澳。天主教在北部新诺希亚的神父,曾先后带六个男童回欧洲接受教育,希冀培养传教士。结果唯一未病死而幸运存活下来的人,最终还是扔掉西服,返回部落,在丛林中死去。

丛林帮几乎是囚犯基地建立后的一个特产。随囚犯进入开始,持续不断,随时代变化而衍变,有金区和选地的丛林帮,他们构成澳洲传统文化。

早年“丛林帮”多是囚犯。因为囚犯多数为偷盗犯法,自有本性好吃懒做。遇到环境艰苦,经济困难,资源奇缺,偷盗便成为他们唯一选择。躲避挨打,唯有逃跑。

6.最早丛林帮

盗窃-鞭打¬—逃亡-再鞭打,这几乎是流放地的常规。在这几乎无围墙的地方,囚犯要自由,便以丛林流窜偷生来得到满足感。仅半年不到,1788年7月,有11个男囚和一个女囚逃走,不知去向。

不满关押,不愿干活,不受鞭打,加上想家,这些因素使“逃跑”成为囚犯生活的常态。在音信全无的岛上,逃走抓回,处罚鞭打,又成为最早传播的新闻。

囚犯中,爱尔兰人,因国家穷或有家难归,更想逃到丛林甚至逃出澳洲,谋求自由自在的生活。他们没有丛林野外的生活经验,只能靠偷盗生存。然而,他们逃跑后总要与社会接触,还是有机会抓捕他们。

导致逃跑行动的原因,还与社会执法不公有关。“丛林帮”的出逃,自有百姓同情保护。他们出逃后一些行为,替天行道,蔑视权威,得到民间爱戴。

有些丛林帮,事先受过训练。早年塔州物质奇缺,农场主便让囚犯劳工带狗和枪,打袋鼠谋生。他们逃走后,便衣袋鼠皮、食袋鼠肉,还与其他农场主做起袋鼠肉皮生意。有人生意做大,接手买卖土地,甚至强迫农场主放弃土地。转身从丛林回到社会后,这些人很快成为合法的大地主。

另类丛林帮典型人物,有豪伊(Michael Howe,1787-1818)。他从前是个军人。因抢劫而判刑。1812年送到塔州。第二年后逃走。他纠结一帮逃犯,自称“森林总督”。威胁之下,他竟得到政府宽宥保证,让他带人去捉拿同犯。他并未听命去执法,反而选择逃走。捉拿逃走几次后,终被棍棒打死。

有史家指出,在1790-1920年期间,一百多年里,归属丛林帮者约有两千人。主要分三个时期,一是输送囚犯期,集中在新南威尔士和塔斯马尼亚;二是淘金时期,1850年维多利亚,淘金散客;三是1860年新南威尔士,主要本地土生土长年轻人;与早年囚犯处罚严酷、淘金前景黯淡不同,这些年轻人先受偷马牛的诱惑,后而成为丛林帮。

丛林帮中尽管很少有大闯王,如英国传奇人物罗宾汉劫富济贫,还是出现过一些有影响的“民族英雄”,如1870年维多利亚凯利(Ned Kelly),又如1820年新南威尔士多诺霍(John “Bold Jack” Donohue)。

7.“野白兔”

在这丛林大地,没有战争,没有英雄。而民族需要英雄。丛林帮有英雄气概,尤其他们反权威而得到民间认可,构成澳洲民族性的重要部分。

最早丛林盗是非洲裔囚犯西泽(John “Black” Caesar)。 在1790-1796期间逃亡,被捉好几次。其主要谋生手段是偷盗,到置业者和政府菜园里偷吃。1796年被捉,遭致命枪伤。一位守园猎人,因此获得五加仑朗姆酒的奖励。酒何其重要。

另类人逃亡后隐姓埋名,混入土著群里生存。考斯(Samuel Emanuel Cox, 1773-1891)从英国到澳洲航海途中,担心叔父加害自己而侵占遗产权,乘机逃到尚未被白人占据的塔州,与那里本地土人生活了二十三年(1789-1812)。

巴克利(William Buckley,1780-1856),参军在战场受过伤。因接受被盗衣服判刑。在前往维州的菲利普湾途中,与两囚犯逃走。在原住民中生活三十二年(1803-1835)。因其个高1.98米,被视为死去酋长的化身,受尊敬。结婚有一女。他被发现后已不会说英语,仅有身纹WB可辨认。宽宥后,他给政府当翻译员。后到塔州退休,领取12英镑(后增加到40)养老金。1840年,与移民寡妇结婚,生有两个女儿。

水手莫利(James Morrill,1824-1865)在其船沉大堡礁海域逃生后,与土著人生活十七年。“逃生者叙述”(Captivity narrative)成为澳洲史一个独特主题。

弗雷泽夫人 ( Eliza Anne Fraser,C.1798-1858?)与船长丈夫一起前往澳洲。1836年5月,他们的船不幸触礁。救生艇未能预期到达布里斯本囚犯地Moreton Bay,却飘到昆州东南海岸有120公里世界最长的沙滩岛(后以船长名称弗雷泽岛)。

她与几个船员被原住民绑架,受虐待,亲见丈夫被矛枪刺死。三个月后被营救出来。她的这段“虎口脱险”经历,广受同情。人们评价她这个女人好坏参半。其愈有人同情的经历,便愈有被夸大的传奇故事,受到后代原住民的质疑。

这些“野白兔”的故事,让这块大地添加神奇又神秘的色彩。若囚犯先衍生出“丛林帮”, 那么军人中就有“朗姆军”。这个酒水军,一度掌控囚犯殖民地的经济命脉,垄断市场。

8.分地留人

温饱解决后,总督任务就是建立基本的社会结构,发展经济文化。除管理囚犯外,还有安抚军人。他们安心守岛保卫,才是囚犯基地牢固的保证。开垦土地,首先想到甚至主要分给留守军人公务员和释放囚犯,以便他们安心置业,自食其力,自给自足。

早年安抚政策是用地来留人。把土地白送给军人和公务人员家属,让他们得到囚犯作为农场劳动力。 至于那些自由移民来后,也分配土地。对刑释囚犯,政府鼓励他们定居而非回家。能否留住人,就看土地政策有多大的吸引力了。

因此,在1789年,总督制定土地政策,给文职军官100英亩,士兵50英亩。移民人或释放囚犯,可分给30英亩地。若结婚者可增加20英亩。若有家庭,孩子每人可得到10英亩。其后分配的土地面积大小数量,仅是有所更变,直到分地改为买卖土地。

一旦原先预设地点杰克逊湾,不适宜定居,总督便无法搞大监狱,也不可能把所有囚犯都关押在一起。

权宜之计便是,分地分人,分散落脚点,分别开发新区,进而把囚犯按轻重类别分散到各地和不同的岛屿。

这个很早便允许囚犯有人身行动自由的做法,确实有利农场生产,稳定人心。有些囚犯几乎一来到,就获得“持证离狱” (ticket of leave),即有条件假释出外去工作,可独立居住。期间仍受监管,如有冒犯行为,便收回假释证。设想本意替政府省钱省粮,可很快就成为囚犯制度重要部分和服刑的模式。

政策其后有些变化。金总督用于奖励表现好囚犯和特别立功者,如报告或抓捕丛林逃犯的人。麦考里总督要求服刑三年后才发给。到布里斯本总督的规定成最后范式,即判七年囚犯要四年,十四年要六年,终身监禁要八年才合格领取,不再是早年那样下船就有机会。

这个“假释放”虽被后来英国责备其让囚犯制度太宽松,总督要大家活下去就顾不了许多。又如早给囚犯减刑,释放出来便直接分给土地。这既给囚犯自谋生路,又让他们早日成为新人或雇主。这些政策表明了政府建殖民地的长远打算。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