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5】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澳大利亚史话5】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2-20 12:19:00 点击:

8.从囚犯过渡到帝国基地

这个战略部署,并非一次构想完成,仅是随时间推移,逐步上升到更为重要的建殖民地的理由,尤其国防成为联邦的重要因素。囚犯殖民地与国防战略大部署,这两个基本概念,要以时间先后去判断,不能混为一谈。

事实上,建囚犯基地的理想,很快就被实际干扰。第一船队进入后,大监狱的构想行不通。露天监狱就成最现成选择。解决吃饭温饱和生存问题,比任何监管改造人事都更为紧迫。各尽所能。有特长囚犯,有技工人,很快就成为特别劳工群体。有文化囚犯,可干轻活,协助囚犯管理。女性囚犯,约少于全部总数三分之一,很快就假定她们是有用的妻子和母亲。结婚是最能让女囚获得自由的途径。男囚犯也因此受益。

这些假释犯成家立业,靠劳动维持生存。1810年前,这些人自立或养家,大部分靠工资劳动而非成为土地主。

“囚犯分配制”(assignment),即派出囚犯给私人雇主当劳力,一早就开始。在1820-1830年间,英政府接受或默认这个做法,进而成为这时期囚犯到澳洲后的主要雇佣方式。

随囚犯陆续进入后,如何留住有合同期限的看守士兵军人,比囚犯问题还棘手问题。澳洲除了土地,一无所有。分配土地奖励军人,让他们使用囚犯劳力,把监狱变成没有围墙的大农场,就成了最好的选项。

至于要把囚犯地改造为文明殖民地社会的构想,到麦考里总督时期(1810)才提到议事日程上。时间又过了22年。

随生产建设发展,本地生人口增多。原有输囚殖民地的概念,已不再适应一个文明社会的建设。反对输囚的呼声高涨。

1838年,政府进行调研报告,考虑“输送囚犯”(transportation)不是件“干净事情”。 “分配制”几乎同已废除的奴隶制无异,极易滋生腐败土壤关系。主人与仆人之间的顺从关系,与自由平等社会的理想相去甚远。囚犯的到来,只能给社会带来恐怖而非宁静。

废止输囚殖民地,导致澳洲向文明的帝国社会进步。

9. 水到渠成

1840年,新州开始停止输囚,到1848年中期有恢复,而塔州继续接受3万人,到1853年终止。西澳却在东部停止输囚后,因劳力紧缺,开始持续接受7千囚犯(1850-1868)。从第一船队到最后结束,80年16万囚犯进入澳洲。

在1830-1840年后,政府资助贫困男女自由移民,代替了囚犯劳力。金矿在东部澳洲先发现,移民人涌来,改变了人口结构和数量。除塔州有人口少囚犯后代多的突出特征外,其他州已不很明显。

要说英国有占地的国防大谋略,也是事后分明的。这是个过程,符合英国人凡事经验实践主义的特点。

其先是建流放地,迅速地把人分散到各处。然后,探险家深入,移民人进入,以牧羊站为点,抢占无人之地,把一州之地再扩散开去。分州而治,终以六州独立联合,建联邦政府而形成全澳洲一统的大地盘。

若考虑周边还有其他欧洲殖民地列强,虎视眈眈,英国没有掉以轻心。这些列强国,荷兰有印尼殖民地政府、葡萄牙有东帝汶和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州、法国有印支国家及一些太平洋岛如瓦努阿图等、德国有太平洋岛国如瑙鲁和所罗门岛等。

因此,后来国防需要的军事基地与早年流放基地同样重要,自然可以成为建澳洲的两大因素。

广大而荒野的地方,需要人。若说英国有大战略,更多见于用人用地,商业贸易,而非参与战争,备战打仗。一部澳洲史,如何用人用地,足以说明之。

除原住民外,军人与囚犯涉足为先,他们成为这个大地上最早的两大移民或居民群体。其后的发展进步、民族特征、传奇故事,都要从最早这两大群体说起。

第三部分 囚犯流放地 (1788 – 1850)

1.第一船队

1778年5月13日,第一船队在菲利普总督( Arthur Phillip) 指挥下,离开英海军港镇波特斯茅。首批船队有十一艘船,其中两艘战舰,六艘客运,三艘货船。经过八个多月(252日),近两万公里(17,000)远航,于1788年1月18日进入澳洲,停留在植物湾的北部。

岛上正值夏季炎热,干旱枯草遍地。早无前辈班克、库克四月所见所描写所赞叹的美丽景图。那些绿木草地繁茂景观似乎全然消失。显然,沙地、沼泽坑,谁都能眼见不宜定居。当人与地出现不适合的矛盾后,总督选择了以人为主。

经四方寻找,八天后,1月26日,找到“淡水源”(Tank Stream),即当今悉尼海德公园西角的一处水塘,其后称为世纪公园的水湖(Busby’s Bore,1830)。总督确立这个离上岸点往北上12公里处为定居地,称杰克逊港湾(今悉尼湾)。

地随人名。因为英内阁大臣悉尼伯爵,先提出议案,建囚犯处罚地被国会通过(1786)。总督便以其上司名叫悉尼,向远方上司致敬。

这个没有围墙任意开放的露天监狱,一开始便有广大而自由的寓意。第一条大街60米宽道路,在今悉尼中心火车站附近布里克菲尔德山 (Brickfield Hill)铺开。

这块大地,给第一居民留下“非常炎热、空气潮湿”的印象。克拉克上尉1月31日给妻子信里写道,昨晚是我一生难以入眠之夜。帐篷内多么粗硬的地面,什么蜘蛛、蚂蚁,还有任何你能想到的怪物,都围聚在我身边。清晨醒来后,感觉周围美好。这“日与夜”不同,依然是现代旅行者对澳洲留下的难忘的最初印象。

砍树的斧刀声和烧荒的烟火色,几乎同千年土著人生存的“砍-烧”方式,构成这里最早人地合一的图画。悉尼湾成最早占有整个澳洲的一个“桥头堡”。当今悉尼大桥下的杰克逊湾西部“岩石区”(The Rocks),有最古老酒吧,成为游客朝拜先人之胜地。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