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4】第二部分:欧洲人探险2

【澳大利亚史话4】第二部分:欧洲人探险2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2-13 14:19:41 点击:

3.新荷兰

这次为期三年的航海,公私兼顾。公开任务是,于1769年6月3日到大溪地,完成皇家协会一项金星凌日的观察,以便准确测量地球面积。八年前一支英国考察队到此,未能完成任务。私下指令是,要他们寻找更多可开发的领地。牛津训练的生物学家、皇家协会代表班克斯(Joseph Banks) 同船。

他们这次为期三年的航海于1771年归来,受到热烈欢迎,尽管金星凌日的观察并未获圆满成功。他们不仅从那里带回伦敦1,400个新植物和1,000种动物,还以国王名义宣称两个新领地,新西兰(1769)和新南威尔士(1770)。

库克船队先到新西兰后到澳洲。1769年10月6日,到达现今新西兰吉什博尼(Gisborne)区海滩,因无好景观,库克命名为“贫瘠湾” ( Poverty Bay)。

而“新西兰”名字,则是沿用荷兰说法。当年荷兰绘图员于1645年以荷兰一个省名“西兰”,加上“新”字命名,如同命名澳洲“南方大陆”为“新荷兰”。

环绕新西兰一圈,半年之后,库克一行于1770年4月19日,来到澳洲东部一处海湾。

秋末气候宜人,植物繁茂,班克在此收获植物类种颇多。这也让库克欣喜之余而直接以“植物湾”(Botany Bay)命名。同年8月22日,他们到了昆士兰北部的“获得岛”(Possession Island)。

即将返回英国前,库克把荷兰地图上整个“新荷兰”,按经纬度从中划2/3地区。据说因想念英国威尔士,把东部地区命名为“新南威尔士”,而西部就不管了,仍旧称为“新荷兰”。澳洲大地从此在地图上,分东部“新南威尔士”和西部“新荷兰”。

库克虽未搞清澳洲岛有多大,却搞出了“一地两名”,生硬划出东部归皇家所有,西部随它叫“新荷兰”。

胆大妄为。当时这么做,据说确实有些惶恐不安,真担心激怒荷兰。因为害怕会挑起国家冲突,导致荷兰与英国开仗,直接反对国王乔治三世。幸运什么也没发生。库克后来于1772和1776有两次绕太平洋岛航行,却没有机会再来澳洲海岸。其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

4.谁是“澳洲之父”

东海岸现今昆士兰北部获得岛、悉尼植物湾和维多利亚北部的希克斯(Point Hicks),都与库克这次航行涉足有关。希克斯以其船第一助理希克斯(Zachary Hicks)名命名。无怪乎人们要认库克为发现澳洲之父。

“库克船长小屋”成为墨尔本的景点。墨尔本建市100周年,商家拉塞尔爵士用800英镑,买下库克在英国约克夏郡的住所,拆迁海运并照原样组装,落户墨尔本菲茨罗伊公园内作为永久保留。

近年有史家认为,论地位职位重要,担任过皇家协会会长班克斯,才是建澳洲殖民地之父。这位“植物兄”(plant guy) 因亲见过晚秋植物湾的草色大地,曾于1779年向英政府直接提议,植物湾可用于流放地。此前英国于1650-1775年已输送五万囚犯到美国殖民地。

若说最后对澳洲大地海岸线勘探有突出贡献的人,应是弗林德斯(Matthew Flinders)。在囚犯基地建立不久,1795年,他用不到两米长小船,绕杰克逊港,了解内海河地貌。不久第二任澳洲总督上任,提供给他大船。他和团队于1798年绕范迪门之地海航。这才了解其仅是个与大陆内地隔离的海岛。

在1802年,他开始11个月绕澳洲岛的环行。不但证实西部“新荷兰”与东部“新南威尔士”是同一个大岛,而且他率先统称这大板块为“澳大利亚”。

弗林德斯返回英国后,没有再回过来。他在法英拿破仑战争中(1803-1810),不幸作为战俘被关押。在40岁去世的前一天,他出版了重要历史著作《南方大陆行》(A Voyage to Terra Australis, July 1814)。做实他最早用今日的国名“澳大利亚”。

欧洲人早对澳洲大岛感兴趣。法国人重视自然,与荷兰人关注海洋,都有要知识不要土地的热情,这直接让他们与澳洲大陆擦肩而过。进入十八世纪中叶,早年海洋强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渐次衰落,而英国和法国取而代之为海上强国。英与法尚有一搏。

英国在七年战争后(1756-1763),控制了北美和印度,而法国占有西印度几个岛屿。在美国独立战争(1774-1783)中,英国又几乎失去了北美。这导致英国从大西洋转到太平洋。

法国从未放弃寻找机会,处处与英国争夺海外殖民地。这个威胁存在,让英国处处戒备,只等时机尽快占有领地。

5.法国探险家

法国早觊觎海外建殖民地。也有经验,如1608年在当今加拿大建新法兰西首府魁北克城。到澳州最早科学考察船,由吉特(Abraham Duquesne Guitton)领航。1687年,他的船队,经泰国南下,见过当今西澳的沿海。其后,他侄子的船队据信不仅来过“新荷兰”,还在珀斯黑天鹅河上岸,曾向法国政府提议建殖民地。

法国船自到过昆士兰大堡礁一带后,便没有再继续考察,直到1766年,才恢复停止七十九年后对印度洋的探险。

到1772年,一艘法国船来到澳洲西海岸,还在荷兰人曾来过的地方上岸。这是个曾被荷兰人命名的西澳北部德克哈托格岛(Dirk Hartog)。船长(Francois de Saint-Alouarn)  不仅声称土地归法国所有,还把一些银币放进玻璃瓶埋在沙里。据说现在法国人要据此打国际官司,要回领土权。

法国人早已忘记这个岛,同写“到此一游”的游客那样再也没来过。幸运的是,船长那个瓶子竟然于1998年被发现。同年,法国还有一艘船进入范迪门之地。船长与土著人发生冲突。一个船员被茅枪刺中腿,而一个土著丧命于枪下。这应是欧洲人最早枪杀土著人第一枪。

1788年,一艘法国船在植物湾考察,而英国此时刚送囚犯到此建立殖民地。法国的船队,与英国的船队,虽彼此对立,却相安共处,太平无事。六周后,法国船离开继续其海上考察。

法国大革命后(1789),其推翻君主,成为激进思想的暴力政府。法国张扬的自由平等博爱精神和暴力革命,对君主制的英国,立即构成直接威胁。英国与欧洲同盟一起,努力扑灭其革命烈火(1793)。虽有短暂和平,拿破仑称帝后(1804),又直接发起对抗英国战争。直到1815年滑铁卢战败法国,英国才取得海上和陆地的控制权。

尽管受内地战争影响,法国寻找海外殖民地梦想却未泯灭。期间,1792年和1802年,法国考察船转向范迪门之地,并到了现今西澳。在那里停留好几个月,忙于采集植物动物标本。这做者无心看者有意,惊吓忙于建囚犯基地的英国人。

6.疑心威胁

英国担心法国船有政治目的,赶紧派船到这些地方,插上英国旗,行使领土主权。而此时介于维多利亚与塔斯曼尼亚海峡的国王岛,正在法国船的眼底下。先来先得。法国人本应仿效,来个主权声明,却根本没兴趣。

针对法国船围绕大岛的考察活动,英国很快就意识到危机存在,赶紧从悉尼送海军到范迪门之地,并宣称其拥有主权(1802)。接着从伦敦送军人和囚犯,赶到当今墨尔本的菲利普湾(1803)。

仅是因为发现其不适宜定居后,这批人与其他分队才进驻当今塔州霍巴特。同时,还有其他分队,发现塔斯曼尼亚北部劳斯顿( Launceston)可作为殖民地(1804)。

与此同时,在离悉尼北部一百公里外的亨特河口处,建立纽卡索囚犯重罚地。只要有人在,便担保了土地主权。

法国船长都匹( Louis-Isidore Duperrey) 于1822年虽独自探险,却于1824年被指令到悉尼港区。幸好他没有去英国正计划作为殖民地的西澳黑天鹅河。另一艘法国船奉命到澳洲东部,在1825年年中,一直侦探悉尼的情况。

敌船法国人频繁出现的担忧,促使英国赶紧行动。在1826年圣诞节,东部派出卫戍部队,扎营澳洲西部,并以国王名义宣称其拥有这片后来称之为“西金山”的大地。

至此澳洲的东、南、西部都被英国独自宣布占有。剩下最北处,法国还有机会。

1838年,法国船到新南威尔士后,转向北部,接近达尔文地区。那里澳洲开拓者尚未涉足。幸好法国人没看上眼。他们以极差的干燥气候、极多的苍蝇蚊子蚂蚁为理由,放弃了把此地作为殖民地的最后机会。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回想1788年第一船队到达悉尼湾后,同时有两艘法国科学考察船,也抛锚此地。他们虽没有占地的野心,却让英国人心有余悸,疑虑加大。

法国此后虽不再与澳洲大地有缘,可他们在南太平洋许多探险的科学考察,特别围绕塔斯曼尼亚一带,留下了许多以法文命名的地方。英国讲实际,有领土权后,尽量保留先行者的名誉,维护这些知识产权。

7.建殖民地目的

荷兰人虽最早宣称领地权,可是因他们的忽略或能力,没有留下任何持久根据地或定居点。见英国行为,“新荷兰”改变了颜色,成了英国的新领地。虽不满,只能望洋兴叹,无可奈何。若荷兰、法国拥有其中部分领地,澳大利亚历史必会不同。

英国输送囚犯是要在澳洲建立一个处罚殖民地。这个简单计划到后来讨论变得越来越复杂。史学家的任务不同于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政治家,而是相反。争议难免。

流放囚犯是英国和爱尔兰法律体系组成部分。贫困带来犯罪案增加,警力不足,政府靠严厉处罚,已无法遏制,于是想到流放方式。当时法律从严。通常盗窃罪判七年,偷东西超过一先令(相当今日50澳币)绞死。

实践中,法官和陪审团倾向于把死刑减轻。因人多监狱拥挤、卫生条件差,就以流放囚犯作为一种处罚,送他们到陌生的大西洋。在17、18世纪,作为劳动力送到美国和西印度,多以七年劳动力卖给农场主和种植园主。

1775年,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虽已停止输囚,每年还判千人流放。

1776年,美国独立,英国失去了可直接输送囚犯的美国殖民地。在政府企图为这些“劳力”寻找新市场失败后,便想到建立囚犯殖民地。为此,王室为帝国利益出资,雇佣这些囚犯。

在调查几个地点主要非洲之后,最后有些迫不得已选择最偏远的澳洲。这也是为何失去美国12年后即1788年才进行设点的原因。

政府关注点在如何打发这些英国已无地方收留的囚犯,适当运用处罚地安置他们,用此强迫劳动力建一个殖民地。有史家强调其匆忙,有史家侧重其扩展帝国在东方的利益。更有史家以英国社会太严厉,争议这些小偷是否是真囚犯。

史家对建“纯流放地”的理由,有质疑的道理。自然,英国从地缘政治考虑,建殖民地有其战略的考量。若能在此立足,一方面防止欧洲敌对国扩张其帝国版图,一方面便于设海军基地,为进军亚太地区。(下期续)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