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3】第二部分:欧洲人探险

【澳大利亚史话3】第二部分:欧洲人探险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2-06 13:53:02 点击:

5.与世隔绝的文明

梦是他们聚在一起的时间。西方人习惯把自然与超自然、过去与现在、神圣与亵渎细分开,而土著梦故事却粗揉合在一起,如中国古人有混沌创世纪。

原住民的世界,过去延续到今天,没有结束,没有开始。因为不能转译翻译,本土人坚持要把“梦创”用他们语言来表述,而人类学家想到造一个新词“无时不在”(the everywhen)来替代。

除这个梦信仰,土著文化包含敬仰的圣地,有特别植物动物的图腾。这些仪式通过老人述说或歌舞或图画,传给年轻一代。那些类似X光透出骨架的壁画,尤其以“圆点”构成的色彩图画,成为原住民艺术最具特色的形式。

澳洲原住民有自己的语言。他们部落分散,族群不大。一般少于100人,最多也不过1,500人。他们讲500-600多种方言和语言。有专家认为,长期进化演变,所有土著语言可归纳为两大群体,即

Pama-Nyungan 和非non-Pama-Nyungan。前者占人口90%。目前仅有20种语言能有效地传给下一代孩子们。

他们靠自身文化凝聚力,借故事、歌曲、仪式流转传承,在萨赫尔板块维持了人口与资源的平衡。他们在欧洲人进入前,人口有70至100万或另一说法20万至125万。足够人口、足够健康、足够安全,与大地相安为生、与日月同辉存在。

他们视自己为土地的守护者,与土地保持互惠的双行关系。通过火烧更新和其他仪式,保持土地平衡和遗传祖先精神。不奇怪,他们后来至今依然与欧洲人争神圣的土地。

欧洲人进来,根本没有考虑他们的存在,认定土地无人问津。何论其有文明。欧洲人企图从肉体上消灭或精神上改造他们的目的收效甚微,即使强行把他们孩子从其父母手里夺走。“被偷一代”(Stolen Generations)留下历史记忆。

进入多元文化社会,原住民的基本诉求是保持自己民族特征,有特权管理自己社区、组织和土地。至于建立独立的原住民自治区也是激进人士的目标。

总而言之,当欧洲人来后,他们没想到这是与世隔绝的文明大地,而居住在土地原住民也没想到,如同今人想象的外星人,有天会进来,很快干扰并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

6.原住民的抵抗

原住民的抵抗问题,在1970年以前史书是个不存在或不受重视的问题。通常假定,原住民并无有效地抵抗英国人进来,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强大组织,也没有武装力量。其“抵抗”的“阻挡”这个意义不存在。因此,普遍认可那些进入大地的人是“置业者”而非“入侵者”。

改变这个假想说,经历两个时期。一是早期史家检验事实、发生案件,发现那些“原住民被动”与“和平占有”的说法站不住脚。1970-1980出版著作,记录许多地区血腥冲突,有其团体行为、个人游击战和其他武装抵抗形式。这些氏族群体和个人英雄以爱国者、捍卫者和反抗者进入“伟人祠”,渐为大众熟悉了解。如新州悉尼Pemulwuy(c.1750-1802),新州Mosquito(--1825),

新州军阀Windradyne(c.1800-1829),塔州Mannalargenna(c1770-1835),塔州北部Walyer,西澳的Yagan(-1833),

西澳南部Calyute, 西澳金伯利Jandamarra(c.1873-1897),北领地野地王Nemarluk(-1940)。其简历和其他著名人士可从《原住民百科全书》(1994)寻查。

二是1980-1990年,史家从原住民访谈、技巧、魔力和证词,改变权力中心的概念,不再强调一方是完全控制,另一方是无选择或“零和博弈”(zero-sum game)。重视“抵抗”的不同方式,有主动和被动,有组织和临时,有团体和个人,有男人和女人,涉及政治、经济和文化。“边疆”理论(frontier)经美国史家提倡广为应用。雷诺(H.Reynold)著《边疆的另一边》(1981),既检验原住民首次碰见欧洲人反应,又寻找他们如何企图行动与之联系。边疆冲突包括牧场主财产、边缘营地、机构行为如儿童之家、传教士、保护区和狱中犯人。原住民人口发展和1920年后建立团体、主张平等、索赔土地、维持和传输传统文化等问题,得到关注。两极对立,自然受到“黑袖章”史的批评。有争议的问题是,原住民不愿改变其世界观,以不合作态度拒绝欧洲人带来的文明,因而其主权在消亡,他们的土地和生活方式都属于他人。实际状况并非如此简单。有人愿意进入文明体系,生活在新世界,如加入警察和立法会,站殖民地一方,反对原住民,所谓华语言“叛徒”“内奸”。有人很敏感,庆幸生存,继续抗议,蔑视进口宗教、欧洲体制、物质文化,甚至极端者以自我毁损、风险承担和自杀来抗争。获得全面的原住民身份认同,用其解释框架了解史实,揭示其复杂原始生活方式,写出历史平衡,成为年轻新史学家共识。

第二部分:欧洲人探险

1.荷兰人涉足

与原住民最早接触的人,是板块外的邻居。大约15世纪(1400),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渔民和商人,开始与北部土著人有接触。马卡人(Macassan)

大约在1600年便来澳洲北部捕海参,常与当地人联系。

他们间似乎没有利益冲突,各顾各。欧洲探险家时有光顾,全无占有之心,来去仅是满足寻找好奇的事物。

大航海时代始于1480。 最早行动者是葡萄牙和西班牙。他们要寻找进入东方水路,拓展未知世界的边界。促使他们行动的只有两个动机即“上帝和黄金”。

荷兰海洋商船先崛起。这是地缘政治的结果。荷兰新教徒与罗马天主教一直较劲。荷兰人在摆脱西班牙帝国统治后,与葡萄牙争夺里斯本的东方香料市场。虽失败,仍思进取,努力寻找获得香料源的新天地。

穷则思变,求富要走出去。1595年,他们在印度尼西亚建立殖民地,随后成立贸易活跃的荷兰东印度公司(1602)。

荷兰因而最早留下了探险澳洲大陆的足迹。澳洲地理上使用过的名字可见他们的敢为人先。

新荷兰。澳洲最早一个洋名字。 1606年,荷兰船手杰西(Willem Janszoo)进入澳州,第一次登上昆士兰最北端约克角 (Cape

York)。这是欧洲人最早意识到澳大利亚存在的地方。与后来人猜测1421年郑和下西洋就有中国人到过达尔文的传说不同。1623年,荷兰船上岸后,与土著人有过交战。一船员被杀死。尽管没有留下任何好感,毕竟是个新收获。荷兰人把澳洲这块大陆与自己国家联系,称之为“新荷兰”。

托雷斯海峡。此得名于葡萄牙水手托雷斯(Luis Vaez de

Torres)。就在荷兰船登陆约克角几个月后,托雷斯的船队在与其他船队分开后,穿过了澳大利亚与新几内亚之间的海峡。 他似乎应看到澳洲大陆,却没有特别报告这个海峡和大陆的联系。因此,荷兰航海地图没有标出它。直到1770年英国库克船长(James Cook)到此,不抹杀前辈之功,便用托雷斯姓命名海峡,确立其是一个与大岛陆地分隔最近距离的海峡。

2.库克和班克的航行

范迪门之地即后来塔斯马尼亚岛。1642年,荷兰船手塔斯马(Abel Tasman)受命探险,从澳洲东南部往下,进入一个岛,命名范迪门之地(Van

Diemen’s Land),以表示对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范迪门(Anthony Van Diemen) 的敬意。澳洲一直使用其名,仅是到1853年才改名。1856年自治政府建立后正式启用塔斯马尼亚。

荷兰这次航海还同时发现新西兰和斐济岛。到新西兰后,塔斯马受到毛利族人攻击。比较可见,毛利人比澳洲原住民的精神意志更强悍、土地意识更明确、文化传统更凝聚。

最早登陆澳洲大地的英国人,虽不是库克船长和班克植物学家,却以他们探险为最有成效,为扩大殖民地计划奠基,同时开展太平洋生物科学研究。

库克之前,英国人已进入澳洲沿海。1622年,英国一艘名为特立尔号(Triall)船,进入西澳海域后,撞上岩石。水手逃到雅加达而幸存。1681年,伦敦又送船绕澳洲西部,未有证据上岸。

1688年,英国海盗丹皮尔到东南亚,为躲避荷兰和英国船追捕,进入菲律宾的东部和印度尼西亚的南部,停泊蒂文。转南后,登陆澳洲。回来后他出版了一本畅销的旅行记。

1699年,丹皮尔不再是个海盗身份。受皇家协会支持,带船出海。同年7月,他在西澳的沙克湾上岸,继续往北行1,600公里。在库克船长进入澳洲东海岸前,他虽没有什么重大发现,却在其《新荷兰航海行》书里,描述了岛上不为人知的植物和动物品种,特别对土著人生活有个人的观察判断。

库克出海的重要,也许可从时间差见出。自丹皮尔登陆后七十一年,英国便再也没有派船到那里。欧洲其他国家的活动也十分有限。隔代亦隔世。

荷兰于1705和1756年两次探险之后,由于对这个南部岛屿没有获得什么新印象,他们只好放弃南太平洋,把这个大陆留给土著人和那些翻船避险的过客。

1770年是英国名誉上拥有澳洲年,而18年后的1788年才实际占有。皇家协会获得国王乔治三世准许,得到 4,000英镑赞助。派出有北美经验的船长库克,驾驶“努力号”(Endeavour)前往南海考察。5.与世隔绝的文明

梦是他们聚在一起的时间。西方人习惯把自然与超自然、过去与现在、神圣与亵渎细分开,而土著梦故事却粗揉合在一起,如中国古人有混沌创世纪。

原住民的世界,过去延续到今天,没有结束,没有开始。因为不能转译翻译,本土人坚持要把“梦创”用他们语言来表述,而人类学家想到造一个新词“无时不在”(the everywhen)来替代。

除这个梦信仰,土著文化包含敬仰的圣地,有特别植物动物的图腾。这些仪式通过老人述说或歌舞或图画,传给年轻一代。那些类似X光透出骨架的壁画,尤其以“圆点”构成的色彩图画,成为原住民艺术最具特色的形式。

澳洲原住民有自己的语言。他们部落分散,族群不大。一般少于100人,最多也不过1,500人。他们讲500-600多种方言和语言。有专家认为,长期进化演变,所有土著语言可归纳为两大群体,即

Pama-Nyungan 和非non-Pama-Nyungan。前者占人口90%。目前仅有20种语言能有效地传给下一代孩子们。

他们靠自身文化凝聚力,借故事、歌曲、仪式流转传承,在萨赫尔板块维持了人口与资源的平衡。他们在欧洲人进入前,人口有70至100万或另一说法20万至125万。足够人口、足够健康、足够安全,与大地相安为生、与日月同辉存在。

他们视自己为土地的守护者,与土地保持互惠的双行关系。通过火烧更新和其他仪式,保持土地平衡和遗传祖先精神。不奇怪,他们后来至今依然与欧洲人争神圣的土地。

欧洲人进来,根本没有考虑他们的存在,认定土地无人问津。何论其有文明。欧洲人企图从肉体上消灭或精神上改造他们的目的收效甚微,即使强行把他们孩子从其父母手里夺走。“被偷一代”(Stolen Generations)留下历史记忆。

进入多元文化社会,原住民的基本诉求是保持自己民族特征,有特权管理自己社区、组织和土地。至于建立独立的原住民自治区也是激进人士的目标。

总而言之,当欧洲人来后,他们没想到这是与世隔绝的文明大地,而居住在土地原住民也没想到,如同今人想象的外星人,有天会进来,很快干扰并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

6.原住民的抵抗

原住民的抵抗问题,在1970年以前史书是个不存在或不受重视的问题。通常假定,原住民并无有效地抵抗英国人进来,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强大组织,也没有武装力量。其“抵抗”的“阻挡”这个意义不存在。因此,普遍认可那些进入大地的人是“置业者”而非“入侵者”。

改变这个假想说,经历两个时期。一是早期史家检验事实、发生案件,发现那些“原住民被动”与“和平占有”的说法站不住脚。1970-1980出版著作,记录许多地区血腥冲突,有其团体行为、个人游击战和其他武装抵抗形式。这些氏族群体和个人英雄以爱国者、捍卫者和反抗者进入“伟人祠”,渐为大众熟悉了解。如新州悉尼Pemulwuy(c.1750-1802),新州Mosquito(--1825),

新州军阀Windradyne(c.1800-1829),塔州Mannalargenna(c1770-1835),塔州北部Walyer,西澳的Yagan(-1833),

西澳南部Calyute, 西澳金伯利Jandamarra(c.1873-1897),北领地野地王Nemarluk(-1940)。其简历和其他著名人士可从《原住民百科全书》(1994)寻查。

二是1980-1990年,史家从原住民访谈、技巧、魔力和证词,改变权力中心的概念,不再强调一方是完全控制,另一方是无选择或“零和博弈”(zero-sum game)。重视“抵抗”的不同方式,有主动和被动,有组织和临时,有团体和个人,有男人和女人,涉及政治、经济和文化。“边疆”理论(frontier)经美国史家提倡广为应用。雷诺(H.Reynold)著《边疆的另一边》(1981),既检验原住民首次碰见欧洲人反应,又寻找他们如何企图行动与之联系。边疆冲突包括牧场主财产、边缘营地、机构行为如儿童之家、传教士、保护区和狱中犯人。原住民人口发展和1920年后建立团体、主张平等、索赔土地、维持和传输传统文化等问题,得到关注。两极对立,自然受到“黑袖章”史的批评。有争议的问题是,原住民不愿改变其世界观,以不合作态度拒绝欧洲人带来的文明,因而其主权在消亡,他们的土地和生活方式都属于他人。实际状况并非如此简单。有人愿意进入文明体系,生活在新世界,如加入警察和立法会,站殖民地一方,反对原住民,所谓华语言“叛徒”“内奸”。有人很敏感,庆幸生存,继续抗议,蔑视进口宗教、欧洲体制、物质文化,甚至极端者以自我毁损、风险承担和自杀来抗争。获得全面的原住民身份认同,用其解释框架了解史实,揭示其复杂原始生活方式,写出历史平衡,成为年轻新史学家共识。

第二部分:欧洲人探险

1.荷兰人涉足

与原住民最早接触的人,是板块外的邻居。大约15世纪(1400),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渔民和商人,开始与北部土著人有接触。马卡人(Macassan)

大约在1600年便来澳洲北部捕海参,常与当地人联系。

他们间似乎没有利益冲突,各顾各。欧洲探险家时有光顾,全无占有之心,来去仅是满足寻找好奇的事物。

大航海时代始于1480。 最早行动者是葡萄牙和西班牙。他们要寻找进入东方水路,拓展未知世界的边界。促使他们行动的只有两个动机即“上帝和黄金”。

荷兰海洋商船先崛起。这是地缘政治的结果。荷兰新教徒与罗马天主教一直较劲。荷兰人在摆脱西班牙帝国统治后,与葡萄牙争夺里斯本的东方香料市场。虽失败,仍思进取,努力寻找获得香料源的新天地。

穷则思变,求富要走出去。1595年,他们在印度尼西亚建立殖民地,随后成立贸易活跃的荷兰东印度公司(1602)。

荷兰因而最早留下了探险澳洲大陆的足迹。澳洲地理上使用过的名字可见他们的敢为人先。

新荷兰。澳洲最早一个洋名字。 1606年,荷兰船手杰西(Willem Janszoo)进入澳州,第一次登上昆士兰最北端约克角 (Cape

York)。这是欧洲人最早意识到澳大利亚存在的地方。与后来人猜测1421年郑和下西洋就有中国人到过达尔文的传说不同。1623年,荷兰船上岸后,与土著人有过交战。一船员被杀死。尽管没有留下任何好感,毕竟是个新收获。荷兰人把澳洲这块大陆与自己国家联系,称之为“新荷兰”。

托雷斯海峡。此得名于葡萄牙水手托雷斯(Luis Vaez de

Torres)。就在荷兰船登陆约克角几个月后,托雷斯的船队在与其他船队分开后,穿过了澳大利亚与新几内亚之间的海峡。 他似乎应看到澳洲大陆,却没有特别报告这个海峡和大陆的联系。因此,荷兰航海地图没有标出它。直到1770年英国库克船长(James Cook)到此,不抹杀前辈之功,便用托雷斯姓命名海峡,确立其是一个与大岛陆地分隔最近距离的海峡。

2.库克和班克的航行

范迪门之地即后来塔斯马尼亚岛。1642年,荷兰船手塔斯马(Abel Tasman)受命探险,从澳洲东南部往下,进入一个岛,命名范迪门之地(Van

Diemen’s Land),以表示对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范迪门(Anthony Van Diemen) 的敬意。澳洲一直使用其名,仅是到1853年才改名。1856年自治政府建立后正式启用塔斯马尼亚。

荷兰这次航海还同时发现新西兰和斐济岛。到新西兰后,塔斯马受到毛利族人攻击。比较可见,毛利人比澳洲原住民的精神意志更强悍、土地意识更明确、文化传统更凝聚。

最早登陆澳洲大地的英国人,虽不是库克船长和班克植物学家,却以他们探险为最有成效,为扩大殖民地计划奠基,同时开展太平洋生物科学研究。

库克之前,英国人已进入澳洲沿海。1622年,英国一艘名为特立尔号(Triall)船,进入西澳海域后,撞上岩石。水手逃到雅加达而幸存。1681年,伦敦又送船绕澳洲西部,未有证据上岸。

1688年,英国海盗丹皮尔到东南亚,为躲避荷兰和英国船追捕,进入菲律宾的东部和印度尼西亚的南部,停泊蒂文。转南后,登陆澳洲。回来后他出版了一本畅销的旅行记。

1699年,丹皮尔不再是个海盗身份。受皇家协会支持,带船出海。同年7月,他在西澳的沙克湾上岸,继续往北行1,600公里。在库克船长进入澳洲东海岸前,他虽没有什么重大发现,却在其《新荷兰航海行》书里,描述了岛上不为人知的植物和动物品种,特别对土著人生活有个人的观察判断。

库克出海的重要,也许可从时间差见出。自丹皮尔登陆后七十一年,英国便再也没有派船到那里。欧洲其他国家的活动也十分有限。隔代亦隔世。

荷兰于1705和1756年两次探险之后,由于对这个南部岛屿没有获得什么新印象,他们只好放弃南太平洋,把这个大陆留给土著人和那些翻船避险的过客。

1770年是英国名誉上拥有澳洲年,而18年后的1788年才实际占有。皇家协会获得国王乔治三世准许,得到 4,000英镑赞助。派出有北美经验的船长库克,驾驶“努力号”(Endeavour)前往南海考察。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