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笑在澳洲——第十五章平静地步入跨国婚姻

笑在澳洲——第十五章平静地步入跨国婚姻

来源: 作者:姜晓茗 时间:2017-02-09 15:17:59 点击:

                                                1

放下绿卡的问题不谈,看看尤雅茗和达瑞的交往过程吧。

尤雅茗和达瑞刚认识两个月,达瑞就通过邮件跟她表达了想跟她结婚的愿望。尤雅茗俏皮地回复,请问你今年几岁,往往男性少年比较容易很快动心哟!

其实尤雅茗有自己的打算,她不想这么快就走入婚姻,尤其是这种犹如摸着石头过河的异国婚姻。

当时的她,从一名一无所有的留学生一跃成为小白领,加上独立技术移民的申请已经完成递交,她的脖颈异常地挺拔,浑身的毛刺从未有过的尖利密集,终于挺直了的腰杆几乎有了病态的弧度。

同时,作为一名独身两年的成年女性,独自在异国他乡的她又是那么渴望一个男人的怀抱,她宁肯为此丢盔弃甲束手就擒,宁肯低下她高傲了没几天的颈项,宁肯把浑身的毛刺都柔顺成温柔的缠绕……

过往失败的婚姻经历也让她知道,婚姻其实和事业一样,仅有真诚和热爱是不够的,婚姻更需要智慧。在国内,离婚的女人往往不因为苦难的遭遇被人同情,而是被看做人生的失败者,继之遭到某种歧视。她们努力,就说她们是“自卑”;她们不努力,就说她们“心理变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如果离婚女人的父母迫于四邻的目光而向这个女人施压,不,不用施压,其实只需要几个词语甚至几个眼神就足以让缺爱的中国女人乱了方寸,要么自暴自弃,要么在思维还来不及调整的时候就匆匆再嫁。

如今,熟龄的尤雅茗几乎抛却一切,飞越千山万水来到了澳洲,她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在还未探清水之深浅的情况下就闭上眼睛一头扎进去?父亲曾经告诉过她,再苦再难,也不要忘记初衷。地理上,她不去支援澳洲的边疆,同样,婚姻上她也不要做一个澳洲婚姻饥渴者的支援者!她想要一头扎进去的是爱情,而不是分不清是爱还是不爱的稀里糊涂的婚姻。她渴求的婚姻里充满了平等的爱,深切的关怀,十足的欣赏,和彼此携手走一生的坚定信念。

享受爱情的“扎猛子”和结婚的“扎猛子”有着天壤之别:前者若是失败了,有一天睁开眼还可以游上岸;如若后者失败,则意味着泥足深陷,定然让人后悔莫及。如今的尤雅茗后无追兵,前有外援,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婚前拨开浮萍和杂草,擦亮双眼了。

达瑞的第一次小规模试探性求婚当然以失败告终。

                                                2

形容热恋有个词语,叫做“干柴烈火”或者“如胶似漆”。

但他俩的恋爱似乎两个都不是,他俩喜欢待在一起的原因是,他们彼此不需要特别的语言,也不需要设计一些出奇的情节,但是有种感觉指引着他们互相贴近。肉体的亲近导致了精神的更多吻合,精神的亲近又让肉体更加相互吸引,有时他们可以聊上一整天,有时语言竟成了多余的表达方式。他俩的相处就像是一叶小舟在碧波粼粼的水面上滑行,一切顺着微风的方向,恣意随性。

他们之间也不乏小小的束缚,但那种束缚带给彼此的却是因为力道恰到好处而衍生出来的舒适和彼此肌肤相亲的安宁。他们之间也有小要求,但这些小要求在爱的名义下,竟然都演变成了对彼此深爱的明证。

因为怕疼,三十好几的尤雅茗一直没有穿耳洞,其实更因为她一直不知道到底怎样的一个人可以让自己“为”他穿耳洞。

认识达瑞后的第三次见面,他们在一家意大利餐馆吃饭。幽静的角落,面前的小香烛把最强的光点照在尤雅茗秀气的尖下巴上,刻意被装饰过的眼睫毛每一下扑闪都会搅起一圈涟漪,一种带着温暖的暧昧荡漾在两人之间。达瑞手持一杯酽浓的红酒,红酒上漂着金色吊灯反射的细碎光芒,达瑞绿栗色的眼睛里含着晶莹的小星星,目光温柔地问:“你怎么没有耳洞呢?”

尤雅茗轻描淡写地回答:“我怕痛。”

他温柔地说:“一点都不痛的。”

尤雅茗斩钉截铁:“我不信,我不穿。”

他小口抿着酒,微低着头,抬着眼帘看着她说:“你看你有多么美好的微笑,如果加上两个耳环,你的微笑就会被延伸到耳朵上,那样会更美丽的。”

从此以后,这个话题就从来没从他嘴里离开过。从最初的建议、劝说、引诱,后来几乎变成了乞求。跟A朋友吃饭,他会说,你看A的耳环多漂亮!跟B朋友吃饭,他会说,你看B的耳环跟她的衣服多配!后来,所有的朋友都知道达瑞希望尤雅茗打耳洞了。

谈恋爱中的女人,哪个不会耍一点儿花枪?问题是花枪之下定然有个心结。尤雅茗也知道,耳洞的痛只是个借口,她只是还不肯让他在自己身体上留下痕迹。

后来达瑞的一点一滴的努力逐渐融化了尤雅茗,到最后,她甚至感觉自己再不打这个耳洞就是否决了他所有的努力和爱,是不尊重不爱他了。

当雅茗终于听从他的要求坐在药店里面,看着他开心地付账,对着镜子看点在耳垂上的对称点的时候,才明白,接下来,自己会被达瑞永远打上一个他的烙印,无论他们的未来怎么样,自己的耳洞将无时无刻昭示着曾经的过往……

看着他通过清澈的眼仁向自己传递那么多的鼓励和能量,她双眼一闭,耳垂突然被夹紧,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接着是虚空漫长的沉寂……

她的脸上浮现出复杂痛苦,却又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安逸表情,正如她需要爱情,却惧怕伤害。这些,矛盾着却纠缠着不可分开。

痛。真的很痛。

她看不见自己,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眼圈一定红了。

跟达瑞在一起的这段时光,快乐、轻盈,充满着希望和憧憬,洒满了明亮的阳光。这给了她坚定的内核去心甘情愿接受这份痛苦。

回到达瑞的家,他笨手笨脚地要帮她旋转耳钉,以他粗拙的手指,屏住的呼吸,蹑手蹑脚的小心……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突然觉得自己很女人。

那种带着抱怨的痛,逐渐被喜悦所取代,在她的心里慢慢漾开。

                                                   3

尤雅茗有天上网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酒窝的来历。说的是如果某人在这一世没有爱够另外一个人,在人生尽头的奈何桥上,他坚决不肯喝那可以让他忘记今生过往的孟婆汤,孟婆只好给他做上记号让他得以再次寻找他前生的恋人,代价是必须跳入忘川河,受水淹火炙的折磨,等上千年才能轮回,转世之后会带着前世的记忆、带着那个酒窝寻找前世的恋人。

达瑞本来就对尤雅茗天天宣讲的中国文化兴趣浓厚,听见这样一则故事,他摸着自己脸颊两侧的酒窝,满含深情地说,宝贝,你知道吗?我不是个有女人缘的人,我年轻的时候有很多的女孩子追求过我,但我从来没有追求过别人,你是我唯一用心追求的女人。我想,我是真的找到你了。

尤雅茗的双眼模糊了起来,看着面前这个有着栗色深情眼神的男人,曾经耿耿于怀的陈年往事此时都依稀遁去,隐没在了茫茫水雾中。那些曾经沉沉压在心头的过往,因了面前的这个男人而变得如此陌生与疏离。她远远地站在大洋的此岸,隔水遥望,彼岸的历史已经凝固成别人口中的故事。而自己已经脱胎换骨,重塑金身。

贴着厚实的毛茸茸的胸膛,恍惚中有个疑问,是否已经隔世?

前面说过,2009年9月23日,澳大利亚移民局在深重的经济危机中重新修订移民政策,尤雅茗的亲属担保类签证因为紧急程度低而被拖延至2013年底开始审理。这样,如果没有新的申请提出,那么尤雅茗需要在2010年3月15日手中所持的学生签证到期之前离开澳大利亚。还有最后一种选择就是申请为期18个月的临时签证。如果她申请了为期18个月的临时签证,却又找不到一份为期一年以上的全职工作,那么2012年9月她还是要离开澳大利亚。此时,经济危机正横扫世界各地,尽管澳洲经济损失不大,但消费者信心指数大不如前,这样的就业状况,要想找到一家本土公司签约全职工作一整年,谈何容易?这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作为熟龄女人,尤其是历经了职场锤炼的女人,在步入任何一个沙场之前,检阅一下自己的装备是最基本的。没有响当当的武器,她绝对不会豁上性命的。出了国的女人,尤其是像尤雅茗这样从高薪、稳定、让人羡慕的国有公司管理位置上辞职的女人,根本就是背水一战的哀兵,她们有的是勇气和抗击命运的意志,唯一没有的,就是退路。

盘算一下,离不得不申请18个月短期签证还有相当一段时间,尤雅茗准备跟移民局理论一番。她这种不服输的性格,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不会变,离开了生她养她的故土不会变,即使走遍全世界,她也不会改变。她就是这样的人。

她花费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写了一封陈述信,信中列举了自己作为一名非常优秀的留学生对澳洲社会每个领域的贡献;她又用一个月的时间找到过去一年半内密切接触的12个人,在每个段落的末尾是这个领域内的一到两名相对知名人士的签名。她列举了自己作为会计、采购在空调公司的重要性;她作为优秀学生的优异成绩单的铁证;她作为维多利亚州五名留学生代表之一给州议员提交的要求留学生待遇的长信及议员的回复;她在维多利亚州最大的中文学校任职,为澳洲多元文化作出的贡献;作为大中华联合会和中澳交流商会的中坚活跃分子为森林大火倡议捐款;作为双语的社区福利工作人员对华人老年人的照顾;作为华文写作者对于澳洲多元文化事务的贡献;等等。最后一条,她提到,澳洲土生土长的达瑞是她的未婚夫。

收集好了12个人的签名,她又给移民局写了一封力透纸背的信,信中说,我不同于其他一拿到澳洲绿卡就开始吃福利的移民,我是还没有移民就已经开始给澳洲社会作贡献了,如果你们中断我待在澳洲的过程,那么我所有工作的岗位都会缺乏一个像我一样的有经验有热情的员工,对于澳洲社会是个损失,这也有悖于澳洲移民法的精神。当然我有一名澳洲土生土长的男友,我可以选择嫁给他获得澳洲绿卡,但是,我不想,因为我希望在步入婚姻之前保留我的尊严,请签证官成全。

达瑞认真看了这封已经签好了11个人名的信,无比心痛地拥抱着她说,宝贝,我不希望你辛苦,如果移民局不批,求你嫁给我好吗?

尤雅茗咬着牙恶狠狠地说,他们一定会批的,否则,我就回国!澳大利亚国11个地方缺我一个有价值的人他们都不在乎,那我就要让澳大利亚国的一个公民受苦!受相思之苦!我要报复!

达瑞苦笑着摇着头,帮她把字端端正正签好。

                                                  4

大家都称呼澳大利亚为骑在羊背上的国家,估计澳洲移民局发出的回函也是绑在羊背上从堪培拉发到了墨尔本,到达尤雅茗手上已经是11月中旬了。

移民局并没有因为尤雅茗的“优秀”和“煽情”而感动,可能他们收到的比她更优秀的人的申请多了去了,也可能申诉书写得比她更煽情的也海了去了,复信只有寥寥几句官话:亲爱的申请者,您发来的信件已收到。您若有任何与申请有关的问题,请致信澳大利亚移民局××信箱。祝好。

其实,最让人丧气的,不是刚硬的回绝,因为有时刚硬的回绝可能激起你更加高昂的斗志,再一番枪林弹雨的言辞投将过去,对方说不准就被你刚烈的意志改变了主意;最可怕的是对方冠冕堂皇的敷衍和冷漠,对你等闲视之。仿佛一个高级拳击手,出拳后发现,其实敌人早就已经转身,只给你一个冷冷的背影。

尤雅茗低落的情绪自然被达瑞看在了眼里。于是在他得知这个回复的第一时间向她求婚了。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之一。他知道,她善良、敏感、高傲、倔强,她对于超过了基本生活保障之后的物欲可以做到心静如水,她为人阳光不乏俏皮,同时却有着绵细的神经。他敢于去推断,她更在意的是他是否将钻石跪送给她,而不会太在意他奉上的钻石的尺寸。他打定主意,要让她铭记这一刻一辈子。

听着她满怀悲愤地把移民局的回复说完,与她肩并肩坐在山坡上的他眼睛里闪过狡黠欢欣的笑,他穿着还未来得及脱下的工作服,突然转身单腿跪地,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红丝绒的小盒子,俯视着正坐在草地上的她,笑容朗朗地说:“May I marry you?Please?”

惊讶中的尤雅茗转过头,看到戒指的一刹那,仿佛遭遇了强震,瞬间就泪流满面。她不是没考虑过嫁给他,她也不是不愿意嫁给他,她只希望自己历尽千辛万苦,飞越千山万水,离开那么多口舌是非之后,能隐秘地享受一段长长的如澳洲蓝天白云一样纯净的爱情。如今,移民局将这份到手的奢侈无情地击碎,这样状况下的求婚,幸福已被齐脚踝生生砍伤。

她一直苦苦追求的绿卡如今近在咫尺,她想敞开胸怀诚心接纳的纯真爱情却躲在绿卡的身后让她无法畅快触摸。她接受不了这样的本末倒置,这样如鲠在喉的本末倒置!

更让她痛苦的是,这样的本末倒置却是目前唯一的解决方案!

这让她蓄了很久的眼泪奔涌不止。她的眼泪以悲愤领军,混杂着深刻的无奈,强力的抗拒,莫名的感动,狂泻的失望,滚滚而出。

世界上的爱情大抵有两种,一种是在乎回报的,一种是不在乎回报的。在感情上已经千疮百孔的尤雅茗一开始就设定了“在乎回报”的模式,如今这份爱情伴随着她最渴望获得的绿卡一齐现身的时候,她突然手足无措,像是小时候邻居小姐姐把她喜欢的玻璃万花筒放进了割开肚皮的泰迪熊里送给她,万花筒和泰迪熊都是她的最爱,可她不爱泰迪熊已经被开膛破肚的现实。她不知道如何剥离这两样对她同样重要的东西,她的眼泪也有一份孤独的无助。

他脸上浮现的是志在必得的微笑,他甚至已经半张开双臂准备欢迎她。他不是个善于言辞的男人,他所奉上的就是自己的一颗赤诚之心,以他对她的爱、了解和对目前局势的判断,她应该不会拒绝。

看着她奔涌不息的泪水,瞬间他有点迷惑,他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有偏差?是不是还应该陪着她再寻求其他和移民局沟通的方式而不是直接求婚?难道她还有什么其他的隐情?想到这里,再加上上次求婚失败的记录,他的心禁不住一沉,声音也禁不住颤抖了:“宝贝,你怎么了?”

尤雅茗突然开口吼道:“我要你跟我保证,你这辈子不准说我嫁给你是因为我需要绿卡,如果这辈子你胆敢有一次这么说,我一秒钟都不停,立刻离开你!You swear! Swear!(你发誓,发誓!)”

听见这和着泪水的哭诉,达瑞苦笑着摇摇头,说:“I swear, I swear!我会永远爱你并且永远不会说你嫁给我是为了绿卡。”

尤雅茗的眼泪不流了。达瑞又张开双臂,尤雅茗再次惊鹿样推开。达瑞苦笑道:“还有什么?”

尤雅茗又吼道:“还有,我这辈子的英文都不可能赶上当地人了,如果我们之间因为我英文不好出现了沟通障碍,你要是对我大声吼叫,只要有一次我就飞回中国!”

达瑞叹了一口气,终于笑出了声,说:“好,好,还有吗?”

尤雅茗的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刚刚流下的两行泪,被弯起来的嘴角挡在了腮边,像是经过一夜雨露的小荷花,闪着动人的光芒,她仰着下巴说:“你要再说一遍你刚才的话,加上了两个条件之后,那个请求才会被答应。”

达瑞一边笑着,一边张开双臂,把她的头紧紧拥入怀中,抽回右手举着钻戒,轻声地问:“My

baby, may I marry you?”

尤雅茗的眼泪又一次奔流如河,她知道,如果翻译过来,这个句子应该翻译成:“宝贝,你可以嫁给我了吧?”而不是“宝贝,你可以嫁给我吗?”

                                                   5

人年轻的时候,“变”是个有魔力的字眼,因为“变”的另一端可能连着我们向往已久的梦想,尽管这个“梦想”自己有时也会慌张变形。但好奇心牵着我们的鼻子,让再困苦的长途奔袭也变得魅力无穷。待年岁稍长,却又突然渴望起安定来,此时套在无名指上的那枚钻戒就成了定海神针。

达瑞为了尤雅茗,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在离两人上班都比较近的地方购入了一套房产。这天是他们搬家入住的一天,也是标志着他们俩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的一天。

一大早,达瑞就从他的城市出发,开车拉了一拖车的厨房和卧室用品过来,然后告诉尤雅茗他没时间到房地产中介公司拿钥匙,要她去。

到了中介公司,前台小姐喜气洋洋地把拴了鲜花的钥匙递给她,接着奉上了一大包扎着缎带的各色礼物!礼品的精美包装,鲜花的浓烈香味,售楼小姐的灿烂笑容,都给了尤雅茗极强的感官冲击,内心开始温柔地波动起来——达瑞不是没有时间来拿钥匙,新家离中介公司只有10分钟的路程,他是为了给她个惊喜,让她细细体会作为女主人的感觉啊!

到了新家,尤雅茗按照需要一点点安置了所有的厨房用品,接着是浴室用品,再接着是……雅茗看到,家的温馨,在她手下一点点显现出来。

从此,这是个有女主人的家了。

晚上12点,家里的一切终于安置妥当。他俩浑身绵软地瘫倒在床上。达瑞揽过她,在她额头上深深印下一吻,说,宝贝儿,在澳洲,你再也不是无家可归了。

睡意爱意齐齐涌来,两人昏昏睡去。

同居的生活是美好的,两个人像两种对味儿的蔬菜,放在一起,不用调料就是一盘好菜。

达瑞的前妻跟他一起长大,两人与其说是爱人,不如说更像朋友加兄弟。她脾气火爆,性格刚烈,做任何事情都爱逞强。达瑞一直以一个男人的博大胸怀包容着她,在他们共同生活10年之内从来没让她出去工作过。花钱,他给;出去旅游,他付款;喜欢房车、游艇,他日夜操劳满足她所有的物质欲望。作为澳洲本土人,他们在只有他一个人工作的情况下居然在三十出头即还清所有贷款,这种状况并不多见。作为丈夫,他认为自己尽职尽责,甚至可以说竭智尽忠,但最后她还是打碎了他为她建立的爱巢,飞了出去,只因为他外出工作两个月没有回家。

他从此害怕,害怕强势的女人,也害怕见到一个不知好歹的女性走入他的生活。但雅茗这个女人沉静时阴柔如水,让人无比眷恋与安逸;生活中明亮、健康、温暖,从不向他强求任何东西。她的简单和随性,让他感觉自己离幸福从未有过的近。她对生活充满了热爱,也挑起了他对于生活本原的情趣。她很勤奋,不用猜,她刚到澳洲时很多事情不懂,但她能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家里的一切大事小情都是她操起电话跟人谈判,她与人合伙的事业也蒸蒸日上。

所有这些,让他对她有着眷恋、爱怜、尊敬和一点点畏惧。他知道,她是一只躯体柔软却有着刚硬骨骼的动物。

他对她的爱,是360度的。

                                                      6

从曾经16个人合住一套房子的留学生宿舍搬到独栋别墅里,尽管这只是墨尔本万千房子中极普通的一套,但也足以安置她所有的欲望,不大的后花园足以让她的梦想飞翔。坐在后院的沙发上,喝一口清水,她都可以听到全身细胞舒展开的声音,她的灵魂终于可以在不曾玷污的天空中恣意舒卷了。她从此有了个“家”,在远离故土的万里之外有了个“家”,这个家给了她对抗深层焦虑的最重要的安全感。

家务分工方面,他也完全实践了他以前的诺言,负责所有的清洁工作,她负责做饭和收拾花园。应该说,同居生活升华了他们的感情,他们对于彼此的信赖更加加深了一层。

男主外,女主内,是一种传统的和谐家庭的模式。每天达瑞去上班,尤雅茗在家里料理家务,等达瑞回家时,音箱里的音乐正清亮地流淌在铮亮的地板上,空气中飘着浓浓的肉香,脱下鞋来,尤雅茗刚从冰箱里拿出的冰镇啤酒已伴着香吻温柔奉上。这样的生活,不是人间天堂吗?

一个周末,尤雅茗上完课后回家,看到达瑞在后院的沙发上喝酒,他拍打着身边的沙发示意她也坐下来,尤雅茗顺势躺倒在另外一侧,把腿搭在他的腿上,两人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风轻轻吹过,鸟儿啁啾环绕,这样的生活美好到有着绵软的质地,松香的味道。达瑞突然说,宝贝,今天我给你做了件事情。

尤雅茗问,什么事情?

他说,你别动,就在这里躺着,我去去就来。

于是尤雅茗就躺在阳光下,听见他走到书房把音乐打开了,是她喜欢的Bryan的歌曲,然后他拿着一张打印的歌词出来。

尤雅茗一看,是Heaven。

听着音乐,看着歌词,她感到达瑞在抹眼泪,慢慢地他俯身到她面前,大颗的泪珠落在她的脸上。看到他充满深情的目光,尤雅茗的眼眶跟着湿润了起来。

他吻着她的脸颊说,宝贝,你知道吗,跟你在一起的这几年是我人生中的天堂啊。我真希望自己早些认识你,虽然我知道,这并不可能。

尤雅茗抱着这个体壮如牛的男人,泪水也抑制不住滑下脸颊。拥抱着自己结实的幸福,以前所受的苦痛都变得虚无。

行舟于碧波浩荡的幸福海里,常常被偶尔溅起的幸福的小浪花打湿了脸颊。她因此变成了一个喜欢记录生活的人,每每写下一些文字,不讲顺序,不讲修辞,有了爱,再贫瘠的文字也变得耀眼。

一粥一饭中,时光缓慢飘落。

依偎在这样一个高大憨厚的男人身边,让尤雅茗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躯体里还是女性阴柔的部分多一些。他把多年独自打拼、职场商海闯荡的她,变回了女人。

这是个真男人。他那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雄性气息让她心旌荡漾。她安然地守着自己的女儿身,轻松地笑着,语气里是一种接着地气后的舒服与贴切。

这天,尤雅茗把长长的30多页的18个月的临时签证申请表全部打印好了。

可是晚上,面对着这个男人,她突然心如止水,一句话也没有说,悄悄把所有的申请表撕毁了。

她知道,她撕毁的是对未来的不确定,因为她对于这个男人信心十足。

                                                      7

澳大利亚的结婚程序跟任何其他的程序都是一样的,需要预约,而且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

这天晚上,达瑞把所有的结婚表格都打印好,请尤雅茗签字。尤雅茗握着笔,看着达瑞的脸,他的脸上没有波纹,有的是展阔的河水即将到达湖泊的平静、无声和一份瓜熟蒂落的坦然。两行清泪缓缓滑下尤雅茗的脸颊。达瑞揽她入怀,抚摸着她的头说:“宝贝,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幸福和安全。”

幸福太真太近,她用不着挣扎,用不着奔跑,只需要闭着眼睛,就能听得着。这份幸福声如击鼓,节奏稳定。尤雅茗曾经特别没有安全感,因为周围那么多曾经完好的家,一夜之间就会变得鸡飞狗跳七零八落;自己精心搭建的小家也曾经经不住风吹日晒而轰然倒塌。她以前所有的挣扎、奋起、抗争,其实都是在寻求一种保障,她幻想着用麻雀的骨骼去搭建高楼大厦。如今,她正靠在这个冲锋陷阵冲杀进来的勇士身上,耳边是满盈着幸福的“砰砰”的脚步声,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她知道自己现在过得非常美满幸福,每一天似乎都是理想人生。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即将嫁给深爱自己的人。每次无论端上的食物是什么,他都会夸张地赞誉,许多时候她甚至感觉自己太满足了,甚至会有一种隐隐的负罪感,上帝真的准备好了要对我这么好吗?将来会有灭顶之灾吗?越是这样想,她对目前的幸福就越惶恐。可是现在,幸福就在四周,它有着毛茸茸的体表,宽厚温暖的胸膛,还有着随时提醒自己幸福就在身边的心跳声。

已经一年了,两人的爱情一直保持着轻松的稳定,任何人看见他们在一起自然而然的亲密状态,都会觉得爱情的保质好像没有多么难。他们知道,“浓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正是这份真,这份淡,让他们有了一起相伴人生路的信念。

尤雅茗在达瑞怀里默默淌了一会儿泪,她知道,跨国婚姻不容易,但她不惜以身试法。她抬起眼说:“我爱你,虽然我已经过了最美的时候,但我还是很欣慰自己能在后半生最美的时候嫁给你。”

她握着笔,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感觉那真是她35年来写得最舒服、最漂亮的三个字。这三个字也是她这么多年来凭自己的意愿所做出的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是导引她未来人生的一个决定。

在离开故土一万公里的地方,她拥有了一个温暖、安全、舒适的,虽然不是富甲一方但相对富足的家。她且行且珍惜着,这样一个本质良善、身体健壮、勤劳俭朴的好男人。

                                                      8

递交好表格,两人就飞回中国拜见尤雅茗的父母。

达瑞给尤雅茗的父母磕了头。磕完头他说,年轻时说认识某人“三生有幸”和现在自己说的“三生有幸”绝对不是同样的分量,因为自己成熟了,经历了,才知道如何去放出承诺、守住承诺。他在两位老人面前郑重发誓要尽自己最大努力给尤雅茗幸福。

曾经,个性、自我、叛逆、轻率等词语是国人贴在西方男人身上的标签。在尤雅茗父母眼里,他们的婚姻肯定是易碎品。但亲眼看着眼前这个体积几乎是自己女儿两倍的男人,鬓角带着岁月的痕迹,不急不缓地说出了他的誓言,两位老人放心了。

两人的婚事经过了长辈的认可。达瑞做担保邀请了尤雅茗的父母来澳洲参加他们的婚礼。

中间还有一些波折,笔者会放到后面去说。这里说的是,最终婚礼如期举行,可惜的是婚礼前一周,尤雅茗的母亲在中国住了院。于是他们决定,退掉所有邀请的客人,只请了必要的证婚人,他们空着几百人的场地,举办了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婚礼。

登记完的下午,他俩跟自己的证婚人在市区一家百年酒店的露台上喝酒。四周音乐低沉,流淌的音符仿如绵软的波浪温柔地抚摩着脚踝,醇香的液体不疾不徐缓缓下肚。尤雅茗知道,喝下的永远只是自己心头的滋味。吹着温和的秋风,她和他的婚姻生活就从这样一个日子里,如溪水如轻风一样平淡地蔓延铺张开来了。

慢慢地,尤雅茗发现,由于达瑞受过非常正统的西方教育,做事情总是有板有眼,很多事情上,她逐渐成了随从。她也正在从操心者的位置上悄然地退出。她甚至惊讶地发现,自己其实挺享受这种仰着脸、瞪着无辜的眼睛有依靠的感觉。

人的目标是会变的,会从原来一些特别量化的东西变成一种感觉上的东西。曾经,做多大的官、挣多少的钱是她的目标,她为此扭曲了自己,弄疼了自己;如今在异国他乡,这种有所依靠的安全感成了她最大的享受,她舒展开了自己,闲适自如。

吃过晚饭,两人会去家门口附近的小湖边散步。风是干净清凉的,月色透过树的枝桠,洒在湖面上。心头那些过往的记忆,时而沉下去,时而浮上来。——似乎有好久不回忆以往了。

一天,有个朋友给雅茗打电话,俏皮地问她:“这次结婚有什么感受呢?”尤雅茗眯着眼睛,就着微风认真地说:“上次结婚,感觉仪式过后会有人生的另一篇伟大乐章掀开帷幕,胸中蕴藏一种军队合编之后力量大增的雄心,准备在这个世界上更加精彩地搏击风浪的。但这次不是,这次是两颗善良温暖的心灵的结合,没有过多的欲望,有的只是彼此的珍惜和安宁。也可以说,前次婚姻什么都不缺,只缺安宁。这次结婚之后,我突然没有了那么多膨胀的欲望,我听见了鸟的鸣叫,我闻到了花的味道,我看到了树叶被雨洗后的光亮,我像是初生的婴儿在五彩缤纷的世界里面睁开了眼睛。我从他身上获取了很多人生本原的滋养,我清晰地拥有着成熟的理智,却又体会到了初恋的感觉。过往的经历已经把我磨砺成一枚风干皱巴的蜜饯,是达瑞给我又重新加了肉和味道,又让我摇身变回一个让人垂涎欲滴的水蜜桃。这次婚姻还让我发现,人世间还有如此清澈的水源,以前浑浊的水质已经无法下咽了……”

尤雅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健谈,各类比喻如泉涌般突突冒出。她知道,是幸福,是满足,是爱情让她谈兴大发,她的灵感在磅礴奔发。

有了一个为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挣扎多年的尤雅茗终于放松下来,像是攀岩的运动员,终于攀到了顶峰,她随手把前额刘海儿向后一别,一股微风吹来,她终于可以站在山顶饱览景色了。

回想自己的一生,从5岁开始上学起,21岁大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提干、出国、打拼,一切的一切都是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自己也有过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也有过被生活的重压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但她乐观抗压的性格总能引领她继续赶路。大学毕业后这十几年的路实在太赶了,任何事情都带着很强的目的性,过分关注结果而忽略了过程。直到认识了达瑞,她才知道自己以前绷得太紧失去了太多乐趣,她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慢”生活。她知道,她需要拿出一些勇气来去彻底地告别那种不要命的快节奏,而这场婚姻,注定是要她来补课的。

她每周精心设计周末的家庭活动,她精心烹饪,她学习化妆,她学习家居布置。达瑞为了鼓励她,甚至送她一台有几十种花色针脚的缝纫机,她突然发现,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她知道,自己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破碎,是该像钻石一样绽放女人光芒的时候了。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