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成都换汇记

成都换汇记

来源: 作者:李双 时间:2020-10-21 15:33:20 点击:

因为又将奔赴澳大利亚,我需要换汇。照例去中国银行营业部。以往办过多次,很顺利。这次营业部的男经理说:“旅游?探亲?移民?不要抵满额度;不要表明移民,否则容易被外汇管理局打回来。如果被列入黑名单,你就再难换到汇了!”我说:“国家规定,个人每年有五万美金的换汇额度(换其他外币也以美金折算),只要没有超过,不管抵满不抵满,都是合法的啊!”答:“你听我的,减少麻烦!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算了算,所需外汇,换完额度后,还超过了一点。怎么办?经理说:“你现在换今年的额度,剩下一部分明年再换,额度还用不完。如果需要一次换,就只有去外汇管理局申请了!”

我想,自己光明正大,按照法规换汇,申请就申请。快步往外走。

回头看了看大厅。以往那儿常年蹲守着几个外汇贩子,我见过多次。都化装成普通人,只是斜背着胀鼓鼓的挎包,里面挤满各种外币。和银行的人很熟,就当着他们的面,与顾客讨价还价,公开交易。此时,这些散兵游勇已经不见了踪影。被招安是不可能的,一定是退隐江湖,缩在家里韬光养晦呢。“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包不包括这个?

次日去外汇管理局。按照网上的地址寻找。不是很明确。方向模糊不清,前进激情不减。坚信只要横冲直撞,终归会劈出一条路来。终于找到了,却没有这个单位,只有中国人民银行。才明白中国银行和中国人民银行,不是一回事呢。爬上高高的石级,看了看银行保安,两位,都很年轻,穿制服,一个管人员进出,一个管车辆进出。两位没有胡子,人中那一绺、腮帮、下巴,全部刮得泛青。男性特征嘛,刮那么光做什么呢?应该留着,向世界展示。好比女性,把胸部挖平才跑出家门晒太阳,岂不凄惨,而且可笑。

甲乙保安正在友好地吵架。兼听则明。拼接双方的话语,缘由是,上下班,甲喜欢走路,乙爱好骑车。各走各的不行吗?不行!两人友谊深厚,风格各异,像床底下的夜壶般,虽然见不得,但也离不得。经过多轮双边苍蝇小餐馆矮酒桌会晤,终于研究出一个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案:甲走路时,乙推着自行车同行;乙骑车时,甲跑步跟进;隔天轮换。已经顺利实施半年了,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和万分感慨:“真是一对好兄弟啊!”上一周,甲说自己连续跑了两天步,要求乙连续推两天车,乙不同意。于是连续吵架。估计会嚷嚷到下班,甚至纠缠到明年。

我决定果断干预两人的内政,于是找管人的保安打听情况。保安暂停吵架,但不答复外汇管理局的地址,反问:“什么事?”我说:“换汇!”保安又问:“你有出入证吗?”我一愣,“出入证?没有。”答:“可以押身份证。”我知道,按规定,身份证不能押,但为了办事,只好狗胆包天,违反法律。又纳闷,“你这里是中国人民银行,我找外汇管理局啊!”保安不语,拿过我的身份证,放在桌子上。那里已有四五张,并不摞在一起,而是一一摆着,排列很整齐,像是仪仗队员,可惜都仰面朝天。来办事的,就这么几个人。保安说:“等等!”开始打电话,告诉对方:“换汇……”之后,电话转给我,我对着里面说了事由,又转给保安;保安得令,递来一张出入证,说:“进去吧!30楼,2办公室。”我想,那么,中国人民银行,也是外汇管理局了。顾不得多想,脖子上挂好出入证,欢天喜地,蹄疾步乱,像一条,在2019非洲猪瘟年里,发现猪骨头的老狗般;也像一个,在2020新冠病毒年中,发现卖口罩的平民般,驰入办公大楼。

大楼外形高耸,气派,内部没有办事大厅,也不见营业部。楼下还有个保安。他远距离掠一眼我的出入证,立刻为我指明了前进方向——电梯往那边走。通道、电梯,一个人都没有,非常清净。温度比较低。有点阴森。冲向30楼。感觉到电梯明显摇晃,还有杂音。

办公室,阳光雍容华丽,从窗外扑进来,铺满一地金黄。11月份,难得!大房间,很简洁,很干净,毫无生活气息,甚至也没有办过公的痕迹。一男,始终盯着电脑。应该是在忘人做工作,而不是忘我打游戏。另有一位年轻女士,穿着得体,目光平淡,长相还看得过去。倒没有官气。她问:“卖房子了吗?移民?金额比较大?”口气不硬不软。我老老实实回答:“就一套房子,市政府分配的,没有卖。”想起那位好心的银行男经理说:“不要表明移民,否则容易被打回来。”于是狡猾地回答:“旅游探亲。金额不大,五万多美金。”女士垂下长睫毛眼帘,然后打开,语调软了一点,声音比较湿润,说:“一句话告诉你,在我们这里办汇,程序非常麻烦。公职人员,要单位出具合法收入证明,纪律检查委员会出具廉洁证明。自由职业者,要提供税单。住房也需要填报,地址、面积等等,都要填。财产金额按比例划分,不能全部汇走。并且,这种汇款可能有税,还高。你偏要找上门来缴税?硬是挡不住一颗韭菜心?时间也拖得久……反正够你来回跑路!我把情况说了,你自己选择。”进入工作状态,表现越来越好。我一听头就大了。谁遇到麻烦谁头大。女士眼神镇定安宁,是个老手,建议道:“像你这种情况,把今年的五万美金额度用了,余下的,再用明年的额度,还用不完。去银行办理就是了,不用来外汇局申请。这样最简单。”此话深深打进我的心坎,因为男经理也说过类似的话。我认为,它是我的宇宙真理。

我点头,道谢,很快告辞。

闷在电梯里,想:不能表明移民?移民成了见不得人的事?“胸怀祖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是不是不能提后面8个字了?朋友们,尤其朋友们的孩子,虽然有原地踏步的,但开赴第一世界国家去的,更多。世上最可贵的,应该是自由吧?这一定包括了迁徙自由!

到楼外退还出入证,收回身份证。

两位保安又开始吵,叫嚷得兴致勃勃,还姿势僵硬地拥抱,动作柔和地推搡,很愉快的样子。

街对面一栋高楼,有户人家的阳台上,防盗栏被香肠腊肉全部淹没。如今猪肉如金,这就是豪宅的标志。真想问问:猪,你怎么了?肉,你在哪里?

离开了外汇管理局——不,是中国人民银行,我想:为什么不挂牌子呢?是个秘密机关?就是为了躲猫猫,让老百姓找不着?

以往换汇,一蹴而就啊!难道真的“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百姓生活,百姓办事,应该越来越简便快捷啊!原本,“谁都无法阻挡中国人民奔向美好生活的脚步!”那么,大事,究竟是谁,阻挡我们免费医疗了?阻挡我们免费教育了?阻挡我们免费养老了?小事,究竟是谁,阻挡我们用自己的血汗钱,按需换汇,自由换汇了?既然管理那么严,纳闷贪官群体的几百万几千万几亿几十亿几百亿几千亿是怎么换汇的。莫非,他们有专设的通道?我无法了解国家外汇储备的构成及数据,不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反正觉得很神秘,很奇怪,很不满。何况日子已经越来越贵了,尤其二师兄的肉比唐僧肉贵了。但是必须隐忍,社会早把阉割公认成了智慧。我这种平民百姓,不敢劳烦国家机器。决定,就采纳银行男经理和外汇局女士的计谋,吃饱了撑的,不畏艰辛,把一次换汇分为两次换汇吧!唉!

好不容易过了新年,直奔中国银行,欢欢喜喜第二次换到了外汇,却一下浑身冰凉:不允许汇出去。规定是:新一年的换汇额度,1月1日启动;而新的汇款额度,必须对年,例如,我去年12月20日汇了款,那么今年必须12月20日才能再汇。即,准许购汇,但不能汇走。明明是同一笔业务啊,却分两步执行,而且由两项互相矛盾的政策管理,这不是反科学吗!算了算了,放弃!放弃!

出门看见银行保安,突然想起外汇管理局的那对宝贝保安,心里立刻弥漫开几分快乐。自酿笑料自品尝,也是一种令人羡慕的活法。

2020年9月9日改定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