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鸡腿还是鸡肋---土澳“世纪预算案”的水份

鸡腿还是鸡肋---土澳“世纪预算案”的水份

来源: 作者:谢家涛 时间:2020-10-14 14:10:49 点击:

2020年10月6日,万众期待的2020-21联邦预算案出炉,从公开的视像上,联邦国库部长乔什在其身后不断展现出微笑和点头赞同的莫里森总理的支持下,就后新冠时代的财政政策进行解读,概括来说,其中内容主要包括了对基础建设加大投入、领取福利金者额外现金补助、对小生意提供税收减免、企业接收年轻的培训者与学徒的补助、增加首次置业首付贷款担保名额以及个人所得税减免等等。

在上述眼花缭乱的财政政策中,观众往往会感觉到备受鼓舞,但是细究之下,这些政策对处于现今的澳洲经济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如鸡肋般面子上好看而已。

在解说相关政策以前,我们可以先就联邦政策制定的逻辑略作解说。目前全球各国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大都采取量化宽松的财政策略,其中三个关键的做法分别是加大基本建设投入,确保国内经济保持一定的运转规模;减税;以及,通过财政补贴派钱……政策的目的是通过加大居民或企业手中的现金,使企业获得更多的订单,促进消费,并逐步使经济逐步回归正常。

在此,我们可以理解的是,唯有消费上去了,订单增加了,才可以有效地增加就业,促进经济的恢复,所以,这次的“世纪预算案”大礼包就开始了所谓的撒币之旅,但不接地气的派钱无疑使得澳洲经济的重塑更加艰难。

首先,以上的政策中,个人所得税减免中应该是最受欢迎的,并且还可以追溯到2020年7月……但是,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可以控制的、超过8%以上的失业率可以得到较大的缓解,因此,对于低收入或者没有收入的人士来说,这项政策只是一个画饼充饥的美好愿望,而非实际上可以获得的好处。

而小生意的税收减免以及“临时全额支出扣税”计划,也仅仅是表面风光,除了与基建相关的企业以外,缺乏销售增量的企业在税收减免上获益有限,且大都会捂住“钱包”,削减成本,确保现金流,因此以上计划也仅仅是对当前的经济略有促进。

至于增加一万个首次置业首付贷款担保名额的政策,也是作为其中一项促进经济的优惠进行推出,从现在的大环境来说,是有一定的作用,但却也是存在一定的负面影响。目前澳洲国内尚为首次置业者,主要是有两个群体,一个是喜欢四处漫游随遇而安的人群,对于这部分人群来说,这样的政策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帮助;而另一部分人群就是经济能力较弱,未能按照银行要求提供首付置业购房的人群,该项政策对这部分人群的支持非常大。但是,这类目标人群的收入往往不稳定且偏低,在政策支持下实现首次置业以后,其后续的消费能力必然受到削弱,因此,首次置业首付贷款担保也仅仅支持了房地产业的发展,而这还是以其他消费的一定萎缩作为代价。

在“世纪预算案”大礼包中,尤为值得一提的是Jobmaker的政策,看上去非常的靓丽醒目,联邦政府狠狠地砸下40亿澳元,鼓励企业雇佣更多地16-35岁雇员。但是,恰恰是这个年龄段地界定,存在着极大的缺陷。在2018年6月份的时候,按照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曾经发布一份年龄段图表进行推算,目前,澳大利亚35岁及以下人群的数量已经低于或者至少与35岁以上人群在数量上持平,也就是说,联邦政策这次所推出的“企业接收年轻的培训者与学徒的补助”只能惠及少量人群,必须指出的是,16-35岁的人群并非是目前市场上最具消费力的群体,他们可能刚步入职场,缺乏工作经验和人际网络,又或者是刚刚完成首次置业,或者孩子刚刚出生……这些都大大地限制了他们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而反观35岁以上的群体,他们则是具备相应的工作经验、人际网络甚至自身拥有一定资产的人士,一直以来他们都是澳洲中产阶级的中流砥柱,也是个人或家庭消费的主力人群。目前,这部分的人群有相当比例地因疫情的原因导致了个人或家庭经济的危机,但是,如有相关政策的助力,他们的就业率以及收入水平将无疑将优于16-35岁的群体,并且,其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的逐步恢复,也将有利于16-35岁人群的就业。而目前所推出的政策,则只能会使得35岁人群的个人或家庭经济困境持续较长的时间,而因政策支持而雇佣学徒工的企业,则很可能为此花费更多的时间对员工进行培训而降低了效率。这样缺乏精准性的Jobmaker政策对澳洲整体经济而言,还真的只是一块鸡肋而已。

除了以上的政策解读以外,联邦政府还对旅游业、农业等等其他的产品都提出了一些的解决方案,在这里也就不一一细表了。根据目前的经济环境,联邦政府推出的“世纪预算案”大礼包在眼下看来,也只是杯水车薪,钝刀子割肉,对经济环境改善有一定的作用,但是预期效果就不敢过于乐观。当然,联邦政府手上还有牌可以打,比如降息,又比如将学徒计划覆盖到全年龄段等等,但是,应该注意到的是,澳洲也同样是一个外向型经济的国家,中澳关系的恶劣,使得畜牧业、红酒业、旅游业以及教育产业等等领域都受到史无前例的冲击,订单和生源的急速下降,导致了很多企业、机构、院校在2020年上半年就采取大幅裁员的策略,并且,这些产业的失业率可以预见还会维持一段较长的时间,如何去缓解中澳关系,则需要看本届政府的政治智慧了。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