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墨尔本大风

墨尔本大风

来源: 作者:李双 时间:2020-10-07 16:52:04 点击:

中国立秋,澳洲立春。空气干净得可以加倍吸。但是,风大。

昨天散步,看见门外放置的冰柜包装大纸箱,不惜体力,擅自跑到了街对面,累倒在地,正仰面朝天,修生养息。立刻走过去,伸手擒拿,拖回来,放在前院灌木后面避风。想批评几句,知道它听不懂,作罢。期间和对门邻居打招呼。他穿短衣短裤,戴一顶厚毛线帽。洋人这样穿戴很常见。澳洲男人,四肢、躯干怕热,单单后脑勺和脑瓜顶怕冷,必须密不透风捂严实。

再次出门,在居民区公园附近遇到一只狐狸。狐狸的毛好象要脱落似的在身上飘浮着;有一块,真的飞散了。不同的两类物种狭路相逢,我体积大,把它吓跑了。

今天散步,前事已忘,自顾走呀走,潇洒地过了两条街。只因为多看了路口一眼,突然发现一个大纸箱,反扑在地上,像是喝了三瓶烈酒,酣睡过去了。怎么长得和我家的那个一模一样呢!这萌醒了我的好奇心。走近仔细看,就是我家的啊!没想到它,乘风旅游了这么远。还交到朋友了——谁家的小纸箱偎在一边,在辅助安眠似的。我弯腰的时候,大纸箱突然清醒过来,矫健地飞翔一丈多。小纸箱跑得更欢更远。它从恶如崩,应该是从大纸箱那儿获得的灵感。顽劣是会传染的。赶紧一并拿下,嘿咗嘿咗,狼狈地往回拖。

灌木丛不负责任,信用破产,敌视,达到了阶级仇恨的高度,不能重用。为了杜绝大纸箱“不胫而走”,继续犯自由主义错误,马上将它裁成小块。其毫无招架之功,乖乖就范伏法。然后连同小纸箱,押进终身制垃圾桶,森严禁闭。

重新上街。和毛线帽邻居打招呼。他们不喜欢点头,要么微笑要么发声加微笑。那是一顶新的毛线帽,更厚更大,像一个台灯罩。

边走边找。绿意在公园的褐色草地上,东一块,西一块地展示出来。星星点点的嫩黄色小花,打破了草地的单调。狐狸呢?它和狗一样,都在春天脱毛吗?

来到大纸箱酣睡的风水宝地,心想:在国内,垃圾离家出走,家长绝不会再把它找回来,巴不得它,走得越远,一辈子不见面,越好。这也是中外差距!

2020年8月29日星期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