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我的邻居文老师

我的邻居文老师

来源: 作者:黄小虹 时间:2020-09-23 17:54:01 点击:

我家和文老师家相距两百多米,虽不在同一条街上,但我去电车站就会路过她家门口,而我家也正好位于她去公园遛弯的路上,我每天早上七点半走去电车站坐电车上班,而她这时也正好出门去公园散步,我俩就这样每天都在路上遇见。记得两年前我们第一次遇上时,大家点头相视而笑,第二天招手说“嗨!”,第三天互道“你好!”,我们就这样逐渐认识。在附近街区我几乎找不出第二家华人,所以文老师算是我在墨尔本的华人邻居了。

80岁的文老师身材瘦小,但身板硬朗,走起路来步伐稳当坚定。她当了一辈子的中学老师,退休后移民澳洲与儿女团聚。她女儿在远郊经营咖啡店,为了照顾生意也住在远郊,但每两周会过来看她一次;她儿子因工作关系长驻新加坡,很少回澳。自从两年前她的老伴去世后,文老师便一个人独居,但她心情开朗,生活有规律,自理能力强,不愿意多麻烦别人。我常问她需不需要我帮她购物或打扫卫生,她总说自己能解决。除了每天早上在路上遇见,有时周末我会到她家坐坐聊会天。

我本来一直做全职工作,去年因公司业绩下滑,原本每周五天的工作缩减为三天,不过我很快就在其它公司找到了每周两天的临时工作,故两份工加起来也算每天都有工作。但今年三月中因为新冠疫情在澳洲蔓延,墨尔本开始实行三级封城以阻止病毒在社区的传播,我那份每周三天的工作改为在家里上班,而那份每周两天的临时工就马上被辞退了,加上女儿大学毕业后于二月底搬了出去自己住,让我成为空巢家庭。对疫情的恐慌、工作的丢失、收入的减少,在家上班的调整和适应,这一切的突变,令我在封城开始那几周很抓狂,本来更年期焦虑烦躁的我顿时感到压力山大,难以适从。

由于早上不再需要出门上班了,好一段时间没有遇到文老师。

一天上午我打开信箱发现了一包小橘子和一张小纸片,上只写一个“文”字,知道是文老师送来的,便给她打了个电话致谢。她约我第二天和她一起去走路锻炼。

果然第二天早上文老师如约出现在我家门口,待我们走到公园,文老师说我应该绕着运动场作快步走,不用跟着她的老年脚步,到八点钟她还要边慢步走边听SBS电台的中文广播。

在鸟语花香和清新的空气中快步行走了大半个小时之后,我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把这些天来的烦恼暂时抛到一边去了。文老师听完了新闻对我说:“以后我们每天都一起来公园锻炼,提高免疫力,保持好心情。“当我看到文老师能自如地使用手机听广播、发微信和上网读新闻看视频,真不敢相信她已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

乐观的文老师于是成了我封城期间的动力火车头,我无理由再睡懒觉,早上起来后也不再迷惘和无所事事,而是期盼着文老师“叮当”的门铃声然后去公园锻炼一个小时。文老师还给我很多蔬菜种子,比如韭菜和南瓜种子,鼓励我在后院种菜,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在澳洲能够有个院子种东西,就不要浪费美好的阳光和土地,特别是宅家期间,能够吃上自己亲手栽种的蔬果,不仅清洁健康,而且能享受室外劳作的乐趣和丰收的喜悦。我就此开启了每天的田园生活,浇水施肥,种菜栽花,不亦乐乎。以前总以上班忙为借口忽略了花园,如今我也要把院子弄成周围邻居们的那样,花常红、草永绿。

一天早上,已经是七点四十五分了,还没听到门铃响,我便站在门口等文老师。如果是刮风下雨天气不好,文老师会发微信给我另约时间去锻炼的,可此刻我既没有收到她的微信,打电话给她也没人有接,我不由心生着急,快步往文老师家走去。我到了她家门口使劲敲门,但都听不到里面有动静,于是我继续打电话,可还是没人接。正在十分着急之际,我看到空荡荡的大街上,有个瘦小的人影慢慢走过来,还拉着一个两轮的购物小车。

我定睛细看,正是文老师!我三步并两步迎上去,文老师这时也看清是我,便忙不迭地说:“真对不起,我出门忘记带手机了,来不及告诉你我今天临时有点事。”

原来前几天文老师得知附近有个慈善团体发起了一个寄慰问卡给养老院居民的活动,维州很多养老院在第二波新冠疫情的袭击下成了重灾区,老人们被隔离在养老院内,即使是没有被感染的老人,也得不到亲人的探访,这个活动旨在关爱疫情下孤独的弱势老人。文老师接着说,“封城之前我一直参加社区举办的国画班和手工艺班,平时在家闲着也喜欢写写画画,做了很多卡片、书签和花贴等小玩儿。本来有义工今早要来帮我把东西捐赠到那慈善机构的,但临时有事来不了,我就自己去了一趟当锻炼。他们还要打包食品中午前分派给目前居住在酒店的无家可归者,所以我顺便摘了些柠檬、小橘子和番茄送了过去。“

文老师在封城期间给我上了最好的一课,我相信也是我退休前最棒的一课。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