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一个地产达人的封城记忆(上)

一个地产达人的封城记忆(上)

来源: 作者:安然 时间:2020-09-10 21:04:03 点击:

周六29-02-2020

昨晚11点多,在爸妈睡房美其名曰:陪伴父母!实则是在爸妈睡房发完最后一则房产广告,回复完客户最后一条微信。

坐在我对面的爸爸突然睁大原本不大但是常漏着智慧之光的小眼睛问我:“你脸上的痘是怎么回事?”

我轻描淡写的回答:“ 上火起的痘。”

妈妈还建议我抹点神药-木瓜膏。

怕爸妈喋喋不休,赶紧晚安道别。

洗漱完毕,先把几天前肚子上戳破的大水泡的地方涂抹了一些木瓜膏,之后涂抹了脸上略微显漏的三两处痘痕。

凌晨四点多感觉喉咙痛,浑身痛而且无力,饶先生也被闹醒,拿来去痛片,消炎药,牛奶和花生粒。牛奶和花生粒是因为怕空腹吃药伤胃。吃完药,便昏睡过去。第一次出汗到睡衣都是湿的。一直昏睡到早晨7点多,照镜子才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痘痘暗浮,估计不戴口罩去做开放会吓到人,带上口罩去开放,前来看房的客人更会被吓到,新冠肺炎期间,只怕被人误解。

还是一如既往,按照惯例在微信和脸书发周六开放的广告。然后通知团队小伙伴们我的病况,安排协调大家的开放工作。这个时候团队的配合和协作精神显现的尤为重要。短短时间,9个开放,安排得井然有序。

为了给团队和房东们一个交代,我暂且告知大家病况看似是:水痘。

接下来第一时间想到了我的家庭医生,尽管我还没有到生死悠关的地步,但是心情像一个无助,急切需要救助的人,迫切的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家庭医生周末休息,建议我去就近的诊所看医生,打去电话预约要等到下午4点。

最后是家里的江湖郎中妈妈用目测,和我在网上查看资料,基本断定是:水痘。

情急之下,我不得不抱着侥幸的心理试着给我曾经的房东DR.ZY发微信,非常迅速得到回复,通过图片和我的描述,非常明确我的症状是:ChickenPox 水痘。迅速地通过传真方式跟药店为我开药,两个小时之内,问诊,确诊到开药。

直到下午五点多饶先生做完最后一个开放,我又应一个买家要求额外安排了一个12 Beech 的看房,直到5点多回到家,我才吃到药,但是一整天我的心里是踏实的,因为有医生及时的诊治。

中午2:30开着车送虎妞去上舞蹈课,出门时戴着口罩,但是又拿了下来,因为担心自己被周围警惕的邻舍当作新冠肺炎患者。

就连平时争抢坐车前排位置的虎妞都很警惕的不再与我并排坐前排,而是安静的坐在车的后排。

在途中我一如既往的打着各种电话,回复着各种信息。

回到家,车还未熄火,接到合伙人Nick的电话:“ How are you?”

“ ..... Not bad!” 电话这头我已经强忍着哽咽得说不出话了……

其实我想说:“ 我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做销售14年,除了我生我家老二,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健康缺席过我的物业开放...... ”

3 Mountain View 今天第一次开放,房东较为紧张,我们更不能有任何疏漏,Ted,Cecillia,Jonathan提前到位,开放近1小时,共15组人,其中7组客人索要合同。我在幕后配合给房东发看房报告。

Wheelers Hill 10组客人也是忙的Nancy一人不亦乐乎。晚上7:30我浑身低烧,躺在床上的情况下跟进买家,买家要求通电话,我只好硬着头皮通话,因为嗓子痛,身体也不舒服,状态也不佳,所以对客人直言几句,尽管不舒服,还是帮着做了原本律师的工作,查看了法律文件,回答了我所能回答的问题。

9点左右和XF电话会议讨论了销售土地的事。

一直到晚上10点,放下一整天几乎没有离手的手机,想一想这一天除了中午在床上眯了不到1小时,近2个小时在处理自己的病情,其他时间都是在手机上做着各种和买卖房子相关的事。

周日01-03-2020

隔离的第️2天,除了脚和手部以外的其他部位已经无一漏网之鱼,水痘泛滥。

白天女儿们出出进进,看到妈妈很想像往常一样过来抱抱,亲亲,现在只能是相隔几米远相互做着拥抱和亲吻的动作。

白天让饶先生把妈妈做好的醪糟和初生蛋送去给刚生过孩子,奶水不是很好的Christina。晚上收到Christina发来的长篇微信,看得我泪眼婆娑,我非常能够体会她的感受和心情,因为我们是同行,同样是孩子的母亲,我曾经生两个女儿时的挫折,月子里的辛苦,母乳时的受挫,风疹,乳腺增生,产后轻度忧郁症...... 历历在目。很想好好鼓励她,帮助她,但是想想自己都是如此的无助和无力,又能怎样很好的去安慰和帮助她?!最终还是放弃了回复微信的想法。

此刻躺在床上和在苏州的客人QL沟通完出售别墅的事宜。胃液翻滚,感觉跟当年怀老大时一样胃酸倒流!

我一直清楚终有一天我会因为疲劳过度,体力透支倒下,但是从未想过,它居然来的这么悄无声息,而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周一 02-03-2020

隔离第️ 3天。晚上因为喉咙不舒服,胃酸倒流,发热,包括皮肤都干燥愈烈,床头边不仅放着水和药醒来很多次。我的体温,也是从36.4,36.9,37 到37.4度。

一早女儿们出门上学前隔空给我一个抱抱一个亲亲,快乐的上学去了。妈妈立马跑来床前叫我吃早餐,查看我的发病情况,而且好像自己百毒不侵似的,无所顾忌,其实儿童通常是水痘易患群体,只是孩子们通常在小的时候都接种过疫苗,反而是老人特别容易被传染。而像我这种看似正当年的年龄,平时连个感冒都没有的人,更何况我记得小时候我是打过水痘疫苗的,只因免疫力降低,而引发水痘。我很清楚,也早已料到终有一天,我会因为过度劳累,体力透支,睡眠不足而倒下,但是从未想到竟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以一种外伤,内伤的方式把我彻底放倒。

我提醒妈妈别太靠近我,注意隔离,妈妈好像我的救世主一样,一会送水果,一会送点心,唏嘘温暖,我心里真的是爱急交加。

今天从一早8点开启在家办公的模式,直到12点的最后一个工作信息回复,真的想把所有跟工作相关的都抛在脑后!我要睡觉!!

周二 03-03-2020

隔离第️ 4天。早晨女儿上学出门时在门口站的远远的,给我比了一颗爱心,给我一个抱抱一个个亲亲欢快的去学校了。

妈妈煮一碗醪糟鸡蛋,希望水痘尽情的发出来,发个痛快,发个彻底!

一睁眼,内心有一个特别清晰的声音在对我说话:“ 为疫情做点什么!付诸于行动!”

时间似乎永远都不够用,信息,邮件,永远都处理不完。舌头上,口腔里也有水泡,喉咙痛所以尽可能的不讲电话,不说话。

饶先生一个人忙不过来,下午6点我用丝巾包着头,遮着脸,出门去接上钢琴课的虎妞,为了不要吓到钢琴老师Christine,我只是在门口,没有下车进去打招呼,其实内心发自内心的感激和感谢Christine。

下午Canterbury的又一个出价,跟买家沟通好,在饶先生的配合下顺利完成。

跟客人VW分析现状,讲完道理已经过了晚上12点。

再之后Toorak的另两个出价总算在3月3的深夜出现了!

不想再多说一句话,不想再思考任何问题了,关闭我的大脑!

我要睡觉!

周三 04-03-2020

隔离第️ 5天。昨晚不知因为是太累,还是在好转,是这几天中唯一晚上没有醒,一觉睡到早晨7点钟。而且明显感觉到体力增加了不少,不像之前,四肢无力,站都站不住,而且频频洗脸,洗身体来降温。

下午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医德高尚,又有爱心的Dr.ZY带着医疗箱来家里帮我做了检测,取了做化验的小样。

看着左手重伤的Dr.ZY,乐观,积极的面对自己的伤势,仁心仁术的医治病人,不得不感慨,有医术的医生很多,但不是每一个医生都有医德和爱心。

就好比钢琴老师Christine,老师的专业水平或许都差不多,但是不是每一个老师都是发自内心的爱学生,有爱心,有责任心。

听Dr.ZY的一番话,感觉尽管脸上长满了水痘,似乎还不至于毁容,只是这个年龄发作比幼童要严重几倍,还有慎防老人感染。

妈妈听说水痘对我的身体伤害特别大,一早煲乌鸡汤给我喝,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我一再提醒妈妈自己要多注意,多防护,我很难确保自己能够像妈妈照顾我一样,照顾她老人家。首先时间上我做不到,想到这,我自己都心寒。我一直说等两个姑娘读大学了,不需要我照顾了,我就要多花时间陪伴照顾父母,到那时,我真的可以做到吗?

周四 05-03-2020

隔离第️6天。虎妞7点多就和姐姐一起出门去学校了,家里顿时安静下来。昨晚有一点微醒,但是基本一觉到天亮,没有怎么出汗和其他不适。

一早跟武汉姐妹沟通了捐赠疫区的事,才算让这事尘埃落定。这段时间东打听西打听,这里定制的口罩都是中国产的,如果买来捐赠去中国,那岂不是走弯路,当笑话了。武汉姐妹J&L已经在默默奉献和行动,我感觉像是找到了组织。想想为了疫情捐赠忙前忙后,病上加病的教会姐妹HM,又佩服,又心疼。

下午感觉有些低烧,出汗,但是无大碍,只是感觉耳朵后的神经有一种被挑痛的感觉,直到睡觉前还是一样的。

晚上教会家庭小组一直呼叫我参加小组学习,我犹豫了自己究竟要不要参加,最终还是决定不参加,想想之前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因为硬撑着,从不会拒绝,到今天面对已经狼狈不堪的自己,无需再强忍或者硬撑了。

另外,原本以为是水痘,后来确定又演变成痔疮,饶先生及时买来痔疮膏,真是祸不单行。

151 Camberwell 的第二次出价也再次被拒了。

这一周从Camberwell,Canterbury到Toorak 前后6个出价,每一个都命运多桀。

不想了,我要睡觉,晚安。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