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小说)“毒王”

(小说)“毒王”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20-09-02 16:27:46 点击:

这几乎已成了我的习惯,每天一早睁开眼,就是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新闻。而这阵时间,我主要关心的就是这墨市的新冠疫情。

今天我醒来后,又习惯性地伸手拿起了手机。看到网上的这则新闻报道说,终于又查到了墨市一个传播病毒的“毒王”。报道还配了张照片。

这是个光着头的西人,高高的身架,很壮实,从图片上很难判断他的年纪。但见他手里携着一个吸尘器,走在进入一幢公寓大楼的台阶上。底下文字说明,这个西人就是被发现的“毒王”。他目前在墨市的一个公寓大楼工作,是负责管理的经理。在这个公寓大楼,有五个人,被他感染上了新冠病毒;他们分别来自两个家庭。目前这两个家庭都已经搬离了这幢公寓大楼。

这篇报道最后向读者披露了这个公寓大楼的名字:天鹅大厦。目前这幢大楼作为一个病毒的“传播地”、“ 重灾区” 已被隔离、“封楼”。

一看到是“天鹅大厦”,再仔细看看这公寓大楼,再看看这个光头西人,我一下子想了起来:哦!原来是这幢公寓大楼,原来“毒王”是他——这个大楼的管理经理。

这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墨市已控制住了第一波的疫情,本来“封”着的城也开始解“封”;惶惶不安的人心和紧张的人的情绪都开始平复和放松。生活好像又返回到了原来,返回到了寻常。

那个时候的我也又开始开着卡车,为那些又开始打电话来要求我们帮忙搬家的客户搬起了家来。

那天为一个住在墨市中心的女孩搬家。女孩住在市中心的公寓楼,要搬出去。这是幢三十层高的公寓楼,女孩住在八楼。这公寓楼就是“天鹅大厦”。

公寓楼有电梯,由于进出的人比较频繁,如果你要搬家,就得预约,由管理这幢大楼的经理给安排时间。

那天我们预约了是早上九点。

当我们的搬家卡车到达“天鹅大厦”门口时,九点已过,那个女孩子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她见了我们后,就急忙引着我们去见大楼经理。

当那个经理站在我们面前时,我高兴了:原来是他。以前我见过他。这么说来,这个地方我以前来过,只是时间一长,我这个人不长记性,给忘了。应该有四五年了吧!他没有很大变化,还是那样。

“你认识我?你知道我有多少岁吗?”他听我说认识他,脸上露出笑来,随即就问了我这个问题。

从我们华人的眼睛看去,通常西人的年龄要比他的外貌来的年轻,于是我就说“你大概是四十岁不到吧?”

他听我这么说,就哈哈地笑了起来,然后摊开我的左手掌,用他的手指在上面写了“五十”。

哇!他有五十岁了,那可真看不出呀!他的外貌最起码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了十岁。

在我印象中,他不像其他那些公寓大楼里的“经理”,他们总是在向客户,向我们这些搬家的人,做个简单的交代(比如怎样使用电梯,从哪条路进出,家具物件不要放置在走廊等)后,就什么都不管了。如果你有事情想找他,他人也不知道去哪了。你都没法找到他。

可他不是这样。记得那次搬家时,他帮着我们搬,而且是投入了进去,非常“卖力”。他身体很棒,力很大,看得出他平时是健身的。他的参与投入,等于是为我们另添了个能干的劳力。

那时候是夏天,天很热。把家具搬出公寓,搬上卡车后,我看他额头上淌着汗,心里很是有点过意不去,正想向他道谢,旁边的客户,那个中年妇人却已经开口了。

“杰森(这是他的名字),太感谢你了!你帮了这么多的忙。真是辛苦你了。”

“没关系!没关系!” 他一边说着,一边摆了摆他举起的右手。

这时我发现他右手的食指不知什么时候被划破,正在出血,我就急忙告诉他,“杰森,你的手指怎么破了?”

他竟连看都没看这手指,回答我说,“这是搬冰箱时划到的,没关系,一会儿就好。”

“我去拿创可贴给你?”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有。你们走吧!再见了!” 说完这话,他就走进了公寓楼内。

。。。。。。

引一句陈腐的套话,那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想而知的,这一次的搬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积极参与,帮着我们搬。

那女孩子是单身,一个人住, 本来家具物件就不很多;杰森他这么一参与,一加入,自然是缩短了搬移的时间。很快,这个“家“就全被搬出去了。

女孩看了看时间。哇! 这么快就搞定了呀?

我说,“这主要是因为杰森的帮忙。“

那女孩听我这么说后,竟走过去和杰森拥抱了一下。

这下子的杰森可开心了,满脸堆笑地站在那里,都忘了向我们说“再见!”

。。。。。。

真是没有想到,杰森这么好的一个人竟成了“毒王”。那么他是怎么会染上病毒的,而后,又是怎么传染给别人的?我真的是很想知道。

正好,在网上,我又找到了一篇关于“天鹅大厦”经理“传毒”经过的短文。

它是这么写的。

墨市解除第一次封城后的前些日子,有一对从海外回来的男女,在“天鹅大厦”短住了两天,之后他们去了新市。以后查出,他们两人身上带了从海外传染来的病毒,因为是隐性的,所以在他们身上的病毒是在一段时间后才被发现。

大厦经理杰森就是受了这两个男女的感染。在以后的日子里,杰森又将他身上的病毒传染给了原先住在这公寓大楼,前些日子搬了出去的两个家庭的五个人。

文章作者最后结论到:这次发生在“天鹅大厦”的病毒感染,那对从海外回来的男女,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两个是始因。但是“天鹅大厦”的管理经理也有责任,据说他和那两对男女,以及那两个家庭的五个人,都有近距离频繁接触(帮忙搬移家具),从而造成病毒的进一步的传染。

看了这篇短文后,我沉思了很久。

世界上许多事情常常就是这样的:它没有是非。有时候,人的本意和事情结果会背道而驰,从而颠倒黑白。试想,如果杰森也是像其他的经理那样,不是热情于工作,热心于为人,也许他本人不会被传染到病毒;即使他被传染了,也不会传染给别人。

杰森,他的善良和好心没有带来好的结局和回报。

由此我还在想,经过了这件事情后的杰森,还会像以前一样的处事为人吗?他会改变吗?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