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火车火车你慢点长大

火车火车你慢点长大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20-07-22 15:45:55 点击:

与北京某杂志编辑老师聊,微信聊。说到火车。

各讲了个故事。

先说我的。

读高中,我问教地理的老师。“火车那么长,它怎么调头?”

老师答,原话忘了,大约如下:火车有两个脑袋,头尾各一个。这个头可以开,朝南方向。想调头了,那个头也可以开,向北开。

教地理的老师叫李宇英。大学刚毕业,分配到我们中学来。

去年回国,听别人家孩子讲,有不懂的,不敢问老师问题。原因是,老师会骂她蠢,连那个这个都不知道。

当年的李宇英老师没嘲笑我的无知。真是一个好老师。

那时我还没坐过火车,见都没见过载客的列车呐。坐过汽车,汽车调头当然见过。

好了,轮到编辑老师说她的故事。

6岁,她准备去上学了。生日时,父亲问她,想要什么礼物?

她说,想坐一次“大火车”——“大火车”这词,自她的原话搬来此处。想必,先前她在游乐场坐过玩具小火车。

她的父亲就买了火车票,从北京坐到天津,下火车后,又从天津坐火车回到北京。

我直接说,“太奢侈了。”

只有格格才会有这么个玩法。真的,我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

编辑老师比我大几岁,生于60年代尾巴。那么,她6岁,不过70年代初。买张火车票,从北京到天津,得多少钱呢?

她的父亲是飞行员,当然买得起火车票。问题是,有几个父亲,能做到为了满足孩子的欲望,二话不说,就买火车票带着小妮子从一个城市坐到另一个城市然后掉头坐回来?

真是一个好父亲。

说到火车票,想起一件事。

2004年,因写农村题材的书稿。我从深圳坐火车到株洲(要么是湘潭),再坐绿皮火车去韶山。猜不到吧,绿皮火车,火车票价5元5角。

乘务员见我用相机拍车上挑菜担子的农民,以为我有什么阴谋。坐下来聊,说这趟火车从长沙到韶山,一直是不赚钱的运营。

长沙到韶山的火车,是毛泽东还在世的时候修铁路而后开通的。当时,是为了方便全国人去韶山“朝圣”——“朝圣”这词,不是我的创造,是火车上的乘务员说的。那是因为毛主席的家乡在韶山。

在湖南,每逢秋天,很多人会去南岳拜神,同样叫作“朝圣”。

关于火车,还有故事。

读高中的地方是矿山,产煤。暑假,陪一个特好的同窗哥们去看一女同学。她家住矿区,旁边有条小铁路。

近她家时,一列火车从矿区开出来。头顶冒浓烟——烧煤炭的蒸汽火车哦。火车拉响汽笛,车轮撞击铁轨。狗日的,简直是地动山摇。我们让自行车立定,站着看火车哐当哐当叫嚷着远去。丢它姥姥的,真不明白那女生全家在铁路边住,白头跑火车时,如何睡午觉。

后来在深圳,我想拍蒸汽火车。电话里,女同学告诉我,她家旁边的蒸汽火车早没了。煤挖完了,煤矿工人下岗了,运煤的蒸汽火车没了。铁轨还在吗?

铁轨下的枕木,是真的好木料。日晒雨淋见识广,几根拼一起,随便打磨一下,别弄太平整哦,往家里一摆,就是镇宅之宝。可以当茶桌用,若当板凳坐那就太奢华。

我现在住的城市,Central Coast,家旁边有个小林子。林子里很多高大的松树,松树底下,蜿蜒着一条小狭窄的小铁路,专供小火车跑。

每月的第一个星期六,这个小火车公园对外开放。火车太小了,三岁的小孩子坐上面,叉开两腿,直接骑在火车车厢的车顶上。车厢旁边是踏板,放脚丫子的。

火车票价,一点五元。绝对良心价。

就在家门口,当然要带女儿去坐的。

我指着小火车,对两岁多的小女儿凯瑟琳说:“这是火车的小时候,等它长大了,就是大火车。”

小女儿坐小火车,她叉开腿坐着,我也叉开腿坐着。孩子小,必须由父母陪同,这是规矩。女儿紧紧靠在我身上,她有些害怕,又很喜欢。坐了一个来回,还想坐。又买票,再排队,坐一个来回。

小火车,不要急,你慢些儿慢些儿长大。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