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深游日本之浅见

深游日本之浅见

来源: 作者:山林 时间:2020-01-15 19:00:09 点击:

九月一号到十号我一家三口在日本。小儿子拉他爸妈去东京,就为观看最后一届超低空驾机飞行国际大赛,据说由于连年亏损,这将是此赛事的终结赛。亲情外加经年癖好,又受不了他娘俩且乐留下的空寂,斗过意识形态执念,这爹地终于同意也赴日本。 孩儿妈说老头子,连抗日的中坚领导,后来有多少大小干部都带队游访敌国,你凡夫俗子坚守个啥呢? 千万别说这当妈的就是以护犊为幌子的哈日派。中日民间的对立和仇视,还不能全怪官宣有意突出了什么,儿子一脉相承的老祖宗之一,我的亲外婆,一个目不识丁的山西农村老大娘就对日本人恨之入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中日邦交正常,连鬼子首领田中角荣都来和毛主席握手共评孔夫子,她还只管控诉日本人祸害自家的重大罪行,根本不和高层保持一致。一床千辛万苦刚刚擀好的光鲜驼毛被子,等同全部身家,大冬天里在晋西北某山村的石窑前,入侵者硬当柴禾当院点燃取暖并煮熟他们的口粮,这缠足妇耿耿于怀一辈子:“狗儿的日本人,烧了我家的新驼毛被子!” 我想,农家小民活得感性而讲实际,恨归恨,不拿强盗当鬼子,若有条件,她老人家也会去日本,会推断日本人,会防范战祸再起。 去日本旅游,我们鼓起了十二万分的勇气。

一、 裙装妞和女乞丐

小儿子策划的日本十日游是极其节俭的深度游,免不了临时调整和变动。完成后的行程是这样的:小田原一晚,箱根三日两晚,京都三晚三日,东京三晚三日。加上两头长途飞行时间,已是十一天。多了一天,全赖第九日寅时刮来了法茜台风。天亮,东京城风平雨息,却已是树折、电断、路陷,将谋生求学的人流拦截在巴士地铁诸站,思虑瞬间破你人类最先进交通的大自然威力。而下午则轮着我们这号过路客束手无策了。纵使豪掷的士车费,诚实的司机大爷也“车”你东京多住一宿。以最少费用享最多旅福的初衷败于“法茜”,尽管保险公司负担了绝大多数多出的开销。 且从第一日叙起。捷星开价600澳元的来回机票,凌晨四时,留守悉尼的大儿子驾车奔机场,全家人挣扎于睡眼惺忪,车行五分钟忙又折回取东西——自称清醒的晕乎老妈,究竟拉了手机。    此后,旅日的三人上得国内班机,过黄金海岸换国际航班,最终降落日本千叶县的成田机场,领取了某网页赠售的打折JR高铁连票,几经辗转——转得老妈我胸闷如憋瓮,一家子近夜深方抵达第一歇息地小田原市。晃出车站,脚踏实地立于日间秋老虎撒野撂下的凉夜马路边,我这才清醒过来,日本都市女性的时髦、洁净、文质彬彬,愈发明晰。记起东京某站转车,如厕后又口渴难耐,问一位镜前补妆的淑女,水龙头里的水喝得否?见那袭淡蓝色碎花长裙,轻系蜂腰,白短袖衫包裹的肩背,线条柔细,容不得人去搅断。不过是才下夜班的餐饮员工,回家前也要收拾齐整。伊人不懂英文,兰花指比划着请旅客放心饮用。第二日清晨,我抽空在微信友人群里显摆,大赞裙装妞,立即被要求发照片。疲累之下,安直接拍人?且不能也不敢。但此后十日,我对日本女性的妆扮举止特别的在乎起来,竟以别样花痴迷她们。京都嵯峨岚山,十米以上高扬的翠绿修竹,湿荫夹道,游人如织,猛然出现簪花戴翠、举止娴雅的各色和服女子,两三人或更多,结伴而过。也有和服男一旁陪衬的,越显得女子们的羞怯娉婷,引得更多的便装客当是偶遇风俗民女,抬举手机好一阵抓拍,甚具成就感。我抢拍几幅景像,又掌拍瘙痒的秋蚊,甬道对面,众游客簇拥一位和服女子走近,忙抽手点屏,那女子抿嘴一笑,纯正四川话道:“连我都拍呀!” 我以为我拍到了京都艺伎,非也! 是怎样的魔力,将我乡音大姐瞬变古雅淑女?脑中闪现外婆晚年着装不变的黑白单色大襟衫大档裤,默念千年前的大唐女子是否如此或更胜一筹?最后一站游览东京,见识职场千姿百态的裙装妞,即时秒忆点缀古朴京都的和服妞们,即便多为外来游客租赁了服装,再由专人梳理妆扮客串,由彩缎衣料包裹,木屐哒哒叩地脆响, 再是粗女、仆妇、洋大妞,均以一种没有遭遇过致命破坏抑或斩断的年代感承继,呈现着恒古雅致的美态,这些,怕是生长于五千年文明古国的近代的我,一生欠缺的。 没人能否认我的祖国曾经的翻天覆地的旷世革命。到我辈,骨里凛然,本色不改,尤其敏锐敌国的不是,视阶级分明为常。因此,举步小田原夜路,脑子里尚疑惑东京淑女,一眼撞见一个浑身酱油色的女花子,长裤长袖衣衫,破碎潦倒兼携馊味儿,又拎着大大小小饱涨致破的旧塑料口袋,慌慌张张跑过去,我就想到了拍照,立像为据。唯手不得空,目送她消失在某大型建筑的拐弯处。忽又自怜,夜半他乡,我们只比她多间廉价旅舍可赶去寄宿而已;耳闻眼见,还就城市的热闹街市免不了摆着肮脏的倒卧者(后在京都、东京等大市照列偶遇乞丐不绝),作为真实的富国,福利制度健全,慈悲为怀,却也无奈却也不必恣意“收容”流浪者。忽悟,穷人暴富显摆,伤旁人眼目,而穷国暴富炫耀,则可能伤害邻国民众的财产性命,这也是日本历史的耻辱,而其邻国的我的外婆辈偏就不幸遇着了。人性的善恶因果断不为权势强理所左右,愿小田原流浪女子自安! 心怀芥蒂,游历世界,终囿于成见,而以挑剔别国表象为能事,这旅游,又有何意义?

二、 野草和景观

小田原是一座人口不到二十万的中小城市,却是连接东京或大阪诸地与富士山脉的箱根乃至伊豆的交通枢纽要地,游人过往匆匆,不太在意其街巷——搁众多历史城阁,该市市容实在普通。         的确,作为旅游客,我们更在乎名声在外的温泉圣地箱根。         此种待遇,或许小田原市至少有一物于心不甘。落地日本的第一个白日清晨,我仨兴致勃勃上街找吃的。头晚,别过女乞儿,拉着行李往客舍走,沿途,我们迷恋灯盏耀辉的民居小巷,窥得各家小店迷蒙神秘,窖着看家饮食,或酒或米面点心或菜蔬肉鱼,一丝不苟招徕稀疏街客,颇有于心不忍的笑感。想早起的买卖繁闹会弥补一些夜黑生意的冷清。看这清晨街道,车辆人马活跃,晴光中摆出古垣陈貌,房屋多为无甚区别的西不西东不东的低楼建筑。所以,当足有高过膝头到齐胸的蓬草在茂实的狗尾巴草的拥戴中,于墙角街边店铺门外,乃至十字路口正中的电线杆子旁,俨然主子,应对街市嘈杂,且株株张叶招摇,就引得文明国度的游客愈发指手划脚发表想法。一人道:“说日本很干净,怎么连马路上的杂草也不除?!”另二人答:“干巴巴的水泥缝来些绿草,该是当地人喜欢的,不好吗?”         是呀,想想裙装妞的工整,还是需要自然美来陪衬的,像我们这种不修边幅的游客越多,越显示主人家穿戴的讲究,古镇古井百像之妙,就是通过对比得到的。三客逐开始为主人不除草寻思更过硬的理由。比如火山灰烬覆盖的地域当然养草;比如劳力匮乏,比如爱惜生命等等,话说了不少,却始终不见供应早餐的温暖馆子。街市的喧哗来自没有食物的小百货杂品店,电喇叭里柔美的日本女声就着音乐讲话,听不懂也明白,是让你购买这里的香波肥皂笤帚雨伞。隔壁寿司店的玻璃柜台里倒明列了花花绿绿的新鲜饭团,不是怀条黄瓜心,就是顶片生鱼红,团团诱人,却不适合早餐。食客舔着口水往下家走,将昨晚走过的绕了一圈,眼看特色小馆皆关门闭户,悄无声息,感叹夜梦做得好,怀疑夜来所见,指不定是《聊斋志异》里的狐仙公馆。         终又转到那家寿司店,二话不说掏钱买,里边额头上绑一条白毛巾的围裙大叔,正要接钱,突然点头哈腰指着漂亮柜台前的门柱子,上有字贴,日、汉、阿拉伯文夹杂:早九点开始营业。然后,任饥饿的客人怎么央求都不通融,他只埋头苦干拿捏那些秀色可餐的“早饭”。         之所以详叙我们逗留时间最短的小田原之晨之遭遇,自认为最能触感日本民风的古板与可爱可敬。水泥砖缝丛生的野草,会勾出你看过的北京故宫的某张老照片,紫禁城的大理石龙梯,也禁不住生长油绿的蓬蒿草;而承继习俗的太平小民无须仰仗外来权财,无忧私有家产生生地变成柴火烧煮侵略者的美食,一心守着祖训过日子为正经。这第一印象又主导了我对日本千千个现象的主观联想,对庙宇宫殿、对人对事,无不与自己亲人和祖国历史习俗的种种际遇相挂靠,无不与自己一生损失的教养相比对,嗟美叹悲之余,也喜时间的善良,总会让人冷不丁看到、感到、触摸到流失了的文明和价值,或储存于某处,等侯着增值再奉献于世。         因此,访日本景观,哪怕箱根的早云山头,一座除我仨再无人登临的雅净小庙,芦之湖畔人气极旺的箱根神社,浸涤人体泥垢的上古温泉,京都岚山的茂竹林和渡月桥,还有伏见稻荷大社的千本鸟居,清水寺以及寺下的音羽泉,临时起意奔宇治市茗韵的市政茶道馆和邻里的平等院,离别日本光顾最后一景的东京皇居东御苑,等等,竟神似史本记载的唐朝诸地诸景,难得保留至今——且当复活的小规模千年盛唐;又犯日本民意之讳,将各尊庙堂旧桥认成我等或许访过的祖上遗迹;又因保养极佳,一尘不染,蛛丝马迹全无,油光簇新得像刚揭了保鲜纸的仿古纪念物,有失沧桑积淀的悠久感,令我古心难摇,终为遗憾。即便守着青绿掩映的千年庙堂,我们也宁肯膜拜茂盛的野外植被,如几人才能合抱的布满苔藓的墙外老松,被老头儿戏称为抹茶树;而箱根著名的仙石原芒草田,初露银红的幼穗在落晖里幻华生色,更显诗经《蒹葭》的意境。这地理位置不佳的岛国,走了多少弯路,付出多么沉痛的代价终以强盛的万物生长打动人心,引世界侧目,这才是国家正道的魅力之所在。我等人若不来,何以得知!

三、茶客和茶娘

整个旅程,客色匆匆。叫做深游,是随了旅游业高效产品的广而告之——较一日仅一、两个景点的散漫的探异究深,一个统一行为的团队,专人领着,轻车熟路,起早贪黑跑三到四处甚至更多标配景致,外加免税店购物,可谓亏大了。团游,起码手机内存的多少张过眼烟云的闪电定格,铁证你经旅行社精明服务,肚里又塞多少世界名胜,说好的豪华游,确非误导。我们时代的快人、快车、快游、快餐、快闪、快做快行,等等的快,勾勒当今风尚。当然也抓引皇居东御苑一濠之隔的东京大手町地铁站地下商城的忙碌气象。

一派繁华啊!充满艺术感的商铺和公司的接待前台,连空气里的尘埃都金银闪烁。一家顾客盈门的光鲜寿司店,同时垂涎厨内大师忙不迭操作的黄木餐台旁,高腿凳上,一个带澳洲口音的高鼻子西洋高管先生干完一半鱼生白米团,忘掉门外排候的食客队列,翻着文件跟左臂右膀外的四五个洗耳恭听因而也停食的东洋小白领大谈特谈。我又一次提醒大学毕业生小儿,你就搁这儿找工作吧!先前,落户日本大半生的汤燕老闺蜜也敲过边鼓,愿无偿提供年轻人打拼的住处——小子还是不改口:旅游可以,工作则免。

都很清楚,除了传统物质产业,勤勉、专注、较真的日本职场更为日本社会撑住平和、稳定、便利、富足的钱财基础, 尤令海外游客浸润于别样文明而得以赏心悦目;只是,要扎根落户讨生活,未必写意兼光荣——小儿父母青春时代的土插队经历,暗合小儿不选择洋插队的合理。还是安心纯日本游吧!因台风,我们得以游览皇居东御苑,孟秋的毒日头下,游园者戴帽顶伞,墨镜下、恤衫短裤裙裾里的肉体躯干,油塞汗腻,个个苦不堪言,却无不为苑内二之丸池泉环游式庭院以及周遭呈现的日本园林紧凑精巧的设置所打动,对御苑集自然、次序、礼仪、禅意等等东方美学理念的崇尚,绝不亚于信众朝圣,甘愿晒成人干。别忘了,不远的濠外,几乎一色大都市的钢筋混凝土摩天大楼, 这块坪塘绿洲不啻仙界人间。游客们精神可嘉,唯火烫的正晌午,即使树荫下,精气神也不免拖沓。偏偏出现了日本劳力者,工作帽、手套、头套、防护眼镜,捂得不露一寸皮肉,圪蹴在草丛里,或除草拾荒或修剪黑松橡木杜鹃花丛等,毫无惰泄之态,仿佛挑战游手好闲辈,而游人捏藏愧疚唯献敬佩,也隐忧如此赶工,人类的极限可是可有可无?

让我们回到慢,从前慢,现在也要慢。而此地有绝对的慢。

当诸多游客由一个庞大的老人群体提供服务时,或许就享受了——慢。

满大街跑的计程车司机,车站小卖部的售货员,逼窄厨房里的刀斧帮手,堂面的上菜员,公园的守门人,年轻人眼里的龙钟老态都基本齐了。但是高龄从业人没有态度不谦和的,没有笑容不可鞠的,每位都赎罪似的殷勤,或许不太灵敏的两耳不闻身边事,稳当可靠固执己见,哪怕客卿着急甚至怜悯老者岁数,与小田原寿司店大叔如出一辙的按部就班做自己,客们常常疑问:“你消费还是我消费?”

直属宇治市政厅的对凤庵茶庭,不需预约且只需500日元便可享受的地道的初级茶道。此外,如抹茶类浓和薄二种,以及煎茶类的玉露——小册子上“茶色鲜绿、馥郁芳香、味道淳和的最高级绿茶”——都要提前三天筹定。我们不得不将万里冲刺的目标降为喝一喝“有清爽宜人的茶香及上好涩味的煎茶”因为“是最受欢迎的绿茶”——相信没几个远方即兴游客知悉预定之说,成全这“最受欢迎”字眼罢了。更为意外的是,茶庭只接现金。哪怕客官力展国际公认的论辩术,将该政府漠视现代金融体系的陈旧做法批透批臭,还是坚拒刷卡,明摆着我们就要“纸醉金迷”。小儿不得不跑回火车站找到相应的银行服务,取得现金,他大汗淋漓,也消耗三人寸时寸银的四十来分钟。而桌椅式茶室又旁人捷足先登,一家子只进了跪坐式茶室。又惊讶最该跪的女字我,居然收不回双脚于臀下,盘不成两腿于座榻,他爷儿俩却腿脚服贴稳坐如钟!“女”我勉强缩坐一团,方才看清,前方榻席,已有小碟小盅的茶具静候,盼茶道尽快开启。

室外是煎熬的炎闷,室内清爽宜人。

一个和服大娘以小心翼翼的碎步捧着什么飘了进来。伊的发饰和服色极简略,说着轻言细语,行礼告退。小儿懂了一些,转告爹娘,将有一主一仆两茶娘行道,一些规矩,如怎样等候,怎么应谢,何时将茶杯外壁的图案置前,或转于后,手指怎么抹拭茶盅等等,最后告诫:不准拍照。于是,三客屏住呼吸,恭候程序。

茶娘出现了。浅青和服上有了淡绿碎花,还算浓密的花白发结插了一银一木的双簪,照列“慢条斯理”——必要的礼仪——低头垂肩弯腰轻轻颠进,不消几步,到了茶具前,款款下蹲,跪坐,一招一式,令客直感伊人曼妙,不禁细看那脸,白皙细腻却已松弛,眼角太阳穴露出拇指印大小的褐斑,操持茶具的纤手也有穿皮嶙峋之状,但是,但是不得不承认,同为她送茶递水忙进忙出的苗条老仆一样,这位老太太活得够年青!看那一丝不苟的开壶装茶沏水、涮洗茶盅左三右三地转摆茶具,一手把一手轻拿轻放下,一连串讲究,及至安侯助手请点心、奉品茗,不吐一字,不露一齿,客人哪敢出一口大气!但见老妇身骨柔缓,气度谦逊而舒展,十分享受这样的操持状态,倒是女客身体憋屈了十来分钟,委实该调换另一种坐法,忙忙伸直,那光脚丫底一起向前,离老妇近了,冲撞之意分明;赶紧收回,身体不由自主乱摇晃,不知何处安排下肢,让静谧得一丝风都嫌闹的茶室一时大乱,茶娘端跪,优雅注视客位,她那仆从闪电征求意见,女客还没哼出一声,面前已多了一张棕红矮脚几凳,不得不服呀!坐!高高在上的我,这身骨的柔韧哪去了?这妇女当得!

一切又慢板。整半三十分钟的茶道,我们吃了一根食指粗细的甜点,头茬二茬共两小盅清茶,甜香涩皆具,再别指望吃饱喝足!忽想起《红楼梦》里妙玉和刘姥姥斗茶,饮和品,所谓头杯品,二杯喝,三杯即牛饮,两位女性无论年龄、学识、经历、社会角色都风马牛不相及,一个锦衣玉食,一个疲于温饱,正是生活的两个面,两个端。嫉恶妙玉的矫情?厌恶刘姥姥的低下?其实,两端都不能嫌,两端人都持有,精神追求和物质享受何曾分离过?!我醍醐灌顶,我们平生是不是太匮物而追物而满足物沉溺物而过于匆忙?以至于停不下,安坐一刻,调试、品茗哪怕半个小时!让生命等等这半小时,让大脑以这小盅茶细思这半小时,一种大自然恩赐之物,经人工培植加工,又诚挚操持送入口舌的美好,那么些年了,从不知道。可知道了,得到了,为何又恶批乃至弃之如敝履?多少智慧和文明就是这样遗失殆尽的。“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江山如海,残阳如血。”

人类,又有多少个从头越?历史可允许从头越?

四、 宠物和上帝

小儿子已是第三次来日本,次次理由令老爹不爽:为何跟日本示好?追溯到少年时,高中必修的外语课,他独选日文,倒难闻他温习功课,家人只关心他的中文水平。大学期间,自选的第一个出游国,竟是跟他哥来日本,费用取自从十六岁便开始积攒的打工收入。间隔一年,他又自掏腰包捡冬天和大学同学搭伴重游,带回纪念品,最昂贵的,是一件背上划了几笔粗白日文书法的黑体恤,除了冬季,每星期都会穿个一两天,又极小心地洗涤保护。真是割舍不了的日本情!我们跟这位声称以此次旅日作为告别整个学生时代的亲小子,少不了探索其“心路历程”。而到过日本领土,究竟被日本人极其细致的生活态度所折服。小儿子跟日本人交道,无论问路购物、搭车过卡,规矩得不越雷池一步,毕恭毕敬,比我两老还啰嗦,却是畅通无阻的方便享受。分明,作为主人翁,对方也完全以同样的礼遇对待为客为卿的他以及他的父母。         不说青攸岚山与碧净保津川那种亲密呼应恩爱到至善至美的山水风光,我们下了各色和服妞都流连忘返因而风情万种的渡月桥,一过马路,便入民俗步行道,整洁彩饰的旅游小商店一家挨一家,尽见精巧、精致的手工制作品,连同华丽的包装,叹为观止。再瞄价钱,又立即拉开距离,只当浏览工艺品展览,品赏一些几乎透明的、涵盖赤橙黄绿青蓝紫外加黑白全色的小糕点,什么抹茶、香芋、金栗、花生、五仁坚果等等甜馅儿,米粉麦面的薄皮儿,捏出三角的甜心饼,整齐而有范儿地码在腊光硬纸盒里,颇有飞燕之势。外婆做面燕,就是先整成三角型。我们的矫情到底抵不过不断涌进采购的外地客,竟多为年轻——或不显年龄的各地日本人。他们抓起盛了莺莺燕燕的点心盒子——不止一盒,快速付款,然后大袋小包拎上走了。全然习惯百般包装过的体积虚胖的土特产,似乎东西就该如此买卖和携带。留下既有农耕残存意识又有点儿环保考虑的我二老,置疑纸张又警惕塑料,坚信这些化学品——日本的化工产业世界领先——毫不留情将吃的喝的和大自然分隔开来了。而仅几分钟步程外的保津川渡月桥,刚淋过阵雨,烟霭升腾,木舟载客从雾水钻出,鸟啼蝉鸣竞唱,最大力地渲染和烘托王维的诗情画意,令人如痴如醉。这个国家就是如此将人工和自然连在一起,很现代又很古老一一也该是抓住各国各地年轻人包括酷爱自然本色的儿子们心仪的极强绝招,一种说来容易做来艰难的治国之功夫。         得补说一下箱根一景:三岛吊桥,日本最长的空中漫步通道,挂在对隔四百米的两山之间。我仨前去体验那天,烈日炎炎。究竟是汗液堵了毛孔,堵不住我们桥上一睹富士山景的眼窝,可山大王隐于云雾就不露面,直令开阔的涧谷也变得单调无趣,偏偏一些乘坐人力小轿车的小狗狗们逶迤而至。但见主人挥汗如雨,娇宠们则在车篷下惬意坐卧,一旦抵达桥头荫凉处,主人家又第一时间为小宠帝们清理下身粪便,喂吃喂喝,关爱之情胜过绕身边哭声震天的亲生子孙。狗狗们几乎集中来逛这处名胜吊桥,那些座驾,貌似轻便购物车,清爽喷香,小女狗扎辫簪花,吐着舌头跟人眯眼睛,小男狗则直着脖颈瞅着花丛中飞舞的花蝴蝶。歇息的花坛后,一家商铺后门外的树下,架着好几只睁只眼闭只眼的猫头鹰,小儿子上前观看,说:全是活的。         上帝造了地球,划片差遣人类管理,最放心的,许是日本这一疙瘩。植物和动物——家养的、野生的,福气之极。对于各国访客,接待态度之好,不论客人钱多或少,他肯定无差别伺候好您。只是,当伺候他人时,就没你的份儿。可别指责他势力,他的注意力只在一件上,你耐心等待。         了解日本,解开中日民间之恩怨,外婆那一代人的苦难的化解,或许还需要些时间。但日本拥有的惨痛教训和宝贵经验不可不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让我们跟年轻人学些简单和直截了当吧!愿祖国尽快富有,愿丢失的礼义廉耻回归;更愿历史本真显现,愿最底层的草民也能无忧无惧幸福快乐一生。  2019-10-12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