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流年里的爷爷

流年里的爷爷

来源: 作者:王若冰 时间:2019-12-16 10:45:17 点击:

秋风不经意间一吹,树叶就静悄悄地变了色。可可眼前浮现出爷爷那张沧桑的脸。翻出手机相册里的照片,看着爷爷生前跟自己的合影,泪水忍不住,她默默地说:爷爷,您在那边还好吗?是不是能时常听到您喜欢的戏剧?

可可心头略过无数的画面,她买了一束爷爷生前最爱的菊花,驾车一路向东,来到万寿园墓地。墓园里一片肃静。偶尔几个来祭奠的人,在一块块小小的墓碑之间穿梭,找到自己要找的墓碑,或站或坐,或念念有词,或安静无语。来到爷爷的墓地前,可可将花放在墓碑前,墓碑上,爷爷一脸慈祥地笑着。那是爷爷63岁生日时照的,因此,爷爷的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幸福。那时她才10岁,跟爷爷相依为命。她对自己的父母并没有记忆,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跟爷爷在一起的。至于这一点,可可的心里一直存着一个谜。

爷爷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亲人。为了给她攒够各种学费,他没日没夜地工作。有一次她半夜醒来,发现爷爷还坐在客厅的角落里为戏剧给学员备课,他的额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那一段时间正是她高考的冲刺阶段,她理解爷爷的辛苦,很想凭自己的力量获得奖学金,也让日渐年迈的爷爷过安逸的生活。

结果如愿以偿,她是全校唯一一个拿到墨尔本大学全额奖学金的学生。爷爷的高兴心情自然是意料之中的。那天晚上,他难得地喝了酒。酒后,可可第一次听到爷爷咿咿呀呀地唱起了京剧,直唱得他自己泪流满面。语无伦次地说: 你们也该闭眼了,闭眼吧……

可可不懂戏剧 ,却突然觉得这些很熟悉,仿佛在过去的某个阶段,自己的生活中出现过这样的情节。到底是谁,她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她努力搜寻记忆,可是她感觉在自己生活的某个阶段,记忆是一片空白。

日子如水,眨眼就已经在身后摇摇晃晃。可可在墨尔本拼命地学习。爷爷70多岁了,两鬓染霜,走路驼背,颤悠的身影让她心痛不已。她接爷爷来墨尔本,与她一起居住。有爷爷陪伴,生活变得有滋有味,有根可寻。她怀念与爷爷朝夕相处的日子,再三要求爷爷跟自己在这里生活。爷爷却总说自己的根在国内,老了,哪里都不如家好。因此,爷爷总是待了两个月就回国,留也留不住。最后一次在机场送别时,爷爷拍了拍可可的肩膀,表情凝重地说:可可,你很快就大学毕业了,爷爷最大的心意就是能够在活着时,看到你有好生活,将来有个好归宿。爷爷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人了,谁知道啥时候眼睛一闭就睡过去了。 到了那边见到你爸妈,我也可以有交代了。

爷爷说完,已经是满脸泪痕,泪水哗哗啦啦地顺着他那布满皱纹的脸向下淌。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爷爷如此伤心。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涌动,她扑到爷爷怀里,泪水横流。那一瞬间,她脑海里闪过一系列与爷爷有关的画面。她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一毕业,她就回到爷爷的身边。

可可,你人生的路还刚刚开始,很多事情你慢慢就懂了。爷爷只求你以后不恨我就好了。

她看着爷爷的背影消失在安检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爷爷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恨他呢?

不料,那是爷爷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那是爷爷跟自己的诀别。

在爷爷回国的第三天,传来了不幸的消息,爷爷走了。可可此时此刻才得知:爷爷已经被查出胰腺癌晚期一年了。他居然在病痛的折磨下只字未提,而自己居然如此粗心,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爷爷的病。回国处理完爷爷的后事,她才在律师那里得知,爷爷不但把自己的房子赠送给她,还为自己存了10万元的嫁妆。她此时才明白:爸爸妈妈活着时,都是京剧迷。而那时爷爷是市里京剧团名角,爸爸妈妈跟着爷爷学戏,经常带着她到爷爷家,自己也跟爷爷非常亲近。一次,爷爷开车送他们回家,在路上被一个醉驾者追尾,造成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坐在后排的爸爸妈妈双双毙命。而副驾驶上的可可与爷爷幸免。那年可可才5岁,她的爸爸妈妈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没有任何亲人。尽管并不是爷爷的错,可是他内心悔恨不已,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可可的父母。望着年幼的可可,他抱着她哭成了泪人。爷爷在六岁时失去了父母亲人,深深了解孤儿的痛楚。他不忍小可可重复他悲苦而孤寂的人生,加上他深深的自责,就毅然决然地收养了可可。骤然失去父母的小可可,有好几年的时间,不但处于自我封闭的状态,似乎5岁之前的记忆也失去了。是爷爷那无微不至的爱温暖与改变了她。

爷爷为了照顾可可,放弃了他最爱的舞台戏剧生涯,转为戏剧教学。

当可可在律师与爷爷写给自己的信中得知这一切后,头脑里的很多谜正一层层地拨开。眼前浮现出那天晚上爷爷唱戏唱得满脸泪痕的情景,她默默地对爷爷说:爷爷,感谢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