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戏咪子

戏咪子

来源: 作者:墨村夫 时间:2019-12-12 16:12:11 点击:

有事没事杨春都要找程新一起喝酒。

与程新喝酒有个好处,杨春号称是京戏戏迷,但却只局限于八个样板戏的《沙家浜》;程新也自称对越剧爱得痴迷,却也只哼过越剧《红楼梦》中的唱段,于是两个半吊子戏迷凑一起喝半瓶烧酒,便越喝越有戏,晕头转向之间,南腔北调地哼到一起了。

唱、饮间,酒精考验的两个戏友已然度过二十多年。

于是,知情的朋友就管他俩叫咪酒昏唱的戏咪子!

这天,没什么事,只因是周末,杨春便拿着老窖又来找程新了。

程新的妻子顾艺叹道:“嘚!两个戏咪子今晚又要咪倒了!”

杨春假装不认识,用京剧《沙家浜》中“智斗”一场刁德一的腔调问程新:“司令,这么熟悉,是什么人呐?”

程新用胡司令的口吻道:“你问的是她?” 然后,立即转为越剧《红楼梦》唱段“想当初”唱道:“想当初妹妹从江南初来到,”再转为唱段“黛玉进府”唱道:“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杨春仍用刁德一的腔调道:“哦,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呐!”

顾艺笑得前仰后合:“还没开喝,你俩就戏咪子起来了?”

杨春不依不饶,用反西皮摇板唱道:“这个女人不寻常!”

顾艺反唇相讥唱道:“刁德一有什么鬼心肠?”

程新大嚷:“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样板戏谁不会啊?嗨嗨嗨,老婆,拿酒杯去,再不喝,戏词都要干啦!”

顾艺拿来酒杯和碗筷,又摆上一盘炸花生米,一伸兰花指唱道:“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说)样板戏谁不会呀?”

杨春叹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俩真是穿一条裤子的夫妻,联合起来挤兑谁呢?要不是我这二十多年悉心教导,你们会样板戏吗?”

顾艺不屑道:“样板戏全国人民都会!”

杨春道:“这是好事啊!像我爸那辈人,听什么《贵妃醉酒》、《锁麟囊》、《望江亭》、《三娘教子》,咿咿呀呀的,我小时候一句听不懂,长大后一句也不想听,还怎么传承下去?年轻人只好将无限精力用来搬砖,结果,除了学会`双豪七'和`杠上开花',便只对`三娘教子'领悟颇深了!”

说唱间,杨春与程新对干了三大杯。

借助酒兴,杨春继续慷慨陈词:“戏剧如果再不化难为易,年轻一代就越来越看不懂了;再不古为今用,掺入些年轻人喜闻乐见的玄幻和修真,就越来越没人感兴趣了,就只能送入博物馆受人瞻仰!”

程新问:“难道样板戏就好?”

“样板戏无所谓好坏,但它起到一个承上启下作用,就像《三国演义》白话小说,远比《三国志》通俗易懂,因此才能长盛不衰!戏剧如果再不下猛药,等咱们这些半吊子死了,就再无观众喽!”

程新说:“猛药?十年间翻来覆去演八个样板戏?”

“要从娃娃抓起!娃娃们现在不是整天玩游戏机吗?把戏曲音乐掺进游戏机当伴奏,像麦当劳那样牢牢抓住一颗颗幼小心灵,等娃娃们长大了,听到戏曲,嗯?(唱)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酒干躺那屋!(大叫)顾艺,斟酒,再不斟酒我躺你那屋去!”

顾艺跑过来斟满酒,笑骂道:“戏咪子,你再喝就成酒疯子了!”

杨春摇头摆尾道:“咱不耍酒疯!咱有文化,论的是学问!我问你们,戏和剧有区别吗?”

顾艺问:“有区别吗?”

程新说:“戏不离剧,剧里有戏!”

“扯吧!黄梅戏能叫黄梅剧吗?不懂别装懂!”

程新问:“那为什么京剧又叫京戏?”

“京剧是国剧,所以全国人民可以随便叫!” 杨春说着,咧嘴坏笑道:“逗你玩!实话告诉你,唱的叫戏,演的叫剧。”

程新说:“我可听说,南方人管戏曲叫戏,北方人管戏曲叫剧。”

“瞎掰!那为什么你们上海人不管越剧叫越戏呢?”

……

这一晚,两个戏咪子破了例,没哼多少戏,却唇枪舌剑地争论戏剧,直到酒干躺那屋。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