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街子古镇之灵魂歌者

街子古镇之灵魂歌者

来源: 作者:程江华 时间:2019-12-04 10:26:10 点击:

街子古镇之灵魂歌者

郭牧在川西南青城山后山的街子古镇,我在墨尔本。

阳光正好,洒向种在扇贝外壳里的青苔,和波兰进口花瓶里搭配讲究的玫瑰。播放器里放着郭牧的歌,窗前是玩物丧志的我。日子就是这样。

郭牧在唱他自己:寡言,胡子拉碴,蓬乱的长发在头顶绾个髻,素袍裹身,像是穿越而来。歌声沙哑,悠远,无奈,挣扎,个性……听不清楚也不想知道他到底唱了什么歌词,只想听着声音,声音里面满满的都是内容,淹没于其中。我突然就明白了金堂刘兄一定要带我来见郭牧的原因,郭牧就是人海中千千万万个自己啊。不甚明快的音乐和歌声与此刻精致的阳光有点格格不入,但又不愿换掉。唱的,和听的,都是自己。

U盘的包装设计很古朴雅致,小木盒,上面刻着两行字:“日子就是这样。”“下正街捌拾捌号。”打开木盒,一个木制小吉他,下面半圆上有个“牧”字。上下两半抽开,就是U盘。我说:设计很别致漂亮啊。郭牧略显木讷地回答:淘宝上定制很常见。眼睛没有看向我。U盘里有21首原创乐曲,4首原创吉他曲,一个老郭原创专场音乐会,一个蜗居客栈新年音乐会,售价100元人民币。刘兄一定要由他买下来送给我,我也不推辞,恭敬不如从命,刘兄知道我一定会喜欢。

有点慵懒,一边听歌一边陷入遇见郭牧的回忆,抬头,视线正对上绿植,蠢蠢欲动的绿得放肆的青苔,和精致花瓶里的玫瑰花。青苔是街边挖回来的,种在扇贝壳里,扇贝肉是前几日的盘中餐。粉白相间的扇贝壳,种入青苔,倒也是一方灵动的景致。这“捡”来的生命生长的力量不容小觑,满满的都是。一棵杂草出落成树的姿态,张开双臂,拥抱阳光,让人心生欢喜。玫瑰花插在一个冰裂纹的透明花瓶中,十一朵,扎在一起,花铺精心修剪成微弧形,鹅黄色的花和绿叶颜色搭配格外娇俏,在透明的瓶中,安静地蔓延着她的馨香和雅致。草和花自得其乐,相安无事,我也得此时安宁。

皆为幸事。

就如同我遇见郭牧,像遇见了自己。就如同听郭牧的歌,像我写自己的文字。相见也许乍欢,久处也不生厌。走过这许多年,看过这许多事,遇过这许多人,谁和谁是久处不厌的彼此呢?其实啊,这世间太多的初遇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耗尽悲喜大抵只能收获一望无际的孤意。跟着别人走的文字最终只会失去了方向,沦为狱内的囚徒。我如此庆幸自己能够心无旁骛地去杀伐决断,且固执己见。因此,你才能在万千人海中发现特立独行的我。

姗姗来迟的你啊!你看到了头戴红花,看到了身披蒹葭,也看到了马蹄哒哒。你没有看到的是,在你之前,我从不忌惮与任何人失之交臂。如影随形的知性写不成十四行诗,你会点着我的鼻尖笑我的倔强与偏执。因此,我把你变成野心勃勃的战场。子弹呼啸是平,弯弓放矢是仄。可是,又会忘了唱自己。请原谅,我在拥抱你时,常常忘了应该进退得宜的样子,只是像孩子般肆无忌惮地任性和索取。甚至,烽火连天中没有给自己留下撤退的堡垒。呵,这不是我的错。是你眸子里霸道的温柔解救了我被囚禁眉眼的七情六欲,那些长久压抑的悲喜我都愿被你掠夺,毫无芥蒂。攻城略地,或是被俘,亦或是尺骨无存……我愿意没有归途。

知道吗?岁月蛰伏于前,退后的从不是时间,而是我们。这真相真是令人伤感。在提笔忘词以前,我要为你写下动人的文字,或许这便是悲悯余生最好的方式。郭牧的音乐也是如此吧,不去考证了,我只希望按自己的意愿解读。就是这样,音乐和文字都是在别人的故事里留着自己的泪。只是不能确定,别人看我的文字时是不是也如我听郭牧的歌时一样的感受,写的和唱的,看的和听的,都是自己。若是,倍感欣慰。

白天是纠结的,而黑夜过去以后,清白锁骨上的图腾是盛放的玫瑰,是你赐予我的,坠落天堂的痕迹。衰败是万物的属性,忠于自己的内心,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恩宠。

就如此刻,唱自己的郭牧。和,玩物丧志的我。

日子就是这样。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