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中國民生民情面面觀之三 –‘插隊’與‘醫保’

中國民生民情面面觀之三 –‘插隊’與‘醫保’

来源:澳洲网 作者:张显扬 时间:2019-11-28 13:54:40 点击:

筆者於2016年寫了一篇題爲《中國民生民情面面觀之二》的文章(見附文),因爲2018年再次到中國廣州肇慶和北京參觀中國華僑博物館,回來後想到這次旅途上的一些很多人都會感興趣的經歷便決定繼續寫下《中國民生民情面面觀之三–‘插隊’與‘醫保’》。

 

“插隊”的不良現象

排隊時被插隊是每個人都厭惡的事情,這種現象在國外更是常在報章,視頻被用來嘲笑一般亞洲移民,中國遊客或中國移民不守規矩的一種笑柄。筆者認爲只要管理階層的高管懂得給在第一綫服務的接待人員適當的培訓,整個習慣風氣是挺容易糾正過來。

 

筆者早年曾在北京機場在準備進關時因爲不知道需要付機場費要回到櫃檯排隊繳費,當時我是跟一個澳洲人一塊準備去徐州,當時在排隊繳費的並不是太長的長龍,但我倆總是待在原來的位置沒辦法往前挪,原因是不斷有人插隊,每個人都是火急火燎的,都是在趕時間,我當時的心態是跟自己說那些人一定是挺着急趕時間所以並沒有太大的浮躁反應。後來終於交了款順利進關,但到了登機的閘門時,地勤人員說不可以讓我們登機了,我們晚到了六分鐘。我們只好回到北京機場附近的小區住下來,一個星期後才有航班到徐州,這一耽擱我們每人多花了五千多人民幣。

 

最近幾年到中國旅遊時也多次踫到在車站被插隊的情況,雖然櫃檯上放著一個挺清楚的“請排隊”的大牌子,離開服務櫃檯前半米地上也劃了條讓排隊的黃綫。

 

在澳洲,這種插隊不守規矩的現象在一些旅遊點也常被報導,看了令人揪心,但更令人揪心的是很多華人也當是看別人的笑話,尤其是一些認爲自己挺守規矩的人士,而不知道他們在別的事情上可能也犯著類似的笑話讓澳洲人也同樣在嘲笑著,這就是成語裏所說的 “一百步笑五十步”的心態。

 

幾年前在北京住在王府井北段一間小旅館退房時,我一個人站在櫃檯前排隊輪候的地方,兩個服務人員在談著,當時我並不趕時間所以很耐心地等著,跟著一個人從大門衝了進來直奔前臺,直嚷著退房,看樣子挺急的,其中一個服務員便轉過身來幫他做退房的手續。看著差不多辦好快輪到我時,又一個人衝了進來,又是直奔前臺站在前時那個人的身後,看也沒看我在那裏排隊,待前面那人好了,他便擠到前臺又是火急火燎的跟服務員說他趕時間,計程車在外面候著,那服務員又趕緊幫他退房,好像我並不存在沒人在排隊輪候。我愣在那裏開始有點憋,但眼前整個情景讓我開始在想爲什麽在中國排隊會常常出現這樣的情況,也開始想在澳洲排隊的情景,當囘過神來看著那服務員突然一下子想通了可以怎樣來徹底處理改善這個社會問題。終於輪到我時,我跟服務員說:“剛才我在排隊好幾位客人衝進來插隊,你可能太專注服務所以可能忘記跟他們說請依次序排隊,這點我可以理解。我看著你跟前面兩位客人服務時一下子想通了在中國非常普遍插隊的情況問題出在那裏,因爲在中國每個人都在想著自己要辦理的事情,加上每個人都在忙著趕時間,所以習慣了見到服務櫃檯便直奔過去,心裏只想著自己要辦的事務,有沒有人排隊跟自己好像沒什麽關係,也因爲習慣問題,心裏根本沒理會也沒注意需要不要排隊這囘事。你們作爲服務人員也因爲習慣只專注誰站在櫃檯前的客人而忘記了已在排隊輪候的客人,你們是屬服務性的行業,既然已在櫃檯前設有排隊輪候的安排,服務管理方面應該是跟著排隊的次序來提供服務,客人衝到前檯就請他們按規矩排隊輪候,除非當時並沒有其他客人在排隊。這應該是管理方面的問題,雖然我是可以跟衝進來的客人說請他們排隊,但踫到不講理的客人會很容易引起不必要口頭上的爭執,碰上性子急的人甚至可以一下子動起粗來,對你們工作人員或旅館或客人們都不好,但由你們來跟客人說請排隊是合理,客人也不會蠻著來跟你們吵起來,甚至因爲知道自己不對會不好意思乖乖配合。時間久了,習慣了守規矩排隊輪候對大家都好。”

 

筆者深信假如社會各階層各行業都明白這個道理,大家都配合,時間久了社會上插隊的不良風氣是會得到顯著的改善,華人也會不再讓別人拿“插隊”來成爲詬病,這就‘善莫大焉’了。澳洲的服務行業一般都會很自覺地這樣來處理‘插隊’的情況。

 

筆者必須補充上面所提到的例子自是筆者親身踫到過的情況,不代表中國社會上的服務行業都不明白這道理,也不意味每個華人都習慣‘插隊’,只是中國國情人多,每個人都只顧及自己的時間或急著處理的事情才造成這種普遍的不良現象,只要服務行業都普遍明白這道理,這種陋習是可以得到廣泛的改善。

 

 

北京醫院 – 先收費的現象

2018年因爲突發事情需要到北京朝陽區的醫院幫個朋友處理些住院出院的手續,才有機會親身體驗領略到常常在外國聽到看到在中國住醫院往往需要面對種種令人揪心的事情。

 

事緣該友人跟筆者一塊到中國旅行,到了北京突然心臟病突發所以叫了救護車送到醫院急救。救護車的人員當時有問筆者想送到什麽醫院,大概意思是問要送到公立或私立醫院,筆者說主要不熟悉北京醫院的情況因爲情況緊急需要送到那個醫院都可以。跟著被送到應該是朝陽區東面的“北京朝陽中西醫結合急診搶救中心”。跟著來發生的事情真夠嗆人的。

 

當好幾位大夫醫生圍攏著探討病情時,一個護士走過來給了筆者“一曡”七,八張黃色,白色的賬單說需要立即到進口處的櫃檯掛號付款,總數包括預付留醫住院的費用,總數一萬多人民幣。筆者當時身上只有兩千多元,所以問可不可以用外國的信用卡支付,櫃檯說不收信用卡,只收現金。

 

筆者當時身上還有幾百美元,醫院對面正好有間銀行,所以走過去想先將美元兌換了再從信用卡提款將錢湊夠,哪料跟著來每一步都真夠折騰人的。

 

首先,在銀行裏排隊輪候了約四十分鐘輪到筆者,拿出了護照和美元說想兌換成人民幣,職員說需要幫筆者在電腦上填份表格,那份表格看來挺複雜,問了好些問題填了十來分鐘到了最後一項,說需要提供中國手機號數。筆者因爲手機有國際漫遊所以近年來到中國都不需要另買地區上的手機卡。職員說沒有中國的手機號數電腦上的系統不允許他退出或完成填報的工作,只能中止取消,筆者只好兩手空空地離開。後來需要動用了好幾張信用卡在提款機提夠了錢便立馬回到醫院才辦好了住院手續。跟著來的兩三天還需要多次補交其它的醫療藥品費用。

 

這件事過後讓筆者真正體會到在中國急病時候一時拿不出錢所會踫到的困難,當然在很多其它的國家也會有著類似的問題。

 

大家可能也想知道在澳洲一個留學生突然得了急病又會怎樣?筆者兩年前剛好踫到過這樣的場合。一個很年輕的中國留學生來這裡讀大學先修班,父母陪同她來墨爾本,才走後不久,這名留學生就突然得了“血崩”的症狀,父母在國内非常擔心,筆者得悉後便跟她說立馬去醫院讓醫生看看。她去了城裏的婦女兒童醫院,筆者趕到後,醫生剛好在初診,我跟醫生說務請醫院幫她診治,不用擔心她是留學生的身份,筆者會負責所有的費用。醫生說他是不管錢的事,他只是來看一下怎樣診治。那留學生跟著在醫院住了四天,自己一間房,做了好些檢查吃了好些葯,情況穩定下來醫院才讓她回家。我陪她出院時問醫院怎樣支付所有的費用,護士說賬單會郵寄給她也會發一份到她的郵箱,然後還給她一些葯帶囘家服用過幾天才回去覆診。幾天後便收到醫院的賬單,那名留學生也自己繳付了。

 

雖然國情不同,這可能就是所謂“以人爲本”的一個好例子。筆者是衷心希望中國在全面進入‘小康’經濟發展的同時可以在民生醫療這方面做出更大的改善,讓一般小老百姓遇到急症時不會就因爲經濟困難而得不到及時的醫療服務。

 

在上面提到的例子裏,有一點值得提到也值得表揚是中國醫院病房裏的護工服務,在澳洲一般的公立或私立醫院是沒有的,除非是非常高檔的私人醫院。友人住進醫院的病房後,有個護士來問要不要護工的服務,筆者當時真的不知道什麽是護工的服務,後來才知道是在病房裏24小時特別照顧病人的服務。筆者當時因爲想到自己是沒法在病房24小時照顧友人,所以就說是需要護工的服務。護士說護工每天的費用是兩百人民幣,筆者同意也根據手續的要求簽署了一份協議書同意每天兩百元雇用護工服務。護士跟著跟筆者介紹了一位在病房裏的護工,護士走後,那名護工說剛才簽署的每天兩百元是給醫院的,她每天的護工費用是一百元另加友人和她的餐飲費,筆者最後同意另給她每天兩百元的護工費用。雖然筆者認爲另外付給護工的服務費用是很好也值得付的費用,但醫院收的兩百元簡直就是‘山大王’的地盤過路費,是令人搖頭難過的事情。

 

從另外一些事例來説,是不是澳洲醫院的服務每方面都比中國好呢?說起來也算是個笑話。不久前有個友人進了 Box Hill 全新的公立醫院,一切都挺先進,醫療服務都挺好,唯獨是令人想不到的是整棟全新的公立醫院居然不提供飲用熱水以及一層樓只有一張輪椅。友人當時躺在床上只想自己下牀去洗手間,等了很長時間護士才推來輪椅說很抱歉醫院只有一張輪椅,正被別的病人在用所以讓他多等了些時間。當想喝杯熱水,護士說很抱歉醫院沒有為個人提供熱水的服務,需要等送餐飲的時候或許可以跟送餐飲的服務員說。這是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書畢於墨爾本

 

2019年11月25日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