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戏缘

戏缘

来源: 作者:贺鹏 时间:2019-11-20 12:19:09 点击:

秀娥犹豫了许久,但在七月初七这天,她还是鬼使神差地又去了公园。

“好闺女——”一个专业的响堂,紧跟着就是一阵喝彩声。

秀娥从第一次在公园发现了这群京剧发烧友后,就隔三差五来这里听京剧,后来听人说主唱老头十分钟爱京剧,还因为京剧终身未娶,于是,秀娥就对他产生了敬仰之心。来得次数多了,看得久了,她竟然惊奇地认出了他——当天,秀娥跌跌撞撞跑回家,两天两夜没合一眼,也没吃一口东西。

提篮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

秀娥也说不清楚,今天为什么自己又走进了公园,是自己想明白了?还是京剧情未了?

秀娥用手捂住砰砰砰狂跳的心,不管不顾地向围观的人群挤去。

1970年,大队成立样板戏剧团,秀娥被安排到剧团当了演员。她念书时只在学校文艺宣传队演过小歌剧,哪会演样板戏?好在大队有一个从省京剧团下放的右派,儿子夏钢从小耳濡目染,不仅“四功五法”样样都行,还六场通透,主动承担了教秀娥学戏的任务。

刚开始,秀娥的表演不是死脸子,就是洒狗血,要不演唱时就砸夯;夏钢对她没日没夜地辅导,唱念做打、口手眼身步,一点一点地教;秀娥灵巧,也吃苦,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吊嗓子,晚上练功,三个月下来,就能正式登台了,第一次演出时,还获得了碰头彩。

秀娥和夏钢的朝夕相处,很快就在村里传出了不少难听的话。夏钢第一次拉秀娥手的时候,恰巧又被秀娥爹撞见,爹一把把秀娥拉回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训斥了一顿,一个右派的儿子,还想和咱贫农的闺女好,门儿都没有!

秀娥知道这是一道坎儿,尽管还偷偷和夏钢交往,但表面上却断了关系。直到县里成立乌兰牧骑,点名招收夏钢父子,在临行的前一天,秀娥才同意夏钢到家提亲。

那天晚上,秀娥坐在炕沿上,圆圆的脸蛋上泛出了别样的红润,蹲在炕头上的父亲却含着那杆长长的旱烟袋,一口一口使劲地抽,至始至终没说一句话,也没抬一下头,吐出来的烟雾一会儿就弥漫了整个窑洞,夏钢父亲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客套了几句就拽着夏钢离开了。

秀娥的眼泪瞬间就 “吧嗒吧嗒”掉在了地上,父亲一甩烟袋,狠狠瞪了秀娥一眼,没出息的东西,一个右派,也配和我们结亲?我们是啥?我们是根正苗红的贫农!

父亲把“贫农”两个字重重地吐在秀娥脸前就出去了——

夏钢父子走了,村里的剧团也散了。父亲便托人给秀娥找个婆家,媒人说秀娥毕竟和别的男人好过,不好找。秀娥父母再三解释,说秀娥肯定还是黄花大闺女,可直到秀娥二十好几岁了才不得已由父母做主,许给一个瘸腿的知青。

结婚前一天,秀娥失踪了。父亲二话没说,直接进城从夏钢的家里把秀娥拎了出来,还把夏钢给告了。夏钢被乌兰牧骑开除后就没了音信,秀娥慢慢也断了念想。本想和知青好好过日子,可知青却把秀娥和孩子抛在农村,一个人回了城,直到儿子大学毕业,秀娥才跟着进了城。进城后,儿子几次提及抛弃他们母子的父亲,秀娥却摇摇头转移了话题。

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 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

秀娥扒开围观的人群,挤到了里边,那演唱者花白的头发、修长的身材,和着旁边京剧的配乐,做着各种各样的动作,连最后的亮相都是那么精美,还有那眼神,真是传神哪!

这么大岁数了,挤什么挤?围观的人们纷纷指责秀娥,演唱者亮完相,走过去面对大家拱了拱手说,大家互相宽容一下!然后面对秀娥又拱拱手,秀娥两眼婆娑着眼泪,嘴角先蠕动了几下,才颤抖着声音说,你唱的和原来一样好听。演唱者一惊,地道的乡音,又盯着秀娥瞅了足足有好几分钟,突然怯生生地说,你是娥子?

秀娥的眼泪就哗哗地下来了。夏钢激动地一把拉住秀娥的手说,戏缘,是戏缘! 秀娥抬起手摸了一把眼泪,哽咽着说,不,不只是戏缘,我终于能给咱儿子一个交代了。夏钢一听,激动得语无伦次,儿子?咱们的儿子? 秀娥轻轻点了点头说,是,在省京剧团工作。夏钢惊愕地瞪大眼睛,什么?省京剧团?大牌小生尚夏?秀娥点了点头。夏钢喃喃自语道:尚夏,尚秀娥的尚,夏钢的夏;徒弟,儿子,我咋就没想到呢?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