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和解

和解

来源: 作者:夏婳 时间:2019-11-20 12:18:04 点击:

“糟了,糟了!我要迟到了!”李玉一边拢着头发,一边寻找车钥匙。

“你真不去机场接儿子?”在厨房忙碌的老伴问。

已经找到钥匙往车库走的李玉回转身赌气的高声道:“不去不去不去,早就说了不去的,我离正式演出就只剩两场彩排了!”

“随你,接不接无所谓的,只是儿子难得回家过年,大家开开心心地就好。”

李玉没再接话,发动车子出门了,可心思却被老伴的几句话搅乱了。能有谁不开心儿子回家过年的呢?且不说已经大半年没见着儿子了,这移民第一代对中国的传统节日心底还是很在乎的。可是儿子,李玉长叹了一口气,万般心酸涌上心头。

有这样一句话:“每个移民的生活都是一部血泪史。”李玉觉得她的也是,当年在国内公务员生活过得还可以的,之所以还是背井离乡移民了,就是为了期待儿子有个光明灿烂的前途。他们的移民路和常人极大的不同。李玉的姨妈没有人照顾才申请她过来的。说得残酷真实点,李玉用免费照顾行动不便的姨妈十几年换来了这个身份。而且期间老伴没法在美国找到合适的工作,他们还一直两国分居着。这些代价在李玉眼里曾经都是值得的,因为移民后的儿子学业优秀得让李玉常常做梦都笑醒,姨妈过世后她都想好了,到时儿子上大学她就跟去陪读,怎么着也要让儿子将来不是医生就是律师,不仅光宗耀祖还赚钱多多。

只是一昔之间,美梦变成了噩梦,儿子不顾李玉拼死拼活地阻拦,毅然而然按自己的想法跑去上了一所艺术院校,李玉至今都没记住学校的名字也不去问儿子的专业。李玉不懂艺术,可她知道不是人人都做得成李安,但人人都需要吃饭的,艺术是不可以当饭吃的。

李玉的人生瞬时迷失了目标和方向。她花了很长时间才从低谷中跃出来,朋友拉她参加了京剧社,渐渐地她迷上了京剧。京剧社是由几位专业演员组织起来的。团员大都业余,但凭着满腔的热情不懈地努力,剧社办得有声有色。不仅本市有些名气,还经常去别的城市演出,观众里还有很多老外,让李玉很有扬眉吐气之感。虽然她的角色都不是那么重要。李玉这把年纪,练习的辛苦要翻倍,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再到唱腔都要做到完美和谐是多么的不容易,她深深体会了“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但她依然她乐在其中。老伴开玩笑说家里现在两个艺术家。李玉不服气:“那怎么一样?他需要挣钱养家的,钱途最重要!”老伴也不服气:“人人都这么想和选择,艺术不是都要灭绝了?”

李玉给噎得无言以对,的确如此,比如她现在的社团,如果不是新团员和资金的不断涌入和支持,恐怕难以为继,可这些人力物力的支持也都是在困难重重中维系着。李玉心底真不愿见到京剧——这国家戏曲的第一剧种越来越衰败,她迫切地希望京剧可以走出国门,传唱五大洲四大洋。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起来的感觉确实是不同的,她这大半辈子从来没有对事情如此投入过,并且过程如此喜乐过。工作和兴趣揉合一起应该是幸福的。只是不能这么轻易就饶恕了儿子的一意孤行,要早知道这样,他们还不如不出国,不受这么多苦。

对于李玉的不依不饶,儿子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依旧我行我素。这次故意挑春节回家,也不介意李玉不接机不做饭,还说专程来看李玉演出的,李玉嗤之以鼻:“你还听得懂京剧?”

儿子嬉皮笑脸:“艺术是相通的你不知道?”

李玉一股莫名的感动,虽然玩笑话都这么说,可是从儿子嘴里迸出来时完全不同的:“你真觉得你妈瞎闹的,可以和你学的可以相提并论?”

“妈,你学的是国粹呀,你知不知道?当年梅兰芳大师到纽约演出,纽约市万人空巷,一票难求……”

“真的,还有这事,我不知道呀,那京剧还有什么辉煌历史?”

“容我——慢——慢——道来。”儿子忽然拉长了音调,防着京剧的腔调。

李玉忍俊不禁,那一刻她真的释然了,她很感激儿子的选择,这让她也转而寻找到了内心真实的自我,她也很感激京剧,不仅把她的人生重新涂抹得精彩,也让她在某一个层面真正理解了儿子,与儿子有了和解……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