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天皇盖地虎

天皇盖地虎

来源: 作者:沈志敏 时间:2019-11-14 16:03:00 点击:

“天皇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两句台词从我嘴里咯嘣而出,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好听。

被儿子打造成四句: “天皇盖地虎,老师太糟糕;宝塔镇河妖,打响六零炮” ,六零炮的意思是考试刚及格,这小子念书不靠谱。

当年的文艺小分队又不是什么正规剧团,我今天演杨子荣明天演座山雕,后天可能扮胡司令或郭建光,就看剧情和角色需要。反正我认为,观众喜闻乐见的是威虎山上杨子荣和土匪飙黑话这场戏,还有沙家浜智斗那场戏。 谁红谁白无所谓,大家就图个好看。

文革结束后我考进戏剧学院深造,接触到真正的古今中外戏剧,可谓浩瀚如海,听得我云里雾里,例如传统京剧的表演知识就可以讲上几天几夜。

毕业后在文化机关混了几年,后来我出国到了澳洲,打两份工挣洋钱,忙得昏天黑地。把那些戏剧知识还给了老教授。但亲身演过的戏,五官四肢一起入戏,难以忘怀,打工之余也哼上几句。

奶奶的,大概继承了我的遗传基因,儿子考大学时偏偏不填写牙医律师等专业,读了个欧美艺术系。毕业后更不靠谱,鼓吹他有自由飞翔的权利,还真考上了英国皇家戏剧学院的研究生。虽说有奖学金,但从墨尔本飞伦敦光机票钱就好几千澳币,莎士比亚害得我心疼了好几天。我对他说:华人应该研究关汉卿汤显祖梅兰芳周信芳马连良,你可以考老爸读过的上海戏剧学院,再说东方航空公司去上海老有特价机票。儿子表示在英国读研结束,还可以去上戏考博,立志三十岁成为研究东西方戏剧的学者。这番豪言壮语让我哭笑不得,我太太盘算着银行账户上还存多少钱。在上飞机前,儿子翘起大拇指对我高喊一声:“老爸,天皇盖地虎!”

终于熬到退休,养花种菜,后花园里成了我的新天地,无拘无束地唱一段“打虎上山”,再吼两嗓子。

围栏上探出邻居老彼特白发苍苍的脑袋,他问我在唱什么摩登歌曲?我骄傲地说,流行歌曲档次太低,咱唱的是京剧,中国国粹。想当年我还登过舞台。

没想到这一说引出了老彼特和她老婆的典故。伦敦冬天太冷,他和太太是从英国移民来的,这我知道。不知道的是,当年在伦敦舞台上他俩演过罗密欧与朱丽叶,正宗的表演艺术家。顿时,我甘拜下风。

说着彼特中气十足地念了几句台词,我没有全听懂,但感觉嗓音浑厚颇有节奏感。接着他评论起我刚才的唱段,说最后喊的那两句,比前面唱的那一段有滋味。其实他也听不懂中文,瞎琢磨什么?他让我把那两句译成英文,还要求在中文字下面标上读音。不知啥用意?

晚上,我用半吊子英语把“天皇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翻译成“God cover the tiger of land, Temple press the monster of  river.”

第二天阳光灿烂,我去他家喝早茶,呈上那段译文。没想到他一看就懂,“天上的上帝管住了地下的老虎,地上的庙宇又压着河里的魔鬼。两句台词真幽默。”他还说,他家那只黑猫就是小魔鬼,上蹿下跳,不仅偷吃家里东西,还在街上欺负小动物,上帝已经注意到它了。正说着,那只黑猫悄无声息地走过来,翻起白眼瞧着彼特。

以后我和彼特经常边喝咖啡边交流哈姆雷特和杨子荣,由于语言隔阂,双方都一知半解。

今年风调雨顺,后园里蔬菜长势喜人,我正全神贯注地摘西红柿,只听见那边高喊一声“天皇盖地虎”,字正腔圆,彼特的脑袋又出现在栅栏上,老家伙的嗓子真神了,盖过八大金刚。他一抬手,递过来一篮刚摘下的柿子。

“宝塔镇河妖!”我也送上一袋西红柿,威虎厅里哪来这样友好气氛?

“咪儿——”黑猫跳上栅栏喜洋洋走来,小魔鬼也能听懂我俩的台词,上帝知否?

灵光洞穿,我突然感悟到什么?戏剧表演不仅仅是语言内容的表达,语言中的物理声波所呈现出的音质高低和韵味美感,似乎穿越了不同语言的界限,大概还能感染动物的耳朵。我不由联想到洋人为啥能欣赏中国京剧表演等等,顿感自己上了几个台阶,哇¬——啥时候我也成了戏剧专家?老子敢和儿子一比高低:“天皇盖地虎!”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