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回不去的乡愁

回不去的乡愁

来源:澳洲网 作者:齐亚蓉 时间:2019-11-07 14:58:05 点击:

【编者按】本文荣获第十届澳大利亚华人作家节常春藤杯散文大奖赛优秀奖,根据广大文友的要求,现予以全文刊登。其它获奖文章也将逐篇发表,敬请关注和欣赏。


1.

往事并不如烟。二十二年前的那个五月,初次踏足岛国的一幕清晰得令人惶恐:四顾一片茫然,不知该先迈左脚还是右脚,待调整好了脚步,局促不安的呼吸怎么也无法调匀,好不容易安稳下心绪,甫一踏出机场,滚滚热浪扑面而来……跟理想、梦想都不搭边。下南洋,流落异国他乡,只是为了跟随夫君的脚步,所谓的“随夫下南洋”绝对不包含任何浪漫色彩。而身边那个被赤道风吹得面目全非,日日挥汗如雨、时时非日晒即雨淋的“狮城建设者”,执意南下的目的亦不存有半点儿惹人遐思的成分——谋生,仅仅只是为了谋生。“三年合约期满即刻回返。”他临行前日日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于是乎,两个道地的秦地子民一前一后奔赴这个四季皆夏的热带岛国,摇身成为道地的异乡人,开始了寄人篱下且居无定所的日子。浓浓淡淡的乡愁由此拉开序幕,构成了异乡生活的主旋律。


2.

逾而立但无立锥之地,时时处处受制于人,悲哉!哀哉!“夹着尾巴做人吧,人离乡贱啊!”那个标准的秦地男人扔下一句标准的秦腔后踩着咚咚作响的脚步“上工”(即上班)去了。

“漫漫长夏何时了?”这个典型的秦地女子紧跟着踏出了房门,轻声细语,气若游丝,俨然李后主上身,婉约得似模似样。赤道的阳光无情地烤晒着,汗水混着雨水,雨水和着泪水,流成了河,汇入了海。思乡之情随时泛滥,无需等到明月高悬,河边的青草般,肆意滋长,四处蔓延,自眼前到天边。春华秋实的田野,冬雪飘飞的山川,梦里梦外轮番上演。“妈妈,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留守的孩儿带着哭腔的呼唤穿越千万里,回荡耳际。“同学们都在专心地读书,我却在一旁默默地拭泪。”孩儿的书信时时带在身边,泪痕满满。敌得过风吹日晒的皮肉之苦,敌不过骨肉分离的锥心之痛。“不如接儿子过来读书吧。”樟宜机场拥孩儿入怀的那一刻,满脸的泪水化作翩跹的蝴蝶兰,俏生生凌空起舞——终生难忘的美感。骄阳不再刺眼,酷暑不再难耐,雷电不再触目惊心,就连风雨亦日渐温柔起来。日子骤然间飞快流逝,转瞬就到了决定去留的时候。“你想离开还是想要留下来?”一遍又一遍征求孩儿的意见,实则两个大人尚未做好决绝离去的心理准备。“只要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离开还是留下都不是问题。”“那就再续两年合约吧。”一颗飘浮不定的心慢慢地落在了地上,但根始终无法生得出来。接踵而来的日子在不断搬迁中继续,湿漉漉的脚印踩踏得坚硬的土地日趋柔软。


3.

“妈妈,我想要个弟弟,你给我生个弟弟吧。”“好吧,我们生了弟弟就回去。”弟弟出世不久,又到了决定去留的时候。“不如我们等哥哥小学毕业才回去吧。”

哥哥小学毕业了,成绩骄人,显山露水。“不如我们等哥哥中学毕业才做打算吧。”这一等也就遥遥无期,那愁也就永无止境了。白天无暇顾及,夜里梦来梦去:老屋、老井、爷爷的老杏树、村口的桥、村边的河、河边的山、山巅的月……流着泪坐在东河滩,从寒冬到春暖,桃花红、杏花粉、梨花白。“再不回去看看真的要疯了。”幼子三岁那年,带着他一起回到了故土。老屋塌了,老井埋了,老杏树不见了,桥宽了,河浅了,山低了……静静地坐在河滩,看孩儿河里戏水,仿若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一行热泪顺着脸颊缓缓流淌,欢欣的、幸福的泪水。“妈妈你为什么哭呀?”“妈妈高兴啊!”“妈妈为什么高兴呀?”“妈妈回家了啊!”“妈妈我也回家了,我的家乡好美丽啊!”好美丽,我的家乡;好美丽,我的乡愁。


4.

带着我美丽的乡愁,轻轻地挥挥手,但又忍不住回头,再回头。那一方山水,那一方人,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朦胧。

十年,二十年,流水般,努力不惑中,知天命已近在眼前。不再像风一般匆匆,像云一样飘忽不定。那挥之不去的乡愁也闲云流水般悠然,清风明月般淡定了。

“妈妈,我想回家。”好几年前的事了,即将负笈英伦深造的长子突然开口说道。“回家?你的家不在这里吗?”“妈妈,我想回去看看故乡的山水。”他突然泪流满面。离开故土时他只有八岁,乡愁也同样在心底生了根。“回去吧,回去看看吧,我的孩子。”那一刻,我的泪水奔涌而出。

而我的乡愁终究是回不去了,它已成为我的影子,寸步不离地跟在我的身后。只好停下脚步跟它一起寻寻觅觅。却原来最为熟悉的画面就在眼前,就在日日漫步的河畔:小桥弯弯,流水潺潺,蝶舞花丛,鸟鸣林间。跟故乡的东河滩何其相似!于是把那浓浓淡淡的愁绪揉碎了,丢进河里,撒入花丛,然后安静地坐在青白石上,跟那久立草尖的蜻蜓一起梦回故里,梦回童年,带一身花露,惹一身花香浓。


5.回不去了,我永远的乡愁。不再纠结,不再伤感,顺乎情,顺乎理,顺其自然。喧嚣和浮躁都交由岁月带走,一颗宁静淡泊的心从此安然若素。不言愁,不言愁。停下脚步,坐在河边,听流水细说从前,听鸟儿闲话昨天,听来自远方的呢喃。  


“偶然间忆上心头的”,“只是故园旁边的小池塘”,“萧风中,池塘两岸的芦与荻” 。小池塘依稀眼前,芦与狄清晰可辨。“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但其实,没有月亮的夜晚也听得见。“……此心安处是吾乡”。我浓浓淡淡的乡愁,就留在脚下的这块土地上生根发芽吧。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