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若念情,便是母爱绵长

若念情,便是母爱绵长

来源:澳洲网 作者:兰儿 时间:2019-11-07 14:55:26 点击:

【编者按】本文荣获第十届澳大利亚华人作家节常春藤杯散文大奖赛优秀奖,根据广大文友的要求,现予以全文刊登。其它获奖文章也将逐篇发表,敬请关注和欣赏。时光之外,锦字之间,所有的美好都会在光阴深处落地开花,成全着千回百转的温暖。母爱,惊艳了时光,温暖了岁月。就像一朵花开,一枝柳笛,一本心怡的书卷,温馨于心头眉间。自古以来,那份深情,在阑珊的文字间婉转流连。台湾作家龙应台在目送的文章中写道: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十二岁离家求学,在父母注视的目光里,越走越远,直到远离万里之外的澳洲。去年的某个深夜,雨敲窗棂,眺望窗外的夜,风雨飘摇,十分想家。夜半给妈妈打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传来妈妈略显悲伤的声音;自从你走后,每每夜半醒来,突然间很想你,不知不觉时,总是泪流满面。闻听,瞬间泪眼朦胧,恍惚望见妈妈的白发和愁容深锁的眼。一


新年伊始,接来父母到澳洲同住。初来时,花盆中有五棵玫瑰,由于疏于浇水照顾,夏日葱茏季节,却疏枝枯黄凋敝,全无成活的可能,我打算弃之,仍进废物桶中。妈妈还是不忍,尝试着把花树移到园中,根部施肥浇水,每日精心照看,呵护备至。这几棵花树,也不负恩泽,紧追慢赶地赴一场夏末的花事,终于,开成了倾国倾城的姿美模样,暮色渐浓时,微风中的花儿,摇曳着斜晖下的风月情长。这是爱的奇迹,这也是爱的力量。


母亲是个很宅的人,总是在厨房和后花园之间走来走去,就像是大门上了锁,她心甘情愿把爱,一辈子锁在小小的方寸里面。这些时日,每当我还在黎明中沉睡,就闻到了楼下飘来的饭香。妈妈每日魔术般的变幻不同的早餐,都是我爱吃的家乡面食:葱油饼,油煎包,水饺馄饨和花卷等等,层出不断。有时候,我总是呆望着母亲那拿了一辈子锅铲的手发呆,就是这双手,把我们这个家管了起来。就是那条围裙,让我们的饭菜有滋有味.就是这一个旧时光的美丽女子,韶华渐逝,将她的今生今世,毫无怨言,更不求任何回报地交给了父亲和我们这些孩子.


后来,渐渐明白,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像父母一样,对我们不离不弃,爱如永初。人们常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大概就是我有能力报答,你依然健在,这是很多人的心愿。希望这件美好的事情发生在我们所有人身上,让我们和父母一起慢慢地变老,一起在微风拂面的清晨,或者在晚霞漫天的黄昏,欣赏无尽的流云。时光温婉,流年无恙。如水的日子在碎碎念中,匆匆而过。坐在庭院中,满目的花草,芳菲肆意的滋长,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妈妈总是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诉说,她眸中的喜悦也慢慢的爬上眉梢。原来,妈妈的笑容那么美,还依稀可见少女时的明媚娇俏。这样描摹母亲是远远不够的,妈妈在我的心目中,是上帝派来的守望天使。我只能写出她很少的小部分,就是因为她是我母亲,很难用语言去形容。


父母来澳洲的日子三月有余。相伴的岁月总是过于短暂,还来不及仰望星空,就已经开始迎接黎明。记得当日开车去机场的高速路上,天空阴郁,落起了小雨。薄薄的水雾把海和树隔到更远的地方,车窗外只剩下一片辽阔的苍茫。在这草长莺飞的美景里,这个时刻,我们却如此的落寞,默默不语,静谧的空气令人窒息。每次念起,总是唏嘘不已。寂寂流年,也许,我们怀念的不是旧时光,而是,住在旧时光里的安暖和情意。草木有情,红尘有爱。无论年华中有多少薄凉,怎样改变,季节依然会年年如期而至,母爱依旧会温馨而绵长。纵然世间有繁华陨落。喧嚣多舛,母爱是盏指引方向的明灯,在暗夜里迎接黎明。


对于远隔千山万水的游子,母爱是炊烟,是乡愁,是故土,是隔山隔水的牵念,是秋来雁归的征程。母爱就像是一首田园诗,幽远清净,简纯淡雅;母爱就像是一幅山水画,洗去铅华,不施粉黛;母爱就像一首纯情歌,婉转悠扬,轻吟浅唱;母爱呀,就是在望穿的孤寂中,花开满城的芙蓉色,星星点点,映照在儿女们的心上,风起处,眷念缭绕;风落时,馨香蔓延……。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