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白云故乡

白云故乡

来源:澳洲网 作者:陈文峣 时间:2019-11-06 12:28:01 点击:

【编者按】本文荣获第十届澳大利亚华人作家节常春藤杯散文大奖赛优秀奖,根据广大文友的要求,现予以全文刊登。其它获奖文章也将逐篇发表,敬请关注和欣赏。 

诚如征文启事提要所言,白日的生活在时光里逶迤前行;在华灯初上的夜晚降临之时,身在异乡的人们总会在某个时刻悄然产生对故乡的思念之情。元宵刚过,思绪如潮,信手写下这首《无题》的新诗。   

虽然题为《无题》,实质上是有点感时忧事,渗杂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怀和故事。“点检诗囊忽记,某年某日深情”,藉此梳理一下曾经往事,抚今追昔,霖雨秋冬接乡愁,是为缘起。

 

《无题》

万家灯火每扇窗后都有故事,

茫茫人海逐个背影谁不孤单?

远隔重洋长风陡起相思惆怅,

天涯彼岸繁华绚烂早归平淡。

 

祖父母辈当年因祖国时局纷乱,买棹南下。此是少年初羁旅,白首犹自在天涯。不知不觉祖辈经已在“第二故乡”—风下之乡沙巴定居有年。“第二故乡”是有些老外朋友在此退休结庐,从此他乡作故乡的时髦称谓!父母都是南來的第二代。在此就学就业成家。   

年轮不断推进,人间岁月偷换。我出生在六十年代末,二战后廿有余年。蕉风椰雨的南洋,经历英殖民地至独立,社会已趋小康,人民不分族群,大都安居乐业。   

身在海外的父母,都重传统。学前父母购买儿童读物给我们兄弟妹仨阅读。母亲总在百忙之中,如饭后寝前,与我们共度美妙辰光,讲说读物,吟唱诗词,小朋友既好奇也好学。   

母亲自小聪颖,文理兼备,尤擅书法。从小及长,每当我们有好的表现,总会淘气的和母亲说:“妈,快说‘类我’!”母亲很少褒奖人,总是淡淡地微笑着倾听我们的说话。偶而一句“不错”,已使我们得到十分的鼓舞而雀跃万分。

母亲至今遗憾其双亲过早去世,无以菽水承欢。每当和我们说起外祖父母,母亲总似小女孩般对父母充满孺慕之情。陵谷沧桑,散聚靡定,云烟黎梦,不背过眼即逝,往事却历历在目。她说:“先君在祖、父辈的遗像留墨:父熏德公、母余氏懿德、长兄瑞鸿、长姊寰好。我父名汉寰,字承武,外号大汉或黄师父,据因其每在文书信函中署一大大的汉字,加上是个魁梧的教头。三叔名汉勋,字经策,是螳螂派掌门。母刘氏,乳名依排行叫八妹,书名梅英。父改称倩梅,母终其一生都使用这新的名字。赏心有侣,咏志有知,他俩的情俏言语常入耳中如:‘二更半半夜、刘克宣(反派演员,专演歹角)是你宗親、你地姓刘好架势,有两朝皇帝都姓刘……。’‘姓黄仲犀利,轩辕黄帝係祖宗……。’儿时故居堂上有父亲手书的《黄门堂上祖遗诗》:骏马登程出异乡,任凭何处立纲常。年深外境皆吾境,身在他乡即故乡。早夜勿忘亲嘱语,晨昏时节祖宗香。愿儿此后穷苍庇,三七儿郎縂炽昌。诵唸铭记,父祖的言传身教,传承的使命在幼小的心灵萌生。往事如烟、似近还遠,是古稀行過开始的那一程。”    孩子永远是母亲的心肝宝贝。诗人每以孩子对母亲的孺慕眷恋,隐喻对祖国山河的繫念与乡愁。因幼受庭训,对中华文化钟情而衍生的文化乡愁,从小就深植体内。套用一句心理学术语,这叫“伏因”。问诊心理病人时,常会临床应用,即追溯病人童年的记忆,稽查一切可能的伏因、潜因及诱因等。长期文化隔阂或断层,引致文化乡愁的失衡和焦虑。自已很幸运,这方面从小至今一点都不匮缺。有时还打趣较洋化的同事,“贫家何以娱客,但知抹月批风”,这是苏大胡子的话,愿能同乐,否则只能自得其乐!而真正明白“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这样醇厚如酒的乡愁时,已是离家去国多年之后了!   

在学校,习惯了入乡隨俗,如儿时淘伴戏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华人多种方言,朗朗上口,遇到老外说英语,马来同胞说巫语,用简单的淡米尔语向印度同胞致意。从小与各族交流,知道彼此有着不一样的习俗、地缘和文化意义上的根,因了解而相互尊重。这种和而不同的价值观,很重要,也弥足珍贵。   

既然有根,必然追溯回顾,从长辈、书籍、记录片,藉此进一步了解根的文化及历史。如华裔子弟,从小阅读诸如水浒、三囯、西遊等名著,即便从图书画报看起,这千家万户的小小蒙童,像踮起脚尖引颈翘首始窥堂奥,影响极为深远。歌曲如《白云故乡》,《送你一把故乡的泥土》等,甚至是家里平常至极的一面中国制造的镜子背后的彩绘图像,重楼飞雪,腊梅数点,自有一股民国余韵透纸而出,令人神往。凡此种种,早已在我们心里血里骨髓里深深烙下挥之不去的乡愁。君不见除夕春晚张明敏一曲《我的中国心》,闻者动容;余光中一首《乡愁四韵》,传诵至今。

 

中学时除了学习英、巫、数理等必修科目外,阅读中文诗词和典藉的兴趣仍孜孜不辍。生于斯、长于斯,地缘上已没有很浓郁的乡愁。我们这群经历过社会急速转型的六、七十年代的海外第三代公民,对现实和前景曾经存有一定程度的焦虑、空虚和徬徨。在学生时代,普遍对大环境充满着无力和窒息感。虽然之后顺利地上了大学,专业毕业,投身社会,心里始终抱着一种无所适从和静以待变的情意结。怀揣诗文里或文化意义上象征性的名山大川,故国神遊—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塞外江南、西安敦煌……常萦梦中。面对无序的命运,千年文化的感知,总给予更多的理解、安然与从容。   

乡愁是游子在异国他乡的心理折射,是试图在精神上寻求一个可以依托的祖国,在时空中认可的实际故乡。从“边缘”向“中心”靠拢,从“非主流”回归“主流”的探索历程。犹如尘封了年轻时代的激情和愤慨,于今回首,恍若一介白衣书生策马看尽大江大河后,隐入落日古城,从此忘了书剑,老了红尘。   

及长,负笈英伦学医。刚到的第一个中秋节,準备了整廿个英镑硬幣,想打回家给报平安,结果电话费全报销了,却不能如愿地听着家人的声音。(那时长途电话要通过中途转接站,十分麻烦。)出了电话亭,一片当头月,晚风如诉,夜来寂静,孑然一身默默地走回宿舍。那一刻,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隹节倍思亲,恰是我的心情。   

正是少年飞扬,课余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同学交流,从初来乍识,到促膝深谈,囯际视野大开。乡愁深植不仅限于中华民族,见闻所及,其他民族如犹太友人所示泣倒于哭墙的画报,德国同僚说及推倒柏林围墙前夕的种种。有空逛美术馆、博物院,和台湾朋友手谈,和香港朋友下象棋,和阿塞拜疆朋友对奕国象。和中国博士后的交换学生分享,好奇他们的针炙、气功、请教中西医合璧,是否有如武俠小说的双剑合璧?缤纷色彩的年月,滙成一道文化反思,一种经沉淀而形成的厚实文化底蕴,纵使以后面对日益高速发展的时代竞争和挑战,也能泰然处之。   

记得某年除夕大风雪的夜晚,留学生聚会,我即兴演奏了口琴《故乡》和唱了几回“串烧”的《晚秋》《心雨》《涛声依旧》,大家又一起唱起 Auld Lang Syne ……。中国博士后的一位大哥,借着酒意,分享说外国的广场太小,天安门广场那才算是吧……。那时中国刚刚对外开放,互联网处于萌芽时期,多年后得以确认这位唐山大兄的话不假。江湖夜雨,满堂花醉,聚会连宵达旦。大年初一了!漫天风雪,大地一片白茫茫。会场离住所很近,约五分钟脚程。以为会很睏,却只稍憇一会就起身。情绪有些许反常的亢奋。大过年了,给家里写信,给爸妈写贺语报平安,给弟妹谈生活说有趣的事儿。完了,把最熟悉不过的,家的地址写在红彤彤的信封上,贴上邮票,投进邮筒,让这抵万金的家书开始万里长征,往遥远的东方—我的家开拔。这是一个普通人在他乡的故事。乡愁,平淡无垠,一如窗外皑皑的白雪。   

华人足跡遍及全球,不论落脚何处,都秉持着祖先胼手胝足、克勤克俭的精神。文化的根,宛如船舵,于无边大海中领航。   

喜见祖国迎来盛世!雄狮已醒!龙目如炬!血淚斑驳的历史,沉淀后迸发出更团结的力量。以宏观博爱的胸襟,构建大同世界,希企人类文明出现未有的巅峯,幸甚至哉!   

噫嘻,白云一笑懒如此,忽遇天风吹便行!一缕心香,祈愿祖国明天会更好。

【注释】·二更半半夜:一夜五更天,剧中两夫妻因此争辩半夜为何是三更而不是二更半?各有论据,什么4拾5入等等,一直相持不下。夫一急就说,别再争执,已经三更半夜了,及早安寝吧!妻一听大乐,这可是你说的三更半夜!据《宋史·赵昌言传》,宋太宗时期,陈象舆、董俨、赵昌言等人志趣相投,常聚在赵家谈至深夜,不忍散去,当时人们就戏称陈为“陈三更”、董为“董半夜”。这就是“三更半夜”一词的来历。·你地:或作“你哋”。广东话,你们的意思。

·架势:在普通话中常用作名词,指姿态、摆出的样子。外祖父母祖籍顺德,在这里应以广东话读之,音“gaa sai”。通常是形容词,含厉害、威风、堂皇、了不起的意思。该词的本字是“价势”,指有身价、名气、地位及气势,现多写作“架势”。·仲犀利:仲,广东话,更犀利或厉害的意思。·连宵达旦:旦,一语双关,天亮了,又是元旦。

【题解】·末段扣题,人在大时代,如白云遇天风便行。祖国即故乡,白云故乡!天风,风行天空。也有天朝带起盛世之风,创造无数机遇,海内外都被泽蒙庥之意。行,除了动词之意,还可作为肯定的赞语,如“你真行”,即“你真能干”!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