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海外华文诗歌的英译与传播

海外华文诗歌的英译与传播

来源: 作者:张立中 时间:2019-08-21 10:26:18 点击:

海外华文诗歌指的是中国以外的地区或国家用华文创作的诗歌作品。海外华文诗歌与中国诗歌同源共流,是中国诗歌的一种延伸拓展,与中国诗歌的发展有着不可分割、血肉相连的联系。由于海外华文诗歌创作来自于异国生活体验,深受异质文化语境和族裔边缘化影响,因此既为诗歌创作实践注入新鲜活力,也给中国诗歌发展提供一种借鉴。

二十一世纪以来,海外华文诗歌作者群体在不断壮大,特别是互联网媒体蓬勃发展和广泛普及,导致海外华文诗歌创作呈现出蒸蒸日上的态势。海外华文诗歌作者群体主要由三部分构成。第一部分在东南亚地区。东南亚地区是当下华侨华人最多的地域,不仅第一代移民中的老一代诗人始终坚持用华文创作诗歌;在重视华文教育的国家与地区,如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第二代、第三代仍然用华文坚持文学创作,并且涌现出不少优秀的新生代诗人。虽然印度尼西亚是海外华人最多的国家,但由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印尼政府推行打压和歧视华人的政策,华文教育被强行禁止,一直到1998年,哈比比颁布总统令重新允许教授中文,印尼华人文学创作团体和活动才获得新生。散居在亚洲其他地区,如东北亚的日本、韩国,也有为数不少的华文诗歌作者。

海外华文诗歌作者群体的第二部分,是从台港,主要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从台湾移居到海外的。这一批诗人,如洛夫、痖弦,他们从台湾移居到加拿大温哥华,虽然后来回到台湾,但是在海外生活了十多年,我们可以把他们称为海外华文诗人和开拓者。

海外华文诗歌作者群体的第三部分,就是改革开放以后,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而且一直延续到当前,在中国大陆汹涌澎湃的出国潮中移居海外的华人华侨,这个诗歌作者队伍正在持续发展,主要分布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等国家和地区。

与中国诗歌走向世界一样,海外华文诗歌需要通过翻译以多语种形式走进世界文学,需要与其他语言背景的诗歌作者和读者进行对话交流,而且诗歌作者更需要用双语或多语创作来丰富诗歌创意思维和开阔诗歌艺术视野。正是针对这种需要,本文聚焦于海外华文诗歌的英译与传播这个课题。

尽管翻译对文学作品的国际传播具有重要的作用,但中国文学的作品译介还远远不够力度、广度和深度。旅居澳大利亚的文学评论家倪立秋在《让华人翻译家为中国文学国际化加速》文章中指出:“根据网上数据,截至2017年10月底,中国作协有团体会员约50个,个体会员1万余人,其中不乏新型网络写手加入这个传统作家协会;而以不同形式在网络上发表作品的中国人高达2000万,注册网络写手200万,通过网络写作获得经济收入的人数10余万,职业或半职业写作人超过3万。可在这个庞大的写作人群中,作品被译介到海外的仅200余人,这个数字无疑会与前面的一系列大数据形成巨大反差,这一反差昭示出中国文学的国际化进程与当代中国繁荣的文学写作现实极不相配,需要加快。”

如果说倪立秋以上所引证的数据揭示了中国文学国际化的现存差距,那么中国文学译介需求更应该通过更多途径和各种努力来应答和满足。近年来,经傅天虹策划和发起,由当代诗学会主办,香港银河出版社陆续出版了《中外现代诗名家集萃》汉英双语诗歌系列丛书。在这套超逾六百部系列丛书中,已出版数十部海外华文诗人中英双语诗歌自选集,其中包括:史英主编的“新加坡华语诗丛”,入选的有方然、史英、希尼尔等诗人,吴岸主编的“马来西亚华语诗丛”,入选的有田宁、吴岸、王涛等诗人。还有旅居其他国家的诗人自选集,如:庄伟杰(澳大利亚),陈积民(澳大利亚),张月琴(澳大利亚),张立中(澳大利亚),王性初(美国),叶芳(美国),池莲子(荷兰),池田和义(日本)。

在海外华文诗歌的英译方面,《中外现代诗名家集萃》系列丛书开拓了一条新途径,展示了一些新特色。第一个特色为突出诗人体验的地域性,每个系列诗丛由一位诗人来组织和联系所在国的诗歌作者,共同编辑和英译一套来自同一国度的诗歌作品,从而描绘出一道道闪耀地域性的风景线。第二个特色为彰显文化融合的时代性,每位诗人的自选集都从自己的审视角度精选出代表作,这些作品大都折射出诗人对海外生活的反思,特别是对跨文化交际的自我体会。第三个特色为赋予翻译风格的多样性,此系列丛书的英译,有的是由主编推荐译者,有的是由诗作者自邀译者,有的是由诗作者自译。

海外华文诗歌的英译和结集成书出版,这种传统的传播方式固然重要,但由于互联网新媒体的经济和便捷,现今越来越多诗歌和英译创作都通过微信公众号、微刊、微信群等网络平台进行交流和传播。关于海外华文诗歌创作和英译,我比较熟悉一些微信群和微刊杂志,例如:澳洲华人作协文友群,NZ国学诗词艺术协会,海外诗刊,国际华文诗人联盟,凤凰海外诗社,凤凰海外诗译社,叶如钢翻译交流群,苏菲诗歌翻译国际诗刊群。这些微信群和微刊杂志聚集了世界各地华文诗歌创作和英译的众多爱好者,每天都有大量原创诗歌和译作问世,也有各种创作心得和思想交流,确实丰富和促进了海外华文诗歌创作和英译活动。

关于海外华文诗歌的英译和传播,近年来出现了一种可喜的现象,越来越多诗歌作者运用双语或多语进行创作。双语写作意味着作者可以运用两种语言思维方式进行创作,所创作的诗歌作品更具有文化借鉴和艺术融通的表现力。这里略举几位代表性的双语作家。旅澳作家欧阳昱用英汉双语写诗,已出版多部双语诗集,他的英文诗集在澳大利亚连续获奖。旅英作家叶念伦创作中英长篇诗体社会幻想小说《天球篇》,构思新颖,笔调奇特,引起大量读者的关注。旅美诗人非马双语诗歌创作丰富多产,著有双语诗集二十多种,散文集及译著多种。加拿大华裔诗人枫舟,属意象派抒情诗派领军人物,获得第三届国际大雅风(加拿大)海外华语文学杰出创作奖,美国亚马逊上架有其三本英文诗集。

双语写作队伍的不断壮大,将对海外华文诗歌的英译和传播产生双重影响。其一,双语写作者会热衷于华文诗歌的英译,积极参与英译活动,可成为海外华文诗歌英译和传播的主力军。其二,双语写作者具有双向翻译能力,既能将华文诗歌译成英文进行国际传播,又能将英文诗歌译成中文进行交流学习。

我本人也是双语诗歌创作的爱好者和实践者,近年来创作了数百首汉英双语诗歌。在此,我把拙作《七律:翻译拾趣》和英译作为本文结语:

七律:翻译拾趣

攻关岂惧译途艰,

恶水穷山只等闲。

巧夺天工文闪耀,

精研本义意光斓。

千词个个藏奇趣,

万汇条条显妙顽。

汗血达成双语顺,

同分战果笑开颜。

Fun with Chinese-English Translation

Tackling translation challenges with no fear,

Challenging situations, I do not care.

Making the translated articles glary,

Turning the words into those that are insightful.

Enjoyment, hidden in a thousand characters,

Ideas created with rich vocabulary like music to the ear.

Studious to gain strong bilingual skills,

Smiling to share the victories and go up a gear.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