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阿婆 买朵白兰花

阿婆 买朵白兰花

来源: 作者:瞿静琦 时间:2019-08-21 10:23:36 点击:

白兰花幽而淡恬,无玫瑰的浓艳,缺百合的高贵,更没有夜来香的俗媚,但他细小玲珑,一朵一朵聚满枝头、 带着一缕醇正的芳香。

半个世纪前的上海,每当夏日来临、清晨或傍晚,常可听到“栀子花、白兰花,五分洋钿买一朵”清脆甜糯、悠远绵长的吳侬软语叫卖声。

那时的上海,报摊前、马路边人行道上常可见到提个在湿湿的毛兰布上放着朵朵白兰花的小竹篮的卖花阿姨。不少上班族都会买上一朵别在胸前,带着幽幽清香去工作。

据说佩戴白兰花最早是从苏州传入上海。一袭斜襟旗袍,白兰花要别在衣领下第二个纽扣上,稍微低头即可闻到香味,慢慢悠悠地走在小巷中,那是多么美妙的画面。

城市的发展会伴随着一些东西的消失,如今巨厦林立的上海,已经听不到叫卖白兰花的甜糯声,也极少見到那小竹篮上的白兰花。

回到上海多日,在秋日暖阳下的一天外出,漫步在幽静的思南路上。走到北面淮海中路的一处花坛中,Line Friend 咖啡店前面,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穿着得体,戴着宝石耳环和戒指,从容地坐在小椅子上,讲话慢悠悠、糯笃笃,絕对上海老人家味道,典型的上海阿婆。花坛边有个饼干盒,在湿布上放着一盒白兰花。旁边盒盖上摆放已经串好的白兰花,二朵一串,很传统。不由感到亲切,停下脚步聊了起来。

“阿婆侬(你)好,花蛮新鲜,三元一朵不贵呀。”

“我不是为了赚钞票,我欢喜白兰花,放在这里大家喜欢我也开心。”

“为什么?”

“一个人在家很闷的,现在有人来了可以跟他们说说话。”

“是呀。一个人在家是很无聊的,你没有和子女住在一起吗?”

“分开住的,他们工作忙、压力大,没有时间来陪我。我理解,所以也不想增加他们精神负担。只要他们家里面过得幸福,我就安心了。”

一番通情达理的言语让人动容,她的执着又保留了上海的人文。我买了白兰花,同时对她说了祝福的话,“阿婆,侬真好,一定活到百岁 !”。她微微一笑说,“谢谢。”

卖花的阿婆自有香喷喷的生活,静静地独自享受一片属于自己的快乐。 然后,我也想到如今社会的发展以及生活的快节奏使得年轻人都十分忙碌,老人常是家庭中的孤独者。再多的物质回报不如孩子陪伴实在而温暖,既便短时间内陪父母聊聊天,或者打电话问候一下,年老的人会感到心暖。

愿白兰花那一缕缕温馨醇正的芳香将常萦心怀。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