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昙花记

昙花记

来源: 作者:承春 时间:2019-06-21 15:47:46 点击:

墨尔本的气候很适合弄花侍草,几乎每家的花园里都花团锦簇、绿色环绕。我也不例外,花园里四季都有不同的花儿,随着个人的喜好,总是修修剪剪,拔除一些不喜欢的或种上一些喜欢的花草寄语某种情怀。

南半球的夏末初秋,三月的第一天,我浇水时忽然发现盆栽的昙花悄悄结花蕾了,两个已长得鸡蛋大小的花蕾拖着细长的花柄藏在宽宽的叶片下匍匐在地面上,差点儿被我忽略了。

这盆昙花养育了三年,几次濒临枯竭,不是浇水多了腐了根部,就是病虫害咬得叶片残缺病斑点点。我就剪了尚绿的叶片重新栽培,始终不放弃。这昙花也是生命顽强,几次起死回生。每每发出新枝或叶片上露出小芽苞,我都会惊喜地以为是花苞孕芽,等候着昙花一现。现在,终于等到真的含苞欲放的时刻,等待地落寞了,在你不经意间忽然呈现一处欣喜,那份喜悦在那一刻瞬间蔓廷开来,令人情不自禁地会心一笑,仿若遇见了久违了的好友一般。

次日我满心欢喜地守至午夜,昙花也没开。日子就是这样,期望越高就会感觉到失望,不做欲求,反倒会收获喜悦。早上少许失望地淋洒水在叶瓣上,发现它会说话般楚楚动人,欲开的花苞闪着泪光微笑着,沉默寂静,不骄不燥,不争不闹。无论我来与不来,它就依着自己的节奏悄悄然舒展叶瓣。凑近了深嗅,有着淡淡的花香,随风似有似无般柔和地安抚着心肺,令人突然迷恋起来,花还未开,我已经超越了喜爱。为她的淡然笃定,为她的坚强执着。很多时候,我们对一件事物的感应不在它常态的特性,而是某一时刻的瞬间感动,日子不就是有很多个让人感动的瞬间堆积而成的吗。

花苞逐渐长大,细长的紫色外衣在一条一条地梳理脉络,然后一层一层地不动声色地悄然剥离,我那么地期望它开在三月某个特别的日子,在南半球对三月的春天有个小小的庆祝仪式。她却依然如故不取悦任何人,只是孕育着千层的瓣蕾。于是每晚睡前我都来看看它,看到它低垂的脑袋,我像对待孩子似的单膝跪地,轻柔地扶起细长的花柄搭在花架上,让两朵花苞靠近点儿,等待着这不娇贵却高贵地花儿开。

一周后的傍晚十点多,我发现两朵花骨朵中的一朵花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绽放开口了。细细长条的紫色外衣剥落舒展开,里层是如玉润白色的花瓣,中间薄膜般白色的花瓣拥着米白色的的花蕊,浅笑盈盈,温婉可人。许是久盼的事儿,等待中消耗了那热情,我也像接待老朋友般为她洒些雾水,等她再开大一点儿,她开地极其慢极其慢。聪慧的女儿驾起相机使用延时拍摄,说我们可以安心睡了,

相机会记录它安静地绽放过程。凌晨三点时,我醒了再来看,两朵花儿已尽情舒展绽放了,夜风微微吹着细长的薄薄的花瓣轻舞,送来极淡极淡的花草味,这花香一点儿也不浓烈,没有沁人心脾,但却足以让人为之清醒。是我喜欢的味道。后来看到延时拍摄的花开过程,惊呀地发现迟开的那朵花儿是突然迸发爆裂开的,千层长瓣攸地一颤,继而全力张开,像是追赶同伴的花开速度,最后两朵花儿同时问顶鼎盛时刻,同一刻达到最姿意舒展的状态。细长的外层花瓣互相搭在一起如同携手共进的伴侣,自然地成熟地默契地默默相视,笑而不语。

花朵开放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历时17个小时后才慢慢收拢。开地无声,落地也无声。任世间繁花争艳,她自宠辱不惊地选在夜间呈现一生最美的一刻,低调谦逊。生命虽然短暂,却悄悄然尽情绽放出高贵的光芒,让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这短暂的一生走过了什么,接下来怎么走,什么样的生命是有价值的呢?人如草木,这昙花一现提示我们,生命的质量不在于长度而在于宽度!写在南半球的三月,为昙花一现,为三月的春天。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