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移民启示录

移民启示录

来源: 作者:海女 时间:2019-06-21 15:42:26 点击:

(一)海外中国心

十三年前年的月日,美国国庆日,也是我移民澳洲的日子似乎很有纪念意义。我记得那天,去了我居住地的一家商场。楼上楼下三层,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香水味儿,一开始接受不了,只感觉头晕得厉害。后来很奇怪我也常年喜欢上了香水,还是那种味道特别的檀香味儿。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入籍,雄心壮志地爱着自己的国家,总觉得保留中国护照,就保留着一颗中国心。就近几年,澳洲入籍考试的难度也增加了。或许是对我这样没心没肺的人的一种警示或者是嘲笑。我却不曾想过这些。

从我一个普通的移民者感悟海外华人的生活点滴,还是有些许的感慨在心头。刚来澳洲的两三年里感悟最深的是思乡的情结。每每走到街头,触景生情就会想起祖国的亲人和朋友。好在我那时参加了新移民五百个小时的英文课程,生活也算充实。每周三天英文课,遇到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们。老师也恁有趣,是一位瘦俏的澳洲老妪,讲起课来特别幽默,总是劲头十足,经常是一跃而起坐到课桌上给同学们讲课。第一天新生报道,大家自我介绍,一位华丽的亚裔的贵妇人晃着绿光盈盈的宝石戒指说,“我是玛丽亚,我来自台湾。”我一听就就特反感,一句话接上去,“台湾也属于中国。”贵妇人白了我一眼,整个学期都不和我搭话。后来知道女人的老公是做大生意的。

生活是现实的,无论你身处何处,只要你不离开地球,各种各样的人你都会遇到。在澳洲,也一样。人有好有坏,有绅士也有泼皮。

(二)移民启示录——也谈种族歧视

身在海外,种族歧视一直是过去和现今、以及未来国际社会的敏感和永久的话题。它是一个顽疾、毒瘤,必须由世界人民联手并且长期地抗争,才有可能最后消失甚至根除。相信每一个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对种族歧视现象都会设身处地地接触和遇见过。它会让你身在其中油然而生一种发自骨髓里的对歧视者的愤恨和一种维护国家与和平的强烈的民族的正义感,你会立马感知到你活在世上的价值和意义。

移民澳洲不久,我就耳闻目睹了身边的朋友遭遇种族歧视的悲催情节:年夏天的一个早上,我和一位年轻的印度母亲姆玛一起乘坐公交车,送孩子去幼儿园。车厢里人很多,澳洲没有地下通道,更多的上班族会选择公交车和电气火车。因为有车卡,我直接刷卡上车,姆玛跟随在我的后面,她拿出一张二十元的澳洲纸钞买票。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公交司机,一位三十左右岁的本地人,他忽然接过印度母亲递过来的钞票大声呵斥道:“为什么你拿这么大面额的纸币来买票?”男人粗鲁的声音震响了整个车厢,空气的窒息让我的朋友姆玛甚是难堪,她赶紧接连道歉说对不起。老司机见后面排满了乘客就极不情愿地继续斥问她到哪一站下车。姆玛当时已经情绪低落到极点,再加上极度紧张,说出的英语就更是含混不清。很多居住在海外的人都知道,新移民来的大多数印度人英语口语发音极其浓重,一时很难听得清楚。就见那位张扬跋扈的西人公交车司机又抓到印度女人的弱点,一遍遍大声斥问道,“你到底到哪一站下车?哪一站?”我见到姆玛已经身形瑟缩在那里,在大庭广众的众目睽睽之下,难逃不堪。我就赶紧一步上前跨跃到那位有色眼镜看人的丑陋者面前,义正言辞一字一顿地把我们下车的地址重复了一遍。

那一刻我决然忘记了自己也是一名新移民,我的英文其实也很烂,中国式英语说得也是令当地人云里雾里的。可是,在那一瞬间,我忘记了所有的顾虑,我甚至预想着同样会遭到那位司机的呵斥,呵斥我的英文表达得也不够清晰。可是,没有想象中的糟糕,反而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胜利。我知道让那个典型的种族歧视者缄默的不是我的英文口语发音是否准确无误,是我身上燃烧起来的一股反种族歧视的愤怒,民族的团结抗争与正义感浇灭了他当时极度嚣张的气焰。下车后我关切地安慰姆玛不要让这样无聊的事情打扰自己的心情。姆玛勉强一笑的样子至今印刻在我的脑畔,挥之不去。她告诉我她原本是印度一所大学里的教师,丈夫接到澳洲一家银行的聘请,她只好带着女儿跟随老公来到这里生活,未曾想到自己刚来就遇到这样的一幕。她说老公一年后工作签证到期,他们会马上回到印度,再也不会回来了。姆玛的一席感言让我感到一种无形的心痛。有多少新移民像这位年轻的印度母亲一样,身处异域,心灵受到创伤,一时无法愈合呵。

姆玛或许是心理承受能力较弱的人,我的一位同胞姐妹与其相比之下,面对种族歧视者心力还是蛮强大的。有一天,这位刚刚移民不到一年的女人来到我的面前,轻叹一口气道,“嗨,昨天倒霉了,在移民局遇到一件憋气窝火的事儿,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窝囊。”我就问个究竟。朋友扭过脸来,现场还原一位澳洲金发女性移民官的轻蔑鄙视的面部表情,“她领教到我蹩脚的英文后立刻冷若冰霜提高嗓门喝令道:“把你的英文水平提高了再来和我说话。”她狠狠地甩给我这句话后就不再理睬我了。那么多人呵,我真的尴尬得要死哦 !”“你当时怎么回答她的?”我忽然更想知道我朋友的当场表现。“我还敢再出声吗?只好走人呗。哪敢得罪那些移民官呢!”朋友一脸的自我解脱让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和悲哀。她却出奇地自我感觉良好,并没有把这件事儿放在心里,反过来问我如果是我,我会如何应付那位气焰嚣张的移民官。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她:“如果是我,我会告诉那位移民官,英文不是我的第一语言。您能否现场说几句汉语给我听听呢?”我的姐妹就大笑起来,说:“你可真有招儿。”看着她麻木的笑容,良久,我忽地豁然明白了,为什么种族歧视现象一直存在,并且时时地发生着。(待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